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一真实的故事。 我一战友也是我的发小,他的小妹在上海工作,和一台湾哥们处对象。小妹第一次把小伙子带回家时,正直新兵入伍,我那叔叔当时是镇武装部长,忙的一塌糊涂。于是叔叔、阿姨就叫我们哥几个陪这哥们,再于是我们几个那几天就天天在他家开喝,再再于是我们也就很快的混成了弟兄(现在其父母也在大陆老家养老,台湾只有姐姐,他家四个小孩,还有一哥哥在加拿大。这小子现在属于妻管严,落在了川妹子手里,所以基本上中秋、春节都回老丈人家,呵呵),再再再于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几天我们几个前共军实际上是在和一个前国家一起把酒言欢,而且我们入伍的时间上也基本一致,最后于是话题就自然的聊到了军事。由于我们都是90年代的兵,而且都共同经历了96年那个紧张,所以我们在这个话题上很有共同语言,很自然的就聊到了军事,聊到了那个事件。

这小子属于眷属第三代,他爷爷当时的级别还有点高,至少是将官,他爸爸当年和他爷爷、奶奶一起到的台湾,也在台军中服过役,后来开始经商,但不是很成功,他在国军中也是根正苗红的嫡系,三代军人啊!而我发小加战友家,也是两代共军,两家可谓门当户对。所以两亲家一见面,那个火爆啊,基本属于喝倒到位(他祖上也在四川)。

第一次见面后,大家开喝,不久我们就搞清了彼此的基本状况(这里就不具体叙述,大概的状况是,我们知道台湾的男人基本都要被征召服兵役,于是就问他当过兵没有,就拉开了话题),就开始说自己当兵的一些事.由于我们哥几个都是战友,所以我们一喝高兴也就忘了在座的一位当中还有一名国军,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的回忆自己当兵时如何训练、如何跑五公里、如何偷奸耍滑、如何什么什么的(欠修炼啊,保密意识不高),这小子先还矜持,说话很谨慎,后来酒喝多了(这小子在台湾都喝低度酒滴,哪经得住50多度酒精摧残,我们当时喝的是泸特),也开始说自己当兵时如何、如何偷奸耍滑的趣事。后来就聊到台海危机,再后来就聊到国共恩怨......当时大家由于酒精作用,都很意气,都不服输,那个吹啊......再后来,这小子在大陆生活这么多年,随着他对大陆的认识逐步加深,就再也没和当年一样抬杠。

其实,他是我的第一个来至台湾的朋友,也是最好的一位朋友。从我们交往的情况上看,在台湾有部分人的确是不认可大陆的,也有一些人是好战的,或者说也是希望和大陆一战的。但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是好战或不好战的台湾人民都清晰的知道,单凭台湾的力量是不足以抗衡大陆的,均寄希望于美国,美国才是他们的胆气。所以,对统一我们不能报以幻想,以为一切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我们应该有努力的决心,只有自己强大到让在台湾的中国人基本都不再对美国报以幻想了,才会有统一的实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