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狗 食 布 惨”

lsjtz 收藏 12 7793
导读:“布惨”是陕北人对饭碗的一种称谓,常常有大人说正在洗碗的娃娃:“看你洗的这几个‘布惨’,面疙疤还在上面长着呢”,也有谁家吃顿好的,娃娃们早早就在一旁守候着。当饭食好了家长往往说“咋,拿你的‘布惨’嗑(去的意思),快快端到一边吃嗑。”既然‘布惨’是指吃饭的家什,那引申而来 “狗食布惨”自然指的是喂狗的家什也就是狗食盆子。日而久之,“狗食布惨”就成为人们嘴边的贬义词了。比如娃娃不好好念书,家长指责时往往来上一句“不好好念书的话,将来就得杵棍子,拿上‘狗食布惨’要饭嗑。”别看“狗食布惨”这句贬义词非常


“布惨”是陕北人对饭碗的一种称谓,常常有大人说正在洗碗的娃娃:“看你洗的这几个‘布惨’,面疙疤还在上面长着呢”,也有谁家吃顿好的,娃娃们早早就在一旁守候着。当饭食好了家长往往说“咋,拿你的‘布惨’嗑(去的意思),快快端到一边吃嗑。”既然‘布惨’是指吃饭的家什,那引申而来 “狗食布惨”自然指的是喂狗的家什也就是狗食盆子。日而久之,“狗食布惨”就成为人们嘴边的贬义词了。比如娃娃不好好念书,家长指责时往往来上一句“不好好念书的话,将来就得杵棍子,拿上‘狗食布惨’要饭嗑。”别看“狗食布惨”这句贬义词非常的普通!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姥姥喂养的一条大黄狗,还因保护自己的“狗食布惨”而被国民党匪军给活活地捅死了咧。

姥姥是山西省石楼县留村人氏,娘家姓楚。我的姥爷魏怀堂是贫苦人家出身。他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多次相帮谢子长领导的红军队伍。我以前在怀念姥爷的一篇文章里曾经说过,姥爷为了给红军探信息送消息跑交通,不知多少回给人家马帮赶牲口当雇工没明没夜顶风冒雨(雪)有一口吃没一口喝地地来往山西、陕西两地以致累出一身病。一段时间在安定县魏家岔姥爷的家、山西省石楼县留村姥姥的娘家都曾是谢子长领导的红军的落脚点藏身点联络点。受谢子长等老革命家的熏陶,姥爷一家人的革命觉悟很高。当年姥爷姥姥为红军探信息送消息跑交通做饭放哨外,我大舅、我妈妈、我姨妈等三兄妹都参加了革命队伍,大舅为了人民翻身解放而光荣牺牲成为人民共和国数千万烈士中的一员。但是姥姥呢,从来没有因自己曾帮助过谢子长和红军以及大舅是革命烈士而找人民政府要什么待遇,一直以普普通通的百姓由儿女养活了却一生。

我到陕北插队以后,姥姥曾经到我们家住过,我也去姥姥家看望过她老人家。为了我们这些孙辈们能够成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姥姥时不时的也给我们讲讲当年的革命历程。而对于我们参加革命为人民事业做点事,姥姥则是鼓励有加!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奉命执行一项单程票风险约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任务。经历过人的生死场面的母亲得知后那担忧的劲张就不用细提了。唯有姥姥得知后,一方面也是牵挂不已一方面呢却劝母亲“只要娃娃做的是正事,你就不要干预。作为老人,咱们更要高高兴兴送娃娃走,让娃娃心里没有负担,这样才能平安的回来嘛”。

以后送我时,在人群中的母亲尽管眼泪濛濛的但没有哭出声来(当时我最担心的就是怕母亲哭出声来)。坐在车上的我看见母亲强忍泪水的情景,心里就想到也许姥姥的话起了一些作用吧。

