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圣奴隶”与“哮天犬”及其他

云中漫步BJ 收藏 5 173
导读:前段时间李承鹏先生发布了一篇博文《圣奴隶》,于是乎一时鸡飞狗跳,满地鸡毛。赞同者盛誉李先生为伟大的公知,社会的良心;反对者着则是咬牙切齿,“洋贼”“大眼贼”等不堪入耳的痛骂声更是不绝于耳。 初闻先生大名,是因为有个体育记者冒天下之大不韪出了本《中国足球内幕》。其实这本书我也没有看过,不过看过没看过都不重要,中国足球那点烂事稍微有点头脑,留点心的人都能看出不少滋味来的。当时对这位仁兄的评价是———怀有一颗勇敢的心!这要得罪多少玩得很嗨,名利双收的既得利益者呀!搞不好都有性命之虞。 再回到李先生

前段时间李承鹏先生发布了一篇博文《圣奴隶》,于是乎一时鸡飞狗跳,满地鸡毛。赞同者盛誉李先生为伟大的公知,社会的良心;反对者着则是咬牙切齿,“洋贼”“大眼贼”等不堪入耳的痛骂声更是不绝于耳。

初闻先生大名,是因为有个体育记者冒天下之大不韪出了本《中国足球内幕》。其实这本书我也没有看过,不过看过没看过都不重要,中国足球那点烂事稍微有点头脑,留点心的人都能看出不少滋味来的。当时对这位仁兄的评价是———怀有一颗勇敢的心!这要得罪多少玩得很嗨,名利双收的既得利益者呀!搞不好都有性命之虞。

再回到李先生的《圣奴隶》,仔细看了几遍,真应了那句古语“於我心有戚戚焉”,其中的绝大数观点我都深以为然。上网发博文,上论坛也有一段时间了,其中酸甜苦辣,滋味尽尝!

以前当每听到有人说“中国人素质真差!”这样的评语时,我第一个就会冲出来,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予以强烈谴责,以正视听。现如今呢,当遇到这样的话题时,如果是老外说的我肯定还会辩驳几句;如果是同胞说的我说不定还会大声附和几句。

通过亲身经历,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我们的网络上真有那么一大批让人叹为观止的网民。如果你胆敢对社会不良现象,既得利益集团,或是所谓的“主旋律”提出一点质疑,这帮人就会如过江之鲫般一拥而上,扣帽子,使绊子,挖陷阱,向你“热情”招呼;同时还能通过不断故意抹黑,指鹿为马,混淆逻辑,强词夺理,肆意谩骂等等手段,让你要么落荒而逃要么陷入骂战,企图置你与他同样的境界从而用他娴熟无比的白痴逻辑及手段完胜你。

通过观察及亲身经历,我发现这类人可以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一: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也就是李先生所谓的“圣奴隶”

我们都知道这类病症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仔细观察地话,就会发现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不少的这样的人。在这类人的世界里必定有一个强力的中心支柱,这根支柱就是他存活于世的最大依靠,如果你对他生存的根本批评的话,让他情何以堪?今后如何安心苟活?于是乎板砖,国骂就招呼上了你。但这类人一般不会找你拼命,因为他们一般都是内心很怯懦的人,不管他有时外表伪装得多么强大。

这类人的显著代表我们可以去北朝鲜找,你看凡是金三一出镜头,那些欢呼雀跃,热泪满眶,狂叫欢呼到几乎要晕厥的那些人就是症状最明显的。似乎我们的一段特定历史上也出现过惊人相似的一幕。

我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的普及,民智的开化,及法制的逐步完善,这类患者会逐步减少,完全杜绝是不可能的,但可以依靠社会的良性发展把这类患者控制在社会可以接受的最低限度。

对这种人我们可以送两个字—可怜!

