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說呂后娘娘本是八仙之一張果老之坐骑,小毛驴。不知怎与韓信結下仇恨。

恩怨糾葛,終有解開的一天。时至秦末汉初,呂后娘娘识得当时登台拜将之大將军韓信,為其前世仇人,故設計報復。

呂后其人,深通謀略。韓信大將军,一路凱歌奏捷,席卷天下,為汉高祖刘邦立下盖世功勋。按道理封韓信為齊王并不為过,甚至理应封之。這时呂后枕边吹风,"韓信功冠三杰,雄韜伟略,才高天下,恐不甘久為人臣。今裂疆,封王,統雄兵百万,其不為患乎?"刘邦曰“素知此子為患,然則奈何。今楚汉相爭之际,若不封齊王以安其心,其肯用心命乎。若其自立或投項羽,反资贼树敌矣”。呂后曰:“人生在世,名分二字。天下皆知韓信背項羽投大王,今若反復,恐為天下笑。韓信愛名,岂愿遗臭万年?”刘邦曰“世人皆愛名,岂独韓信?。泼皮耍賴,吾之強項。然勾心斗角,尔虞我詐,实非寡人之所长。韓信竖子,熟通韜略,善曉兵机,深明兵法。誅之恐非易事。欲灭韓信,还須从长計议,切不可妄动。”呂后曰“愿与大王分忧”。

此际,殺机已現。聰明如韓信,岂无預感乎?韓信自知功高震主,恐汉王日后不念其功,謀誅之。故請命汉王,愿汉王昭告天下,永世不誅信。汉王虑天下尚未平定,故許之。昭天下曰:“大將军韓信,殫精竭慮,效命疆场,立不世之功,后世血食。今朕代天宣喻,韓信天命五不殺。一曰:見天不殺。二曰:見地不殺。三曰:見光不殺。四曰:見銅不殺。五曰:見铁不殺。天威浩荡,背之者,天地不容,天下共誅之。”

自此韓信全无戒备,推心置腹于汉王,更无他虑。汉王深明韓信之意,然勢不得不為之。整日长吁短叹,恐他日韓信得志。呂后闻叹,詢问之:“大王忧信乎?”汉王曰:“然。寡人欲殺之,又欲用之,难于抉择矣。”呂后曰:“此易耳,先用之,再诛之,岂非两全乎”。汉王曰:“非也。竖子謀我,令我昭告天下,永世不誅信。若待天下定,再行诛戮,恐失天下心,孰愿為我用命?又恐為后世讥笑矣。”呂后闻其詳,熟思之,曰:“謀定矣。”汉王大惊,不肯信。虽呂后工于心計,恐仍非韓信敌手。故曰:“欲誅韓信,恐一人不胜其力,可与蕭何、子房共謀之。”呂后曰:“大王无虑,妾已定下一計。保誅殺韓信,且絕后世非议。”

韓信已封齊王,亲統兵来援汉王。設計項羽,知其气短,令其自刎于烏江。后,迁楚王,遭擒。降为淮陰侯,养于帝王边,幽囚之。韓信怏怏,轻视絳、灌等,羞与之為伍。一日临樊噲府,樊噲跪拜送迎,語曰:"大王乃肯临臣".韓信大笑,曰:“生乃与噲等為伍。”信不知是計。高祖知,怒其所為。

后陈豨反,高祖亲征。命呂后、太子留守,众大臣佐之,严防韩信。

呂后遣一细作入韓侯府為奴,諜之。語曰:“若有变,俟其將动速入宮禀报。变未生,尚可制。变生,則无能為矣。”賜一金牌。细作衔命而去。

后,果生变。细作报入宮內。呂后速召張良、蕭何,入宮商议對策。張良默,萧何叹。呂后明其心,曰:“韓信尤虎,不除終為患,誅之宜早,速除之。況其今日反狀已露。”

吕后命萧何召韩信入宫,贺高祖得胜。信素信何,不疑,往。被擒。

吕后问张良:“当日高祖昭告天下,韩信天命五不杀,果有之耶?”张良曰:“信贵为大将军,为兵之主,征战沙场数载,无伤。故卜者曰,韩将军刀枪不侵。信亦肉体凡胎,诚妄言也。只当日高祖已宣喻天下,愿思得良策,再行诛戮,杜天下后世心。”吕后笑曰:“此易尔,虑之熟矣。”

后命壮士缚信至长乐钟室。中有一笼,信囚其中,外罩一布幔,门窗紧闭。又命婢女手持竹矛,群刺之,薨。

后张良归隐山林,修仙辟谷,薨。萧何亦以他事伏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