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下捐精调查:优质高学历精源一次要价2万 供不应求!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7 975
导读:自助捐精机 广州地下捐精调查追踪——“精子蛇头”又说:“找一个类似你老公的,如果孩子长大了不像你老公,会很别扭的”9月17日晚上,中秋节前两天,一名自称能为记者找到优质精源的医生发来一封邮件,“给你找到个人,本科学历,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你好好把握。”邮件里另附了几张照片,一个身材健壮长相英俊的男生在里面半裸着身体秀肌肉。 记者扮演的是求精者的身份,对方自称是郎医生,为一家民营医院的“蛇头”,和多家民营医院有合作关系,其作用是为求精者找到精源,并安排双方的会面和授精手术事项,帮助医院盈利,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广州地下捐精调查:优质高学历精源一次要价2万  供不应求!

自助捐精机

广州地下捐精调查追踪——“精子蛇头”又说:“找一个类似你老公的,如果孩子长大了不像你老公,会很别扭的”9月17日晚上,中秋节前两天,一名自称能为记者找到优质精源的医生发来一封邮件,“给你找到个人,本科学历,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你好好把握。”邮件里另附了几张照片,一个身材健壮长相英俊的男生在里面半裸着身体秀肌肉。

记者扮演的是求精者的身份,对方自称是郎医生,为一家民营医院的“蛇头”,和多家民营医院有合作关系,其作用是为求精者找到精源,并安排双方的会面和授精手术事项,帮助医院盈利,并从中抽成。

而邮件中那个照片上的年轻人,就是“精子蛇头”从社会上找来的捐精者。

但是,卫生部明确规定,我国目前捐精的唯一合法途径就是通过各地的精子库,严禁任何形式的私下捐精和授精行为。

这是一个地下精子黑市的交易,但也只是广东乃至全国“精子黑市”的冰山一角。其背后,折射出国内针对捐精、授精等行为缺乏完善法律法规和系统管理的现状。

潜伏在QQ群里的“蛇头”

郎医生是记者在“广州自助捐精群”里发布求精信息两小时后就主动过来搭讪的。

他说,自己是广州某民营医院的工作人员,可以帮助正在扮演“求精者”的记者,“我们有国家精子库的精子,你可以用。”

记者追问:“是国家精子库,还是广东省精子库的精子?”对方又立刻改口,“是广东省精子库的,我们和省计划生育研究院的人有合作关系,我们帮忙找人拿精子,你们就不用排队了。”

郎医生主动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称如果一切顺利,下个月就可以给记者安排授精手术。

“医生的亲戚需要精源都找我”

9月20日下午3时,这位“医生”与记者约在体育西路的绿茵阁咖啡厅见面,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中,这场本就“见不得光”的精子“黑市交易”被掩饰得很好。

郎医生称自己和多家私立医院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甚至一些公立医院的生殖科主任和他都有着非常深厚的交情,“他们的亲戚需要精源都是在我这里办的。”

在此之前,郎医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精子来源有两种,一是来自于广东精子库,另外一种是来自大学生。而他的建议是后者,因为可以“知根知底”,如果在精子库取,则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当然这种方式也是他“可以搞掂”的。

“考虑太久精源会被别人抢走”

郎医生曾给记者发了一封邮件,上面除了有提供精子方的相关资料,并且配有几张“艺术与生活高度结合”的照片。据此资料记载,该名男子生于1984年,身高175cm,体重68kg,本科学历,父母健康,体格健壮,不抽烟少喝酒,在照片中更是裸身秀肌肉。

不仅如此,此男子擅长“辩证思维、逻辑思维、写作、绘画、开发艺术品、搏击”,爱好“阅读、电影、唱歌、书法、旅游、交朋友”,性格“随和友好、乐观豁达、做事认真、善于换位思考”。

“我一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眼前一亮,觉得他长得像明星一样。”郎医生说。像这类“明星级高学历”的精子提供者,郎医生向记者开价两万元。但他表示,这仅仅是一次精源的费用而已,且不包成功,并“贴心”地告诉记者根据他往常的经验判断,如果做人工授精的话,成功率在20%-30%之间。

