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二战历史还可以这么写 (一)

1929年10月24日星期四,史称1929年大恐慌的第一天。以无序、惊恐和混乱的标准来看,这个星期四确实无一不及。那天换手的股票数达到12 894 650股,而且其中的许多股票售价之低,足以导致其持有人的希望和美梦破灭。在证券市场的全部秘密中,没有哪个秘密像每个想要抛盘的卖家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买家接盘这一秘密那样令人捉摸不透。1929年10月24日的情况说明,神秘的事并不是不可避免的事。股市上常常找不到买家,只有在股价直线下跌之后,才会有人愿意接盘。

1929年10月29日,星期二,真正的大崩盘日,是纽约证券交易所问世以来最具灾难性的一天,并且有可能是证券交易所历史上最具灾难性的一天。这一天汇集了在这之前所有糟糕交易日的全部糟糕特征。成交量远远大于黑色星期四。许多股票重复出现只有卖单,而根本没有买家接盘的状况。纽约证券交易所有一个聪明的信使,他突发奇想,决定下单以每股1美元的价格吃进一批股票,结果,由于没有其他买单,他居然做成了这笔交易。这天,纽约证券交易所有记录的成交量达到了1 661.003万股。

引发美国股市大崩盘的1929年9-10月,被后来者形容为“屠杀百万富翁的日子”,并且“把未来都吃掉了”。在危机发生后的4年内,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0%,投资减少了80%,1500万人失业……

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了美国的1929年大崩盘呢?仅仅是投机吗?显然说不过去。如果不是这样,又是什么呢?历史上有很多人尝试着去解释,结果如同把红楼梦发展成为了红学一样,乱!今天,“1929”几乎变成了一个投机过度的符号,结尾从问号变成了惊叹号。

“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推进任何方面的改革发展都要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 从中国的最大实际出发,从中华民族应有的“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精神出发,从应对欧美那些阴谋家的“学而不厌,侮人不倦”的行动出发。以1929为切入点展开学习,有必要。

大英帝国的“大”被终结,才会出现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英国在一战后没被放倒,但其曾经所拥有的霸权是风光不在了。整个欧洲在一战后都很虚弱,英国要想重建辉煌,很难。但英国还是在努力。努力的成果:1925年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丘吉尔把英镑恢复到了金本位制。英镑与黄金挂钩,美元再与英镑以1英镑兑4.86美元挂。

英镑与黄金挂钩是英国想恢复英镑的霸权吗?国际流通货币的地位实际是与该货币在国际贸易总额中的被使用程度成正比的,英镑的霸权地位已不在时,难道丘吉尔想依赖自己的黄金储备来硬抬英镑的身价吗?

一战前,1英镑能兑4.86美元。一战后,1英镑只能兑3.4美元。丘吉尔在1925年规定英镑兑美元恢复到战前的4.86水平,严重高估了英镑等于是低估美元。丘吉尔不是不懂经济,不是不知道英镑被高估的后果。英镑自抬身价就是要去贬值美元,英国是要赖自己欠美国的债。因为美国由一战前的欠欧洲国家36亿美元变成了一战后的欧洲国家欠他168.2亿美元。当然赖债只是最低目标。丘吉尔的险恶用心是对美国发动货币战。美国的发迹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富起来的美国是英国再次强大起来的直接障碍。阴谋美国是丘吉尔的本职工作。

整个一战期间,资本为了逃避战火,大量的黄金都流入了美国。1925年,英镑恢复到了金本位制后,英国实际上是用黄金来偿还债务的,因为这样便宜。美联储因为大量的黄金流入到了美国而需要对应发行大量的美元来兑付。因为黄金的大幅度流入而引起的美元泛滥就是丘吉尔的这个货币战的基本原理。如同今天美元进入中国时,中国收了美元就要支付人民币一样,被支付的人民币就是印出来的。防止人民币超发后会引起通膨的办法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当年美国政府是靠发行大量的国债来吸收美元的多余的流动性的。美国成功了。为此,丘吉尔接着进攻。1927年的春天,英德法三国的央行行长到美国,要求美联储放松银根。这等于是要求美元自己主动贬值。又如同今天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一样。

