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名同姓恩爱21年 结婚开房聚餐均引误会

夫妻同名同姓恩爱21年 结婚开房聚餐均引误会

陈斌嫁给陈斌 21年相敬如“斌”

原标题:夫妻同名同姓恩爱21年 结婚开房聚餐都被围观(图)

无论是学生时代的班级中还是工作单位里,两人同名同姓的现象并不罕见。然而,夫妻二人姓名相同的却不多见,家住北碚区的陈斌夫妇就是一对。夫妻俩都在1967年出生,今年46岁。结婚21年来,名字为他们带来烦恼的同时,更为平凡的增添了无穷乐趣。

公斌母斌相敬如宾

陈斌(女)是北碚实验中学的英语老师,陈斌(男)是北碚玻璃器皿厂的员工。

昨天,我们来到陈斌夫妇的家中。屋子不大,70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一家三代都住这里。刚进屋,陈斌夫妇就热情地迎上来。陈斌(男)喊陈斌(女):“斌,给记者拿鞋套噻,就在鞋柜的第一层。”“要得。斌,那你去给记者泡茶噻。”陈斌(女)回答。

他们相互称呼着一个同样的“斌”字,虽然听着有些奇怪,却让人心里暖暖的。二十几年来,他们就如此相敬如“斌”,让同事、朋友非常羡慕。“他们两个很好耍,还相互戏称‘公斌’‘母斌’,几乎不吵架,感情好得大家都很羡慕。”他们共同的朋友彭茂林说,“而且,他们从读书的时候都耍起了哦,这样的感情,不得不让我们都相信爱情了。”

高中时读同一个班

1987年,陈斌(女)就读于江北中学高三年级。她妈妈介绍,陈斌(女)本来叫陈彬,在那个火热的年代,她觉得“彬”这个字太雅,自作主张改成了“斌”,取文武双全之意。

同年,陈斌(男)作为插班生转到江北中学,他的父母取名时倒没有特别思考,就觉得这个字好。

“刚开始,老师同学都叫男陈斌为陈大斌,但是后来来了一封信,上面写着‘陈斌收’,他非要跟我抢。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叫陈斌。”陈斌(女)说。

为了方便教学与管理,班主任建议陈斌(男)改名叫陈大斌。“我心里想,凭什么让我改名字,不就因为我是插班生嘛。当时还气愤得很,死活不愿意,可是老师同学都这么喊了起来,我也没办法,反正身份证上不改。”陈斌(男)说。陈斌(女)笑着玩着丈夫的手说:“不是我的错哈,我可没让班主任喊你改名字。”

家人和朋友不知道他们班上有两个陈斌,因此寄来信件时,信封写“陈斌收”,他们都以为是寄给自己的,拆错的情况不时发生,有时候两个陈斌还要抢着拆。班主任无奈只好打开信件让两人一起看,看完之后再判断信件归谁。

那些没有落款的明信片常常无人问津,因为两个人都担心错收了对方的明信片。“说不定是知情的朋友恶搞的,想逗我们玩。”陈斌(女)说。

因为姓名确定姻缘

因为抢信、改名的事情,二人慢慢熟络了。高中毕业后,陈斌(女)考上了重庆师范专科学校化学系,陈斌(男)去工厂上班。为了祝贺陈斌(女),陈斌(男)给她写了一封信,称呼“同名同姓的你”。

“收到他的信太意外了,我平时大大咧咧的,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回信聊聊我念书的情况,老师学生中发生的趣事,慢慢地我们每周写一封信就成了习惯。关系也越来越亲密。”陈斌(女)说。

1989年,两人正式确定恋爱关系。1992年,陈斌(女)已是渝石中学的一名教师,陈斌(男)在北碚玻璃厂工作。两人的恋情遭到双方父母不约而同地反对。“除了两地分居,家人更担心我们两家是不是存在亲戚关系,因为名字相同,父母害怕我们是远亲,一再叮嘱我们要好好查询一下对方的家庭背景。”陈斌(女)说。最后,两人打消了家人的顾虑,走到一起。

