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简附材料源自度娘:标题所问盼网友分析。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为动员全国各阶层人民实现建立新中国的光荣使命,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五一口号”得到了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他们发表宣言、通电和谈话,并接受邀请奔赴解放区,与中国共产党共商建国大计。这是我国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发展史上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标志着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公开、自觉地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标志着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坚定地走上了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道路,标志着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制度建设揭开了新的一页。

编辑本段背景

1948年上半年,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所面临的“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已泾渭分明:国民党的战事已是强弩之末,蒋介石一意孤行的独裁、专制统治行将被推翻;共产党历来倡导和致力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新政权,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迅猛推进而提上议事日程;国民党策划和制造的“较场口惨案”、“下关惨案”、“李闻惨案”等一系列惨案,使民主党派一些人士从“第三条道路”的幻梦中清醒过来,同共产党团结合作,一起推翻国民党独裁政权,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成为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愿望和自觉选择。[1] 1948年上半年的国内局势 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继续发动攻势,并相继取得胜利。在华东,谭震林、许世友率领的华东野战军一部解放了除济南、青岛、临沂等少数据点以外的山东全境。在陕北,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发动的宜川、瓦子街一战,为解放大西北奠定了基础。4月22日,西北野战军收复了延安。在华北,聂荣臻等率领的晋察冀和晋冀鲁豫野战军分别出击察绥、保定以北和晋中,孤立了(北)平(天)津保(定)之敌,包围了太原。在东北,林彪、罗荣桓率领的东北民主联军在冬季攻势中歼敌新五军等部15万余人,解放四平。在中原,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一部进行的豫东(开封、睢县、杞县地区)战役和襄樊战役的胜利,完全打乱了蒋介石在中原地区的防御体系。3月23日,毛泽东、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在陕北吴堡川口东渡黄河,不久转至西柏坡。中央工委随之与之会合。1948年3、4月间,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战线从黄河流域推进到长江北岸,对国民党南京政府形成强大威胁,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为配合这一战略局势,刘少奇提议将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个解放区合并,成立统一的领导机构,使之成为“关内的基本解放区”。这一建议立即得到毛泽东的赞同,并很快付诸实施。两个解放区的合并,使华北和华东连成一片,大大改变了整个战局的变化,同时为筹建全国政权作了重要准备。从人民解放军的整体情况看,经过两年的艰苦作战,共歼敌264万余人。解放军总兵力增至280万余人,其中正规军近160万人。解放军不但基本上形成了野战军、地方军、游击部队三者结合的完整体系,而且在军政素质、战术技术水平、装备方面有较大提高。此时的国民党军队总兵力下降至365万人,其中正规军198万余人,用于一线的174万余人。虽然在数量上还占优势,但是,其内部固有的派系矛盾日益加深,士气更加低落。解放战争局势的发展,促使更多的民主党派人士站到坚决反对美蒋反动派、同共产党携手奋斗的立场上来,一些爱国民主人士向中共中央建议,尽快成立全国政权机关,以与国民党的总统选举相对抗。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提议:解放区应紧急成立联合政府政权机构,以对抗国民党伪国大后的局面。民盟中央负责人沈钧儒向中共中央提议:解放区应成立产生联合政府的筹备机构,以对国内外号召否认蒋介石伪总统。沈钧儒希望中共考虑,可否由中共通电各民主党派,建议开人民代表会,成立联合政府,或由各民主党派向中共通电提出此项建议。陈嘉庚和沈钧儒的主张,无疑代表了当时许多民主党派、爱国民主人士的意见。民主党派、民主人士的这些意见,立即引起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高度重视。1948年3月4日,毛泽东、周恩来致电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委、组织部部长朱学范:“欣悉先生到达哈尔滨,并决心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为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伟大的共同事业而奋斗,极为佩慰。我们对于先生的这一行动,以及其他真正孙中山信徒的同样的行动,表示热烈的欢迎。”3月6日,中共中央发表评论,表示愿意与民盟、民革等民主党派“携手前进”。4月27日,毛泽东写信请刘仁转告张东荪、符定一,邀请他们及许德珩、吴晗等民主人士来解放区参加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讨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和关于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合作及纲领政策问题。会议名称拟称为政治协商会议,开会地点在哈尔滨,时间在当年秋季。 编辑本段起草

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起草与正式发布,在时机成熟和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还缘于廖承志的一封电报。1948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快到了。按惯例,为纪念这一节日,每年的这个时候,中共中央都会通过新闻宣传部门――新华社,对外作出专门决定,发表宣言、口号,举行集会、游行,刊发文章、社论。革命战争迅猛发展形势下的1948年“五一”劳动节,自然也不会例外。当时担任新华社社长的是廖承志,正率队驻扎在位于太行山深处涉县的东西戌村。作为新华社社长的廖承志,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想到的是请示中共中央。于是,他随即给中央发来一个十分简短的电报,询问“五一”劳动节快到了,中央有什么重要事情发布。电文很快传到了西柏坡,机要工作负责人罗青长随即把来电送给中央书记处书记周恩来。廖承志的这封简短来电,当即引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国民党反动统治即将崩溃,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即将诞生。该是对外公布共产党人的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候了。于是,“五一口号”初稿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