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中国文明探源》工程的思考(六)分析苏秉琦的观念

颉强 收藏 3 93

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研究是1980年代以后,随着中国史前考古发掘进入高峰期以后逐渐热起来的。实际上,将“龙山时代”(前3000—前2000年)视作“五帝时代”与黄帝、颛顼、帝喾、尧、舜活动的时代对应起来,一直是学界的主流认识和观点。这个主流的观点笔者是赞同的。但是,文献学和考古学并用,也难以解决的关键点,就是黄帝时期的确定。实际上,黄帝时期与倉颉創字和黄帝战蚩尤是同一个时间点,空间点,事件点,也只有文字中蕴含着这个原点的思维逻辑关系。倉颉創字学是解决这个关键点的问题的工具,可以弥补文献记载的不足,和考古学发掘古代文化遗址的时间上的错位。

以下我们援引一些相关论述以作说明。苏秉琦先生1991年在《关于重建中国史前史的思考》一文中说:“考古发现已日渐清晰地揭示出古史传说中‘五帝’活动的背景,为复原传说时代的历史提供了条件……可以这样说:‘中国’的形成经历了共识的‘中国’(即相当于龙山时代或传说中的‘五帝’时代。广大黄河、长江流域文化的交流、各大文化区系间的彼此认同),到理想的中国(三代的政治文化的重组),到现实的中国——秦汉帝国”。这里笔者提出一点,自从黄帝时期以后的五帝时期应该属于中国史后史,只有黄帝以前的历史是史前史,我们应该重塑中国的历史,而不是重建史前的历史。五帝时期活动背景也应该从文献中,神话和传说中探寻五帝时期的历史文化背景。倉颉創字学也是可以解读五帝时期的重要思路,因为,五帝时期沿袭了黄帝时期的人性的思维逻辑,也就是抗击自然灾害的人类的斗争哲学。这一点对于解读五帝时期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文献中记载的五帝时期的历史与五帝时期仍然存在时间上的错位,解决这种时间上的错位最好的方式,还是从倉颉創字学可以弥补。我曾经说:五帝时期不仅从地域上沿承了黄帝时期,而且,意识形态同样沿承了黄帝时期的思维逻辑。文字上同样可以解读到五帝时期的相关信息。还有重要一点,五帝时期仍然是黄河流域的事件和历史,这段时期并不能解读长江流域发生的历史事件。五帝时期的“中国”应该局限于黄河流域,而没有与长江流域存在深度交流的迹象。

中国:中:与“虫”字比对,也就是“丨虫厶”,丨:抗击、打击之意,虫:动物的总称,厶:动物引起的灾害和祸害。“中”:抗击动物引起的灾害。倉颉創字以豬作为自然界的代表,所有的自然灾害也是以豬作为喻指的。洪水猛兽,干旱指九只鸟,飓风称为龙卷风,龙的原型是猪。中国的含义就是抗击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的国度。國:囗或,囗:范围,或:通域,持戈守卫一方疆域。对文字的解读,许慎并没有真正的解读其字义。也是所有文明探源工作者的短板。

苏秉琦在《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一书中又说:“至迟开始于公元前第三千年中期的良渚文化,处于五帝时代的前后期之间,即‘绝地天通’的颛顼时代”、“考古发现正日渐清晰地提示出古史传说中‘五帝’活动的背景。五帝时代以五千年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大阶段,以黄帝为代表的前半段主要活动中心在燕山南北,红山文化的时空框架,可以与之对应。五帝时代后半段的代表是尧舜禹,是洪水与治水……其后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与红山文化南北汇合产生了一系列新文化因素和组合成新的族群,他们在距今五千年至四千年间在晋南同来自四方(主要是东方、东南方)的其他文化因素再次组合,产生了陶寺文化,遂以《禹贡》九州之首的冀州为重心奠定了‘华夏’族群的根基。与此同时,从中原到长江中、下游文化面貌发生了规模、幅度空前的大变化……以西北古文化为一方,以东南古文化为另一方的更大范围的组合与重组,这就是‘龙山时代’出现的文化背景。‘五帝时代’可以说是中华民族多支祖先组合与重组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阶段”。可见在1990年代的十年间,苏秉琦先生对“龙山时代”相当于古史传说中的“五帝”时代的认识。总体笔者是赞同苏秉琦的观点,应该以黄帝活动的区域,采取辐射式的研究。黄帝是一个点,辐射的半径,一个可以从文字辐射的范围,一个从文字的理念和神话传说中的理念是否一致,来推导。中国统一意识形态就是抗击自然灾害,动物灾害,这个观念一直延续到大禹治水的时期,大禹治水,抗击三苗的侵害,就是抗击动物的灾害,也不是人类部落之间的戰争。这些也是通过文字分析中得到合乎逻辑的信息。

苏秉琦的观念也是代表当今文明探源的主流认识,红山文化是反映的辽河流域和蒙古地域古代先民的文化状态,良渚文化反映的长江流域的古代先民的文化状态。对于研究五帝时期的历史来说,只能是借鉴,不能作为证据。也可以从这些古代文化一种,是否存在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辽河流域的交流。这种交流也是从文字的统一意识形态中,倉颉創字这个时间点,也就是意识形态的点和逻辑关系分析中得出的。

我们当今文化意识形态中,实际上,主要沿袭了春秋时期的儒家思想的文化,春秋时期已经对倉颉創字的原理、性质等,已经一无所知。当今意识形态,也就是沿袭的长江流域的文化,并不是以黄河流域的文化作为研究的轴线,黄河流域的文化就是抗击龍的文化,而不是崇尚龍的文化。一旦崇尚龍的文化,实际上,就存在长江流域的文化印记。这也是干扰文明探源的分界点,崇尚龙的时代和崇尚儒家的时代都含有愚民的时代,抑制法家的时代。

文明探源工程并不能以某个权威的观念和论说作为基础,因为每一个的思维出发点不一致,得出的结论不同。必须分析每一种论说的细微的逻辑,是否严谨,合乎古人的思维。研究五帝时期的历史仍然以黄河流域为中心,以抗灾除恶的宗旨研究五帝时期,建立倉颉創字学的信息辨析,必定可以可以取得显著的成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