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销版红旗-9弹体粗壮 实弹打靶多次命中

claire37 收藏 0 1133
导读:在珠海航展上展出的FD-2000导弹   新华网专稿:土耳其国防部长耶尔马兹周四(26日)宣布,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赢得为土耳其制造远程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的招标。一些媒体查阅土耳其当地报道后,确认最终中国防务公司拿下的竞标价格为30亿美元,原项目总额为40亿美元。这次中国防空导弹成功中标土耳其导弹系统,尽管价格给土耳其方面又优惠了10亿美元,但仍然是近年来中国武器出口为数极少的大型项目,而且是中国首次以防空导弹这类精确制导武器,打入北约国家的市场。   土耳其这次采购导弹的项目被

中国外销版红旗-9弹体粗壮 实弹打靶多次命中

在珠海航展上展出的FD-2000导弹

<P>

新华网专稿:土耳其国防部长耶尔马兹周四(26日)宣布,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赢得为土耳其制造远程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的招标。一些媒体查阅土耳其当地报道后,确认最终中国防务公司拿下的竞标价格为30亿美元,原项目总额为40亿美元。这次中国防空导弹成功中标土耳其导弹系统,尽管价格给土耳其方面又优惠了10亿美元,但仍然是近年来中国武器出口为数极少的大型项目,而且是中国首次以防空导弹这类精确制导武器,打入北约国家的市场。

土耳其这次采购导弹的项目被称为“T-Loramids”,包括采购雷达、发射器以及拦截导弹三方面内容,该系统设计用于防御敌方战机和导弹袭击,以解决土耳其目前没有可靠远程防空系统的弊端。在2013年初,土耳其更改了原计划的内容,从斥资40亿美元采购12套现成防空导弹系统变成由土耳其与某中标商联合研制一种先进的防空导弹系统。早在几个月以前,土耳其采购部门的高层官员就透露,在技术方面,土耳其政府对中方愿意分享技术的提议感到“满意”,同时中方的价格要比竞争对手的便宜。从目前媒体查到的价格来看,中方的价格整整比原价低了10亿美元,真的可以说是物美价廉。

就像“霹雳”导弹是中国空空导弹代号一样,“红旗”则是中国防空导弹家族的象征。改革开放后,中国科研人员并没有放弃研制国产第三代地空导弹系统的努力。从1992年开始,中国陆续从俄罗斯进口了相当数量的S-300系列中远程防空导弹。S-300系列中远程防空导弹是苏联研制的第三代中远程地空导弹,其突出特点是采用了相控阵雷达、TVM制导方式以及导弹垂直发射。与同期美制“爱国者”地空导弹相比,虽然因为技术水平相对落后而导致各部分子系统都比较庞大,但总体水平与之相当。1998年,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对外展示了一种名为“FT-2000”的中远程地空导弹系统,虽然从外观上看来,该弹的发射车很像换了国产底盘的S-300,但是从提供的导弹模型图片来看,这种带小展弦比大边条弹翼的导弹与S-300的导弹明显不同。种种迹象表明,国产红旗-9中远程防空导弹已经投入了使用,海军的052C新型防空驱逐舰的出现,更加清晰的证明了红旗-9导弹系统的存在。

2008年末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在南非开普敦的非洲防务展上展出了一种名为“FD-2000”的中远程地空导弹系统,外媒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红旗-9地空导弹的出口版本。由于国内固体火箭发动机、电子设备技术的限制,导弹体型较为粗壮,不像“爱国者”导弹那样小巧。为了提高红旗-9导弹的作战效能,该弹采用了“惯导+中段指令+末端主动雷达制导”的制导模式,以提高命中概率。据媒体报道红旗-9实弹打靶时,曾经多次直接命中靶机。

在竞争土耳其的导弹过程中,中国红旗九的竞争对手还包括俄罗斯的“安泰-2500”防空导弹、美国的“爱国者-3”系统和法国-意大利联合推荐的“紫苑-30”导弹系统。在前几个月,俄方就有媒体认为美国的“爱国者”系统最大优势无疑是在政治方面,土政界人士更倾向于购买与北约反导防御体系完全兼容的“爱国者”系统以避免受到来自美政府的压力,而俄方表示中国的红旗九是俄罗斯S-300的仿制品,具有价格上的优势但性能与“安泰-2500”无法相比。

