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志愿军老兵眼中的朝鲜战争

作者:孙陇 | 2012年10月19日

本文地址:http://home.blshe.com/space.php?uid=20654&do=blog&id=56876

今天是中国志愿军入朝纪念日,就用此文来纪念那些牺牲的无辜年轻人吧。另外,文中所引用的都是原文,与历史有误差之处比如仁川登陆时间等都与本人无关。在这里我无意贬低为这场战争付出生命和青春的志愿军战士,在抛开战争性质的因素外,作为军人他们绝对是值得敬佩的人,绝对是最可爱的人!

长久以来,抗美援朝运动被披上了一层英雄主义和国际主义的外衣,在记忆中小时候可让中国人看的为数不多的电影里面,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却不少,《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激战无名川》、《长空雄鹰》等等,里面的英雄人物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中学课本里面《谁是最可爱的人》让我们一直觉得志愿军战士就是天底下最可爱的人,是勇士!这种宣传告诉了我们:我们曾经打败过世界上头号强国,我们伟大的祖国无比强大!但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对当时参战的老志愿军战士的采访和报道,也随着不少“好事者”对这段历史的深入剖析和研究,抗美援朝运动的真实面貌逐渐被一点点揭露出来,这些真相和内幕对重新认识这场战争有很重要的意义。基于此,我一直在注意收集第一手关于抗美援朝的档案资料,可惜除了歌功颂德的资料外其他的一点都没有,哪怕是侧面真实论述的档案资料也没有,这可能是当局对这一块档案资料还没有解密,也许是我还没有真正下功夫去收集。

前两天在收到的从四川购来的一份反革命分子的资料中,却无意中获取了一些有关这场战争的当事人的一些论述。资料的主人公是一位老志愿军战士,转业后一直在政府部门工作,在1960年到1963年参加了反革命组织——中国人民正义军,因此受到过处理,1970年因坚持反动立场,大肆进行反革命翻案活动而被四川省简阳县军事管制委员会戴上反革命帽子,并判处管制三年,送回农村交群众监督改造。资料中有一份1966年9月油印的“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罗列了他的四大罪状,其中第四条就是“竭力传播崇美、恐美思想,恣意丑化和诽谤*中国人民志愿军”,这条罪状中提到了不少他以一个亲历者所讲述的这场战争的情况:

1、该员经常采取摆龙门阵的方式,在群众中大肆吹嘘美帝国“强大”,宣扬美帝的“胜利”,为它歌功颂德,并对我志愿军及其恶毒地进行诽谤和污蔑。说什么:“美国守边线是用汽车巡逻,我们穿上厚皮大衣还是冷得要命、冻得要命,冻得鼻子留下来成冻(冰)条,口水吐下地成冰块,还是要一步一步的去巡逻”,说:“朝鲜死了很多野鸭子,军部下命令不准捡来吃,我们偷着吃了很久都吃不完,美国军队就一点都没有去捡死鸭子,因为他的东西吃不完”。

2、说停战谈判中“美国很守信用,约定时间一到,飞机就到了”。“停战协议签订后,限七十二小时内,双方全部撤出非军事区,要把所有的工事捣毁,我们的人川流不息的连撤离三天三夜,都没有撤完,只有用假办法来掩盖工事。不像人家美国,头两天都在耍,没有一点动静,等到第三天才用直升机运来推土机,哗哗的开过去开过来,完全按照协议,全部撤出。”

3、特别恶劣的是大肆宣扬“与美国打仗,不开始就算了,一打就死很多人,朝鲜战场上不知死了多少人哟!”污蔑“我们打仗全是拿人堆。”说什么“仁川登陆,中国损失很大,军部正在开团长以上会议,突然被包围了,牺牲了一个团队人才救出少数人……”“仁川登陆那次,我们被俘的人起码有十多万,在双方交换俘虏时,有很多人都没有回来,被运到台湾去了。”

4、他公开的为美国少爷兵的投降丑态作辩护,在他看了上甘岭这部影片后,他当即摆老(脑)壳说:“不是真实是塑造”,“影片中美国兵举起双手投降的那个镜头,就不是当时现场照的,而是在俘虏营里叫他举手来照的,后来美国鬼子知道后就不干了”。

5、他还大肆宣扬战争恐怖,说什么“我在朝鲜的时候,打仗那个劲仗才凶(原文如此),又在da炮又在过汽车,说话都听不到,灰尘起来人都看不到,新兵才害怕得很。”并恶毒的诽谤我志愿军,说什么“仁川登陆那一两天晚上,敌人的飞机川流不息,突然打响被包围了,只有缴械投降”,当别人问他为什么不跟他拼一下,樊答:“哼!敢!人家已经包围了你,重武器那样厉害,都是直升飞机运来的,上山攻不通,下江敌有兵舰已登陆,拼也不行,还是只有保命”,又说:“部队在打仗前,指导员跟士兵作思 想工作,说打仗如何如何光荣,指导员虽这样说,还是吓得脸青面黑的,还是怕死!”

6、此外还有声有色的描绘了一个临阵脱逃的人如何耍花招,躲过人民的惩罚的,他说:“我是侦查察兵,有天我在岩洞里看到曾××,是平泉人,我认得,他在洞里吃东西,当时部队都上去了,我对他说,你还不去,一会儿会枪毙你,他就跑到铁丝网上掛了一下,搞些血在身上,抬伤员的下来看到,才把他抬下来,这样才脱到手。”

(原资料中并没有序号,是一整段,为了阅读清晰我自己加上了序号和分段。)

作为罪状而保存下来的这位老志愿军战士的话,也许出于某种需要有夸大的成分,但绝大部分应该是真实可靠的。这些话虽然是片言只语,没有系统性,但却能反映出当时一个普通志愿军战士对敌我双方的一个简单的认识,敌方美国:强大,装备好,遵守战争规则和信守承诺,并不是如伟大领袖所说的是纸老虎,他们是真老虎,是用现代武器武装到牙齿上的真老虎;我方:装备差、物资匮乏,志愿军官兵并不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当然在这里我无意贬低为这场战争付出生命和青春的志愿军战士,在抛开战争性质的因素外,作为军人他们绝对是值得敬佩的人,绝对是最可爱的人。)他的话已经很明白无误地表达了他的看法,这里就不一一再分析了。

关于这场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关于战俘、关于板门店谈判、关于逃兵等等等等问题,已经有很多学者都论述过了,这里就不再赘述。在这里只想说在当局的宣传机器的操纵下,我们对这场战争的认识和国际社会对这场战争的认识大相径庭,还有很多人陶醉在当局所虚构出来的伟大胜利上,沉醉在曾经打败过强大美帝国主义军队的意淫高潮中,并以此为出发点来看待现代国际社会的种种,以大无畏的阿Q精神对抗世界潮流,并认为某些国家“亡我之心不死”,随时准备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种被洗脑的愤青式的情绪对一个国家发展的危害远比一场战争给国家带来的伤害要大的多。了解历史,揭开真相,客观地看待我们所处世界的历史和现状,让国人从大国梦中醒来才是当今教育工作者和媒体工作者的真正责任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