英国能在美联储放松银根中得到英国欠美国的钱的加速缩水。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去服务丘吉尔要发动的货币战。怎么说服美联储放松银根呢?这就全靠德国问题了。

德国虽然是一战的战败国,但由于主战区在法国,所以法国的损失很大。德国被开出了大割地大赔款的罚单,一战的结果也就算定了。德国并不是一战的唯一输家。实际上,参战的都是输家。一战穷死了整个欧洲。战后,以英法为主的国家开始与美国商量怎么还债的问题了。英法的思路就是不还,要把欠下的债直接清零了。美国肯定不干,这事就一直拖下了。此后,德国国内就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1923年的德国马克的购买力较战前跌落了150万亿倍。这是可理解的,因为割地失去了生产基地,赔款拿走了社会生产的利润,民不聊生当然就恶性通货膨胀了。这让英国很着急。因为,德国的倒下换来的是法国的丰满。这样发展下去,欧洲的大国将是法国,而欧洲之外还有美国。英国别说再次强大了,不被灭了就不错了。

英国有意托德国,又要还债,,最后想了一个办法,把德国的战争赔款与英法欠美国的钱组合成了三角债。即,只有英法收到了德国送来的战争赔款,英法才有义务还钱给美国。但德国哪里来钱呢?这就请美国帮助了,让美国贷款给德国,德国就有钱支付战争赔款了。这个三角债的实质就是美国自己还钱给自己,而英法是把债务转给了德国。

英法欠美国的钱,其中九成是欠美国政府的,即是欠白宫的。另一成是欠私人的,也就是华尔街的。如果美国同意这个三角债,美国政府是有风险的,因为德国如果停止了支付战争赔款,美国政府的钱就收不回来了。不过,好处也有。英国同意华尔街对德国贷款。只要德国政府不垮台,这个贷款是只赚不赔的。美国牺牲政府的利益也就是美国人民的利益去为华尔街代表着的资本垄断财团服务是太合理的事情了。因此,对于这个三角债,美国不傻,但还是同意了。

1924-1931年之间,德国得到的外国贷款及投资为250亿马克,而同期德国偿还的赔款只有110亿马克(当时设定的偿还赔款总时间为66年)。这些钱,一半是华尔街提供的,另一半的大部份是伦敦金融城给的。是美元,英镑,法郎的金雨唤醒了德国军事工业。这也让摩根财团,洛克菲勒财团等垄断资本家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实际发起人。而法西斯独裁实为这些垄断资本家集团内变异出来的极端反人类的独裁形式。

要让美联储放松银根的开关实际是在英国手上。华尔街的资本因为已被英国引导着进入了德国,美元是否需要泛滥,以及泛滥多少都在于德国对华尔街放出多少债券。德国可以卖给华尔街各种名目的债券。或者以铁路运营权为抵押,或者以民生类税收为抵押,都能吸走美元。如同北洋军阀时期,北京政府就把盐税,烟酒税等作为抵押向美国借钱。而德国怎么设置债务由英国控制着。德国开出几个重量极的抵押债券,美国垄断资本家(还是摩根,洛克菲勒等)就需要想办法去筹集美元,然后买到这些债券转而逐渐控制住德国的国民经济,以便实现永久剥削。筹集的美元一定是从美国人民身上拿走的,而美元泛滥则是怎么拿走的第一步。

美国统治者利用股票市场把凭空攒出来的股票或者被严重高估的股票卖给美国人民以换取美元之后再转投入到德国。德国为这些美元付利息。美国统治者手持对德国投资本金的市值以及由此带来的真实的美元利息再去支持美国的工业。这就能推动美国工业的加速前行。人人有工作,有钱赚的社会又有大量的可供消费的,就算消费不完也可以卖到欧洲去的商品。这就是所谓的柯立芝繁荣的核心。当然,一切都只是假设。一旦美国人民的手上的美元都被骗光之后,股票价格也就自然的被打回原形了。因为美元没了,股票价格被严重低估时也不会有人买入。这就是引起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盘的基本面。启动这个大崩盘的是1927年的美联储放松银根。放松的手段是降息,以及回收国债倒出美元。策画者当然是丘吉尔,其目的是对美国实施货币战,残废美国后,英国就又能重回霸主地位了。

