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考古文化与文献中古史传说中的“三皇五帝”的对应关系:炎帝时期属于史前,黄帝时期是历史的原点,五帝时期是沿袭了黄帝时期的政纲,五帝时期应该属于原始共产主义。夏商周时期是颠覆了五帝时期的斗争意识形态,逐渐建立了奴隶制度的社会。

炎帝时期的文化属于史前的文化,借助考古文化发掘实物,阐释史前人类文化的状态。炎帝出于少典,少典指農业不发达地区,并不是指炎帝的父亲。炎帝只是史前火耕先民的总称,火耕也是造成黄河流域环境变化的最主要的原因。炎帝与蚩尤的关系,也就是炎帝与野猪群落之间的关系,有些事情可以从对神農的一些记载中分析得出。起初的農业技术如“识得五谷,尝得百草”都是仿豬学得到的,故有“头顶一颗珠”,“珠”形声“豬”,因为,史前没有文字,也就可以借助“谐音”反映了史前的文化。有蟜氏也就不可能是少典的妻子,炎帝是史前先民的总称。而且“世代火耕”。炎帝与蚩尤的关系是不断斗争的关系,只是炎帝(史前先民)在与野猪灾害的斗争处于劣势,对野猪灾害没有有效的对策而已。传说蚩尤战胜了炎帝,并且取代了炎帝,自封为炎帝,显然,这是没有理解和解读基本历史的结果,是错误的。炎帝时期的文化除了文献中传说,考古发掘的古文化遗址的实物遗存,对炎帝的基本认识也应该从倉颉創字中获得,对炎帝时期有基本的辨析能力。

黄河流域的环境变化,应该从炎帝火耕时期分析,史前先民出于少典,典:曲丌,曲:農字首,丌:祭祀案台,少典指農业不发达地区。炎帝利用火耕开荒辟地,并不能预测得火耕造成的环境变迁的后果。世代火耕,也就是指炎帝火耕的年代之久,后果也是难以想象的。蚩尤—野猪是杂事动物,人类开启的農业也是仿豬学得到的農业技术。人类耕种的農作物,自然都适合野猪的食物结构,野猪窜入農田里觅食也就成为必然的结果,这就是野猪成为灾害的缘由。炎帝时期人类并不是没有与野猪灾害发生过斗争,而是,不能制止野猪灾害。《诗经。北魏。硕鼠》中记载,“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硕鼠,笔者理解也就是野猪群落,《史记》中记载,“神農世衰”“九隅无遗”也是指野猪成灾,人类面对生存的窘境。

文献中的“赤帝”,一直被认为就是炎帝,或者指南方的先民。也是一种错误。赤帝:应该还是指黄河流域的史前先民,炎帝的特征是火耕,赤帝的特征是抗击野猪灾害。“赤”:十亦,亦:通“大”,指四足动物,也就是指豬。十:开辟、斩杀、斗争之意。赤帝:指史前抗击野猪灾害的先民。赤帝抗击的能力较弱,没有有效的方法,也就是没有起到绝对控制的效果。

学说界把“宝鸡北首岭以及整个渭水流域的史前文化(主要是半坡类型)与炎帝之间的对应起来;”研究,但是必须在理解炎帝时期、赤帝时期都是指史前先民的文化状态,蚩尤并不是人类而是指野猪群落,蚩尤不可能取代炎帝,自封炎帝。这样也就可以理解炎帝时期的文化状态,以及与动物灾害斗争的潜意识。黄帝同样出于少典,也就是与炎帝同处于一个地域,也就是都是指黄河流域的文化。