然而实际上,俄罗斯的“安泰-2500”虽然在自动化、可靠性上有了阶段性改善,但实际外销成绩并不理想。由于“安泰”设计局被“金刚石”合并成为“金刚石-安泰”防空集团公司,“安泰-2500”导弹已经基本没有后续发展的可能。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末采购的S-300PMU2型导弹,其技术层次就强于“安泰-2500”。而中国在红旗九导弹面世后就停止了向俄方采购S-300PMU2型导弹。这从侧面证明红旗九基本与S-300PMU2相当而强于“安泰-2500”。俄罗斯要想真正在技术上压中国一头,就必须让S-400导弹出马才行。但2012年俄罗斯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向土耳其出口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因为S-400虽然名声在外,但实际上一些关键系统,例如超远程导弹远没有定型,不要说出口,就连满足俄军自己要求都达不到。

综合来看,土耳其倾向于选择中国红旗九导弹,主要是由于中国在技术转移和使用经验上的优势。

中国有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土耳其在“T-Loramids”项目中把购买现成系统变为联合研制新防空导弹系统,也是基于这种考虑。土耳其所在的位置处于欧亚大陆交界,地理位置较为重要。同时土耳其和希腊还有军事冲突的隐患。所以土耳其需要有自行生产中远程防空导弹甚至末端反导导弹的能力。但是对于美国、法国、俄罗斯来说,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一员和欧亚交界国家,是他们武器系统的重要出口市场,因此他们并不乐于向土耳其转让防空导弹技术。即使是技术转让,他们也要开出一个高昂的价格。而对于中国来说,土耳其是一个新兴的武器出口市场,也是中国先进武器能够打入欧洲高端市场的敲门砖。而且中土两国距离遥远,没有地缘利益冲突,中国也乐于把自己的尖端导弹技术进行分享。

此外,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国家和击落U-2侦察机最多的国家,其地空导弹使用经验也是土耳其考虑的因素。1959年10月7日12时04分,中国空军地空导弹兵二营使用三枚苏制SA-2地空导弹,击落一架国民党RB-57D高空侦察机。这次战斗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河。随后,中国地空导弹部队又从1962年至1967年,先后击落5架U-2高空侦察机,成为世界上击落U-2侦察机最多的国家。按照当时苏联方面的研究人员的说法:“中国军队使用萨姆-2型导弹的技巧,已经超过了当初研制的正常的使用和技术的范畴。”和后来中东战争的野战防空不同,中国在国土防空中使用中远程导弹与对方U-2高空侦察机的较量,对于现在的国土防空作战仍然有很高的借鉴价值。中国把这种宝贵经验,融合在新一代红旗九远程防空导弹的研制上,这对于土耳其来说,更具有实战的价值。

更难得的是,中国已经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实现中段反导的国家,这充分显示了中国在导弹技术上的水平与成就。这必然也会让中国在土耳其的导弹竞标中加分。因为陆基中段反导的技术要求要远远高于目前S-400、“爱国者”PAC-3、“紫苑-30”所宣称的末端反导能力。这说明中国在导弹系统预警雷达目标搜索、导弹气动力设计、导弹末端制导技术上,已经达到了世界最先进水平。换句话说,在土耳其看来,和中国进行导弹技术合作,已经超越了和俄罗斯、欧洲合作的档次,能从中获得最为丰厚的成果,能够最大程度上满足土耳其对先进防空导弹的需要。而在傲慢的美国人那里,土耳其是永远不会有这样的待遇的。

从历届珠海航展和一些国外防务展来看,中国向外出口的防空导弹型号逐渐增多,包括红旗九、FT-2000、凯山一号、猎鹰-80、猎鹰-60、飞獴-90、前卫二号等,射程涵盖远、中、近程,射高覆盖高、中、低空,既有执行野战防空任务伴随导弹系统,也有重点目标要地防空系统,既有轮式发射的大中型导弹,也有单兵携带的肩扛式导弹;既可打击空中机动目标,也可打击敌预警机等关键信息节点。可以说中国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向国外全面成系统输出防空导弹技术能力的国家。

