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投资者看待中国“鬼城”:最大的风险不是房地产

中国的楼市泡沫让每一个投资者都对它牵肠挂肚。我们都听说了新开发地产项目在中国遍地开花,在某些地区,整座城市被建得就像是迷你版的巴黎市区,连埃菲尔铁塔都原样复制了下来。但一个明显的差异在于:大多数都空荡荡的没人住。

投资者们是怎么看这些“空城”的呢?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灭会和美国一样造成大的影响吗,会对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吗?

纽约州罗彻斯特市(Rochester)的曼宁纳皮尔公司(Manning &Napier)国际股票策略主管马克托马西(Marc Tommasi)表示,“我认为中国房地产行业必定存在着问题。”“但更大程度上是某些城市供大于求的问题,而不是全都有问题。我与房地产相关的债务问题并不是特别担心,原因很简单,中国和美国不同,没有背负推升楼市定价的庞大债务。”

去年我采访过的大多数投资者告诉我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个问题,但却有别于欧美。中国不会发生将危及投资银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危机,也没有一群超出其自身偿债能力的次贷购房者。

位于加州圣拉斐(San Rafael)的艾克斯昂资本投资公司(Axion Capital)的对冲基金经理乔尔斯莫伦(Joel Smolen)表示,“在中国有实力的购买者主要以现金交易,他们为建成住宅的价格提供了有力支撑。”

说中国的住房贷款杠杆问题不存在,那是在掩耳盗铃。别以为捂上了耳朵,装作什么都听不到,就能万事大吉。杠杆问题主要存在于地方银行系统。但是投资者们对此也有他们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那些银行其实是政府的左膀右臂,一旦真发生了楼市泡沫破裂,那么政府是有足够的资源来收拾残局的。

中国的楼市是定时炸弹吗?绝大多数投资者的回答是否定的。

拆弹小组

回过头来看看一向平淡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anghai Interbank Offered Rate)在今年夏天发生了什么事。中国央行一直在警告地方政府要减少开发项目支出。据说央行表示要停止为那些发放给无收入项目的不良贷款背书。SHIBOR迅速成为全球经纪公司在办公室闲聊时挂在嘴边的一个名词。这导致SHIBOR顿时大幅攀升。投资者们担心,地方银行会因此倒闭。一时间,中国的每一个小城市和省份都好像要变成1994年申请破产的加州奥兰治市。

“投资者面对中国存在一个大问题,”居住在上海的约克郡人、管理着Open Door Capital Group的“中国通”克里斯拉弗尔(Chris Ruffle)表示。什么问题?“他们以西方人的目光来看待中国。他们认为在西方国家发生过的事情也将在这里发生。只是时间的问题。”

因此,平淡的SHIBOR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在它大幅飙升之后,一方面中国央行告诉地方政府要自力更生;另一方面几家最重要的银行转过头来向一脸恐慌的地方政府偷偷表示,他们会出手相救。于是SHIBOR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很好,有谁愿意整天吧SHIBOR挂在嘴边?

拉弗尔说,“一个中国小伙子,想要让自己的财富保值,除了加入房地产市场,他无处可去。”房子对他们而言就是黄金。

尽管有这么多的“鬼城”,但在中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广东省、福建省(这两个省人口超过1.12亿人,占中国总人口的10%)——却有更多的居民区存在住房紧张问题。这并不是说这些地方没有房子可以买,而是因为大多数房子都已经有了一个业主。这就导致房价节节上涨。由于住房紧张,像上海等城市的住房价格已经超出普通老百姓的购买能力,然而已经拥有第二套和第三套房产的业主还在出手买房。

中央政府无法阻止这一切。房价还在上涨,即便首付比例至少要达到20%,对购买二套房征收高税,也阻止不了这股势头。

在地方,解决楼市泡沫危机的一种方式是开征房产税。上海和重庆已经在部分试行房产税,但是他们遇到一些问题。价格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我认为,到了某个时候,政府会跟大家说,‘瞧,我们正在全国铺开。无论你关不关注所有人都要缴纳房产税。’我认为我们距离那一天越来越近,”拉弗尔说。“中国有风险。但是真正的风险并非来源于房地产,而是政治。它是唯一能够点燃做空者翘首以盼的那种混乱局面的导火索。”他说。

最有名的中国做空者之一,吉姆查诺斯(JimChanos)最近表示,他的投资者因为他对中国的唱空行为感到高兴,虽然这个市场今年以来跑赢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而且大多数大银行股实现了上涨。

外国投资者究竟如何看待中国“鬼城”

那些硬着陆理论家对中国的住房和信贷问题小题大做。他们有些观点却有可取之处,其他的只会令那些对中国缺少认识的人充满担忧,他们这样做或许是为了引起关注,或许是在兜售些什么。

又或者他们的观点是正确的,而和我交谈的大多数投资者,从野村证券(Nomura)到汇丰银行(HSBC),从上海到伦敦,全部都错了。这种事情之前发生过。他们很难对远在一方的中国有一番了解。我们必须要驻扎在当地,正如拉弗尔,才能有更好的认识。

身为中国基金( China Fund)背后的前对冲基金大腕,拉弗尔说,“中国现在是新兴市场大国。”拉弗尔目前负责管理投资中国大陆和台湾股票的三只新基金。面对这些鬼城,中国将拿它们怎么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