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九家著名公司

逐客令588 收藏 3 554
导读:1.日月神教(《笑傲江湖》) 日月神教继承了明教的品牌,这条金庸未曾点明,但明眼人洞若观火:明字拆为日、月。张无忌的明教被朱元璋窃取后,修成正果建立大明帝国,明教的另一半流落民间而成为日月神教,犹如盘古挥斧后的清者扬升为天,浊者沉降为地。宽厚的张无忌风格竟衍生出见诸正史的朱明皇室暴戾与见诸江湖的“三尸脑神丸”草莽暴戾,正所谓“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值得注意的是,《倚天屠龙记》与《笑傲江湖》间可以挤入一部百万巨著,详细阐述明教“浊降”这一半向日月神教的蜕变。它至少该解决人们一个疑难:为何

1.日月神教(《笑傲江湖》)

日月神教继承了明教的品牌,这条金庸未曾点明,但明眼人洞若观火:明字拆为日、月。张无忌的明教被朱元璋窃取后,修成正果建立大明帝国,明教的另一半流落民间而成为日月神教,犹如盘古挥斧后的清者扬升为天,浊者沉降为地。宽厚的张无忌风格竟衍生出见诸正史的朱明皇室暴戾与见诸江湖的“三尸脑神丸”草莽暴戾,正所谓“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值得注意的是,《倚天屠龙记》与《笑傲江湖》间可以挤入一部百万巨著,详细阐述明教“浊降”这一半向日月神教的蜕变。它至少该解决人们一个疑难:为何郭靖大侠当初的设想──屠龙刀之主推翻元朝后,假如以暴易暴,涂炭生灵,必另有一位大英雄仗倚天剑取其人头──竟至完全落空?仅仅是因为倚天剑出世在前、断折又被吴劲草因私愤拒绝修补?还有几分是因为明教“沉降于地”这一半的不肖?

日月神教公司,首任法人代表任我行,次任法人代表东方不败,三任法人代表任我行,四任法人代表任盈盈,五任法人代表向问天。不到20年时间四次更换法人代表,短期行为,损伤元气是理所当然。向问天接手后该公司再无讯息,连注册地点河北黑木崖也从今天的地图上消失了。大公司注册地点设在交通不便、商贾难至,信息闭塞的深山峻岭,本也卓识诡异。想来东方不败曾想改变经营方向开发旅游业,打算引进泰国人妖并亲身体验。假若其规划实现,猩猩滩,黑木崖成为芭堤亚,拉思维加司也不无可能,事就坏在令狐冲手上。

2.天地会(《鹿鼎记》)

天地会是台湾郑氏公司在大陆的业务总代理。总经理陈近南应属年薪60万美圆级别的最杰出企业家。这公司与云南沐王府的相遇最体现商业社会的无情:沐王府是大明王朝总公司下属的二级子公司,本来经营状况良好,只因受总公司破产清盘的拖累,公司拍照被吊销,经营场所被取缔,孤苦无依。而郑氏公司虽同为二级子公司(郑成功与沐氏氏族同为郡王),但由于在总公司清盘时成功地保住了不动产(台湾)和动产(军队),业务做得风生水起。它的下属单位天地会,已完全凌驾于沐王府之上。连天地会的下属部门(青木堂),也可在业务往还中欺负沐王府。

联想到98年夏天某日,笔者与几位朋友一起吃饭,交换名片后发现:他们的新换身份全都是“投资公司总经理”。言谈中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拿着一两个三四千万人民币或五六百万美圆的项目,但结帐时没人拿的出七、八两银子,只好我买单。我当时的感觉即是天地会遇上了沐王府。幸而没有铁背苍龙柳大洪一流人物以世勋身份指责我为“新进”,这点上我的朋友们比沐王府的干部们明白。但他们中间竟然有人认为可以从美国人投资的一亿美圆中提取两三个百分点作回扣,这点就是他们不如沐王府明白了。

3.天龙寺(《天龙八部》)