黄帝戰蚩尤为什么在中国历史的地位如此重要,因为,黄帝找到彻底抗击蚩尤,也就是野猪灾害的有效方法,这就是发明了轩辕指南车。解读黄帝时期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倉颉創字学,从字义之中可以解读很多黄帝时期的历史文化信息。轩辕指南车究竟是什么样子,就是从“囚”字中得以启发。“囚”:囗人,囗:范围,木头制成框架,人在里面可以移动。形状如同古代的“轿子”“囚车”,这就是抗击野猪灾害的有效工具。既可以防止野猪冲撞,造成人员的伤害,也可以直接打击野猪群落。指南:也就是战胜之意,与败北对应。“南”与“幸”字比对,幸:土¥,“¥”是人民币的符号,也就是安于農业耕种的幸运、幸福之意。“南”:指南,也就是找到了安于耕种,防止野猪侵害的方法。“車”:丰田,使得田地里丰收之意。黄帝戰蚩尤是中国历史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也就是黄帝把人们从挣扎在野猪灾害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涿鹿之战,涿:氵豕,氵:多,象水一样多,豕者为豬,涿鹿:指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涿鹿形声猪猡。并不是指当今的涿鹿。至于,阪泉之战应该属于涿鹿之战,也是指人类与野猪之间的戰争。戰:單戈,單:“嘼”头,“十”底,單:人类持戈与“嘼”类之间的“戰”争。并不是人类与人类之间的戰争。“禅”:示單,也是表现出与嘼类斗争的勇气为“禅”。这也就是五帝时期的禅让制度,指与自然灾害斗争的勇气和意志。

与蚩尤的战争,三戰、九戰不胜,也就是指黄帝战蚩尤,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是经过多年的抗争才取得安心耕种的局面。“天雨粟,鬼也哭,龙潜藏”。天雨粟指黄帝战胜蚩尤,以后,人们生活安泰的局面。“鬼”和“龍”都是蚩尤被斩杀以后,为“鬼”和“龍”。尤匕为龙,鬼:甶兀厶,兀:“尤”字不出头;甶:“由”字不正,厶:动物的灾害。与“神農世衰”“九隅无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然,黄帝战蚩尤除了轩辕指南车以外,还有陷阱、饵服,“习武干戈”,“戈矛釜芾”等各种方法。解读“饵服”,也就是把野猪群落用食物引导可以制服的地点,再用棍棒打击。陷阱:也就是制作好陷阱,上面敷设一定的草料,只要野猪掉进陷阱,也就死路一条。“戈矛釜芾”是倉颉碑上几个字,也是指战胜蚩尤使用的武器。

軍隊:軍:冖車,冖:冢字首,也就是消灭野猪,車:轩辕指南车,隊:阝丷豕,阝:对付,针对,“丷豕”:也就是具有獠牙的豬。軍隊也是抗击野猪群落而建立起来的。

“文明探源”工程不仅充分理解“黄帝战蚩尤”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不是人类与人类之间的战争,而是,人类与野猪之间的战争。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倉颉創字就是以蚩尤为原型,仿豬学創立了象形文字。象形文字并不是文字学所指的图画文字,而是,仿生学中仿豬学文字体系。辩证的思维是从野猪灾害中得以启发創立具有辩证的思维逻辑的文字体系。豬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也是自然界的代表,“大”也就是指豬,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就是指自然界的一分子豬。“人”是“大”字的组成,“人”是抗击野猪灾害的动物,如果不能抗击野猪灾害,人与豬没有根本的区别。这样就引出了人性与动物属性的根本区别,人性是抗击一切自然灾害,动物灾害,瘟疫疾病的属性,人性的哲学就是不断斗争的哲学。倉颉創字揭示人性的本质,也就是揭示人类的文明,人类社会终极取向,人类存在的意义。

学说界把“大汶口文化与少昊(颛顼)之间对应起来;把山西陶寺文化与尧、舜之间对应起来;河南龙山文化王湾类型与鲧、禹之间对应起来”。把古代文化与相应的时代一一对应的做法不可取。因为,不能解读颛顼、尧舜时期的文化状态,也不知发生的时间、地域等信息,强制性对应起来,不是孤立分析某个时期的文化,而应该找到文化的本质,彼此的相关联系。阶级社会是以阶级斗争为轴线,五帝时期是与自然灾害的抗争为轴线,这就是五帝的文明的精神特征,离开这一点,五帝时期的文明就会被“探源工程”颠覆,而不是探源。