有一次,弟弟不好好学习被母亲指责。姥姥先是制止母亲的指责,然后亲昵的说弟弟“不好好学习,将来举着木棍拿着‘狗食布惨’讨吃去呀?”在一旁的我听见“狗食布惨”,好奇的问姥姥“是啥子意思?”姥姥笑了一阵,然后给我们讲了一段有关“狗食布惨”的往事。

那还是在1947年国民党匪军攻占陕北根据地后,也占领了姥姥当时居住的子长县。有一个班的匪军还住进了与着姥姥就隔着一堵矮墙的旁边院子里。

胡匪军攻占陕北根据地前,政府大搞坚壁清野。素有革命意识的姥姥还帮助政府在庄子后沟埋藏了一批物资。因她年纪大了又是小脚老太太不被人注意,所以政府就委托她照看着点。这样一来,姥姥就无法外出躲避战祸只能与匪军周旋。姥姥说当时她就怕匪军驻扎久了,这万一有叛徒说出物资埋藏的事就麻烦了。更令姥姥揪心的是那时我大舅、我父亲、我姨夫都担任着解放军营团长或者游击队队长,正率领部队同蒋匪军打的热火朝天呢。这要是被匪军知道了,那姥姥的命难保!有乡亲们劝姥姥趁匪徒还不知道一走了之。姥姥再三思量后还是惦记后沟的物资安全,婉言谢绝了乡亲们的好意留了下来。为了麻痹匪徒,姥姥尽管心里恨死了匪军但见了面还是问个好什么的,而匪军呢一来还不清楚姥姥的情况,二来见姥姥是个小脚老太太也就没怎么难为她。

有一天,姥姥以捡点柴火其实是查看物资是否安全。等她快回到家门口时,几个娃娃告诉姥姥“你们家的大黄狗被‘胡儿子’打死了。”姥姥闻听又气又急,迈着小脚急急地一进院门一看果然大黄狗直直的躺在院子里,浑身是血一丝不动。它是被匪军用刺刀活活的捅死的!姥姥见到跟随她多年看家护院的大黄狗竟然落得这如此此惨象,也顾不得害怕,气愤地责问匪军“你们也在我们庄里住了十几天了,我这狗也不咬你们也不吃你们。你们咋接就把狗给我打死呢?”

正在院子里散蹲着低头只顾“呼噜呼噜”吃着面条(胡匪军中关中籍多,爱吃面条)匪军们都只顾吃面谁也没有搭腔。姥姥又追问了一遍。那个班长这才抬了抬头说“老婆,你叫喊个啥咧。额(‘我’的意思)给你说。自从额们上来后,弟兄们就没有吃过额们家乡的面条。唉,额们这些有今儿没明儿的人,这些天来早就想吃顿家乡的面条咧。今天上司给额们送来了几袋子美国洋面,弟兄们高兴地不得了就忙着找家式和面咧。恰好看见墙头上放个盆,弟兄们随手就拿咧和面。可你这狗是个啥嘛,突然扑上来就朝着弟兄们下口。弟兄们躲到哪它追到哪,弟兄们火咧,就把它给打死咧。额说你们共区的人都不是些啥好货,连养的狗都是这岑孙子(坏的意思)。”

姥姥听了后再一看匪军们和面用的盆,顿时明白大黄狗为啥要扑上去咬匪军?原来匪军用姥姥喂狗的土瓷盆即“狗食布惨”去和面。平时姥姥喂完狗就随手把盆放在墙头。今天匪军们找家什和面,恰好看见墙头有个盆就取下来当和面盆。而大黄狗见自己的“狗食布惨”被拿走了,它为了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当然不顾一切扑了上去,结果惨遭杀害。

姥姥明白过来后本想不再言传了,可一想面前虽然是匪军可毕竟还是人嘛,又见匪军还再用“狗食布惨”和面,逐赶快上前说“哎呀,老总,你们咋接用‘狗食布惨’和面呢?怪不得狗要咬你们呢。”

“‘狗食布惨’? ‘狗食布惨’ 是个啥?”匪军反问姥姥。

姥姥想了想回答“嗨,‘狗食布惨’是盛狗食用的家什嘛。就是狗吃饭的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