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痴男形象点评

逐客令588 收藏 1 1000
导读:---金庸给我们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痴情男子。那么究竟谁是天下第一痴情男子?日前见一网上调查,在超过十位的金庸小说候选男角中,段誉以压倒多数高居榜首,令狐冲、杨过以接近票数排名二、三,萧峰则以大幅票差落居第四。 咋看之下,这一结果似乎颇合情合理,但略加推敲,则觉得大可以商榷。 一.萧峰为何屈居第四 所谓男子痴情,是指对某一女子的情有独钟,过于迷恋。痴情可以说有两大基本要素:第一是专情,也就是说对所爱的人全心全意、忠贞不渝。离开了专情,根本就谈不上痴情。第二由于情之深爱之切达到忘我的境

<P>---金庸给我们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痴情男子。那么究竟谁是天下第一痴情男子?日前见一网上调查,在超过十位的金庸小说候选男角中,段誉以压倒多数高居榜首,令狐冲、杨过以接近票数排名二、三,萧峰则以大幅票差落居第四。

咋看之下,这一结果似乎颇合情合理,但略加推敲,则觉得大可以商榷。

一.萧峰为何屈居第四

所谓男子痴情,是指对某一女子的情有独钟,过于迷恋。痴情可以说有两大基本要素:第一是专情,也就是说对所爱的人全心全意、忠贞不渝。离开了专情,根本就谈不上痴情。第二由于情之深爱之切达到忘我的境界,一个人往往又在不知不觉中一度失去理智和自控,而出现一些有悖常理的言行,或因情而癫,或因情而迷,或因情而狂,从而由专情质变为名副其实的痴情。一个有钢铁般意志和自制、至性专情的男儿,往往并不能成为最痴情的男子。

《天龙八部》中阿朱与萧峰的爱情故事是十分感人的。萧峰为求治并无深交的阿朱的内伤而甘愿遭受江湖群雄的围攻。阿朱则因感生情,在萧峰深受契丹身世苦恼、孤伶无助、心灰意冷的时候,倾心示爱。就在两情相悦、难舍难分之际,萧峰为报父母之仇而误伤乔装而来的阿朱,铸成千古大错。而当弄明阿朱此举并非只是为父代过,更是为了他免伤段家六脉神剑之手的深意时,萧峰内心对阿朱这位红颜知己的感激、爱痛已是到了无以言状的地步,除了以死相随或者终身不娶,试问世上难道还有更好的报答方式吗?萧峰不但终身不娶,还尽心尽力地以姐夫的身份照顾阿朱临终托付的妹子,对阿紫的感情纠缠更是不为所动。萧峰说:“我这一生只喜欢过一个女子,那就是你的姊姊。永远不会有第二个女子能代替阿朱,我也决计不会再去喜欢哪一个女子。”

萧峰无疑是专情的,有始有终,至死不渝,他在爱情上的表现几乎是完美无缺的。但正是因为太完美,萧峰痴情的一面反而显得苍白了。在误伤阿朱后,萧峰一度痛不欲生,痴痴呆呆,曾掘两个并列的土坑想一死以报阿朱。但这样的失控在萧峰短暂的一生中是极少见的。很快他就恢复了理智,发现“带头大哥”并非段二,立时复仇的欲望盖过了殉情的死志。萧峰最终悲壮地自杀了,阿朱之死早已使其对自身生命的价值看的轻于既往是一个合理的推断,但为了宋辽两国百姓生灵免遭涂炭而犯上背主、忠义不能两全,毕竟是萧峰过早结束自己生命的直接原因。金庸说的好,萧峰“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一度肠为之断、心为之碎的悲伤过去之后,便思索如何处理日后的大事。”这样至性至情的好男儿,称他为大英雄、大丈夫最为恰当,甚至情圣倒也贴切,排名痴情男子,则只有屈居第四了。

二.痴癫、痴迷、痴狂

比起萧峰,段誉、令狐冲和杨过在专情上与其是难分伯仲的,若说痴情,则个个都实有过之了。

三人都是痴情男子的绝佳品种,只是痴法各有不同。段誉对王语嫣是因痴而癫,又痴又癫;令狐冲对小师妹岳灵珊是因痴而迷,又痴又迷;杨过则对姑姑小龙女是因痴而狂,又痴又狂。痴癫、痴迷、痴狂,名称、痴法虽不尽相同,本质却完全一致,那就是为情而痴。所以三者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

