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制定长策,先得看清楚天下大势。在一家独大世界,自然由独大的一家来制定游戏的规则了,就像齐桓公九合诸侯一样,总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制定规则的人所制定的规则,肯定是对自己有利的规则,这与丛林中羊不会给狼制定游戏规则一样,制定的规则可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因为人民必然包括制定政策侧的人,制定的规则可能是普世的,但首先它是普世的一部分。

美国就是那个独大,独大决定了他已经不需要通过资本输出、商品贸易来解决自身的吃饭问题了,当然不是说他没有资本输出和商品贸易。这就像黑社会的老大,普通民众上交的保护费和帮中兄弟进的贡足以发家致富了,就好像冷战时期,他操纵石油组织压低油价,使得本来外汇创造缺乏途径的苏联基本上从资源出口上没有占取多少利润,这就使本来就重重工轻轻工的畸形经济形态雪上加霜,加速了苏联的崩溃。苏联解体了,石油价格则一路飙升,美国则赚了个钵满盆满,因为石油是用美元来结算的,而发行美元的权利却只掌握在美国的手中。苏联解体,美国帮失去了共同的敌人,内斗自然开始,争夺石油资源的斗争在各个层面展开,于是美国又寻找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人道主义、反恐战争等理由,不断在富有石油的地区制造不稳定,以此来不断给美国输血。不见得一桶桶石油拉到美国才是美国获利,获利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时候还是很隐蔽的,这是因为虽然一家独大,并不见得是一家说了算。

按照美国的如意算盘,纠集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这样一个军事同盟,又有美元这根大棒攥在自己的手里,苏联解体了,就是秋后收割的时候。可是,失去共同敌人的欧洲早就想自立门户了,虽然打群架的时候出于场面上事还要帮场子,但出工不出力已经成了事实;苏联解体了,留下了一个不甘寂寞的俄罗斯,刚解体的时候出于迷茫一头栽到美国的怀里,但很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开始期冀重整旗鼓了,自然成了美国的对头之一;夹在美苏之间的中国,先是跟着苏联抗美,结结实实的与美国干了两仗,却发现自己的老大只吆喝不吃力,跟老大闹翻后很快与美国和解,在两家苦斗的时候埋头发展,已经成长成了足以不再给人当小弟的块头了。这时的美国既要防止后院失火,又要围堵中俄,左支右拙,疲惫不堪,政治玩的就是经济,所以美国的经济也变得虽不是一塌糊涂,但也不能如当年如火烹油了。

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当年布下的棋子就是拉饥荒的时候用的。在中国经济吸引日韩这个当年用来封堵中苏的链条的关键环节要求美国撤军时,美国高调重返亚洲,把黄岩岛、钓鱼岛这两块痒痒肉一挠,这个地区立马乱成了一锅粥,这时美国便大张旗鼓、名正言顺的就介入了亚洲。钓鱼岛是中日战争中国战败后与台湾一起被日本占领的,二战后被美国与台湾一起又从日本手里夺来的,关键是夺来后既没给大陆也没给台湾,而是由美国托管,当中国日渐强盛时他没有把钓鱼岛给中国反倒把治权给了日本,这是一个二桃杀三士高招。中国有主权没治权自然要求治权,日本有治权没主权自然要主权,两家剑拔弩张好不热闹,中国打狗要看主人投鼠忌器,日本心有余而力不足要求援,这时的美国自然成了香饽饽,谁还记得起让他撤出亚洲?菲律宾是个海洋国家,自视南海靠近自己的岛屿是自己的,但军力不够,中国不说他也懒得说,乐得与中国一起共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当美国说要重返亚洲,并送给他一些破船烂炮后,自觉底气足了,也打起了重新划界的主意,这正是美国乐意看到的。朝鲜本来就对中苏没有帮他一统半岛一直跟自己的大哥们呕气,苏联解体了,中国还与韩国建交了,并且经济上搞得还挺热火,一种被出卖的怨气变成了怨毒的赌徒,吃着老大的施舍还不断的搞状况。最要命的是他在搞核弹,一来是他搞个炮仗给自己壮胆,二来是唯有把状况搞大了他才不会被人遗忘,不被人遗忘才有得到帮助的可能,可惜搞得核能正是大家所忌讳的,而美国也正在抓这样的把柄,否则朝鲜背靠中俄也不好下手,于是乎韩国也紧张起来。一是他怕挨打,二是他也看到了武装统一的契机。美国重兵进驻朝鲜、韩国、日本一线,俄国开发东西伯利亚、重出太平洋就成了画饼充饥了,这样美国就可以一举把中俄再重新关进笼子里,出不来再锋利的爪牙也没有地方使,正如六国把秦国锁在函谷关内,秦国徒唤奈何!

冷战一结束,美国马不停蹄出兵阿富汗,等于给俄国后院订了一个钉子,给中国屁股后头插了一把刀;攻打伊拉克切断了俄国的南下之路和中国的西去之路;颜色革命封锁了地中海;又忙着利诱越南收买缅甸挑动印度,给中国套上了一副结结实实的笼头。雄狮醒了,但有缰绳牵着,还能怎么样?

这就是中国面临的天下大势,看似凶险,实际破局不难。

老祖宗早说了:“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更何况毛主席说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正如围棋,失之桑榆得之东隅,不到收官,不见输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