表面看来,天龙寺只是大理段氏公司资助的一间研究机构,是事业法人而非企业法人,实际上它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秘密注册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从事经营活动。这公司不仅下辖一个帐目不公开的基金会(段氏公司历任法人代表常在任期结束前就辞职进入该寺,使基金会的资金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而且还拥有一项价值极高的专利──六脉神剑。为这项专利,天龙寺与吐蕃国大轮寺发生激烈对抗后者借事业单位名义从商比天龙寺尤甚。六脉神剑在《天龙八部》中的地位,大约相当于微软的Windows在今日世界的地位。

大理国疆域不大,市场狭小,天龙寺作为文化企业却又庞大的出奇──多位前任皇帝归隐寺中,等于公司养了太多大腕;寺的佛学造诣高深,等于技术领先,且无竞争对手。

市场小,公司大,这种不和谐本该产生强烈的垄断欲望。今日大公司自办的文化公司或广告公司,谁不是头等要物就是把大公司广告的代理费一口吃尽?但难能可贵的是:天龙寺的领导班子有恢弘的气度。卧榻之侧,他们竟能容忍黄眉僧这样的“个人工作室”存在。

而优秀的自由职业者黄眉僧,敢于接下大公司不愿接的棘手业务──在保定帝段正明与“恶贯满盈”段延庆之间搞公关,其自信与敬业精神也另人钦佩。

4.五岳剑派(《笑傲江湖》)

五岳剑派集团公司,是金庸世界里唯一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集团公司。确实实现了政企分离、独立经营。五个法人公司中,嵩山公司法人代表左冷禅兼任集团公司法人代表;华山公司法人代表岳不群;衡山公司法人代表莫大先生;泰山公司法人代表天门道长;恒山公司法人代表定闲师太。干部配置强劲,地域布局合理,基本覆盖全国市场。内部管理之严格从一件事上可见一斑:衡山公司副总经理刘正风突然辞职,放弃名牌公司领导层成员的优厚待遇与社会名望,投身官场去当一名副处级调研员,事有可疑。集团公司立即派出以托塔手丁勉、大嵩阳手费彬为正副组长的调查组,赶到衡阳对当事人进行离任审计,果然查出了问题。但该集团公司在企业文化上有一点大大应受抨击:没有集团内部各公司间的人才流动制度。一流人才令狐冲不容于华山派后,只有撞入本集团死对头日月神教的罗网。

集团公司在组成上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成员公司内部却未必。以华山派而论,华山派的剑宗、气宗之争,完全可以用分割股份、分别持有的方法来解决,那样华山派当可续执五岳牛耳。但岳不群师父那一辈见识短浅,只知有一张牌照、一个法人,不知可有百份、千份股权。实际进程是气宗耗费巨额诉讼费告倒剑宗,全公司五分之三以上资产在这场恶性内耗中灰飞烟灭,且几十年后仍留下封不平、丛不弃等后患。还幸亏应得股份最高的风清扬风总没有搅和进来,否则,华山公司当比另外四岳早20年破产。这也给我们一点启示:几个农民企业,哪怕力雄厚,如果自身内部不改革,仅在外层规范地组成集团公司,那结果只能如钢筋混凝土大厦建在流沙层上。五百年前五岳剑派土崩瓦解;五百年后巨人大厦因为选错地点,不得不把本该往上垒的建筑费换用于打穿60米厚的烂泥层,终致大楼盖不起来。咳,人世间的基本道理,本都是很简单的。

5.侠客岛(《侠客行》)

这是一家外国公司,资料不详。只知它为了逃税的方便,而把注册地点设于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世界上很多小岛是避税天堂)。它不使用国际惯用名词,我们只能猜测龙岛主、木岛主分别担当类似于董事局主席和总裁的职务。负责其中国区业务的是两名外籍人士,取中国名字为张三、李四。

侠客岛公司据我们所知从事的是暴利行业──组团出国考察。随着经济社会渐趋有序,出国考察不再普遍暴利,但侠客岛公司风光依旧。首先是因为他们不组团则已,一组团必然请动列入中国富豪榜的人士;再者因为它不设分公司、不设办事处,经营成本之低到了不可思议、匪夷所思的程度。张三、李四这样的干才,应赋予38万美元以上的年薪,外加每人3%公司股份。

6.姑苏慕容(《天龙八部》)

初看起来这是一间相当不错的中型公司,拥有“斗转星移──以彼之道还施其身”的品牌,注册地点燕子坞地处经济发达地区。上届法人代表慕容博老先生名声甚好,现任法人代表慕容公子年少有为,是人中龙凤。四个部门负责人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都可列入大宋经营人才档案库前100名和世界经营人才档案库前300名(世界包括大宋、大辽、西夏、吐蕃、大理)。出动其中一人即可轻易同时击败青城派、秦家寨这样的三流公司。这样一间公司,负债率高达百分之八千!真叫人大掉眼镜!

