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

战友归来 收藏 6 6610

自小一块长大的兄弟,因为战争,早早地阴阳相隔。60年的等待,60年的期盼,从当初的青年、再过中年,如今又成为耄耋之年的老人,纵然是整整一个甲子,96岁高龄的冯全礼老人对弟弟的思念却丝毫未变并仍然在执着地延续着……流逝的是漫长岁月,不变的是手足深情!

我叫冯海光,冯全礼(曾参加过抗日活动)是我三爷爷,健在;冯全成是我五爷爷,于1951年牺牲。记得小时候,我总是搞不懂三爷爷三奶奶为啥喜欢在门口向南方眺望,那沉寂不变的大山田野,有啥看头?长大后才渐渐明白,原来他们是在等待远在苏南的弟弟归来!然而,他们又分明知道,弟弟永远回不来了……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

图为:抗战老兵冯全礼和妻子高二妮,即冯全成烈士的三哥三嫂

被如此兄弟深情所感动,不忍心看到老人为此伤心,19岁那年,还在上高校的我含泪答应他们:一定去墓前祭奠五爷爷,替他们为弟弟烧点香,完成老人唯一的心愿!但我哪里知道,这么多年的沧海桑田,行政区划的变更,墓地在哪儿呢?从此,我踏上了寻找五爷爷墓地的路途,从19岁到如今,近5年来,被人误解过、怀疑过、嘲笑过,委屈算不了什么,曲折算不了什么,只一心想着让我五爷爷早日魂归故里,让烈士英魂不再孤单、让三爷爷和家人们得到安慰!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

保存20年之久的烈属牌

从小,我就听说五爷爷是个烈士,但不清楚具体情况,19岁那年的一天,我去看望三爷爷,听老人念叨着弟弟,不禁产生了好奇,经不住我的再三询问,两位老人拉着我的手,含泪谈起了60年多年前的往事: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地处中原的河南大地兵荒马乱、战火纷飞,灾难重重,人民生活困苦不堪。1946年,冯家祖上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吃了上顿无下顿,孩子又多,当时最小的五爷爷吃住都没有了着落,已经成家的三爷爷不忍心看到幼小的弟弟无人照顾,收养了他,三嫂搀扶起弟弟说:“只要有三嫂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弟弟饿肚子。” 弟弟跪着说:“以后挣了钱都交给三嫂,娶了媳妇也要好好对待哥嫂,就是把媳妇休了也不能忘记哥嫂!” 1947年正月十五,五爷爷挑上担子准备外出去鹤壁(煤矿)挖煤谋生,被三奶奶拦住了,因为当地有民俗习惯,正月十五是鬼节,是要去祭拜祖先的。次日,即1947年正月十六,一大早,五爷爷悄悄收拾好东西,带上家中仅有的一些干粮就动身外出挖煤了,半路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没想到,五爷爷这一走,与哥嫂竟成了永别!后一直杳无音讯,家里人以为他已经死了(这在那年代是常有的事情)。没想到,1949年,五爷爷忽然来了信,说自己随国民党部队在大别山被俘,知道解放军是穷人的队伍,毅然参加了解放军,部队是23军69师206团。后来在多次的来信中,还向哥嫂汇报自己在部队入党、立功情况,有时寄些钱物。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我在嘉定民政局


后来,我又从三爷爷三奶奶、当年一起看过信的几个老人以及我的堂伯叔的讲述回忆中,得知五爷爷在部队立过多次战功和嘉奖,信上都有部队盖的大红方章。可惜,那些遗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被当地有关部门索走,三爷爷三奶奶没有文化,家里人也老实,所以当时也没有问清楚是什么缘故,也没有记录下遗物上的内容,当然更谈不上复印了。从此,有关我五爷爷的信息就失去了依据和凭证,也为墓地的找寻增添了困难!