为了最大限度的活跃交易,筹集美元。1928年,美国金融业居然发明出来了保证金。券商在这时都兼职成为了银行的放贷员。客户买股票最低只需要支付所买股票的1%,余下99%由券商负责去银行借来。当然,借贷成本是客户支付的。由于美元已经泛滥,贷款买股票没障碍。因为这时的美国股票市场是以美国统治者需要从中筹钱为基本面的,所以美国统治者做多指数是一定的。只要能涨,保证金方式的做多股票都会疯赚,这又会引来更多的人去参与这个疯狂的游戏。市场疯狂后,美国统治者当然不是靠赚差价来筹钱的,而是靠大面积发新股。只要市场够热,股票再多也不愁卖不出去。美国统治者就能从美国人民手中把美元收来,并源源不断的投资到德国去了。

这是美国统治者与美国人民玩的游戏。只要别太过了,关键的时候给予适当的控制,游戏就能玩的时间长些,游戏结束后的痛苦也能小些。那美国对欧洲事务的介入就将完美了。问题就在于美国只管点火,看着火越烧越大,就是控制不了。把整个青山都烧了,哪里还有柴来供以后烧啊!

保证金疯了股票,这就让商业银行不务正业了。商业银行不再关心实体经济,而是全面投入到钱生钱的梦幻里。美联储给商业银行的美元收5个点,商业银行把美元贷给市场人士去交易股票收12个点。一时间,全世界的美元,包括上海的,都回流到美国,要放贷给市场人士,帮助他们操作保证金的股票。

商业银行的混乱直接导致了拆借市场的混乱。1928年的美国金融市场的混乱初期是商业银行的混乱,但总体上,满足保证金方式交易股票的贷款资金的来源还是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的美元是美联储放出来的。因此,到底有多少美元参与了保证金交易还是能统计出来的。随着混乱的深入,商业银行开始认为把美元贷给市场人士去交易股票收12个点,赚的并不多。所以大量的美元开始从美联储流入到商业银行后转到了拆借市场,然后才到股票市场。如果商业银行的美元一年内在市场中能重复利用2-3圈,拆借市场至少乘以10倍。1928年的美国金融市场的混乱发展到强盛期时,是拆借市场能提供的资金已大于商业银行的。这就让美联储无从监管美元的流向,也不知道有多少美元在市场里起着作用。而市场人士用保证金交易股票的贷款来源多转向了拆借市场。当股票行情紧张时,短期拆借利率会升到20%。

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是美国统治者为了投资德国而想介入欧洲事务的战略在操作中,从美国人民身上把美元拿走时,美国统治者自身腐败透顶。同时,也是经验不足。

美联储自己印刷美元发给商业银行后,又指挥商业银行去支持拆借市场里的美联储马甲。拆借市场这种非金融机构行使着金融机构的权力,只能是金融机构自己作的案。美联储不但用马甲控制着拆借市场,还手持着拆借市场的资金资源去直接交易股票。结果当然是股价的多空反复无常到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境地。靠股票赚钱太容易了,银行人员利用职务挪用资金去交易股票是很正常的。有的银行在后期居然发现,因为各部门都挪用资金,索性大家就联合起来干。发疯的结果是:崩盘开始后,原本在帐上的钱也早就被股市烧光了。媒体黑嘴,联手做庄,几百年不变的老套路。裁判直接踢球,没有公平只有腐败。自己腐败当然也就不可能去监管下面了。监理机构不是形同虚设而是共同作案。所有问题到最后,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经验不足主要表现在对如此透支价值的行情的后果了解不深,对腐败的广度与深度没有足够的预期。这并不是不知道要出事,而是知道要出事,不知道出多大。知道有腐败不知道已找不出干净的了。经验不足还表现在当金融的危机影响到社会稳定时,社会的各项资源接不上。这里最主要的是粮食供应。经验不足是否包括了美国对丘吉尔发动的货币战争的认识呢?不知道。

这一场,丘吉尔是胜利者,但美国是输给了自己不识“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这句话。美国内部的腐败源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构,这样的结构让美国社会不可能做到“不可胜在己”。所以,战必败,败必溃。

1929年8月9日,美联储将利息提高到6%.

