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以来,针对持续紧张的中日关系,中方采取了一系列开放对话、释放信号的行动,表明了愿继续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希望日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正确处理钓鱼岛、历史等敏感问题的态度。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方明确仍愿与日方进行对话,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前提是日方必须承认主权存在争议。

中方的态度显示了大国胸怀,是中国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积极营造良好周边环境、推动通过对话谈判解决争端的写照。然而,日方并未对中方的诚意予以应有的正面回应,相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利用赴纽约出席联大之机进行了充分的表演,妄言不在乎被称为“右翼军国主义者”,顽固鼓吹修宪和增强日本自主防卫能力,并企图把国际视线转移到东亚军费问题上去,以不点名的方式散布“中国威胁论”。同时,日本继续配合美国在西南诸岛增强军力。

钓鱼岛问题是当前中日关系紧张的关键、核心症结所在。钓鱼岛问题不现转机,中日关系改善无望。综观各种正面条件和负面因素的积累,得不出中日关系近期将有实质性改善的结论,还不到可对中日关系重拾信心的时候。中国的大度必须建立在坚持原则基础之上,这同样是一个大国的应有品质。

剖析日本领导人的心态,浮夸和狂妄是可以作出的基本定义。日本领导人自以为已取得长期执政的基本条件,国内经济好转迹象增多,又打了申奥成功“强心针”,可以在外交上继续走强。日本领导人判断美国面临诸多内外困难,需要在战略上长期借重日本“重返亚洲”、制衡中国,可以最大限度地纵容日本与中国继续对抗下去。日本领导人相信只要摆出愿与中方对话的假象,就可以赢得国际同情、缓解国内压力,而无需在钓鱼岛问题上作实质性的政策调整调整,并且避免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

日本领导人的这种逻辑思维方式是极其危险的。可以认为,日本领导人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谈已经不再仅仅出于对中国战略意图和策略底线的误判,而是正转向对中国战略意图和策略底线的主动挑衅。这种态度绝非“破罐破摔”,而是隐藏着日本领导层面对东亚权力格局的历史性重组,竭力避免日本进一步衰落、进而谋求日本的战略复兴的根本意图。不可想象,一个自认为并未处在被动状态中的人会“破罐破摔”。

中方的姿态已经做足,善意已经放够,必须重视日本领导层内心正在发生的变化,思考中日在更险峻条件下长期对立对中国内政外交可能产生的影响,做好应对更大挑战的准备。当前形势下应认真权衡几个问题:一是中国对外战略和外交布局的稳定能否承受中日关系缺失的代价,二是中国的新一轮经济发展和改革会否因中日关系紧张而受到冲击,三是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努力能否跨越日本问题这道障碍,四是中国的现行对日政策会否丢失日本人民。

日本显然并不处在中国当前对外战略的中心位置,即便在周边外交布局中这个方向的不正常状态也是中国可以承受的。当中国想清楚了以上几个问题,就要以更坚决的姿态和意志投入到与日本当局的政治斗争中去,同时大力做争取日本人民的工作。也许中国的国力尚不足以改变日本的战略方向,但时间在中国一边,积累实力、保持压力的主动权在中国一边,最终的胜局也必然在中国一边。

安倍的一大重点,是极力推销其“经济学”,为日本经济复苏鼓风加油。治理经济的表现是安倍能否真正实现长期执政的命根子。日本的经济复苏目前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中国市场的影响,这是一个中日双方都未必说得清的问题。几天前,一个由10家大型企业高管组成的中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了日本。代表团面见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并与日本企业界广泛接触,表达了对中日政治关系恶化波及两国经贸合作的担扰。当今时代,在商言商也许并不适用于中日关系这样一种特殊状态,政治冷淡对经济关系的影响自然会有所表现。是应任由经济规律起作用,还是可以谨慎使用经济杠杆应对来自日本的战略和政治挑衅,访日的企业家们有责任向政府部门汇报他们的真实观感,提出他们的理性意见,帮助国家厘清特殊形势下的对日经济政策。也许到了做出新的决策的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