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因为宋朝没有蒸馏酒,只有酿造酒。这样酿造出来的酒,最高度数不超过十五度,一般度数在六度左右,比白酒的度数低得多,所以才能多喝。

宋朝白酒度数低 武松酒量好喝30碗合常理


(武松上景阳冈前吃酒连环画 资料图)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李开周,原题为:《宋朝白酒度数低 武松酒量好喝30碗合常理》

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武松的酒量堪称第一。

《水浒传》里有记载,武松上景阳冈之前,曾经在酒店里喝了十五碗酒,然后又赤手空拳打死老虎。后来他帮着金眼彪施恩打蒋门神,又搞过一回“无三不过望”。“望”是酒店外面挂的招牌,他每看见一块酒店招牌就得喝三碗,不然他不走。结果总共喝了大约三十碗,才六七分醉,跟蒋门神比武,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脚就把蒋门神踢倒了。

我见过北宋定窑烧造的酒碗,不算大,一碗能装两百毫升,也就四两酒,比现在大排档里盛啤酒的那种一次性塑料杯稍微大一点点。假如武松在景阳冈下喝酒时用的就是这种酒碗,十五碗等于六斤酒。打蒋门神时喝了三十碗左右,大约十二斤酒。

武松为什么那么能喝?主要是因为宋朝没有蒸馏酒,只有酿造酒。把米饭蒸熟,放凉,拌上酒曲,让它发酵,发酵到一定程度,米饭都变成了酒糟,用酒筛过滤掉,放进坛子里密封起来,少则仨月,多则十年,打开坛子,成品酒就成了。这样酿造出来的酒,最高度数不超过十五度,一般度数在六度左右,比白酒的度数低得多,所以才能多喝。

苏东坡有个学生叫张耒,字明道,在河南做过官,据他自己说:“平生饮徒大抵止能饮五升,已上未有至斗者……晁无咎与余酒量正敌,每相遇,两人对饮,辙尽一斗,才微醺耳。”(张耒《明道杂志》)晁无咎又叫晁补之,也是苏东坡的学生。张耒的意思是说,当时爱喝酒的人一般只能喝五升,喝一斗的人很罕见,他跟晁补之两个人的酒量差不多,每次见面喝酒,俩人加起来能喝完一斗,而且还不至于烂醉。

宋朝一斗将近六千毫升,至少能装十公斤酒,张耒跟晁补之共同喝完一斗,说明每人至少能喝五公斤,也就是十斤。前面说过,武松打蒋门神的时候大约喝了十二斤酒,苏东坡这两个学生的酒量跟武松居然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