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的巨兽——早期苏联坦克部队(8)

zby199022 收藏 1 256
导读:初生的巨兽——早期苏联坦克部队(8) 经过图哈切夫斯基的大力推动,苏联组建了红军历史上第一个机械化团,第一个机械化集团军以及后来的苏联航空兵。苏联装甲力量的构成日趋合理,然而与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一切变革一样,图哈切夫斯基掀起的这场军事变革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以一种直线前进的方式进行,而只能采用一种迂回式的盘旋前进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还要与各种反对力量进行宿命般的斗争。 从1929年图哈切夫斯基开始干劲十足地用实践来验证自己那些大胆的理论观点时起,因为需要国家拿出大景的物质财富从技术上重新装备军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初生的巨兽——早期苏联坦克部队(8)

经过图哈切夫斯基的大力推动,苏联组建了红军历史上第一个机械化团,第一个机械化集团军以及后来的苏联航空兵。苏联装甲力量的构成日趋合理,然而与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一切变革一样,图哈切夫斯基掀起的这场军事变革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以一种直线前进的方式进行,而只能采用一种迂回式的盘旋前进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还要与各种反对力量进行宿命般的斗争。

从1929年图哈切夫斯基开始干劲十足地用实践来验证自己那些大胆的理论观点时起,因为需要国家拿出大景的物质财富从技术上重新装备军队,而且这些东西正是国家十分紧缺的物资,于是,图哈切夫斯基的想法进到了某些军事领导人的坚决反对。其中就有托洛茨基,他对军队建设持有冒险主义的和粗俗肤浅的观点。虽然面临种种困难,即便认识到这些现实条件的不足,图哈切夫斯基仍然力求解决这个矛盾。

此外,图哈切夫斯基的军事学说也与时任苏联空军掌门人阿利克斯尼斯的空军建设观点相抵触。虽然在图哈切夫斯基的纵深战役理论中,作为一种近距空中支援力量,航空兵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但作为一名陆军军官,图哈切夫斯基更不可能也不会从苏联空军自身发展的角度去为其考虑,而是想当然地将自己(陆军〉作为老大,认为苏联空军不过是陆军力量在空中的直接延伸,实际上图哈切夫斯基眼中的苏联空军仅仅是“飞行炮兵”,并顺便帮陆军在空中赶一赶蚊子(敌机)而已,这就不由得引起了空军方面的强烈不满。事实上,与图哈切夫斯基在陆军中的地位类似,阿利克斯尼斯在空军中同样属于“卡里斯马”式的人物,即因超凡魅力而具有极大权威的人,这种权威不是来自对某一官职或职位的占有,而是来自个人的品质)对其所在军种的归属感与认同感和图哈切夫斯基不相上下。两者间的观点冲突因此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对图哈切夫斯基来说以上这两位都只是他在推广其新军事理论的过程中的小障碍,并不是很难克服的。他所遇到的最大阻力还是陆军内部来自以布琼尼和伏罗希洛夫为首的某些骑兵出身的红军指挥员,这些国内战争时期的老将缺乏应有的远见,结果在红军现代化过程中,成为了图哈切夫斯基改组红军这一大手笔计划的主要麻烦制造者。在骑兵的问题上,由于俄国的欧亚草原有着两千多年的骑兵传统及近代以来享有盛誉的哥萨克骑兵,再加上红军第1骑兵军团在国内革命战争中的丰功伟绩,这一切使布琼尼和伏罗希洛夫这些骑兵出身的苏军领导人尽管看到西方国家的骑兵在战场上地位已逐渐减弱,但对骑兵仍有无限的眷恋,更害怕由于骑兵地位下降而给自己带来荣誉、权威和利益上的减损,所以对骑兵兵种降为其他兵种的附庸心有不甘,结果这种心态影响了思维,判断的准确性,必然表现为军事上的保守主义。红军早期五大元帅之一、红军第1骑兵军团司令布琼尼在《骑兵兵团的战术原则》一书中认为:骑兵已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辅助兵力变成了决定性的战斗和战役兵力,骑兵和机械化兵具有同等的作用。不过,这位哥萨克出身的红军元帅并不是一个糊涂的老骑兵。在图哈切夫斯基大力推行红军的军事改革时,布琼尼经过深入思考意识到,要做好工作,不仅需要经验,而且需要掌握更深刻的军亊理论知识。于是,他要求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并得到斯大林的支持。通过学习他对图哈切夫斯基所提倡的大纵深战役理论不再持极端反对意见。

