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驴马”情意深!

东北军万岁 收藏 27 504
导读:‘驴马’不是驴和马的意思,是驴的脾气和战马的精神!如果是新来的朋友可能不明白这个‘驴马’的含义,如果是老朋友基本都会知道‘驴马’这个人的。‘驴马’是我的好战友好朋友好兄弟陆友龙同志,他和我是一年参军入伍的战友,目前他居住在河南省的商丘市,是一家武术学校的教练。‘驴马’的外号是有什么来历呢?这个外号不是我们同龄人给他胡乱瞎起的外号,这个外号是他过世的爷爷给他取的外号——‘驴马’!什么原因被呼唤成为了‘驴马’了呀?毛驴和马跟他有什么不解之缘吗?不是,是因为他的脾气秉性导致了他拥有此雅号的! 在以前

‘驴马’不是驴和马的意思,是驴的脾气和战马的精神!如果是新来的朋友可能不明白这个‘驴马’的含义,如果是老朋友基本都会知道‘驴马’这个人的。‘驴马’是我的好战友好朋友好兄弟陆友龙同志,他和我是一年参军入伍的战友,目前他居住在河南省的商丘市,是一家武术学校的教练。‘驴马’的外号是有什么来历呢?这个外号不是我们同龄人给他胡乱瞎起的外号,这个外号是他过世的爷爷给他取的外号——‘驴马’!什么原因被呼唤成为了‘驴马’了呀?毛驴和马跟他有什么不解之缘吗?不是,是因为他的脾气秉性导致了他拥有此雅号的!

在以前东北军的帖子里面有一篇原创帖子“‘驴马’精神”,里面详详细细的介绍了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的介绍,这里就不一一详解了。战友陆友龙同志在今年的八月三十一日来到沈阳,一是来沈阳看望我们战友,二是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在我们沈阳法库县开设了一家农家院,过来看看。

‘驴马’同志前天夜里来到东北家中做客,别看他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但是这个炸药的破脾气不但没有因年龄的增长而改变,甚至还有急速增长的趋势,但是他从来没有欺软怕硬也不无理取闹,说白了就是嫉恶如仇,看不惯一些歪风邪气。曾经以为看不惯单位领导的不正之风,战友‘驴马’同志把车间主任暴打一顿!‘驴马’陆友龙同志也是非常讲道理的人,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态度。但是他因为性格过于实在,也被别有用心的人欺骗过,他的脾气秉性也导致他得罪了很多的朋友。

他经常说的一句座右铭是“别人不敢我敢,别人不行我行,别人不会我会,别人不能我能,别人不懂我懂!”这句话是正确的,但是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别人不敢偷盗,你敢?别人不敢杀人,你敢?

记得是在二零零九年的建军节,我们退伍的战友来到部队聚会,回忆当年我们一起在连队的摸爬滚打。我们先后参观了新建成的教育馆和俱乐部,老俱乐部已经变成了仓库,看到眼前的一幕幕,令人的思绪再次回转到了当年青春热血沸腾的当年,当年在部队的一切历历在目。战友‘驴马’和我们一起来到我们曾经驾驶的军车面前,虽然我的车牌号换了,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了我曾经驾驶过的车。战友‘驴马’走过来给这些军车敬军礼。

