淞沪抗战细节曝光:川岛芳子竟是幕后推手之一

qwe1234 收藏 4 3250
导读:1932年1月28日,深夜11点左右,位于上海四川北路的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灯火突然间一下子全部熄灭了。接着,一辆辆军车从那里疾驶而出。住在对面的鲁迅、许广平发现了这一异常现象,周边居民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联系到这些天来日本人气焰嚣张的举动,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看来要出大事了。   果不其然,大约当夜11点10分,数十名日本陆战队员,在便衣队日探的带领下,偷袭了中国军队驻防的天通庵车站。车站人员早已经远远地避开了,在那里只影影绰绰地看到几个警察。警察见来者不善,也只得匆忙退去,到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2年1月28日,深夜11点左右,位于上海四川北路的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灯火突然间一下子全部熄灭了。接着,一辆辆军车从那里疾驶而出。住在对面的鲁迅、许广平发现了这一异常现象,周边居民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联系到这些天来日本人气焰嚣张的举动,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看来要出大事了。

果不其然,大约当夜11点10分,数十名日本陆战队员,在便衣队日探的带领下,偷袭了中国军队驻防的天通庵车站。车站人员早已经远远地避开了,在那里只影影绰绰地看到几个警察。警察见来者不善,也只得匆忙退去,到局里报信。市警局第二中队闻讯赶来,但是60余名的治安警员怎么抵挡得了日寇的武装侵略?就这样,天通庵车站轻易地被敌人占领。以此为据点,日军向淞沪路沿线的中国守军大举进攻。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这回中国军队并没有像“九一八”那样奉行“不抵抗政策”,他们坚守防线,回敬以愤怒的子弹……

“一·二八”淞沪抗战就此爆发。

继“九一八”之后,日本发动淞沪之战,主要用意是转移中国和西方的视线,掩护日军在东北的进攻,便于伪满洲傀儡政权的出台。同时,这也有利日本军国主义继续扩大它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对于英、英、法等西方列强构建的“华盛顿体系”,也是有力的挑战。出于这种种考虑,日本蓄意在上海制造事端,为大肆动武寻找借口。日莲宗和尚与上海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工人的冲突,成为这场战争的直接导火索。

1932年1月18日下午,一伙日莲宗和尚鬼头鬼脑地出现在位于马玉山路(今双阳路)的上海三友实业社毛巾厂周边。日莲宗原是受中国《法华经》教义影响而成的日本佛教流派。在其发展过程中,该佛教宗派日渐分化出一个专事刺探情报、政治暗杀为己任的右翼派别。在日本间谍田中隆吉、川岛芳子的唆使下,日莲宗和尚以举行“寒中修行”为由,来到三友实业社毛巾厂附近。他们敲鼓打钟,四下窥望,甚至还挑衅式地向厂内丢石块。三友实业社的工人义勇军反日是出了名的。见工人义勇军出来盘问,这几个日本和尚随即向马玉山路租界方向逃窜。在赵家宅附近,工人义勇军截住了他们。正当盘问之时,一伙工人装扮的打手突然冲入人群,对日莲宗和尚大打出手,有的还用石块猛砸,打得和尚头破血流,落荒而逃。

受伤的日莲宗和尚,其中有一人在6天后死亡。日本人一死两重伤,日本军国主义就此抓到了动武的把柄。其实,那几个日莲宗和尚的死伤才叫冤!他们是受田中隆吉、川岛芳子的指使,来到三友实业社工厂前闹事的。为他们所不知的是,那一伙痛打他们的“工人”打手其实也是受田中隆吉、川岛芳子的指派!日本间谍一手制造了日僧事件,煽动了日本侨民的仇华情绪。田中隆吉趁热打铁,又布置了日本宪兵袭击三友实业社总厂。