二: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这帮人一般是由利益集团的文宣部门(或是所谓的公共危机应对部门)的专职人员及一些利益相关的志愿者组成。你如果触及到了他们所效忠的利益集团,或是对他们不当占有的奶酪念叨几句,这帮人可了不得!就会一拥而上,如非洲大陆上的鬣狗群保护腐尸一般勇猛顽强,虽气急败坏但却绝对会疯狂撕咬不停。这是帮为了保护腐肉敢玩命的主,也是最有“战斗力”的“哮天犬”

既然是在既得利益集团的混出来的一份子,尽快狩猎能力严重蜕化了,但这帮人那绝对也算得上是狡猾如狐狸,凶猛如豺狼,柔软如毒蛇。一般他们会集体狩猎,警戒犬一旦发现有对他们不利的帖子,马上就会转发到有关人员手里,于是乎就像听到战斗号角一样迅速动员起来一拥而上:有的如豺狼般正面撕咬;有的如狐狸般穿上马甲靠近你,然后出其不意给你一口;还有的如毒蛇般潜伏起来,等时机有利时猛然跳起来死缠住你猛咬。

当然在“战斗”中他们有些人也会不时暴露出居高临下的狂妄,封建特权的专横,还有白痴般的大脑贫血症。

这帮人因为有集团的编制及经费支持,最是嚣张也最是狡猾,也是最爱扣帽子的的帽子工厂。

他们一般会把自己打扮成国家或是国家利益的总代表,一旦你发表了触动他们的帖子,那帽子立马就扣下来了:

#“阴谋”论,指责你被敌对国家收买,代表着敌对国家的利益,阴谋攻击国家及政府。

#“利益”论,不论你说的是否有道理,先把你的动机归结到竞争对手的那里,然后开骂。

#“抹黑”论,不管青红皂白,先说你为了美分发帖。

这些人的典型特征是只有立场,没有道理可讲,也不会与你好好讲理。他们的网络黑战宝典在李先生的《圣奴隶》里都能看到,表述的也更清楚,有兴趣的可以到网上搜索出来看看。

这些人是对社会及网络环境影响最坏的一群职业混混。要扫除这帮人就必须依靠改革来逐步革利益集团的命。现在中央表达了继续深化改革的决心,随着改革地不断推进,这帮人肯定会慢慢湮灭在社会发展的洪流中。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君不见铁道部已经被改革掉了吗?

对这帮人也送两个字—可恨!

三:“水军”部队

这是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他们一般往往受雇于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一旦发现了对雇主不利的帖子,他们就会一哄而上,采取“哮天犬”常用的网络黑战战术进行围攻。

提起这帮人让人心情很是沉重。

他们大多都是那些所谓的“屌丝”,生活本来对他们来说就很不容易,但时时还要承受着来自心灵的双重摧残!

吃着地沟油还要为造成地沟油现象的方方面面开脱;大量呼吸着污染空气还要为空气污染辩解;住在租来的民房里还要大声为地产界呐喊助威;坐不起高铁还要为铁道部猛唱赞歌,,,,,,

我想问这些人,有无数种都可能都可以养活自己,你为什么就能昧着良心就甘做帮凶呢?

岂不知在你帮着别人苟且,或是不断堕落的时候也在损害自身及子孙后代的切身利益吗?

对这帮人也送两个字—可悲!

四:热血青年网民

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发展,这几年潮流从“崇外”变成了“爱国”。这帮真心爱国,精力过剩却又涉世未深的青年们往往一受到诱导就会热血鹏热血澎湃,挺身而出。

我们也都年轻过,也都热血澎湃过,所以唯有希望他们能不受网络不良环境的影响,尽快成熟起来,成长为能够独立思考,客观公正的社会公民。

但现在的网络环境被一帮别有用心的人搞得乌烟瘴气,低俗不堪;所以希望所有具有良知及社会责任感的每个人都站出来,大家一起抵制不良网络习性,逐步净化网络风气。

对这帮人也送两个字—可待!