先来看看杨过的痴狂。杨过的痴狂先表现为痴情狂放,后又逼得他为情发狂。杨过从小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父爱,又过早地失去了母爱,饱受欺凌,历尽磨难,从而形成了偏激倔强、狂放不羁的性格。桃花岛所受的委屈、终南山遭历的惩戒,更使他的偏执一发而不可收拾。与小龙女在活死人墓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后,两人有违礼教大防的师徒之恋和杨过的性格,注定了他的表现是既痴情又狂放,视一切礼教世俗于无物。人说师徒不许结为夫妻,“我偏要姑姑既做我师父,又做我妻子。”你们把重阳宫视作清净圣洁之地,我偏就要与姑姑在此拜堂成亲,出口恶气。对此,连向以离经叛道自负的黄药师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不过当郭芙毒针误伤小龙女、毒质侵入周身大穴时,杨过则是欲哭无泪、悲愤欲狂,竟将世上仅存的半枚能解他体内情花之毒的灵丹,掷入了绝情谷的万丈深渊之中。当小龙女在涯壁刻下“十六年后,在此相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而悄然离去时,不仅杨过要如颠如狂,难以自制,恐怕连读者也会感叹命运为何如此弄人而设身处地地为杨过发一阵狂了。十六年的苦苦相思,十六年的梦幻情愫,了无音讯,遥遥无期,杨过能不痴狂吗?!十六年后,杨过还是为小龙女逾期不至而跳下了绝情深谷,那是杨过痴狂的顶峰。

<P>再来看看令狐冲的痴迷。迷可以解释为迷恋、忘我,也可以理解为迷惘、迷失。令狐冲的性格洒脱豁达,不拘小节,说话更是口没遮拦,随心所欲。正是这种不拘一格、随意可亲的个性,才使得从武林泰斗(少林方丈武当掌门)到魔教高手(向问天),从前辈隐士(风清扬)到江湖“败类”(田伯光),人人为之倾倒。恒山定闲师太更是青眼有加、大违常理地要其继承掌门衣钵。其实,令狐冲在“情”字上十分严肃认真,不仅君子风范,痴迷起来,简直与他潇洒随意的整体性格判若两人。他屡次舍身相救仪琳,嘴上虽是胡言乱语,举止则是中规中矩;对盈盈偶而心中一荡,轻轻一吻,立时心中后悔自责不已;对着满船妙龄尼姑,如花少女,竟绝不动心,连莫大先生也不得不翘起拇指。令狐冲对小师妹岳灵珊则是情根深种,不能自拔。两人可说是青梅竹马,加上对师父师母的感恩戴德,使令狐冲对小师妹的爱恋变得刻骨铭心。一遇挫折,竟常常为情所迷,惘然若失,不能自己。华山面壁时因小师妹移情小林子而伤心欲绝,不思茶饭,一病月余,好端端的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以孤独九剑解华山派之围时,看到小师妹与林平之两手相握竟“胸口一酸,更无斗志,当下便想抛下长剑,听由宰割”。之后,因极度苦闷而无处发泄居然忍不住向绿竹巷的婆婆吐露自己苦恋小师妹的心情。等到岳灵珊与林平之感情日增并也开始对其猜疑、恶言相向时,令狐冲竟心灰意冷到不想活了。好不容易由任盈盈拨乱反正,却又在五岳并派时为哄得小师妹破涕为笑而自伤诈败。如此的痴恋迷失,哪还有半分的洒脱。有时真教人怀疑这是张无忌,不是令狐冲。但不管怎样,令狐冲对岳灵珊的痴迷实在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情则典型地表现为痴癫。他生性开朗豁达,很多时候也不失机敏幽默。但第一次见到王语嫣就如梦如幻,如痴如醉,双膝跪地,不能自己,从此也就痴痴癫癫不分东西地追随于王的石榴裙边。多少次的自作多情,满腔热情几乎每次换来的都是一盆冰水。多少次的自欺欺人,盼只盼能见到王语嫣的一缕秀发、一片衣角,一个回首,一刹目视。别人看他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轻薄子弟,他自己则是浑然不觉、我行我素、乐此不疲。金庸在书中有这样一段写白:他寻思:“等王姑娘回过头来,我便跟她说:‘王姑娘,恭喜你已和表哥相会,我今日得多见你一面,实是有缘。我这可要走了!’她如果说:‘好,你走罢!’那我只好走了。但如果她说:‘不用忙,我还有话跟你说。’那么我便等着,瞧她有什么话吩咐。”真是精彩绝纶,堂堂的一国王子竟痴癫如斯,实在是闻所未闻。