1月20日凌晨2点多,“日本青年同志会”60多名日本浪人在日本海军陆战队的掩护下,直奔三友社总厂。他们用刺刀毁掉该厂西北角的竹篱,潜入工厂,随后向厂房投掷硫磺弹、浸油的纸团以及手榴弹,一时间厂房火光冲天。在厂内纵火的同时,日本暴徒还在工厂四周行凶,武力阻止营救报警者。在临青路,华人巡捕田润生当街劝阻寻衅滋事的日本人,遭日人枪击死亡。另一位华人巡捕朱伍兰飞奔到警亭打电话报警,被日本人用刺刀砍断了手指。又一位华人巡捕陈德胜跑出岗亭,想回捕房报告,也在途中遭到枪击重伤。

就在三友实业社被焚的当天下午,日本军国主义还在虹口召开居留民大会,进一步蛊惑煽动仇华情绪。会后,600多日本人上街游行,用棍棒砸毁中国商店橱窗玻璃,强行阻止电车行驶,又无理殴打值勤巡捕。一通施暴后,他们又涌到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要求增兵、采取强硬手段。日本军事当局在中国动武,终于获得了“民意”借口,自此日本海军频繁地向上海调派军舰。在“一·二八”前夕,日本驻沪兵力已由以前的军舰一两艘、陆战队六七百名,骤增至军舰10艘、陆战队员3500名,另有飞机近20架、装甲车10余辆,后备役军人近3000人也蠢蠢欲动。此后,还有游弋于长江各埠的日本军舰14艘随时准备前来增援。

日本驻沪总领事在日僧事件的第二天,就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了“抗议”,要求缉拿凶手。此后又不断施压。1月26日,日驻沪总领事向上海市政府当局发出了最后通牒,限48小时内(至28日下午6时止)圆满答复四项要求:一是上海市长须向日本总领事表示道歉之意;二是切实迅速搜查、逮捕并处罚加害者;三是对于5名受害者要予以医药费和抚慰金;四是一概取缔排日、侮日的非法越轨行为,将上海各界抗日救国委员会以及各种抗日团体即时解散。

在“不抵抗政策”的作用下,上海市政府全部答应了日本提出的四项要求,并于28日下午2时,将正式公函送交了日本方面。在当天的凌晨,上海市府查封了上海各界抗日救国会,以及设于各区的日货检查处。但是,日本军国主义不甘心就此收手。上海属于日本海军的势力范围,他们见到日本陆军部发动“九一八事变”占据中国广大东北地区早已是垂涎欲滴,这回既已抓到了动武的“口实”,自然不肯中途放弃。就在上海市政府答复了日方最后通牒的当天晚上,日本第一遣外舰队司令部给上海市长和市警察局长发出了“声明”,要求中国军队迅速从闸北地区撤出,交由日本维持秩序。在这份“声明”送交中方之前,就发生了日本兵向中国驻防闸北军队进攻的事情。日本侵华太过急迫了,南京军事当局为阻止驻防上海的十九路军对日军进攻采取反击行动,已命宪兵部队于29日早晨与十九路军换防。然而,在28日深夜,战斗打响了。在上海市民如火如荼的抗日运动助推下,经过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的发动,全军上下同仇敌忾,誓死抗战到底。“一·二八”开打的当晚,敌我在闸北的兵力对比是三比一,日军还有铁甲车、武装电单车助战。然而,十九路军驻防部队毫不怯战,奋起抵抗。就是敌人冲到身边,我军战至一兵一卒,也决不后退,而是沉着应战到底。虬江路、天通庵路、青云路一带阵地守军全部死伤,一度失陷,幸亏预备队迅速赶到,这才击退了日寇的第一次进攻。

到29日早晨6点前,十九路军和协防的公安警察大队及少许宪兵一共打退了敌人三次进攻。战斗越来越激烈,几处阵地反复争夺,我军官兵斗志昂扬,前仆后继。班长华中兴、钟国强带着两班士兵,甚至发起了反冲锋,一直追击到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附近,震惊了日军司令部。在日军猛烈的围攻下,那两班士兵除5人被俘外全部英勇战死,被俘者亦不屈于敌,光荣殉国。

十九路军英勇抗敌的激越枪声惊醒了上海民众。张治中后率第五军前来增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战时停,直到4月中旬市民还能听到枪炮声。《淞沪停战协定》的签订,终结了中国人民在上海的抗战。但,这并不能否定一二八淞沪抗战以民族自卫战争反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积极意义。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