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狐狼001 收藏 0 425
导读:临高青年投诉被警方踢坏一睾丸,图为当事人王先生。 (南海网记者组摄) 王先生因涉嫌抢劫被抓进临高县公安局西门派出所,最后因“事实不足,证据不足”被临高县看守所释放。(南海网记者组摄) 由于证据不足王义被监视居住,图为警方提供的决定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海口市人民医院的检查报告显示王义左侧睾丸附睾炎扭转。 (南海网记者组摄) 临高县人民医院出示的报告书。(南海网记者组摄)原标题:临高青年称审讯被打致睾丸坏死 派出所称没打人 南海网海口9月29日


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临高青年投诉被警方踢坏一睾丸,图为当事人王先生。 (南海网记者组摄)

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王先生因涉嫌抢劫被抓进临高县公安局西门派出所,最后因“事实不足,证据不足”被临高县看守所释放。(南海网记者组摄)

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由于证据不足王义被监视居住,图为警方提供的决定书。(南海网记者组摄)

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海口市人民医院的检查报告显示王义左侧睾丸附睾炎扭转。 (南海网记者组摄)

海南:男子称被警方审讯殴打致睾丸坏死(图)


临高县人民医院出示的报告书。(南海网记者组摄)原标题:临高青年称审讯被打致睾丸坏死 派出所称没打人

南海网海口9月29日消息(南海网记者组报道) 9月26日,来自临高的王先生向南海网记者投诉,称今年8月底时他因涉嫌抢劫被抓进临高县公安局西门派出所,在该派出所审讯中,被“派出所一工作人员在厕所殴打长达二十分钟,并且踢坏睾丸”。事情过去一个月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临高县看守所释放,可当疼痛难忍的他到医院检查后却被告知,其左侧睾丸“扭转并坏死”。

网友投诉在审讯过程中被殴打

今年20岁的王义家住临高县波莲镇美珠村美棉巷。据他介绍,今年8月22日中午11点多,他被“辖区的西门派出所所长带着人,以涉嫌抢劫”抓到派出所审问。

王义称,在派出所审讯过程中,因为“尿急”,就跟当班的一位没有穿警服的工作人员提出上洗手间,“刚开始他让我尿在裤裆里”,后经过“哀求后”这位工作人员才同意带着他上洗手间。

王义说,当他进洗手间撒尿出来以后,这位工作人员就要求他承认“涉嫌抢劫”,可他没有承认。此时,这位工作人员“突然要求其跪下,并猛踢打”。王义称,在此过程中,“除了其他地方,好几脚都踢裆部”。经过一阵“踢打”后,王义终于“倒下”,可这位工作人员却要求他“站起来,并接着殴打”。王义说,就在派出所的洗手间里,他被这位工作人员殴打了将近二十多分钟,最疼的地方就是“裆部”。

王义说,哪怕“自己犯罪,派出所工作人员也不能刑讯逼供”;令他“无奈”的是:因为在洗手间,所以没有监控录像。王义说:“这位工作人员就是挑没有监控的地方下手的。”

王义称,殴打后的他再被重新送回审讯室审问,随后又被送进临高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他常常“感觉裆部很疼痛”,经过多次反映,9月22日看守所负责人终于带着他来到临高县人民医院检查并治疗。“第一天进入看守所的时候觉得没有那么痛,我就忍着也没说,后来病情一天天加重越来越疼,我才告诉看守所的人。”

医院检查“左侧睾丸扭转并坏死”

令王义奇怪的是,9月23日上午,就在临高县看守所负责人带着他来到临高县人民医院检查后的第二天,该所给他下达了“释放证明书”,其原因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9月27日中午,南海网记者在海南省人民医院见到走路不便的王义,他说“如今裆部阴囊肿得很大,疼得厉害”。

他说,在临高县人民医院检查及“打了几天针后”,感觉到裆部疼痛难忍的他在9月26日来到海口市人民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当天,南海网记者在海口市人民医院的超声检查报告中看到:左阴囊肿大,软组织增厚;超声提示,“左侧睾丸、附睾异常改变考虑:睾丸扭转并坏死”。