百分之八千的负债率如何算出呢?请看前燕、后燕、西燕、南燕地图。无论慕容复要“复”的是哪个“燕”──莫护跋的前燕、慕容垂的后燕、慕容冲的西燕、慕容德的南燕(北燕为叛将冯跋所建,慕容子孙一概不会认同),都至少要扩展力量80倍,所以算出百分之八千的负债率。慕容氏从万里疆土,沦落到只拥有燕子坞及金风、赤霞等四个庄,丢失疆土比例超过丢掉大陆只剩台湾的国民党政府。

慕容复及其祖先本可象破产的超级富豪如李自成般逍遥自在,解散公司即可。但他偏要维持一个公司的架构,而又不履行一个法人单位对社会应尽的义务。它不创造就业机会、不交税、挑动恶性竞争,殊不可取。但总比今日社会里那些借贷款自始至终就没打算还的公司们要好。

7.全真教(《神雕侠侣》)

真正把全真教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楚的,是《神雕侠侣》而不是《射雕英雄传》。

全真教的创始人是王重阳,他是怎么样一个人呢?黄药师称颂他:“重阳起全真,高视仍阔步。矫矫英雄姿,趁时或割据。”这四句诗颇象吴佩孚的一首绝句:“军中名将志,江上昔人非。建树须及时,动静宜见机。”说穿了王重阳与吴佩孚一样,都是有政治抱负的。而且“趁时或割据”比“动静宜见机”要更赤裸裸。一心从政,企业家未免当得心不在焉,留下来的全真教便只有4分象个企业,倒有6分象个社团或事业单位,类似今天由宣传部主管的××研究会或××中心之类。

产权不明、政企不分,全真教有限公司在商界的风光一世而斩。谁要是借了钱给这家“企业”就倒足血霉了,因为事业单位无法清盘、不可破产,甚至没有偿债责任。王重阳虽拥有豪宅“活死人墓”,但那先是“抗金义军”资产,后被王某化公为私,继而转赠林朝英,从来就没有入过全真教的固定资产帐目。

8.明教(《倚天屠龙记》

明教公司规模可观,阳顶天时代有资产数亿、雇员上千。作为身负重任的企业家,阳某人恪守“只能老总一个人进秘道”的怪规矩,其实是对企业和员工不负责任。果然,他在秘道中出了意外,对公司大计、人事安排未作任何交代,公司因此大乱,几乎崩溃。董事副总经理范遥失踪;财务副总经理黛绮丝失踪;经营副总经理殷天正跑到东南沿海创立天鹰教株式会社,与明教公司决裂;销售副总经理谢逊先是因家事发疯,继而在社会上搞了一系列虚假的“策划”骗人钱财,最终卷了一件特大硬通货(屠龙宝刀)后不知去向;技术副总经理韦一笑得了怪病,每天喝血才能活命;五个职能部门(五散人)与五个子公司(五行旗)都与总公司断绝往来。

董事副总经理杨逍苦撑苦熬守着明教最后的家当。他组建了四个新的子公司天、地、风、雷四门,场面也还不小。但他也犯了阳顶天的毛病,孤身出巡,差点被何太冲夫妇开膛破肚。

张无忌出任明教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后,万众归心。张总抓住机遇,负债经营,大肆扩展。明教一度成为拥有几百家下属企业、几十万员工的特大集团。张无忌不再孤身犯险了,老有赵敏在旁边出点主意,因此遇事总能有惊无险。但这不能说明张总已懂得身为大企业家要自重身份,他只是惑于女色。作为大企业老总,每时每刻都不能与企业隔绝。小企业则未尽然,特别是今天的小企业。有位友人掌管一个不足10人的小公司,效益良好,不仅买得起汽车,而且雇得起专职司机。但他就是不买不雇。上班时间忙完工作后背一个轻轻的小包,打的随意跑到某个所在,或证交所、或书店、或商场、或街道,看看苟苟营营的人群,呼吸尘世的烟火气。一旦遇见旧识,寒喧几句后请入路边酒吧或茶苑,饮杯咖啡,啜一口清茶,讲几句怀旧的言语,舒一舒怀古的幽思,令旧识辨不清他现在究竟是得意还是落魄。这中间,有一份说不出的儒雅,有一位说不出的从容。