三.段誉的痴情的过人之处

痴癫、痴迷、痴狂,只是痴情的不同表现,本身并无优劣之分、程度之别,但段誉的痴情有两点恐怕是杨过、令狐冲所不及的。

第一,段誉的痴情从无回报。令狐冲、杨过都曾得到所爱之人某种程度的反馈和回报,因而使其无从忘怀、痴恋不已。令狐冲与岳灵珊是师兄妹,小师妹曾带给他许多的美好回忆。两人情投意合共创过冲灵剑法;华山面壁时,小师妹曾不顾安危、冒着大雪给他送酒送饭;即使在移情林平之后,岳灵珊仍有偷盗夜送《紫霞秘笈》给大师哥疗伤的可圈之行,足见她对令狐冲也是关怀爱护备至。也难怪令狐冲对岳灵珊如此不能忘情了。小龙女和杨过其实一直是互痴互恋的。小龙女不仅在杨过最落难的时候收留照看他,而且还教他武功。虽然长年的古墓生活使小龙女的为人处世、甚至对爱的表达也大违常理。轻描淡写的一句“我自己要做过儿的妻子”可以使旁人那样地瞠目结舌,但对她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在她眼里,似乎天下根本不存在第二个男子,杨过是她的全部。为了杨过,她可以去做一切,根本不考虑、也不在乎错对。对如此情深义重的绝色美人,不仅杨过,换了别的男子,恐怕也都会为其如痴如醉、亦癫亦狂的。相形之下,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恋非但缺乏基础,而且从来也没有得到过回报。王语嫣的心中只有表哥慕容复,她一直对段誉的一厢情愿和无数次的舍命相救无动于衷。偶而为之掉了几滴眼泪,那也只是一种道义上的感激,而完全不是感情上的回报。她最后虽投井以报段誉,但她以为段誉已经死了。对一个冷漠无情、拒人千里之外的女子一往情深、痴恋不已,自然比痴情于一个对你多少有所回报、甚至两情相悦的女子难得多了。

<P>第二,段誉的痴情不求回报。这恐怕是许多读者欣赏段誉的最大原因。杨过爱小龙女,是因为小龙女也爱他。他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与小龙女结成夫妻、长相恩爱。令狐冲对岳灵珊痴恋,也是因为他们曾经朝夕相处,情投意合。令狐冲其实一直无法接受岳灵珊成为别人的情侣,明知岳已移情别恋,仍幻想能重归华山派、好常常看到小师妹的音容笑貌。可见,杨过、令狐冲的痴情,从动机上看多少有着一点占有和自私的成份,从爱的境界上说,也并不见得太高尚脱俗。只有段誉的痴情几乎自始至终是无私的、忘我的、丝毫不要回报的。他对王语嫣所做的一切,也许是太一厢情愿了,但他的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王语嫣的快乐。为了王语嫣能有机会嫁给情敌慕容复,他可以违心地答允去娶西夏公主;他数次舍命相救慕容复,只是因为王语嫣爱慕容复,而慕容复死了,王语嫣也就永远不会有快乐了。这样的境界,说一声至高无上、惊世骇俗恐怕一点也不为过吧。杨过、令狐冲自然是相形见绌的。

四.谁是天下第一痴情男子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能把“天下第一痴情男子”的称号给段誉。理由有二:

第一,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恋,从来没有经受过竞争的考验。

<P>我想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遇见王语嫣,令狐冲会不会恋上她?不会吧。再问一句,如果遇见王语嫣,杨过会不会恋上她?肯定不会。我想这应是多数读者的回答吧。反过来,如果遇见小龙女、岳灵珊或者任盈盈,段誉会不会恋上她们?那就难说的很了。原因很简单,杨过、令狐冲都经受过足够的竞争考验而痴情不变,而段誉从来没有。