不过相对于布琼尼,他的老搭档,另一位红军元帅——原红军第一骑兵军闭政治委员伏罗希洛夫则要顽固得多,其在《工农红军和海军二十年》一文中坚持认为:红色骑兵仍然足所向无敌的歼灭性武装力量,能够在所有战场遂行所有重大任务!因此,伏罗希洛夫强烈反对红军的机械化进程,而力主发展骑兵。另外伏罗希洛夫一直被认为是紧跟着斯大林的嫡系,跟这位最高领袖的私人关系更是亲密无间。所以他的反对为图哈切夫斯基制造了极大的障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应该说图哈切夫斯基与伏罗希洛夫间的冲突,从实质上可以说是十月革命后转到布尔什维克一边来的沙俄青年下级军官与一批从未受过军事教育的红色指挥员(这些红色指挥员除少数是之前的职业革命家外,大部分是参加红军并在内战中获得提升的原沙俄士兵)之间的冲突。在前者眼里,后者粗野、愚笨、军事素养欠缺,而在后者看来,前者装腔作势,夸夸其谈。以布琼尼与伏罗希洛夫为代表的那些出身“低微”(许多国内战争红军高级指挥员在沙俄时代最多只是低级军宫)、文化水平不高的国内战争指挥员并不关注军事领域正在发生的这场变革。他们既没有受过普通教育,也没有受过专业军事教育,无法理解自己经验以外的东西。他们总是把对世界大战经验的总结,以及据此对未来战争的思考看作军界一些文人的自作聪明,并加以嘲笑和排斥。他们中的许多人只受过一点小学教育,当然对克劳塞维茨、毛奇、施利芬、米赫涅维奇,鲁登道夫、福煦、李德哈特等的名字一概不知,自然这些著名人物的思想也不可能引起他们任何的心灵共鸣,更不可能了解这些人所提出的理论对世界军事的推动作用。