“两个人在一起要看缘分,除了志趣相投外,我总感觉名字相同也是一种缘分,冥冥中也注定了这一桩婚事,让我下定决心和她走在一起。”陈斌(男)说。

原标题:夫妻同名同姓恩爱21年 结婚开房聚餐都被围观(图)

姓名相同惹麻烦事

1992年1月,陈斌夫妇需要单位介绍信办理结婚手续。各自的单位领导将两人介绍信拿来一对比,却眉头紧锁,怀疑对方证明开错了,怎么会出现两个陈斌?夫妇二人只能费一番口舌向领导解释。

同年四五月份,为了解决两地分居问题,陈斌(女)通过渝北区教委人事处申请工作调动,期间需要填写一张家庭成员表。当办公室人员在“丈夫”一栏发现“陈斌”名字时,不禁批评道:“你把爱人的名字写成了你自己的名字,这么重大的问题视作儿戏,你态度太不端正了。”她急忙解释,工作人员才恍然大悟却又忍俊不禁。

陈斌夫妇到外地旅游住店时更是惹来惊呼。婚后二人去成都旅游,出示身份证与结婚证时,前台人员大呼:“你们快来看,这两口子姓名相同,快来看啊。”引得众人围观。

解决之道:公斌母斌

每每单位同事来电话时,一句“我找陈斌”让家人犯难。后来双方同事知晓此事后想出来一个妙招:称呼陈斌(男)为“男斌”或“公斌”,称呼陈斌(女)为“女斌”或“母斌”。

一时间,这个称呼风靡同事之间,甚至为此闹过一个大笑话。一次,陈斌夫妇陪同朋友们吃饭,恰好饭店老板与陈斌朋友相识,也加入饭局。饭桌上,朋友交谈敬酒中都称呼陈斌(男)为公斌,不晓得此事的饭店老板在饭后开车时直呼:“龚老师,请挪一下车。”开始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连呼几声过后,大家意识到他错认为陈斌姓“龚”。

家里人为了区分二人姓名也有妙招。在陈斌(男)家里,他排行老二,于是家人称呼其为二娃,称呼儿媳妇为斌儿。在女方家里,她排行老三,于是家人称呼其为三娃,称呼女婿为斌儿。

“反正就是个称呼,也没得啥子,在家里媳妇当‘斌’,在媳妇家,儿子当‘斌’,大家都挺公平。”陈斌(男)的母亲说。

生个女儿叫陈赟儿

结婚之后,为了方便,家人曾一度劝告陈斌(女)改名字,遭到她拒绝。

“名字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麻烦,却增加了更多的乐趣,我们走到一起多多少少也有名字的原因,这是上天注定,也是一种缘分。因为名字相同,我会觉得生活很有趣味,很特别。改掉了名字,我会觉得我们在一起就会失掉一些意义。”陈斌(女)告诉记者。

结婚当年,陈斌夫妇的女儿降生了。夫妇二人查询字典,最终敲定“赟”字作为女儿的名字,它不仅指美丽的容貌容颜,也恰好含有父母名字中的“斌”字,后面增加一个“儿”,表示这是“两个陈斌的宝贝儿”。

陈赟儿现就读于长沙医学院大二,在报名登记时,老师发现陈赟儿将父母的名字写成一模一样,还让她更正。

“其实从小到大都已经习惯了,每次老师们知道真相后都会开怀大笑。我也很高兴,父母的名字给大家带来那么多笑声。”陈赟儿说,“我们家非常和睦,从小到大都是欢声笑语,很高兴有一对同名同姓的父母。”

新闻链接

同名同姓夫妻全国非常罕见

全国同名同姓夫妻非常罕见,近年来媒体报道只有3例。

湖南浏阳市沙市镇,有一对名字都叫李如意的夫妻,于2009年年9月30日登记结婚。去年12月2日,浙江绍兴有一对名为胡立锋的青年结为夫妻。在浙江省桐乡市,有一对名字都叫沈璐的夫妻。

夫妻同名同姓恩爱21年 结婚开房聚餐均引误会

本文来源:人民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