令狐冲在岳灵珊之后又相识了仪琳和任盈盈。在很多人的眼里,仪琳的感染力是超出岳灵珊的。她不仅清秀绝俗,容色照人,而且温柔善良,纯真可爱。她爱令狐冲的境界可以直追段誉爱王语嫣。她是完全没有索求的,在她的心里,令狐冲的快乐就是她的快乐。她看到令狐冲为小师妹难过,也就暗自陪他流泪;看到令狐冲与任盈盈两情相悦,就向菩萨求告,盼他无灾无难,得如心中所愿,和任大小姐成亲。“我时时想着他···,我只是盼他心中欢喜。”这是多么动人的心声。任盈盈更是出类拔萃,无论外貌、人品、家世、武功、心机,都是上上之品。尤其难忍可贵的是,在令狐冲对小师妹痴迷犹豫、不能忘情的时候,她总是默默的关心帮助,甚至抚慰退让,表现出极度的宽容和理解,直教令狐冲既感激又惭愧,还有说不出的敬畏。然而,面对仪琳和任盈盈如此强劲的竞争对手,令狐冲对岳灵珊的痴迷可以说是一如既往、毫不动摇的。

杨过经受的竞争考验似乎更多一些。从伶俐活泼的陆无双,沉稳内秀的程英,到外柔内刚的公孙绿萼,纯洁无邪的小郭襄,个个容貌品行出众,对杨过也个个情深义重。为了杨过,她们愿意毫不犹豫地去牺牲自己的生命。公孙绿萼真的以死相报,郭襄则追随杨过跳下了绝情深谷,程英、陆无双都曾在大难临头之际不顾自身安危、把有活命生机的锦帕偷偷送给杨过。杨过对这几位红颜知几自然是十分感激的,但他在自我感情的把握和控制上又是那样的可圈可点。他对小龙女之情生死不渝,因有十六年遥遥相待,故与程、陆定下兄妹名份,以免日久相处,各自尴尬。一旦意识到小郭襄的痴情,便从此隐去避开。(当然小龙女已经归来)最令人激赏的莫过于为小龙女十六年逾期不至而纵身跳下绝情深谷。可见小龙女也是杨过的全部。如此的痴情男儿,也难怪程英、陆无双要为他终身不嫁,小郭襄要为他出家为尼了。

段誉从来没有面临过竞争,自然也不懂比较和鉴别。钟灵和木婉清出现在前,而且也是因亲兄妹之故才不得不与之割断儿女之情。与王语嫣同时或之后出现的年轻女子,阿碧情系慕容复,阿朱、阿紫两姐妹爱的是萧峰,梦姑的情人则是虚竹。段誉痴情的是王语嫣,但段誉可以爱的似乎也只有王语嫣一人。金庸虽在对段誉痴癫的描写上苦心孤意,妙笔连珠,但因为没有给王语嫣象给小龙女、岳灵珊那样塑造出几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让她们也去倾心地爱段誉,让段誉也有机会去比较和惦量爱的天平,所以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情总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至少不如杨过、令狐冲的痴情来得令人信服吧。《神雕侠侣》中郭芙与武氏兄弟不也曾非你不嫁、非你不娶吗,唯一的难题是小武还是大武应中头彩。于是两兄弟竟同室操戈。等他们离开桃花岛这一封闭的环境,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相识了同龄的少男少女,有了比较,有了竞争,也有了鉴别,郭芙的眼里不是很快就有了耶律齐,武氏兄弟也哪还把他们以往视若公主、言听计从的芙妹放在心上。用这一例子去演绎段誉也许并不恰当,但说明爱情痴情只有经过竞争和比较才更加牢固可靠则实不为过。

<P>第二,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情从时间跨度上看实在是太短暂了,段誉或者说金庸向我们展示的画面并不完整。