就是因为伏罗希洛夫的地位和他与斯大林密切的私人关系,再加上红军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逍受的种种闲难,所以在反对红军机械化的斗争中,伏罗希洛夫似乎稳操胜券。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伏罗希洛夫与图哈切夫斯基的初次交锋中,斯大林却站在了年轻的旧贵族图哈切夫斯基一边,而置老战友的颜面于不顾。这似乎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图哈切夫斯基的力量在哪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实上,图哈切夫斯基的思想,体现了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由斯大林亲自提出的那句著名口号一“技术决定一切”,这句口号正通过五年计划彻底改变着国家的面貌,而且广遍四野、深入了苏维埃的骨髓。成群的坦克比大群的骑兵更能表明苏联已经摆脱原有的落后状态实现了工业化。这就是斯大林选择图哈切夫斯基而非伏罗希洛夫(或者说他所代表的布琼尼)的实质。这同样也是苏联国家的意志和历史的意志。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伏罗希洛夫必败无疑,想用坦克可靠与否的问题来拱倒图哈切夫斯基是门也没有的。这也为图哈切夫斯基进行这场军事变革提供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当然,此时纸面上的纵深作战原则并 不能够证明其实用性。军事学院的军事领导也对图哈切夫斯基纵深作战理论的早期 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1930年初大纵深战斗的原则在苏联红军最高军亊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进行了图上和实地战术作业。1932-1933年伏龙芝军事学院战役系开始上大纵深战斗战术课。进行了大规模战役性军事导演。其间编写了第一个图上战役假定《突击集团军大纵深进攻战役》和教学教材《大纵深战役原则》。开始阐述大纵深战役实施样式和方法。这些工作有效地推动了大纵深战 役理论的发展和传播,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间接地奠定了卫国战争时期苏军优秀将领战役法思想运用的基础。装甲兵学院、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防化学兵学院、苏联军医大学等高级军事学府也纷纷为大纵深战役理论增砖添瓦,使大纵深战役理论逐步成为涉及各兵种战略战术运用、兵种协同、后勤保障、医疗救护等方面的综合战役法体系。苏军各军区领导贯彻领会图哈切夫斯基新型军事学说的工作同样是功不可没,包括莫斯科军区、白俄罗斯军区、乌克兰军区、远东特别集团军在内的苏联各军区机关分别通过组织集团军、方面军级别演习的方式对大纵深战役理论进行了实践性研究,完善了大纵深战役理论。如果没有这些支持,大纵深战役理论是无法被更多红军军官所接受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些演习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1935年的基辅大演习及1936年的白俄罗斯大演习。1935年图哈切夫斯基在基辅军区举行了一次目的为试验大纵深进攻作战需要的各项技术的演习,演习在基辅军区司令员一级集团军指挥员亚基尔的指导下进行,同时密切关注这次演习的还有许多领导人,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骑兵总监布琼尼、副国防人民委员加马尔尼克、副国防人民委员图哈切夫斯基,还有总参谋长叶戈罗夫都在名单之内。演习的预案是:一个步兵军在加强1个坦克营和最高统帅部预备队炮兵之后突破敌人的严密防守,然后再投入1个骑兵军和1个机械化军发展已达成的突破,同时还将发动一场大规模的空降兵突击支援地面突破力量合围并歼灭敌人。空降突击力量包括2个伞降团、2个步兵团,空降突击力量划归步兵师指挥。他们将在基辅东北的布罗瓦雷空降,肃清登陆场后强渡第聂伯河阻止东部敌军增援部队的推进,配合担任地面进攻任务的骑兵军和步兵军的部队从西面进攻基辅城区。伞降梯队的1000多人从280公里外的基地起飞,同时实施伞降后为后续部队肃清登陆场,作为主力的2个步兵团在成功机降 后将与2个伞兵团一道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西方军事观察员被允许观摩这次演习,英国军事观察员维沃少将在报告中这样写道:“我们被邀请参观一个大约1500人的伞降行动,这些伞兵们扮演‘蓝军’,伞降着陆后他们将占领一条河流上的渡口并以此阻止一支来自‘红军’小兵本的推进。被阻止的’红军’步兵军本来是被派 去执行反突击任务的。虽然这次伞降行动的战术意义值得怀疑,但是伞降过程本身还是十分壮观的。我们被告知,伞降行动中没有发生人 员伤亡,我们当然也的确是没观察到有人受伤。实际上据我们的观察, 伞兵们在伞降之后的战斗动作十分整齐干练,他们一般总是2人一组行动。毫无疑问他们堪经过精心挑选的士兵,并已经受到过几个月的训练。在第一波伞降结束后就立即幵始了机降。伞兵们在空降后花 了相当的时间来收拢兵力,第一次伞降完成1个半小时以后仍有一部分兵力没有收拢,而此时聚拢的伞兵主力已经开始战斗一段时间了。 伞兵们配发的主要武器是1支步枪 (或者是轻型自动武器)和少量弹药及补给。苏联人告诉我们,那些经验较少的伞兵们是与他们的武器分开空降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然而,虽然基辅大演习在空降兵的使用方面积累了大量成功经验,但令图哈切夫斯基苦恼的是,具有较多成建制机械化部队的“红方”表现反而不如用骑兵担任快速集群发展胜利的“蓝方”。演习过程中,“蓝方”原计划用把第2骑兵军投入由步兵军打开的缺口发展胜利,但是缺口不够大,虽然通过缺口的各先遣支队抢占了渡口,可是主力过不来。而此时“红方”按照演习计划判断敌骑兵军主力已经渡河,于是把手头的一个骑兵师投入河对岸试图威胁“蓝方”快速集群的后方,结果遭到还未渡河的骑兵军主力一顿狠揍。而后“红方”在另一方向展开反攻,但是机械化军在对方步兵军逐次抵抗下未达成突破,相反“蓝方”因不再受到干扰(执行这一任务的第9骑兵师在前面对一整个军的战斗中被导演部判定失去战斗力了)及时将骑兵军调回,通过一个相当漂亮的战场机动,移动到了对机械化军的侧翼构 成威胁的位置,迫使机械化军停止进攻掉头抗击。由于演习计划中并未包括大机械化部队与骑兵部队的遭遇战内容,所以演习至此中止。然而纵观整场战役,“蓝方”第2骑兵军的表现显然大大优于“红方”的第45机械化军。特别是在敁后阶段,当骑兵军出现在机械化军左翼位置时,第45机械化军军长原打算抽回第135摩步旅掩护侧翼,主力133、134机械化旅继续进攻当面步兵,但是在完成调整前,骑兵军就完成了进攻集结发起了先敌突击,表现出了更快的速度与灵活性。

基辅大演习的结果,充分证明了一点——图哈切夫斯基的大纵深理论是一门极为高超的战争艺术,要想理解并将之运用纯熟悉,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便可以实现的。如果机械地按照纸面条令,而非战场实际情况行动,其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要知道,大纵深作战理论的立论基础是突破口理论。这个所谓的突破口理论就是将进攻部分分为几个梯队,其中第一个梯队主要由步兵组成,在炮兵、航空兵火力准备之后,在诸兵种协同突破敌人防线,扩大并巩固突破口,第二个主要由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组成的梯队,主要任务便是穿过这个突破口,并向纵深发展胜利。但这是一个没有考虑到对手反应的静态模型,图哈切夫斯基之所以在政治处境愈发艰难的情况下,仍然置极大争议 于不顾而连年举行大规模的诸兵种合同作战演习,主要目的就在于希望按照未来战场的实际,对这个理想化的静态模型进行修正,而并非这位年轻元帅如何好大喜功。事实上,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按照那个理想化的静态模型,在实战中当第1梯队突破突破口时,必然会遭到敌人的反冲击,封闭突破门, 第2梯队还需付出很大的代价来继续突破,才能进入纵深机动。所以,早在基辅大演习之前,红军内部对此就分为了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等突破口还没有完全突破,但是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进展时,就投入第2梯队, 协助第一梯队完成突破,并发展胜利。第二种看法就是要第一梯队完成突破,拓展并巩固突破口之后,再投入完整的装甲部队发展胜利。显然,在战争实践中,往往采用第一种更为有利(所以,在二战中红军的进攻梯队往往不是两个,而是三个甚至四个)。但何时投入发展胜利的第二梯队,既是指挥员对战场时机把握能力的考验,也是能否获得胜利以及战果大小的关键。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红军指挥员都是天才,而即便是富有天分的指挥员,在没有经历战火洗礼的情况下,由于经验的缺失,对投入第二梯队的时机也是难以把握的。

