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确切的说袁世凯没有出卖维新派

历史教科书说袁世凯在八月初五当晚向荣禄密告了康党的计划,大惊失色的荣禄当夜便紧急返回京城,深夜闯宫面见太后,导致第二曰(八月初六)慈禧在早朝时发动宫廷政变,宣布重新训政,幽禁光绪帝,捉拿康有为、康广仁兄弟。。。。在某些粉的眼里,彷佛袁世凯成了千古罪人,他们甚至臆想如果袁世凯不告密甚至发动兵变,有可能走上君主立宪的道路之类的,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也带有明显的这个倾向。事实上,即使谭词同说服袁世凯发动兵变,都不可能,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慈禧的监控之下。这点从袁世凯加授侍郎衔后,按照规矩,袁世凯是要到颐和园向慈禧太后谢恩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当时,脸拉的老长的慈禧指着跪在地上的袁世凯问,“前曰皇上问你,‘倘令汝统带军队,汝肯忠心事朕乎?’你是怎么答的?”袁世凯脊背上的汗立时便下来了,回答不上来,好在慈禧替他说了,“猴崽子,你说的是‘一息尚存,必思报效’对吧?”慈禧冷笑数声,“图效大清朝廷,整顿陆军,原是对的。但皇上也太觉匆忙,我疑他别有深意,你须小心谨慎方好。下去吧。”,随后,袁世凯燕京返回天津是八月初五,如芒在背的袁世凯已经感到了保守派势力的强大,想将谭嗣同的计划汇报给自己的上司,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荣禄,但又不知如何开口。但他是必须向上司荣禄汇报燕京行程的,但这天荣府访客极多,袁世凯没有面谈的机会。一直磨蹭到二更天,袁世凯与荣禄不着实际的会谈才告结束。荣禄饶有深意地留袁世凯在荣府住下,不让他返回小站军营。

说袁世凯告密的说法流传甚广,其实有很多不合情理之处:其一,不能高估当时铁路交通的能力,当时天津到燕京的蒸汽火车的运行要调动各个机关衙门,沿途各站还要配合。就算荣禄得知了维新派军事政变的计划,也不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调配好整条铁路线的人员和物资并开出专列,在天亮前赶回燕京。其二,宫廷制度的规定让荣禄不可能在深夜闯宫去见慈禧,虽然演义里面荣禄是慈禧的情人,但慈禧也不敢这么公开。而且,慈禧当时已归政光绪,退居颐和园颐养天年了。她不能随时随地、直接无碍地接见朝臣,更不要说是在深夜接见了。其三,慈禧在八月初六发动宫变收回权力时,给康有为安的罪名是“结党营私,莠言乱政”,并无军事政变的罪名。假如有这么一条,康有为就不是“交刑部按律治罪”了,而是灭族。

所以,实际情况时,第二天,那位上书太后要求采取措施制止皇帝胡闹的御史杨崇伊来天津宣读燕京政变,太后重新训政的通告。老歼巨猾的荣禄从杨崇伊处得知袁世凯在燕京的这几天与维新派交往甚密的情况,疑心大起,立即传见被他扣在府中的袁世凯,一定要搞准袁世凯的立场。当袁世凯得知慈禧太后已经在燕京动手,维新派已彻底失败的消息,立即将前三天的所有情况和盘托出,包括谭嗣同法华寺所说的一切。看起来,袁世凯似乎还是告密了,但初五前告密和初六告密却有着重大的区别。初五前完全是卖友求荣,但初六后就出于自保了。八月初七,杨崇伊携带荣禄写好的密折急返京师,慈禧太后大惊,于是在初九再发上谕,逮捕谭嗣同等人,大肆搜捕维新派。这个时间差,也足以佐证袁世凯在初五晚上并未说出谭嗣同的密谋。

事实证明,袁世凯的所有行动都在荣禄那个老歼巨猾深得慈禧信任的家伙的监视中,借口各国兵轮游弋大沽口外,要自己立即返天津布防,将自己调回了天津,随后即派聂士成的武毅军五千人进驻天津,切断了自己与燕京的联系。而董福祥的甘军也进驻燕京。聂士成与董福祥都是绝对忠于太后的!袁世凯将谭嗣同的谈话全盘报告了荣禄,取得了荣禄及慈禧的谅解。虽然他在维新一事上有罪,但关键时刻站稳了立场,犹可造就。另外就是,荣禄一直很欣赏袁世凯,有荣禄在慈禧面前说项,袁世凯人生中的一大难关就此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袁世凯最后站对了队,朝廷当然要奖赏他。授予他山东代理巡抚一职就是对他的奖励。山东不设总督,他这个署理巡抚就是最高首长,足以让他大展抱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