五:酱油族

这类人一般上网的目的比较单纯,就是休闲娱乐。看到感兴趣的话题就随便评论几句,打打酱油,有时也会借着别人家的灵堂来哭诉自家的委屈。

如果不牵扯到自己的利益,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做到客观公正;但也正因为以休闲娱乐为主,所以对问题一般不会深究,有时难免也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以上这五类人基本上就是网民的主体,也是网络众生相的主角。

正所谓:

熙熙攘攘谈古今

纷纷扰扰论是非

居心叵测为私利

重振乾坤赖众生

了解过去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只有知道我们曾经是怎么跌跌撞撞走过来的,我们才能少走弯路,找到通往未来的捷径。

于是,此情此景之下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下面几位人物,感慨万千。

一:千古奇冤袁崇焕

我们大家都知道袁崇焕死得太冤太憋屈了,如果评选历史上最屈死的人估计他肯定能高票当选。满族人利用汉族人性的弱点,根据《三国演义》中的蒋干盗书一策依葫芦画瓢,将他们在战场上无法打败的大敌袁大将军轻易地送上了断头台。

据说行刑前夕,北京城里万人空巷,群情激奋,过盛大节日一样兴高采烈,张灯挂彩。大家终于找到自己被满族人欺负,生活不如意的源头了,据说从此就可以过扬眉吐气的好日子。因为是凌迟处死(也就是俗称的千刀万剐,也可以算我们祖先为人类做出的“伟大创举”之一了),传说行刑前,袁崇焕将要剐下来的肉就已经论两被刽子手拍卖了(据说是一两几百文),结果却是还没有到行刑的时候,出不起钱或是不愿意出钱的人就一拥而上,用手与牙齿把曾经的大英雄大救星袁崇焕咬道能看到内脏了,,,,,,惨绝人寰呀!

袁崇焕死后,结果好日子不但没有盼来,还把满族人给盼到了北京。于是乎那些很在袁崇焕行刑时表现的很“爱国”的人们马上就把头发一剃,做起了大清的顺民,有谁听说过北京人暴力反抗过满清吗?我记得是没有。倒是没有吃袁崇焕肉,也没有怎么喊过口号的扬州,嘉定等地民众奋起英勇抗击,并沉重打击了满族人的嚣张气焰。结果留下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历史悲歌。

从今人的视角来看,袁崇焕屈死在已下几个方面:

1:有才而不通“人情”。这里所说的人情是封建专制社会长期高压统治下形成的畸形“人情”,说白了他就是有点恃才傲物,不守“潜规则”。人家不说见了上司要装孙子,就是见了领导身边的宦官师爷也必须装孙子,不但要把身段放低到孙子般的姿态,而且还要不时给上司及有关人等送钱送物。好你个袁崇焕,你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敢与众不同,坏了规矩?有机会还不落井下石,整死你?袁崇焕为了抗敌自不会喝兵血,自然也就没有钱送人,忙于抗敌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去交际应酬,但谁管你这么多?

2:中国传统中固有的“酱缸”文化。我们都这般孙子似地苟活着,就你老袁牛逼?你越有才越清高,岂不是显得我们很无能且很猥琐?这样我们如何能心安理得地苟活?让我们情何以堪?一有机会,这样长期被压抑起来的愤懑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我们无力无胆反抗强权,但我们可以把满腔的愤怒转嫁到你的身上,吃你肉喝你血!这样可以让自己稍微喘口气,感觉好些。

这是怎样卑劣的人性呀!