抑制投机的收缩银根是正确的。市场病了,需要吃药。但如此超预期的收紧银根就不是治病了,而是直接要了市场的命。问题还是腐败。美联储一边给市场开药方,另一边就去放空市场了。市场跌了,美联储的马甲放空股票又赚了。看上去药方是对的,因为市场从此不涨了,但结果是市场不但涨不起来了,更是跌到断气了。因为超预期的收紧银根后,商业银行对拆借市场的支持将直线下降,短期拆借利率爆涨。只要股票有少许的下跌,保证金交易的多头就会被要求追加保证金。当大家在社会中融资补保证金时会突然发现,原来市场里早就没钱了。然后就是暴仓,再然后就发生了逃离股市的踩踏灾难了。如果市场中的钱只是被市场人士赚走了,那当股票跌破价值之后,市场人士会自然的出手买便宜货。可是,市场中的钱都转去了德国,这些市场人士手上只有德国文字的债券。这里也就没人能救了。

查看相关档案,历史会告诉今天,1929年时,有哪些人因为精准的放空股市而大发横财。这些人都是商业银行的领导者或者是所谓的投资大师,实际都是美联储的关系户或者马甲。他们会和你讲,擦鞋的鞋童居然向他推荐股票,所以他就放空股票了。“信春哥,得永生”。赫伯特?胡佛,1929年3月4日入主白宫,是美国第31任总统。任期至1933年,后寻求连任失败。胡佛在任的4年就干了一件事:为垄断资本财团补仓,避免暴仓。因此,胡佛总是大手大脚。胡佛的“复兴银行公司”为不景气的行业(主要是铁路和银行)提供紧急低息贷款。胡佛还设立了联邦农业委员会,公共工程局,用以增加支出。

斯姆特-霍利关税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于1930年6月17日经签署成为法律,该法案将2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当时在美国,有1028名经济学家签署了一项请愿书抵制该法案。这个法案的实际作用就是要大幅度降低进口。逼着美国人一切的生产生活都自给自足。经济活动被限制在了美国本土,美国的财政收入就稳定了。再加上随之而来的大幅度提高所得税与对几乎所有美国人民收取各种名目的消费税,美国政府就有钱了,胡佛就有能力给垄断资本财团补仓了。面对斯姆特-霍利关税法,许多国家对美国采取了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这是完全能估计到的。而估计不到的,则是关税的相互报复之间,全球的国际贸易总额大幅度降低,从而引起了1931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各国的出口全面受阻,各国的生产就在突然间全面过剩了,当然就国际金融危机了。

1929-1933年,是1929年的美国股市大崩盘后的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即大萧条。期间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生产总值下降的幅度为:美国46.%,英国24%,德国40%,法国33%,意大利33%,日本32%。这些国家的工业生产水平都倒退了20年以上,英国甚至退回到了1897年水平。美国失业人口占总劳动人口的25%,英国22%,德国43%。

大萧条时期,购买力下降,商品卖不出去,物价暴跌。欧美因此开始了大规模破坏生产力和销毁产品。1933年,640万头猪被抛入密西西比河,2300万头牛羊在屠宰后被丢弃。1400万英亩棉花烂在地里。粮食当柴火烧了,咖啡投海,牛奶进河,棉花铺路。幸存商品被帖上了限量版的标签,希望物价的进一步暴跌能有所缓和。

大萧条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美国自己的事,后一阶段是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引起的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这是连丘吉尔也没盘算到的,一切战争包括货币战在内都具有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规律。以资本主义为大前提来说,胡佛损了美国人民的利益去补了垄断资本财团,这是完全正确的。胡佛对于美国的垄断资本财团,是大善人。但其在美国人民面前的形象就很肮脏了。因为大的经济是衰败,而国家仅有的资源都补了垄断资本财团,美国人民的痛苦不可能会有丝毫的止跌。胡佛就这么毁誉参半了。1929年到1932年,美国失业人口从1%到达了25%。不得人心的胡佛自然连任失败。当然换上来的还是一样。这是美国的制度决定的。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将军当天向全世界通电,毅然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在东北将原北京政府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改为南京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宣布拥护国民政府的政治行动,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东北易帜”。

东北易帜后,蒋介石形式上统一了中国。蒋介石为了达到事实上的统一全中国,1929年召开了编遣会议,以裁军为名,排除异己、扩充嫡系为实。引发了1930年的蒋介石与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在河南、山东、安徽等省进行的一场新军阀混战(阎、冯、李等夺权挑战蒋介石中央政府的内战),亦称“中原大战”。此时,张学良拥有东北军30万人,其海军、空军实力更是在全国首屈一指。谁赢得了张学良的支持,谁就赢得了这场战争!

