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刚有记忆的时候,我爷爷的一个好朋友,我叫他叔公,是一个乡野郎中,一生以草药治病救人,经常来我家和我爷爷喝酒。喝完酒2个老小子就要比试手劲。(我爷爷自小习过少林拳,国军保安团团长,又和太湖游击队称兄道弟,救过不少新四军,解放后成为政协委员),那叔公用3根手指能拎起一坛未开封的黄酒,2只手各拎一坛,走上几圈,提上提下,面不改色气不喘,以68岁年纪。这不是内家功什么是什么?我爷爷说,他下盘紧得很,推手推不过他,别看是个小老头,出手就要死人的。再说医术,那年我爷爷乙肝发作,躺床上2个星期,就是等死了,他那朋友知道后连夜赶来,望闻问切,开方抓药,连吃2个多月,自那以后直到86岁我爷爷西去,肝病都没发,和正常人没2样,这样的国医术,你们却要去打倒抛之,可悲可叹。那叔公92年去世的,无疾而终,可惜一身武艺和医术没能传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