另一方面,基辅大演习的结果也可以说给图哈切夫斯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更给伏罗希洛夫等人提供了反对红军机械化——也就是大纵深理论的绝佳口实(从一开始由图哈切夫斯基决定由其老部下,乌克兰军区司令亚基尔同时兼任“红方”指挥员和演习总导演来看,即使不用花什么心思也能看出演习的设计者图哈切夫斯基对1935年基辅大演习期待的似乎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结果)于是在1936年秋,图哈切夫斯基决定在白俄罗斯军区举行另一次大演习,理由是测试乌克兰演习中没有的那些科目,以便对新的作战条令进行进一步的检验一一当然,真正的目的是推翻之前基辅夏季大演习中所取得的那些不合时宜的“结论性成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演习在白俄罗斯军区司令乌博列维奇的指导下进行,合成机械化步兵、步兵、骑兵、航空兵和空降兵在这次演习中演练了大纵深作战和克服河川障碍的战法。红军三位最卨领导人,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元帅、第一副人民委员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总参谋长叶戈罗夫元帅悉数出场。英国、法国、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代表团也应邀参加。从人数上讲,参加这次大演习的兵力要比去年9月乌克兰军区的那一次大演习稍微少些,不过在投入技术兵器规模上,可以说是苏联历史上空前的一次。参加这次演习的除了步兵、骑兵和炮兵部队外还有8个机械化旅共有超过1300辆坦克参加。要知道当时红军一共也不过14个机械化旅而已(另有3个正在组建中),也就是说这次演习一口气就把红军过半的家底亮了出来。如果说1935年在乌克兰,演习科目更加偏重加强有坦克的诸兵种部队对驻垒防御地域的突破,以及随之而来的进攻方发展突破以及防御方消除已突入己方后方的敌军的话,本次演习科目则包括了集团军战役中的遭遇战(包括坦克兵团和骑兵兵团)、冲击并突破防御地域、后续梯队发展战果、消灭机场上敌航空兵的空中战役、集团军突击群对突入之敌实施反突击并将其包围。第47空降旅也将再次展示去年在乌克兰震惊世界的苏联大规模混合空降能力。总之,这次演习可以说将是36年公布的《工农红军暂行野战条令》里所确定的纵深战斗原则的一次全面展现。可以想象,当上千辆坦克发动时仿佛会把野战帐震倒般的地面颤动,空降前几百架四引擎轰炸机(虽然在空降兵理论和实践方面苏联都走在世界前列,但是苏军当时没有专用的运输机,除了小型特种渗透用轻型教练机外,运输和空投任务通常由轰炸机执行)穿过头顶时震耳欲聋的轰鸣,代替高射炮射击的烟雾火箭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烟迹, 伞兵跳伞时,漫布在蓝色天空中绽开的白色浪花……这一切将给观礼台上的红军高层及外国军亊观察员以怎样的震撼。于是在精心的导演下,白俄罗斯大演习也终于达到了图哈切夫斯基的目的——它似乎向人们表明, 1936年红军暂行野战条令中具体规定的纵深战役法理论在当时已经达到了相当完善可行的程度。

虽然像大纵深这样复杂的战争理论无法在几场声势浩大的演习中就能够完善成熟起来,但通过这些努力还是让许多苏联军事主官形象的了解了这一理论的基本原则,并为日后在伟大的围攻战争中执行这一理论提供了一定的参考经验。光阴荏苒无论是图哈切夫斯基还是其大纵深理论都已成为历史上必不可少的一页,当年那些为其服务的坦克装甲车辆也基本上都烟消云散了,现在再想回顾那一时期的苏联坦克发展只能去故纸堆中翻找了。不过俄罗斯游戏公司推出的大型网游《坦克世界》的出现,为人们了解那一时期坦克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相当直观的平台。对那些坦克发展中留下深刻印记的坦克有兴趣的话,可不要错过这款游戏。

编辑去掉外部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1/18 19:12:16 被段鹏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