五帝时期的自然灾害与炎帝时期的火耕存在必然的关系,这一点也是“文明探源”工程必须思考的问题。炎帝的“世代火耕”,是造成黄河流域水土流失,五帝时期干旱、洪水的缘由。我记得有一个北方地区考古发掘报道:曾经有存在的泥石流,造成一个妇女怀抱小孩的状态。应该辨析这个妇女的时代,应该属于尧舜禹的洪水时代,也是泥石流多发生的时期。文献中记载的神话“十日并出,后羿射日”等都是自然灾害的时代特征,大禹治水,龙尾扫地,也是龍卷風与洪水之间的关系。至于,大禹治水的河道图,应该根据地理特征,分析和研究中得出。

另外,文明起源多元论,文明逐渐形成论,文明的四个标志论,都是错误的理论。笔者曾经对这些理论做过解读,不是学力不够,而是态度的问题。不能理解倉颉創字对文明探源的重要性,必要性,文明探源只能是一个空洞的躯壳,不能涉及到人的本质与文明的关联。笔者再次提出中国的文明起源于黄帝战蚩尤的涿鹿之战,倉颉創立文字记载了黄帝时期的历史、文化、文明的特征,人类文明不是物质的范畴,而是精神的范畴。中国的文明就是抗击动物灾害,开辟抗击自然灾害、动物灾害、瘟疫疾病的斗争史。阶级社会必定存在思想上阶级斗争,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与人性的关联,人性是道德、法律、伦理、思想等上层建筑的根本。违背人性不是下层的劳动人民,而是,各个时段的统治阶级、剥削阶级。

<p>黄帝是中国历史的原点,是中国文明的原点,也是人性的原点。我们不应该轻易的改变这个原点,否认这个原点,也就是否认中国的历史和文明。任何确定黄帝这个原点的理论,笔者都是赞成的,认同的。也就是只有建立黄帝这个历史原点的基础上的历史、文明才有研究价值,我们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权利否认这个原点。因为,黄帝戰蚩尤就是历史的史实,我们只有证明的权利,没有抹杀的权利。抹杀只能体现了无知和愚昧,执意的抹杀和否认,只能体现出不仅愚蠢,而且卑劣的本性。文明是人文科学,不能探索中国的文明,实际上,也就是不能符合倉颉創字下的“人”的标准,也就不具备“人性”,也就是不是人类社会,只是动物世界而已。“豬与虎”没有任何区别,豬永远被虎吃,虎总要吃豬,这就是动物属性。人性不断与豬性,奴化特性的斗争,也与虎性贪婪、吃人的特性的斗争。这就是人类不仅与豬的奴性的斗争特性,还要与虎的吃人特性斗争特性,才真正創造了人性。“天人合一”就是奴性思想的结果,并不是中国思想上的文明,而是糟粕。人性就是斗争,而且,生命的意义就是斗争,没有斗争就是死亡。除恶就是扬善,不除恶本身就是一种罪恶。自然灾害频发,自己只是顾及自己的享乐主义,本身就是罪恶的剥削阶级的残余,奴化思想本身就是罪恶的思想。</p><p>

</p><p>“文明探源”工程,只是希望从考古学中探寻剥削阶级的合理性,重温儒家思想的奴化本质,这就是罪恶的探源工程。这帮专家、学者、权威、泰斗、只是堕落为文人乞丐,简称文丐之流。没有一丝探索人性斗争文明的本质,极力否认人性就是斗争,不研究倉颉創字的本质,也是掩盖倉颉創字表述的斗争本质。掩盖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吃人的本质,抑制人类抗击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的斗争本性,抗争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吃人的本性。所以,“文明探源”的目的和意义是并存的,能否取得成果也是可以预测的。愚民的目的必然不会有任何成果,即使出了成果,在实质的问题上,也需要勇气真正的表述出来。</p>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