二:卑怯小人物阿Q

阿Q属于典型的无产者,又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还经常被赵太爷,钱老爷等欺凌,漠视。但他好歹也是一条性命,自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对强者他无比顺从,顶多背后来个精神胜利法;对弱者,他就又扮起了强横者的角色,撑着可笑的面子过着自己的卑微人生。

现在的社会条件早就天翻地覆了,但我们身边或许还能发现不少这样的同类人。

还是鲁迅那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三:麻木不仁华老栓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过多的东西,一日三餐,妻子家人,其他的身外事都与他没多大关系。那怕你是为了他抛头颅洒热血,为了自己的需要他也会用馒头蘸着你的血来给自己儿子治病。

依靠本能活着,除非你直接要他的命,其他的你随便。

上面说了几个沉重的话题,但想来也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下面我们再说说对待有争议的名人的问题。

先说说茅于轼老先生吧,我对老先生了解不多,也就是在电视上看过几次老先生的参与的节目,著作什么的没有拜读过。倒不是我不喜欢老先生的作品,而是我对近些年来的无论什么样的新作品基本上都不读(连莫言的小说都读不下去)。

总体上感觉老先生是个德高望重,颇有学识的谦谦君子;有人格魅力,也有一定的专业背景,更有一颗悲天悯人的爱民之心;但我从没有觉老先生就是一个人人应该敬仰的圣人。

结果上次在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中国我看到了老先生的短板。当谈到钓鱼岛问题时,老先生大概说过这么一句话:“钓鱼岛那里目前没有一点经济利益,为了它打仗劳民伤财不值得”。对此论调我很不以为然,但老先生是搞经济的,不懂钓鱼岛对中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意义,不懂国家战略,不懂军事及外交等等,这个我们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据此就认定老先生是“卖国贼”,有谁能提供他有过卖国行为的证据吗?

他既不是圣人,更不是有些人所咒骂的“卖国贼”,他就是一个也有缺点的可敬学者,仅此而已。

再说李承鹏先生,从他写那本《中国足球内幕》那时起,我就认为这是位有勇气,有想法的斗士。虽然他的文采我不怎么看好的,其他方面的才能也没怎么注意到。

这几天看了他的几篇博文,总体感觉他只负责提出问题,不负责解决问题。但不断提出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的问题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提出问题是是解决问题的基础,再说也没有必要要求他是全才,也很少有人是全能全才。

当然他的文章里的一些观点也是有待商榷的,比如在“城管打人“这个话题上他就比较情绪化地完全站在小商小贩的立场上。城管打人,粗暴执法当然是不对的,但这个暴力执法的比例是多少?是个案,是小概率事件,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最近我看到一个新闻,城管给小贩下跪(因为小贩怕城管没收自己的货物先给城管下跪了),起码说明文明执法一直还是在推进中的。还有,我虽然来自农村,但我对占道经营也是持完全否定的立场,原因如下:

1:我们能发现,小商小贩所占的肯定不是偏僻人少的小道,一般都喜欢在人流拥挤的地方占道,这种现象对城市正常运行非常不利。我们经常可以在地铁口,闹市口能看到他们堵塞交通的身影。

2:既然李先生的理念是民主,人权,那也应该知道法治是保证民主人权的基础。如果就因为那是弱势群体,抱着一种怜悯的态度纵容这种违法违规的行为,那岂不是与自己的理念背道而驰?高效,美化的城市管理一定要依法进行,对任何人都不能例外。中国式过马路是怎么来的?就是法制观念淡漠,执法不严造成的恶果。我们不能用空谈的怜悯代替管理与法制。

3:至于李先生所说的小商小贩因为价格原因不能进市场。这个推论是否正确也是可以商榷的,为什么有人愿进市场有人不愿意进市场?难道都是因为摊位费的问题?这里还有一个个人选择,个人努力的问题,占道小商小贩很多人也是有投机取巧之嫌的。难道李先生也希望我们的城市也都变成印度那样?

总之一句话,不能神化,圣化任何人,这是对社会发展非常有害的行为;也不能因为见解不合就随意抹黑一个人。你觉得他说的有理就听听,觉得无理就漠视他。

左派右派之争,五毛五分之争,如果能以理服人都是好事,真理不辨不明。如果不理性论战,就靠语言暴力来展示嗓门大,只能让网络平台越来越堕落了。

以理服人以德服人才是王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