这给人何种启示呢?──千万不要做大。有朋友批评我上述论断过于极端。他认为应该讲:“不要轻易做大。”一般中国企业在年销售额三千万左右是一道坎,所有管理问题、结构问题、人员素质问题都在这道坎上暴露,严重者导致企业崩溃。但只要对如何闯过这道坎做足了精神上、物质上的准备,就可以做大。

马上又有人批评他而赞同我,这回的论据是:梁山泊毁就毁在“做大”上,如果控制在三四十条或四五十条好汉的规模,价值观念上有高度共识,对外又不引人注目,“一辈字逍遥快活”肯定能做到,错就错在宋江拚命做大,吸纳了呼延灼、关胜以至卢俊义等一大批“外向型干部”,弄得不受招安已势所不能。最后弄得众好汉十之八九都死得不明不白。

再有一人提出论点:这回金融危机,四小龙中的台湾损失小,就因为它的经济结构靠中小企业支撑,大家都做得很用心、负责任;而韩国之所以损失惨重,就因为弹丸小国拼凑了五个世界级大公司,官僚主义盛行,浪费巨大,运转不灵,光是少数巨头操心着急而大批精英有劲使不上。所以……嗨嗨,到此为止,不能再发散下去了。下一节中我们将批判“发散型思维”。

9.逍遥派──灵鹫宫──星宿派(《天龙八部》)

童姥、无崖子、李秋水师兄弟三人,本是大学里的博士生同学。他们把持的逍遥派是个研究机构,不对外经营。三人之间产生感情纠葛,直弄得人人伤心。两名才女心灰意冷之余都出了国──跟今天在大学里发生的故事一样。李秋水去了西夏,童姥向西走得更远,去到天山。我查宋时地图,才知其时天山是西州回鹘的地盘。那时节辽国最强大,相当于今天的美国;西夏国势强劲,相当于今天的日本;西州回鹘欠发达,相当于今天的匈牙利乃至塞拉利昂或汤加、塞班。二女不去大辽,当然是因为该国对有移民倾向者拒绝发签证。李秋水去成西夏与前几年很多女孩子一样,走的是嫁人的路子。不过李秋水比今人强得多:上海好端端的女孩子嫁到日本的边远农村,而李秋水一嫁就是西夏国天皇。童姥也比另一种女孩子强得太多:首先她不是想从匈牙利、塞拉利昂诸地转一圈跳往发达国家,而是立足西州回鹘艰苦创业,志气上强很多;其次,她终能在商界取得辉煌成功,其“缥缈峰灵鹫宫控股公司”本部发展到9个强大的职能部门(九天九部),而且回国收购了108 子公司(36岛、72洞)。比之那些只在国外混了几十平方米房子兼作卧室、办公室、外租房,就厚颜回国写书自吹自擂的人,哎,真是有云泥

之别!

无崖子的师姐妹都出了国,自然非常伤心。心神恍惚下,他和他得意的弟子苏星河博士被丁春秋发动政变来了个一锅端。丁春秋没有学历,给逍遥派打杂工出身,因多年受歧视引起的怨毒一起发作,把无崖子与苏星河迫害得很惨。丁春秋对高科技一窍不通,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于是跑到星宿海去搞房地产,兼做毒虫养殖业。星宿派公司的原始积累,就是靠毒虫养殖完成的。星宿海地处大宋、西夏、西州回鹘交界。丁春秋似出国非出国,附庸风雅而已。

丁春秋小人得志,人生满足的层次与品位很低。遗憾的是:我们身边的企业家朋友中,不比丁春秋强的人不在少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