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谈《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与方舟子先生之“秦始皇的生父是谁”一文商榷

/沈书圣 2013.09.28发表于网上

众所周知,方舟子先生是当今著名的打假专家,有许多成功之举是值得赞赏的,本人亦表敬重。

然而,方先生于2007.11.2发表的《秦始皇的生父是谁》一文却令人感到意外,大惑不解,不能赞同:打假怎么绕道拐带到了历史巨著《史记》身上,说“太史公很喜欢讲述一些奇闻异事”、“《史记》算不上严谨的史书”;还打到了一个名牌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说他“也跟作家一样喜欢八卦”、“缺少常识”。据说该教授是孙立群。上述断言恰当与否,另当别论,本文不予置评。

方文的主题是说秦始皇的生父是子楚而不是吕不韦,这与笔者在此后发表的八篇文章的论点互不相容是恰好相反的。已是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未见其再发甚新声,不知是否已改变初衷。现想就先生既往的论点展开探讨,共同商榷一下。

方先生说:“《史记》既说赵姬是委身吕不韦的舞女,又说赵姬是赵国有势力的豪家女,身份如此悬殊,前后矛盾。”。恕我直言,这个所谓的“前后矛盾”是并不存在的,这个指责是无端的。请大家看看《吕不韦列传》,可见有“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一语。这句话说的是赵姬是吕不韦许多小老婆(姬)当中最美好的、而且是善长舞蹈的一个,她又出身于豪门。这与巨富商贾吕不韦可说是门当户对的,自身亦无落差,根本无所谓“身份如此悬殊,前后矛盾”的问题。谁说她是“舞女”了?司马迁是那么说的吗?看网上文章确是有那么说的,但那是误解、误读、曲解、胡说,是无据之妄言,那是应该打假的!方先生怎么能也跟着盲从呢?

方先生还说:“又如,《史记》叙述吕不韦与子楚商议如何争取让安国君(后来的秦孝文王)立子楚为嫡嗣,绘声绘色地记录两人的对话。读者读起来固然很过瘾,但是这是两个人私下里极为机密的密谋,具体内容他人如何得知?不过是司马迁的文学虚拟而已。再如,赵姬婚前怀孕一事,乃是她与吕不韦两个人的天大秘密,连赵姬的丈夫都瞒过了,他人又如何得知?明显是编造出来的。”这个质疑似乎很在理,其实则不然,笔者在“四谈”——“关于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一文中已经作答。简要的说是发生了嫪毐灭门大案,“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事连相国吕不韦”,由此而泄露了天机。那是全国轰动的大案,且经“秦王下吏治,据得情实,”非同小可,司马迁岂能不得而知之。请您看看我的“四谈”,此处不再累述。

方先生认定秦始皇不是吕不韦的亲生子的主要论据是“从科学的角度看”——即从人体生理学的角度上看“怀胎12个月”是不可能的。您讲的很多医学道理,也就是王立群教授后来(按网上时间2009.11.21.应为在后)在《百家讲坛》上详细讲过的,他请教过妇产科专家,经多方论证那是不可能的。就这一点来说几乎所有的人都已有这个共识,是无须争论的。但同时也是毫无价值的,因为前提是,首先得弄明白是谁告诉你说“怀胎12个月”了?司马迁说了吗?没有吧!天下本无此事,方先生却侈谈赵姬“怀胎12个月”是不可能的。岂不是白费心思,浪费笔墨,无的放矢。

笔者孤陋寡闻,只知道司马迁在《吕不韦列传》中说的是“至大期时,生子政”。也就是说她到了大产的日期生了个儿/孩子,名字叫做政。“大产”是相对于“小产”而言的,即说的是正常产。原文很简单,并没有说什么“十月怀胎”,也没有细数266天,更没有说是1年。不知道方先生讲了那些许多时间上的概念,是针对的什么又是从哪里生发出来的?原本是子楚娶过去不满八个月就生了(详见本人的——关于“至大期时,生子政”一文),方先生凭什么说“很显然,嬴政是在赵姬嫁给子政一年以后出生的”?又说:“子楚根据赵姬生子的时间判断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是非常合理的”。这两句话不知是何之由来,究竟子楚的“时间判断”是在嫁给他“一年以后”的什么时间呢?是一年零二个月、三个月?还是一年零八天?这能在史书上找到“根据”吗?没有确凿的记载又如何才能看得出是“很显然”的呢?

笔者不晓得2007年某名牌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在电视上讲的“吕不韦是秦始皇的生父,是没有问题的”的理由根据是什么?更不知其是否“八卦”,仅就本人已发表在网上的《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共八篇文章与方舟子先生的论点是恰恰相反的,是彼此对立的。至今尚未见有批驳表态文章,故写此文与方先生商榷一下,孰是孰非,以期大家赐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