痴情当然不是一见钟情,爱的火苗不能一闪即过。痴情需要时间的考验,痴的越久,痴的也越深。如能终身不渝,至死不变,那是痴到了顶峰,痴到了极点。

杨过对小龙女的痴情就是如此。一旦对小龙女萌发情愫,杨过的心里就再容不下任何其他的女子。我爱姑姑,姑姑也爱我,我不能没有姑姑,姑姑也不能没有我。这是杨过思想行为的全部主宰。只因陆无双的嗔容与小龙女微有相似之处,杨过便为她奋身却敌、护行千里。礼教大防自然阻挡不了他对姑姑的一片痴情,冰清玉洁又何曾减去他对小龙女的一丝爱意。只因小龙女内毒攻心、无药可救,他便把半枚能治自身情花之毒的灵丹抛入绝情深渊。只为要赴小龙女一十六年的夫妻之约,他才重拾起生命的强烈欲念。最后苦候小龙女不至,竟然义无反顾地跃入了万丈深谷。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故事是动天地泣鬼神、震撼人心的,杨过对小龙女的痴情也是十分令人荡气回肠的。如果人的一生是一个从生到死的必然过程,那么杨过早已有了全部的体验。

令狐冲虽然没有杨过那样的生离死别,但他对岳灵珊的痴情也是经过时间考验的。由师兄妹之情演变而来的一片痴情,在岳灵珊的一生中自然终始如一,在令狐冲的一生中恐怕也是难以淡忘的。在华山派时痴她,被赶出华山派后仍然痴她;两情相悦时痴她,移情别恋后仍然痴她;是小师妹时痴她,成了林夫人还是痴她;令狐冲对她的痴情最突出的表现莫过于岳灵珊生命垂危之际,他不仅违心地答允去照顾林平之的一生,看到岳灵珊微笑,更是“能见到她这般开心,不论多大的艰难困苦,也值得为她抵受。”岳灵珊终于停住了呼吸,令狐冲心中一沉,似乎整个世界忽然间都死了,抱着岳灵珊的尸身,茫然昏沉地向前走去,口中则喃喃有词,旁若无人,身边任盈盈的感受是顾不上的了。事后才暗感歉疚,说道:“盈盈,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平心而论,令狐冲对小师妹痴情虽时有迷失,但也是令人感动的。看小说时又不免为盈盈鸣不平。但既然盈盈本人如此大人大度,还“我自然不会怪你。如果你当真是个浮滑男子,负心薄幸,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别人自然也就无需再多言了。

<P>段誉相识王语嫣从头至尾大约也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对王痴情所受考验的时间跨度自然也只有一年。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情,完全是为王的绝色花容所迷。除了外表,王语嫣确实也没有特别过人的德行。况且王语嫣从未遇到竟争,除了亲妹子,并没有出色的女孩向段誉进行过主动的追求。虽然王语嫣是稳重的女子,凭她对表哥的坚贞,我们是没有理由质疑她对段誉倾心后再变心的。但是段誉呢?套用一句至理名言吧──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段誉对王语嫣一年的痴情,并不能保证他将来也一定会如此地痴下去。金庸没有在小说中明确写段誉娶王语嫣为皇后,也没对钟灵和木婉清作出清楚的交代。但如以段誉母亲刀白凤临终的言语及小说结尾的安排推断,段誉是很可能娶王语嫣为后、再纳钟灵和木婉清为妃的。果真如此,段誉痴情男子的形象将大打折扣了。此外,由于没有受到真正的考验,从段誉的性格、家教、地位判断,他对王语嫣痴情的走势,也是令人担忧的。看看他与钟灵、木婉清的情结,根本见不到刻骨铭心的爱,恐怕连感情的火花也是十分零星的。他与钟灵的交往是短暂、肤浅的,万劫谷段家下属救人时掉包,不意竟定了两人的夫妻名份。段誉也就顺其自然,未表异议。与木婉清的情份,更是在特殊场合下的权宜之策,段誉是步步被动,不得不为。段誉性格随和开通,但也没什么原则,既然能与钟、木在几乎毫无基础的情况下成为夫妻,将来遇上更出色、更主动的女子又会怎样呢?我实不愿用滥情的段正淳去推断仍不失可爱的段誉,但一国之君纳个三宫六院似乎也不应是个话题吧。

总之,段誉的痴癫令人莞尔,令狐冲的痴迷令人感动,杨过的痴狂则是令人震撼。在我的心里,谁是天下第一痴情男子──杨过第一,令狐冲第二,段誉第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