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轰动一时的夏俊峰案终于有了最终结果,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决定称,夏俊峰持刀行凶,致两名城管死亡,一名重伤,对夏俊峰执行死刑。

结果一出来,再次引爆舆论。但是,正如以往一些重大社会事件一样,网络上充斥着呐喊和热泪;也正如每一次与城管有关的恶性事件一样,几乎所有人都站到了弱势的小贩夏俊峰一边。出现这样的舆论现状,是可以预见的——这一方面是因为人们有一种“弱者必定遭欺压”的思维定势;另一方面,的确近年来人们听闻过太多城管暴力执法事件。

善良的弱者遭受邪恶的强权无理欺压,这似乎是集体潜意识中的一个典型的故事叙述结构,也被投射在无数的文学、影视作品中。然而,现实要比这复杂得多。

在这次事件中受伤的不仅仅是夏家,还有申凯、张旭东两个被杀害的城管及家人,以及那个受了重伤的执法车司机的家人。他们也不是什么有“背景”的人。张旭东的家庭情况和夏家相比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他有个和夏俊峰儿子一样大的女儿。他和妻女、父母及重病的哥哥,挤在不到60平方米的房里。

人们纷纷对夏俊峰及其妻儿报以同情,更有网络名人收了夏俊峰的儿子夏健强为干儿子。大家都在讨论夏俊峰妻儿日后的生计问题,讨论夏健强的心理健康和日后的成长。不论对夏俊峰是否存在误判,对于夏的妻儿的关心都是应该的。

但是,难道被害者不应得到应有的关心吗?可他们的家人在舆论面前完全失语。

不仅如此,人们条件反射地认为,夏俊峰被判死刑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小贩。这在夏案与最近的薄熙来案和刘志军案判决结果对比起来,似乎更具有说服力。但细心回顾一下,就会发现,其实法院对这起案件并没有草率了事。最高法死刑复核历时两年多,并且,对显而易见的舆论形势不可能没有判断,最终作出对夏俊峰执行死刑的决定,如此种种,足以判断最高法的谨慎及法律权威的刚性。另外,此案历时4年,法院也给予了控辩双方充足的时间。而从案件一些细节来看,城管背部多处刀伤更与人们善意理解中的“正当防卫”有着根本的区别。

一边倒的舆论让很多人忽略了这些细节,当人们谈论司法独立的时候,一些人往往希望司法不受行政的干扰,却乐于看到舆论去影响司法审判,乐于看到“舆论施压”或“舆论审判”的案例,而这,对司法公正及独立也是一种伤害。——更不要说媒体本身能否做到公正、中立地报道案件,也是一个疑问。而自媒体的出现,则使得情况更加复杂。

面对生命的消失,无论是谁都会为之悲痛,也都不愿看到。但法律的刚性也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坚守的底线,如果能因此建立一种法律刚性的社会共识,夏案这种社会撕裂的痛,我们以后就会少经历些,如此,才是社会之大幸。

(原标题:舆论的天平:该倾向司法还是倾向夏俊峰?)

本文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 作者:文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