看记者在犹豫,他又提醒记者,如果要取到此人的精子,就要赶紧做决定,因为考虑久了,条件这么好的人就会被别人抢去。

也可直接发生性关系进行授精

记者问:“我能和捐精者见面沟通一下么?”郎医生说,这要看捐精者本人是否愿意。

不过,据郎医生说,之前有过的操作模式是:由他约捐精者在餐厅或者水吧等比较安静的地方见面聊天,求精者则可以在旁边另开一桌,悄悄观察捐精者本人。

“其实也就是见个长相、身高体重什么的,瞧不出什么深层次的东西,就看你们合不合眼缘。”他说,一旦求精者觉得还满意,“你就给我使个眼色,我再和他往下继续深谈,聊一些实质性的捐精和授精手术事宜了。”

郎医生又表示,如果你只想要健康的精子,而不考虑智商的话,六七千元就可以搞定,但是提供精子方要么是保安类职业的人要么是普通大学生。“找一个跟你老公类似的就可以,如果孩子长大了基因与你老公有很大差别,会很别扭的。”

他还表示,记者也可以自己找精源,“可以找你妹夫,反正大家关系这么好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是在医院操作。好多人这样试过,反正都是你们家孩子。”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通过直接发生性关系的方式进行授精。”郎医生说。

这位自称曾经在部队待过8年,2006年从部队出来就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郎医生,说起这样的事情时,向一脸惊讶的记者展示了他的见惯不怪。


黑市授精交易:“每月都有好几例”

不过,当记者询问这位郎医生的真实工作地点时,他表现得非常警惕,称自己只是医院里跑业务的,并非专业医生。但他一再强调,他和很多私立医院都有良好的关系,可以安排求精者过去检查和实施人工授精。如果求精者体检没有问题,输卵管和卵泡都正常,医院就会检测你的排卵期,在正确的时间进行人工授精。

这样的事情“每个月都有好几例”,但是一般不在公立医院做。“事实上公立医院做不了(通过私人精源人工授精),需要相关的文件。”他表示。

做一单费用近3万元

在提供精子前,供精方也要来医院做检查,检查费用由求精者出,求精者和供精者的体检费用加起来是4000多元。

如果一切顺利,体检之后,郎医生将会和医院协调,安排具体的手术时间,一般是求精者排卵期的第二天。

为了促成精子和卵子结合,授精者在完成授精之后,需要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一个小时,之后不会有任何感觉,按照“医生”的说法:“跟夫妻同房是一样的,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在医院里由医生帮你‘送’进去而已。”

整个在医院进行的过程,求精者需要支付给医院大约5000元,加上之前购买精子的钱2万元、体检费4000元,共需要支付2.9万元左右。

如果一次做不成功,在提供精子一方愿意的情况下,还可以再次供应,而且购买精子的费用比原来减半,也就是1万元一次。

想要外国人的精子也可以

郎医生提到,如果想要外国人的精子,也是可以的,他可以帮忙去找提供精子的外国人。如果想在香港甚至美国生产,他也可以帮你做到。“只要有钱什么都行。”

最后,郎医生还建议,如果记者愿意多出2000元,他甚至可以帮忙选择胎儿的性别,“其实就是在精子里面挑染色体,我尽量帮你选男娃。”

但是,郎医生夸口所说的这些,广东省计划生育专科医院人类精子库主任级医师唐立新表示,并不可行。“经过卫生部批准的,广东省能做供精人工授精手术的,就我们省计划生育专科医院一家。”唐立新说,所谓供精人工授精手术,就是通过地方合法精子库提供精子,采用体外受精的方式,帮助求精方怀孕。虽然目前省精子库也在给几家授权的医院提供精子供其做试管婴儿,但这些医院中并不包括郎医生所提及的那家民营医院。

他同时提醒道,“这样的方式成功率较低,而且很容易传染疾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