9月19日,王树常和于学忠两将军统帅东北军10万精锐之师,挥师入关,在反蒋联盟军背后发起进攻。整个战局发生急剧变化,仅十几天,东北军就完成了对华北的占领。在张学良和蒋介石的联合夹击下,反蒋联盟军迅速土崩瓦解。11月4日,阎锡山、冯玉祥二人通电下野,太原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即告取消,中原大战以蒋介石的完胜而结束。

1930年11月,张学良应邀赴南京。蒋介石不仅派张群到天津迎接张学良,而且从天津到南京的路上,随处可见欢迎张学良的标语:“欢迎促进统一,巩固边防,劳苦功高,竭诚拥护中央之张副司令!”“张副司令是和平息戈的使者!”“张副司令是国家统一的表率!”

张学良就任陆海空军副司令后,负责节制辽、吉、黑、晋、察、热、绥、冀八省军队,北平、天津、青岛三市及河北、察哈尔两省划归张学良管辖,一批东北人物也被委以重任。东北在全国开始占有举足轻重的特殊地位。

张学良在国民党政府中的地位可谓登峰造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炙手可热。日本争取张学良是没可能了。东北军入关的都是精兵,留守军力很单薄。整个中原大战,东北对日本而言就是个空城。日本在政治上失去了东北,军事上又有可乘之机。这才引出了918事变。

1929年后的欧美无比之穷,蒋介石本来就没实力抵抗日本,就算有一点,如果全去东北了,他的个人地位也就没军力保证了。欧美没实力干预日本,蒋介石也不抵抗,放任了日本反到让日本有了更大的胃口去占有上海。1932年,发生了“一?二八”淞沪抗战 1933年,富兰克林? 德拉诺?罗斯福上场了,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蝉联四届(第四届未任满)的总统。罗斯福上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后来蒋介石也效仿的金圆券。罗斯福要求美国人民把手中的黄金都换成纸币,所有以黄金为支付手段的合同都无效。罗斯福还规定黄金不可以流出美国。同时,罗斯福还在国际市场中做多黄金。当然,对应的也做多白银。

美联储成立于1913年。从成立到其机制全面成熟是需要时间的。大萧条时期,是美联储在全美国抢实权,建立绝对领导地位的机会。所以,美联储在这时期只添乱。他提高利率,阻碍投资,导致了美元的供应缩减了三分之一。挤兑风潮让1400多家银行关门。当罗斯福把黄金都收到政府,并利用国际市场去做多黄金而抬高了自己的市值后,美国社会因为美联储的紧缩,以罗斯福为首的美国政府事实上就变成了美国社会中的最富有的财团。

1933年,罗斯福颁布《国家工业复兴法》,规定各行业企业指定本行业的公平经营规章,确定各企业的生产规模、价格水平、市场分配、工资标准和工作日时数等,以防止出现盲目竞争引起的生产过剩,从而加强政府对工业生产的控制和调节。这个法在实$L̪ԌE$L̪Ԍ龙头企业以行业组织之名对全行业实施垄断的法律保障。垄断企业都对本行业制定了从工人工资,工作时间到商品最终售价等等的全方位限制。这就掐死了大量的中小企业。因为按《国家工业复兴法》的规定,中小企业的用工成本需要与垄断企业的一致,而商品售价也要一致。中小企业只能去死。如果胆敢降价促销,这就是反抗《国家工业复兴法》。下场不是罚款就是坐牢。

居然会有干洗店的小老板因为洗了一套衣服,比《国家工业复兴法》规定的价格少收了5分钱就要求罚款15元。当事人三天内没缴纳罚款后坐牢了。还有一个熨衣服的也少收了5分,因为他嘴硬,除了坐牢还附送了罚款100美元的特别待遇。

