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鲜人骂我们 还给美军报信


南朝鲜人骂我们 还给美军报信

唐光沛今年已有85岁,在其5年的军旅生涯中,曾在1951年春至1952年夏期间入朝,参与了第五次战役,后在由三八线以南往北的大撤退中,幸运地渡过北汉江,躲过了联合国军坦克飞机的堵截。

经此一未尽人意的战役,他所在的三十一师,侥幸躲过了一八零师几近成建制覆灭的命运,但兵力由12000减员至8000,以至于身为老红军的师长赵兰田在干部总结会上以泪洗面。

........因长期没有油荤和蔬菜,一人一顿要吃一斤多米才能保持体力。所以每人背负20多斤有的军粮,10天即已罄。这时,美军撒下的传单中,写着“今夜你行军,背有多少斤?” “十二军的同志们,辛苦了,联合国军欢迎你!”“我们准备好了罐头、牛奶、面包,欢迎你们早日到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等等。

上级针对美国传单的态度,先是不准捡、不准看、不准传播。不过挡不住人们的好奇心,自然也挡不住传单的流传。战士们看得津津有味,卷烟、大便都用传单。上级见无法封锁,就改变策略,让部队开会讨论、驳斥批判,但不准保存和传递。只有敌工科收集上报是合法的。

我们进入三八线以南地区,困难陡然增加。一是所到之地,老百姓大都躲了起来,零星找到一些没躲的老弱病残,也是一问三不知,明显不合作。二是老百姓对我们总是横眉竖眼冷对,有的甚至提着砍柴刀,好像随时准备反抗。三是入住当地人家,不管你担水、砍柴、烧饭,总会遇到房东骂骂咧咧。四是根本找不到他们的地方官员和乡村首领,缺乏沟通渠道。

总之,部队进入南朝鲜,好像鱼儿离开了水。时时、处处、事事都犹如在一抹漆黑之中,危机四伏,经常出现掉队者、征粮人员被杀,侦察员失踪,甚至警卫人员挨黑枪的事件。部队开到一地,人数稍多一点,就有人向联合国军通风报信,美机一会儿就来了。白天,山头上有南朝鲜人舞动旗子,用镜子反光给美机发信号的。晚上飞机一来,四周的山头上则信号枪此起彼伏,甚至有人燃起火堆给美机轰炸导航。上级教导我们说,我们含辛茹苦是去解放南朝鲜人民一起实现共产主义的,但是,显然南朝鲜有人把我们当成了入侵者。

我师九十一团,在团长、一级战斗英雄李长林的指挥下,直插下珍富里的联合国军兵团部,战果报告名曰全歼,实际上是扑了一个空,中了敌人的圈套。联合国军在我军到达之前,早已用机械化的装备撤退了兵力和物资。在没有缴获,后勤全无供给而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我们只好紧急撤退。这时,联合国军却来了一个我军惯用的穿插,堵截和追击我部。不同之处,他们是在空军掩护下,用机械化的坦克、装甲车从公路向北穿插,不像志愿军是用双脚在崇山峻岭的山路上奔跑。联合国军一天便到达了汉江一线,把我们急行军十几天的战果一笔勾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志愿军当时的口粮是混着野菜的炒面团子,大米倒是有,但基本是给战俘的,普通的志愿军战士还能一顿吃一斤大米?这编故事的人实在太二逼了。

而所谓联合国军的传单……

在朝鲜战场上,美军对志愿军进行宣传存在一个根本弱点,就是用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材料和惯用口吻说话,往往只适合于国内被打倒的豪绅的心理。如美机大量投撒一种精印的贺年片想动摇中国指战员的军心,上面绘着一个穿旗袍的漂亮女人怀抱衣着华丽的小孩,旁边写着唐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多熟出身于贫苦农家的指战员们看到后不仅不懂诗意,还对这种脱离自身生活的画片心生反感,纷纷骂:“不知是哪个地主婆子!”

当时美方宣传中国的土地改革是“人民挨饿”,志愿军绝大多数官兵却感到自家在土改中得到了世代盼望的土地。再如敌方宣传镇压反革命运动是“屠杀人民”,志愿军指战员却亲身感受到被镇压的是欺压人民的恶霸。政工人员抓住这些谬论大力批驳,使广大指战员认为美军宣传完全是颠倒黑白,以后越听便越起到逆反效果,只是在心理上增加恶感。


本文内容于 2013/9/28 21:12:22 被董仲舒007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