王义称,当天海口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建议他“立即住院切除”,可因为“没有治疗费用,所以拒绝了医生的好意”。于是当天他又回到临高老家,可是当晚他又“感觉很疼”,于是第二天再次来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就诊,就诊结果是“医生要求住院及切除”。

王义说,从看守所里出来以后,他也把情况反映给派出所,可“对方认为没有打人”。

派出所:没有动手打人

而对于王义投诉的情况,辖区派出所给予否定。据临高西门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8月13日,家住临高县城的柯某与王义是好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耍,柯某向王义借了不少钱,王义多次叫其还钱,可柯某没有钱还。于是王义就威胁柯某的家人还钱,柯某家人知道此事以后,就问及借钱的情况,柯某就把向王义借钱之后因没有钱还给王义,王义因此逼他多次参与抢劫。柯某家人知道此事之后,就带着他来到西门派出所投案(柯某当日被刑拘)。

据介绍,2013年8月22日13时许,住在临高县波莲镇美珠新村的王义因涉嫌抢劫被传唤到临高县公安局临城西门派出所调查,“但是王义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参与抢劫,而后该所的办案民警就对王义进行讯问,但王义拒不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由于柯某投案的时候供述出王义是这一系列抢劫案的主犯,该所办案民警继续对王义进行讯问,到第二天早上王义仍不交待。这位负责人称:“整个讯问过程,办案民警没有动手打过王义。”

据称,由于王义有较大嫌疑,该派出所“也给王义作入所前的五项身体检查后,送临高县看守所关押,王义被收押时,看守所的医生也对王义的医院检查报告和身体表皮进行查看和检查,在确认王义没有任何疾病和受伤的情况下将王义收押下”。

这位负责人称,今年9月23日(王义被关1个月后),由于证据不足王义被监视居住。出所后其家人找到派出所负责人称,当天王义被抓时办案民警把王义的睾丸打破了到现在还肿着,要求派出所负责,“所长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此事”。

对此,该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认为:办案民警没有打人,更不可能将王义的睾丸打伤,“假如的话五项检查不可能通过,看守所也不可能收押”。

这位负责人认为,“睾丸被打伤的人不可能在看守所顶住一个月,假如早发病看守所早将情况向办案单位报告叫放人就医,但一直没有,王义的家人也没有向派出所反映。”

这位负责人说:“2013年9月18日,看守所的民警带王义到临高县医院检查时,还有家人陪同,办案民警到医院办案时也刚好遇上,当时还问王义有何事来检查,王义骂说不关我们的事,假如王义被抓当天睾丸被打伤,为什么等到关押二十多天后才去医院检查?”

因此,这位负责人认为,“王义被关押期间可能心情不好等原因,导致自身有发病的可能,或者他本人有病史。”

男科专家:睾丸扭转90%是因外力作用所致

9月29日,针对王义的病情,记者咨询了海南现代男科医院门诊部主任田建国,田主任告诉记者,睾丸正常性下很难自然发生扭转,特别是对于成年人,90%以上都是外力所致。“不过一般情况下,睾丸发生扭转三天之内会剧烈疼痛。”

当然,田主任也表示,对于睾丸坏死的话,也有可能是一个慢性炎症所导致,因此建议病人还是看一下最初就诊时的血常规,是否存在异常。律师:建议向纪检监察部门进行投诉

海南盈帆律师事务所李君律师在接受南海网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当事人投诉警方存在刑讯逼供导致其下体受伤,首先要提供相关诊断说明书,其次向相关纪检监察部门进行投诉,再由相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查,再作出结论。

还有另外一个方面,针对当事人反映称在看守所里常常“感觉裆部很疼痛”,并经过多次反映,看守所才同意带去医院检查,如果事实真实存在的话,看守所对当事人下体导致坏损后果也要承担相应责任,因为也不排除耽误了投诉人王义的病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