美国统治阶级起初认为《国家工业复兴法》是罗斯福站在民主党的立场上消灭共和党,后来逐渐发现,被《国家工业复兴法》糟蹋的企业也有不少是民主党的。罗斯福自己虽然是民主党的,但他的《国家工业复兴法》是对所有非其个人的关系户的对像的全面封杀。1935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以8比1的票数,宣布罗斯福的《国家工业复兴法》违宪。罗斯福因此与最高法院结下了梁子。

《农业调整法案》是罗斯福颁布的另一个折腾美国社会的工具。这个法案的背景是美国社会的粮食危机。不过,这个粮食危机是粮食太多的危机。因为美国人口有限,而美国这块土地又太肥,一战以及一战之后,美国产的粮食都输出到了欧洲,随着欧洲战后的恢复生产与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欧洲停止了购买美国粮食,美国粮食就产能过剩了。粮食多了,粮价就低。《农业调整法案》的主要内容就是提高粮价并付钱给农民让农民休耕,而支付给农民的费用由粮食加工企业支付。

《农业调整法案》在操作过程中,农民应该怎么休耕,休耕怎么拿补贴,拿了补贴政府怎么监管,粮食加工企业怎么交税,如何监管等等,进入了全面混乱。因为这事由农业部部长一人负责,其权力也就大到了天上。能力低下与腐败透顶,滑稽的事就多了。

农民休耕了荒山得到了补贴,休瘦耕肥也有补贴,彻底假休耕一样有补贴。农民在《农业调整法案》之后神奇的因为不劳动而增加了收入,结果当然是因为有钱了而偷着加种。这能从1933,1934年的化肥销量猛增中看到真相。农业部随之大量招买人马来检查农民的真实休耕情况,并下死命令要求严控某些产品的生产。然后,被严控生产的对像直接变成了不生产,以后就只能依赖进口了。比如棉花,黄油,牛肉,猪肉。

粮食在事实上是超产了,却因为《农业调整法案》而要贵卖。农业部的机构膨胀以及粮食加工企业通过交税的渠道付给农民的补贴又使已经是高价的粮价更高。最后当然是消费粮食的人来承受一切。问题是谁不吃饭?《农业调整法案》折腾了美国两年后,不了了之了。罗斯福是贵族,他的追求就是成为美国总统。为此,他与他的叔叔,前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女儿结了婚。能不能成为美国总统与成为了美国总统后能否连任,这是罗斯福需要努力的。但这一切与美国社会是否健康无关。罗斯福上场的两年,美国社会因为美联储而紧缩,粮价却因为《农业调整法案》而在紧缩中高涨。惊世奇葩。《国家工业复兴法》糟蹋死了无数中小企业,美国因为罗斯福的恶心而疲惫不堪,这就是罗斯福连任所需要的。

1933年5月美国国会通过了《联邦紧急救济法》。救济,这种所谓的慈善在《联邦紧急救济法》之前,只是州以内的独立行为。因为,慈善的实质是州范围内的财团收买人民的政治选票。《联邦紧急救济法》之后,慈善就变成了罗斯福个人对全美国人民的施舍了。《联邦紧急救济法》是罗斯福直接封堵了其他想成为美国总统的对手的收买人民政治选票的渠道。与《联邦紧急救济法》配套的是公共事业振兴署。《联邦紧急救济法》是直接花钱买具体某个选民的选票,而公共事业振兴署是罗斯福花钱买选举人团的选票。

哪个家庭的选票多,在总统大选期间就一定能进入《联邦紧急救济法》的救济范围。哪个州支持罗斯福,这个州就能从公共事业振兴署得到贷款去搞些基础建设。当然,公共事业振兴署的贷款是可以被洗到某些人的口袋里的,只要你对罗斯福有价值,没人会来查你。

