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起要案判决的认同度都不高

狐狼001 收藏 0 169
导读:几起要案判决的认同度都不高              夏河年   对“表哥”的判决,认同度有一半吗?对“房叔”的判决,认同度有五成吗?对王书金的判决,认同度有50%吗?对李某某的判决,某大网站的民调,截至目前,认为判决合理的不足7%;夏俊峰案,认同度也高不到哪里去;薄案因政治敏感性而未见民调,本文不予置评。   网上舆论未必全是真实的民意,但如果将连串大案要案摞到一块儿,舆论认同度大多在五成徘徊甚至低于五成,干脆取消庭审与合议庭,直接抛硬币好了,样本越多越接近于50%。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

几起要案判决的认同度都不高 夏河年

对“表哥”的判决,认同度有一半吗?对“房叔”的判决,认同度有五成吗?对王书金的判决,认同度有50%吗?对李某某的判决,某大网站的民调,截至目前,认为判决合理的不足7%;夏俊峰案,认同度也高不到哪里去;薄案因政治敏感性而未见民调,本文不予置评。

网上舆论未必全是真实的民意,但如果将连串大案要案摞到一块儿,舆论认同度大多在五成徘徊甚至低于五成,干脆取消庭审与合议庭,直接抛硬币好了,样本越多越接近于50%。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卡,在中国大陆,往往是没有其他解决办法的情况下才诉诸司法,不论是私诉还是公诉。正因如此,这道关卡必须打造成铜墙铁壁,判决结果要经得起旁人和后人推敲。

大案要案的认同度基本在五成上下,然后用一些所谓专家的评论补缺,这就算“打造成铁案”了,问题是现在社会对“专家”的认同度也不高,我们的后人审阅时更不大可能被“专家”感染,现在就五成上下,后人还会不会给予五成的认同度?多元化时代,做不到每案判决全体认同,我若希望普遍达到七八成的认同度,算不算要求太过分呢?

笔者之所以支持马英九对王金平的关说案下狠手,就是基于事涉司法这道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关卡,因为这回是柯建铭和“空气”对薄公堂,倘若是大人物张建铭、王建铭与普通百姓打官司,王金平“王委员长”这一“关照性的游说”必然造成司法不公,而据说,在台湾,官员关说是普遍现象。众所周知,法学博士马英九有道德洁癖,一帮国民党大佬和什么稀泥?反而是马要糊涂了结,招牌就砸了,明年的七合一选举凶多吉少。

民众对“表哥”和“房叔”的判决持怀疑态度是基于常识。若没有过硬的证据逆袭,常识有天然的正确性。以杨达才的身份,全中国有多少人相信只是“区区”五百多万元的案值?判处王书金死刑难免招来护短怀疑。经办聂树斌案的那些“功臣”按常理陆续成“上级领导”了吧?王书金案为什么不放在异地审理呢?李某某案,定性为强奸应该是说得过去的,但考虑到做局的可能性始终没有消除,再加上原告的供述矛盾丛生,量刑时宜反复权衡。同一起案件,强力抗辩的判坐牢10年,同属未成年人,愿意认罪的3位事实上不用坐一天牢,受舆论裹挟的痕迹很明显。李家不过是权贵中的贵,谈不上大权在握,“普世”地说,不高人一等,但也不该低人一等。

夏俊峰案的结果对包括他本人在内的3个死者及其家庭都是惨剧。说城管队员执法过程中言行粗野是基本可信的,但也就是错误而已,未必谈得上犯罪,更没犯死罪,犯了死罪也轮不到他执行。杀死两个重伤一人,若从轻判决势必引来效仿纷纷,社会就乱套了。对执法者行凶在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在可能的尺度范围从重惩处,在美国,面对警察有“不规范动作”有可能被当场击毙。社会对夏俊峰家庭境遇的同情与资助和法庭判他死刑可以并行不悖,不是二择一的问题。城管是个烂机构,但目前还没有找到替代机制,也就是说没有更糟糕。城管队员大多是借调或聘用,很大一部分运转资金需要自身消化,这才是城管执法现状的深刻原因。要改善现状,编制和纪律必须同时理顺,缺一不可。

辛普森案表明美国法律原则是疑罪从无,也就是“宁可漏网一千,绝不错判一个”,所以要求有罪证据“远超合理性”。久而久之,法院判谁有罪无罪,那权威是刚刚的,轮到辛普森案,大家都知道他杀了人,其实陪审团也相信他是真杀了人,但因呈堂证供有瑕疵,明知有罪仍判无罪释放也能得到公众认可,这就叫公信力。司法公信力是无数个案累积起来的,五成左右的认同度能累积出公信力吗?

其实中国法官是知道疑罪从无原则的,比如针对“房叔”蔡彬庭审未提及“网上揭发的21套房产”的质疑,检察机关回应说,证据链不完整,按疑罪从无原则,暂认定为合法财产。尼玛不知道还有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吗?难怪连新华社都看不下去了。“房姐”一案,海量的购房资金来源没有涉及,何必匆匆结案?就算龚爱爱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难道侵占私人或集体的财产就不属于犯罪吗?

聂树斌案复查8年还是一本糊涂账,正确的做法是留着王书金那条命,换一拨人继续侦查那起强*人案。处决了王书金,澄清聂树斌案基本上就没有指望了。他们两个只有一个是那起强*人案的真凶,枪毙了的聂树斌是不可能说话的,留王一命对查案肯定有好处,望最高法院刀下留人,若非王书金所为,再杀也来得及,真要是王书金杀的,处死王书金就没道理——这话怎么这么“荒唐”呢?

一连串要案判决的社会认同度普遍不高,原因不外乎3点:1、专业水平不高;2、利益交易所致;3、受某种势力干预。中国是有法官责任追究制度的,但有效性值得怀疑。要使得错判得到切实有效的追究,必须侧重于追究法官个人的责任,若是侧重于法院这个集体,责任就稀释了,因为我们只能说“大部分法官是好的”,也不可能对法院施以罚款、降级、撤销或判刑等惩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