当然,我们还要看到,即便土耳其选择的中国的红旗九导弹,美国作为北约盟国肯定要进行政治上的干涉,甚至直接威胁此项交易的进行,或者直接将红旗九挡在北约的预警情报体系之外。

美国和北约认为,土耳其采购红旗九系统带来最明显的威胁是防空反导体系关键情报的“外泄”。美方认为,如果中国中标,红旗九导弹将能直接或间接地连入北约情报系统,从而导致北约关键信息在不经意间泄漏给中国,因此带来很大危险。特别是防空雷达敌我识别系统这种顶级机密,一旦外泄对于美国及其盟国的空中力量无异于灭顶之灾。打个比方来说,如果在西方盟国空袭利比亚的时候,有国家把美军的敌我识别系统出售给利比亚。那么西方盟国的所有空中打击行动将立刻终止,因为其雷达屏幕上将无法分辨目标。西方国家只有耗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全部更换敌我识别装置后才能恢复行动。也就是说,敌我识别系统具有左右战争结果的巨大作用。

除了表面上的威胁,美方更担心的是中国能够从出口土耳其导弹,获得北约一体化作战信息共享的模式和数据融合技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导弹硬件技术已经相当先进,差的是体系综合作战能力。一旦这层窗户纸被捅破,那么中国向国外输出防空导弹的实力就会更加强大。中国就能够向国外输出一整套的强大防空体系。这不仅是抢占了美国的军火市场,也对美军空中力量形成了巨大的威胁。美军凭借强大空中力量颐指气使,想打谁就打谁的时代有可能就此终结。

上述原因,决定了即使土耳其采购了中国红旗九导弹系统,也不可能融入北约的系统。一名熟悉北约防空体系的土耳其国防官员曾表示,北约目前向土耳其提供雷达防空信息,作为北约防空地面环境的一部分,如果土耳其想整合中国防空系统,将面临更多潜在的问题。在防空能力方面,土耳其需要所有雷达图像的数据融合,比如,“爱国者”和红旗九导弹自带雷达都具有先进的目标探测功能,但是如果后者没有完整的防空信息,其防空效率将大大下降。因为电磁波是直线传输的,而地球是圆的,因此每一个雷达系统都有探测距离的限制和盲区,只有把各个防空系统联合起来,才能够实现对广大空域的进行监测。另外土耳其现役的F-16战机装有美式敌我识别装置,更难以和红旗九相匹配,这对于空地一体防空就是个致命的矛盾。

那么土耳其在明知选择红旗九导弹会面临美国的重重压力,也很难融入北约防空体系,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

将大量的雷达系统数据融合来进行防空,主要是用于像中国、美国、俄罗斯这样地域广大的国家,或者北约欧洲国家这类军事同盟。但对于土耳其这样面积较小的国家,完全可能建立小而全的雷达防空系统。现在外媒报道中国的红旗九导弹射程大约为100公里,雷达探测距离为300公里,因此我们可以估计红旗九的有效防御距离为150公里,那么根据圆面积计算公式算下来,一部红旗九导弹系统的有效防御范围可以达到70650平方公里。而土耳其的总面积只有780576平方公里,这样粗略计算下来,土耳其只需要11部红旗九导弹系统就可以有效覆盖其整个国土面积,这个数字和土耳其招标采购的12部防空系统数量非常的接近。当然防空系统的布置和数量计算远没有这么简单,但这也反映出土耳其这次招标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建立“相对独立”的国家防空系统。

本来是北约盟国的土耳其为什么想要“相对独立”的。因为土耳其在北约盟国的态势中,是处于顶在中东、俄罗斯方向的最前线。以北约最近在2012年部署在土耳其马拉蒂亚省Kurecik军事基地的反导雷达一事为例。俄罗斯和伊朗都对这件事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从军事角度来看,如果这两个国家要对北约国家实施导弹攻击,首先攻击的就是土耳其的北约反导雷达。也就是土耳其要为北约来挡枪,伊朗的导弹或许实力平平,但俄罗斯可是名副其实的导弹强国。土耳其面对怒火中烧的俄罗斯,很可能是国破家亡的下场。但同时土耳其又无法违背北约的意愿,因此土耳其采购防空雷达系统就是出于两手准备的考虑,就是在危机时刻土耳其可能考虑关闭本土上的北约反导雷达以避免和俄罗斯、伊朗正面相撞,而这必然激怒北约甚至会中断防空信息共享以对土耳其实施惩罚,这时土耳其就能有一套备用的系统来撑起国土防空的需要。即使脱离了北约系统造成防空效率大大下降,但保证土耳其这样一个小国的领空基本没有问题。而不是像现在依靠北约系统,一旦有变土耳其领空无异于“赤身裸体”。