另外,美国国税局是罗斯福用来消灭对手的私人武器。罗斯福对一切可能威胁到他连任总统的对像查税。美国国税局下面的特工常年奋斗着。导致罗斯福的对手不死也坐牢。这些对手又多是贵族家庭,死了一个,家里余下的从此不敢反抗。罗斯福就能把这个贵族家庭所在州的选票全部拿下。问题是大家为什么会在税务问题上给罗斯福把柄呢?因为税太猛了。1932年时,胡佛把联邦所得税从24%提到了63%,罗斯福在1935年,把这推高到了79%。同时,遗产税为70%,个人所得税在原基础上,对所有超出2.5万美元的部分100%征收。最新的奥巴马连任,票数比是332:206。而罗斯福在1936年的连任成绩是523∶8。罗斯福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的胜利奥秘就是“耍流氓”。罗斯福的流氓手段把美国的政治生活改变成为了帮派对决。罗斯福执政下的美国社会极其民不聊生,这让罗斯福的流氓手段变得极其有效。都穷得饿抽了,《联邦紧急救济法》与公共事业振兴署所到之处尽是俘虏,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因为这时还没FBI,美联储也没成熟,美国总统连任仅一次也只是惯例,并无法律依据。罗斯福的欲望已达到了没人能拦得住的地步。为此,美国资本只得逃离美国。目的地,只有德国。 大萧条时期各资本主义国家都困难,德国是整个资本主义国家里情况最糟糕的,因为美国断其美元奶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德国国内的社会问题。罢工,游行,甚至武装冲突,一个都不少。德国共产党的力量与威望随之迅速增长,急坏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这不是意识形态的冲突,而是欧美这么多年倒入德国的资本有被清零的可能。希特勒被扶上台,德国共产党被即刻清理。然后,德国的国民经济纳入了战争轨道,提出“大炮代替黄油”的口号。加速了国民经济军事化。1933年开始的6年半里,德国军费支出高达900亿马克,占同期国家预算支出的五分之三。

因为罗斯福的无法无天,以美国共和党为主的财团只得长期的离开美国本土。1932年以前的美国对德国投资中,短期投资占一半,此后全是长期投资。这些投资分别对应到了许多大公司,比如福特,杜邦,固特里奇,美孚,美国无线电,美国铝业等。而这些公司实际上变成了希特勒的兵工厂。

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是指在1928年至1932年,苏联共产党和政府为摆脱苏联落后的农业国面貌而实行的大规模有计划的全面的社会主义建设。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按照预先编制的详细计划建设的开端,同时也是人类大规模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开端。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完成,使苏联开始由农业国变成工业国,苏联初步建起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为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奠定了物质基础。

1934年1月召开的联共(布)第十七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1933~1937年)。1936年第二个五年计划提前完成,1937年该计划超额完成。苏联在二五期间,高速进行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同时农业集体化的完成,人民生活水平有较大提高,社会主义各项事业蓬勃发展。1937年苏联的的工业总产值占世界的10.6%,仅次于美国。超过德国、英国、法国跃居欧洲第一位,世界第二位。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社会主义成分已取得了彻底胜利,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成为苏联社会的经济基础,公有经济在国民经济的比例占到99.8%。

大萧条时期的欧洲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困难与苏联成功实施首个五年计划后产生的社会富裕相比,出现了巨大的落差。这样的落差即是以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基本面。这是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规律。

1935年,陈云到达苏联,向全世界报导了二万五千里长征。1936年,德意秘密签订了《德意议定书》,1936年11月,德日签署了《反共产国际协定》,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1937年,意大利加入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德,意,日三国轴心就形成了。到此,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本质披上了意识形态的外衣。

1938年9月,慕尼黑协定。这是英法给德国开出的批准其进攻苏联的通行证。这是承认了此时的德国已不是一战后的需要被限制的德国了。英法通过德国对苏联的宣战是暗示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制度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为弱肉强食的行动做掩护。同时划分了敌我。随后,德国入侵了捷克斯洛伐克。这只是在有了通行证之后的通行而已。

1939年3月,在欧洲事务日益紧张的前提下,英法与苏联之间开始了接触。苏联是希望英法苏形成联盟。主要是指三者间的反侵略互助,及共同保障欧洲的安全。如此就能把已解除限制的德国重新关进铁笼。英法认为已放出来的野兽是去吃苏联的,当然藐视苏联。没有诚意,没有结果的走过场式的谈判在1939年8月17日结束。几乎同时,8月23日,德苏秘密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签订条约对当时各国的统治者而言并不秘密。所谓的秘密,只对普通群众起作用。因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间的互不侵犯是很难接受的,由此产生的不可控因素需要被去除。此外,秘密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里另附了更秘密的协定,这个真秘密至今还是秘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