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记者子女看病遇意外 次日登报批评

北极地方 收藏 0 199
导读:正是夏秋交替时节,很多孩子感冒了。记者的孩子也因为得了肺炎去一家三甲医院——北京朝阳医院儿科进行治疗。但9月28日在医院发生的“意外”、医生对失职行为的毫不在意,实在令人担忧。   在北京,儿科看病输液要求每天重新挂号、每天重新检查开药。   等候了20多个号之后,轮到了我们。医生开始给听肺、看嗓子,翻看前两天的病历记录后,要求接着输液,并很快开了药方。一切似乎比较顺利,但我们到一楼收费处交费,被告知交费68元。感觉诧异,问收费处工作人员:“前几天输液,同样的药,怎么只要30多元呢?”  

正是夏秋交替时节,很多孩子感冒了。记者的孩子也因为得了肺炎去一家三甲医院——北京朝阳医院儿科进行治疗。但9月28日在医院发生的“意外”、医生对失职行为的毫不在意,实在令人担忧。

在北京,儿科看病输液要求每天重新挂号、每天重新检查开药。

等候了20多个号之后,轮到了我们。医生开始给听肺、看嗓子,翻看前两天的病历记录后,要求接着输液,并很快开了药方。一切似乎比较顺利,但我们到一楼收费处交费,被告知交费68元。感觉诧异,问收费处工作人员:“前几天输液,同样的药,怎么只要30多元呢?”

工作人员:“药费100多,医保扣除后自费60多,你到底交不交?”

考虑排队等候繁琐,记者就交费了。拿到收费单据后仔细查看发现,葡萄糖注射液1袋,单价7.16元,注射用乳糖酸阿奇霉素3瓶,单价35.66元。前几天输液时,医生都只开一瓶阿奇霉素,且问了孩子的体重;今天医生突然开出3瓶来,没特意嘱咐,也没问孩子体重,会不会是出错了?

于是立即上楼问就诊时的医生。她看了一眼,只说了一句:“等一下。”然后拿出一张白色的退费单,签上自己的名字后递给记者,补充一句:“去收费处全退了再上来找我重新开药单!”

记者正琢磨要不要一次性开出一张正确的药单,这样既把原来的费退了又把正确的药单交了,免得多跑一趟。但医生已经叫上另一个患病的孩子就诊听肺,既没有做任何出错的解释,也未给记者询问药单的时间。

再次下一楼退单子。排队、等候,收费处工作人员表示:“退款单上面没有门诊办公室签字,没法退。”让记者去二楼门诊办公室签字再退费。

再次上楼,发现门诊办没人。后来得知,今天是星期六,周末门诊办不上班。

再次下楼,依旧不签字不给退。

孩子输液需2个多小时,如此折腾,孩子已经疲惫,还不知何时能退成药。于是决定不退药了,先取药输液再说,实在不行就不退了,太费劲。

去地下一层取了输液用的针剂,再次返回二楼儿科护士站。记者指着输液执行单跟护士说:“医生开错药了,输液执行单有问题,只需一瓶阿奇霉素。”护士听后,没有去请示医生,直接用记者给的注射液和一瓶阿奇霉素,注入粉剂开始输液。

孩子输液后不久,一位药房工作人员在输液室外问询孩子姓名。原来,药房发现药方出错后,打电话给儿科,却无人接电话,于是亲自上儿科来纠正。

随后,药房工作人员与记者一同去开错药的医生那里,说明来意以及患者无法退药的原因,并请她开出正确药方,随同之前的错误药方去收费处一并办理退钱、交钱。

此时,这位叫王晓青的医生才微笑着对药房工作人员说:“刚才不小心点错了,还麻烦你跑一趟。”但对患者无任何解释与歉意。

“如果当时孩子家长没有及时纠正,输液出了问题怎么办?”在一楼收费处,记者问药房工作人员。

该工作人员不说话,只在收费处帮记者办理完退款手续后,对记者说:“好了,办完了。”

(原标题:一个差点酿成的医疗事故)

人民日报记者子女看病遇意外 次日登报批评

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