在冷战结束后,土耳其一直试图在北约系统中采取精巧的平衡战略,既忠于北约又为本国争取最大的利益。一方面土耳其至今还是一个活跃的、有影响力的北约成员国,他不但派军队参与了北约的行动,包括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而且坚定不移地支持北约的核武政策,并在本国安放了美国战略核武器超过40年,包括90枚B61核弹。另一方面欧盟对土耳其的长期拒绝、怀疑甚至是歧视的态度又迫使土耳其制定向东看的政策,即把土耳其与亚洲的经济和政治联系起来,意图在向东的政策上,借亚洲的发展与繁荣,发展土耳其的经济,并且增强土耳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2012年上合组织首次吸收北约成员国土耳其为对话伙伴就是“向东看”的典型例证。

近年以来,随着土耳其平衡战略的展开,目光从原有的北约欧洲方向,转向了亚洲东方方向,特别是军事装备上寻找新的供应者;而中国则对土耳其这个北约国家在军事训练上的特色大感兴趣。因此土耳其采购中国装备,中国军人进入土耳其参加联合训练就成为两国两军合作的主要形式。据外媒报道,1997年土耳其和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CPMIEC)签约联合开发和生产WS-1远程火箭炮,合同有中国转让技术,在土耳其生产1辆射击指挥车、6辆火箭发射车、6辆装填运输车和200枚火箭,价格约2.5亿美元。土耳其生产的WS-1系统改名T-300飓风,在威慑希腊时得到了非常好的战略效果,土方对此十分满意。1998年,土耳其和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又签约了精度更好的B611近程导弹项目。如果这次土耳其确定购买中国的红旗九导弹系统,那么将是中土双方第三次成功军售项目。不但如此,据《**防务评论》报道,土耳其已向中国寻求购买两万吨级两栖攻击舰(LHA)的图纸和相关设备,如果双方达成一致,那将是中国尖端军用船舶首次进入北约国家。

同时,中国军人的身影也越来越多出现在土耳其国土上。据外媒报道,在2010年10月11-22日举行的安纳托利亚之鹰-10/3军事训练由于有中国空军的参加而备受世界各方的关注。在受到土耳其方面的邀请后,中国空军派出数架苏-27从新疆起飞,途径巴基斯坦和伊朗,横跨6000千米,抵达土耳其境内科尼亚省空军基地参加对抗训练。这是中国空军首次参加了北约模式下的军事演习。对此美国方面在私下对土耳其表示不满,并对土耳其施加压力,防止土耳其方面在演习过程中泄露重要的美国武器技术和北约空军战术。果然,土耳其在于中国进行的空军演练中并没有使用F-16战机,而使用了相对落后的F-4战机。除了空战训练,解放军陆军也曾派出军人赴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和土海军水下防御特种作战训练营进行训练。近期各大媒体报道的我军典型人物、广州军区某旅特战部队连长刘珪,就曾经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学习并以优异成绩毕业。

中土两国日渐加深的军事合作很可能引起美国的忌惮。如果这次土耳其仍然选择中国红旗九导弹的话,美方可能以此为由头采取行动对土耳其实施惩戒,例如在采购F-35战机上为土耳其制造障碍。虽然欧美国家不待见土耳其,但在北约体系中土耳其的作用几乎是无法替代的,美国下手过重将损害整体利益。这是土耳其实施平衡战略的根本基础。因此中方完全可以大展拳脚,通过土耳其了解北约虚实。也许将来不止土耳其会装备来自中国的先进装备。中国将能够在美国的“欧洲后花园”向不可一世的美式装备发起挑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