我五爷爷牺牲后,三爷爷曾收到部队的通知和一些个人遗物,还去过墓地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后来因为经济困难竟没有再去过。如今依稀记得:墓地当时在江苏省嘉定县西营镇(或西头营)一条河边的西岸,有五个并排的烈士墓,五爷爷的在中间,三尺高的墓碑。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冯全礼先生鉴:寄来胞弟冯全成同志X遗物一部,敬请查收并望X后能来,回函通知我们,现X列如下 记上X一个X.............敬礼。 第206团政组织股 十月二十二日

冯全礼是我三爷的名字

解放后不久,嘉定县划为上海地区,现属上海市嘉定区。2009年暑假,带着三爷爷(奶奶)的嘱托和对五爷爷的敬意,我专程赴嘉定烈士陵园祭奠五爷爷,然而在烈士花名册中竟没有找到他的名字,墓地更没有。从希望到失望,我不知道回去后如何向老人交代,坐在陵园门口嚎啕大哭。陵园工作人员听到后热心地把我劝到值班室,不停地安慰我。第二天,我呆呆望着烈士陵园出神,甚至隐约觉得我五爷爷成了无名烈士就在陵园里头!就这样我带着失望返回了家乡。

2010年,我通过网络认识了上海嘉定知青朱明元伯伯,他被我的事所感动,决定帮我。朱伯伯多次向烈士陵园和朋友询问嘉定区域内烈士墓的迁移情况,但也没有任何结果。在朱伯伯的邀请下,我再次踏上了前往上海嘉定的列车,我们先后去过烈士陵园、民政局、档案馆、老干部局,终究是一无所获。明明有墓地,为什么就消失了呢?我不停的问自己。

五爷爷自参加解放军后,参加过多次战斗,多次立功,在迎来了新中国的时候,却在军事训练中牺牲。牺牲时究竟是什么情况?三爷爷只略知一点。带着这个问题,我又开始寻找五爷爷所在的23军69师206团的战友,也许他们知道那次事故,知道墓地的具体地址!

四年来,我奔赴于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等地寻找新中国成立时期206团的老战士,同时还通过网络查寻,还真找到了一些线索。如南京23军干休所的秦镜爷爷(曾任69师师长,67军副军长、济南军区陆军学校副校长等职,2013年6月去世)。

没想到60年前那次事故中牺牲的烈士后人如今还在寻找亲人,秦爷爷十分感慨!我五爷爷牺牲时他任69师参谋长,清楚地记得那次事故:1951—1952年4月下旬,天气很冷,事故地点在江苏常熟西边的小山上发生的,那是实弹演习,三个团(205、206、207团)都在常熟外围驻防,206团在常熟城南外不远处,当时的迫击炮有30cm长,粗细有8—9cm,中间有三圈子细箍,两头都是细尖头尾翼,确实不易区分,容易搞错。填炮弹时装反炸膛了,炮周围的几个人都牺牲了,我五爷爷当时可能被送到嘉定的军医院后不治牺牲的,一般都是就近安葬。后部队忙于赴朝参战,留守的人到10月份才发函通知家人的。当年参与处理的人(指当时的团长、政委)现多已去世。

五爷爷的同连战友谢国昌老人依稀记得:是我们2营4连发生的事故,当时我们连在假设阵地上,一个连一字排开,阵地有点大,演习完后下阵地我们才知道出了事故。指导员叫李明远。此外,还联系到原206团周庆章、王来征、李济汉、王玉才、陈学文等11位老兵或其后人,其中健在老兵都是80岁以上的高龄,已经记不得了。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我在山东潍坊第三干休所 和23军原参谋长王凤斌爷爷


四年来的寻找,酸甜苦辣尽在其中,苍天不负有心人,五爷爷牺牲情况已基本知悉,但五爷爷及四位战友的墓地仍然没有任何音讯。闲时,每当夜幕降临,身处祖国边陲的我,遥望千里之外的东南,不禁在心里大声呼唤:

五爷爷,如果您真的有灵,请托梦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

五爷爷,如果您的英魂不想再漂泊他乡,请托梦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

五爷爷,如果您不忍心三爷爷三奶奶为此流泪,请托梦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60年的等待,60年的期盼,足以换回他们对您60年的兄弟深情啊!!!

您的孙子,别无所求,只想,只想让您的英魂早点回家!

[原创]遥 盼 英 魂 归 故 里[致老兵]我与嘉定知青朱明远伯伯

冯全成烈士简介

冯全成,男,1927年生,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宜沟镇王老屯村人。1947年被国民党抓壮丁,1949年初解放入伍,所部解放军23军69师206团2营4连,任战士、排长等职,中共党员。1952年8月,在战备演习中受伤不治牺牲,时年25岁。在战斗和训练中勇敢积极,曾多次立功受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向老兵敬礼,身死魂在!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