后来我们一起去了兰州市的烈士陵园瞻仰烈士,下午我们来到了兰州市五泉山公园游玩,这里我们在当年来过两回,再次故地重游令人难忘一生回味一生。在五泉山公园里面举办“2009泉山消夏啤酒节”啤酒争霸赛。我们来到这边看看热闹,我们本来是不希望报名参赛的,毕竟晚间我们退伍兵还要聚会,所以要留着肚子准备晚间较量,但是我的好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的脾气秉性异常火爆,而且事事喜欢出风头拔尖。他来到了组委会的报名处,如果想报名参赛你就好话好说就得了呗,他不!他大摇大摆的走到报名处,上来就给报名处的办公桌恨恨地猛击一拳!(这个报名处是露天的)一声巨响过后,报名处办公桌上面工作人员的茶杯和记录簿被击落在地!战友‘驴马’大吼一声;“怎么报名比赛,告诉我怎么回事!讲!不告诉我看打!我不认识人,我只认识拳头!你们几位欠揍是不是啊,我不怕你们啊!快讲啊!”“朋友,您要干嘛?我们举办活动是区政府协办的,你有什么事请到区政府咨询,不好意思啊请你离开。”一位工作中人员说道。这时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怒目圆睁热血沸腾咬碎钢牙握紧双拳情绪异常激动!他大喊道;“你以为我是过来捣乱的还是认为我脑袋瓜子有毛病啊?我今天来这里玩,发现这里搞活动,我过来报名参加比赛的,别人报名怎么就没事啊?我现在想报名参加比赛你们怎么撵我?我去区政府干什么呀?我不是人呗?我现在想报名参加比赛,行不行啊?是不是看人下菜碟啊?你别看不起我们哥几个,如果咱们俩单挑你还真不是个!”这位工作人员真的被这位彪形大汉给吓着了,他慢慢吞吞吞吞吐吐忐忐忑忑战战兢兢地说道;“报···报名···报名可以啊,有话好好说吗,今天报名,明天参赛,需要你给我们提供身份证复印件一张和两张一寸免冠照片。”“哈哈哈,我刚才的的确确有些声音过大了,我就是这个性格,奖项是什么?朋友你简简单单地讲一讲吧。”这位工作人员稳定稳定了情绪后讲道“纪念奖奖励雨伞一把,质量没的说了,肯定是好的雨伞,三等奖奖励啤酒一箱,二等奖奖励旅游野外帐篷和一箱啤酒,一等奖也就是冠军,奖励微波炉一个和一箱啤酒。比赛规则分两场,第一场是二十五道问答题和十道抢答题,第二场比赛是喝啤酒,看谁以最快的时间内喝完一些啤酒。朋友,您报名吗?还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就要撤了。”战友‘驴马’大叫了一声;“我参加!”他这一嗓子可把我们的脑袋瓜子给震裂了!战友‘驴马’准备转身离开,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急忙问‘驴马’;“朋友,时间不等人了,您干什么去呀?您不是刚刚说要报名吗?”‘驴马’突然情绪失控的发飙了,战友‘驴马’两眼冒火的喊道;“妈了个巴子的血奶奶小舅子鼻子头的,刚才你不是说要我参加比赛要给你们提供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爷爷的免冠照片给你们报名处来的呀?!我现在去找照相馆,一是复印爷爷的身份证和照免冠照片去啊!”这位报名处的工作人员急急忙忙拉住了‘东北军万岁’的好战友好同志好哥们好朋友‘驴马’陆友龙同志的手急急忙忙的说道“朋友朋友请您留步,您的身份证带在身上了吗?如果朋友您的身份证带在身边,我们给您复印证件,不麻烦你自己复印的,免冠照片我们也免费给您拍摄的,然后我们提供给您一个表格,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等的就可以,明天我们会发放给您一个参赛证。”‘驴马’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哇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想的这么周到啊,刚才是我误会您了,非常抱歉啊,我这个人就是火爆脾气外加急性格。”东北军战友加兄弟的‘驴马’陆友龙同志接过报名单时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位工作人员都有些不耐烦了,他催促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道;“看完了么?您看完了到底报名还是不报名啊,我们马上就要下班了,没有时间了,如果不报名请把表格还给我们吧。。”战友‘驴马’憋了好半天才回头跟我们红着脸说道;“我······我就会填写自己的名字,其他的我看不懂也不会填写,哥几个谁帮助我填表格呗,哈哈哈我请客吃放啊,麻烦你们了啊。”这时,战友任鹏飞接过表格一看究竟,后来帮助他填写了这个报名表格。战友‘驴马’把别人替他填写的表格交给了这位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说道;“非常感谢您的支持与厚爱,明天上午九点三十还在这里集合,我姓侯,明天如果找不到我,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希望你能够取得优异的成绩,明天见!”战友‘驴马’非常激动,‘驴马’用大手掌用力猛然击打了这位工作人员的肩膀!驴马喊道;“明天见,谢谢啊!”驴马是善意的,但是他没深没浅的,这一掌下去这位工作人员可是受不了了,被他一掌打倒在地!表情异常难受!朋友是好人,但是他表达友谊的方式方法值得商榷!

次日的凌晨两点钟战友‘驴马’就睡不着觉了,他开始翻来覆去的,我们是居住在部队的招待所,分上下铺,我在下铺他在上铺,他体格庞大,而且声音也特别特别的响亮,我被他弄得也睡不着觉了,我站在床上推了推他,我有些生气的说道;“您是我的活祖宗啊,怎么了你啊?感觉你有些反常啊,我知道您只要是躺在枕头上面就能够睡着觉了,半夜就算是放炮你也不会醒的,当年咱们在部队晚间部队吹集合号您都不醒,后来被处分了,现在是怎么了?是不是想念老婆孩子了啊,你刚刚离开河南就想家了吗?赶紧睡觉吧,你睡不着我们还要睡觉呢。”战友驴马仅仅穿了一件内裤,他猛然间从二层床铺跳了下来,他当时就火了!驴马光着脚丫站在地上双手掐腰,他喊道;“看你磨磨唧唧地样子,就算是睡着了也被你磨唧精神了,你说我怎么睡不着哇,天亮了我就要参加比赛了,换成你你今晚能够睡得踏实吗?你的新可真大,陈峰你是没长心还是没心没肺啊?我现在是百分之百睡不着觉了,我看一会电视,看看有什么节目吧,你们要是困就睡你们的吧。”这时,我们房间里的战友都被他给吵醒了,战友李福宽揉了揉勉勉强强半睁开的双眼,困意十足的李福宽抻了抻懒腰,勉勉强强地说道;“大半夜的你们怎么了,诈尸了啊?昨天晚上咱们久别的战友聚会喝了小半宿的酒,现在我都困死了,都他妈的老老实实地给我睡觉去!马呀,感觉睡觉吧,现在都是后半夜了你还看什么电视啊,还让我们活不了啊,‘驴马’,你是我亲爹啊,我求你了,你让我多活几年吧,赶紧睡觉!”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说道;“我也想睡觉啊,但是我实在是睡不着觉啊,你们叫我怎么办啊?”“教你一招保管你成功睡着觉的,就是数羊!”我急忙说道。战友‘驴马’同志接受了我的建议,返回二层卧铺,但是事与愿违,他数羊的声音比打雷都大!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羊······!我们被他震得双耳欲聋!我们把脑袋埋在被窝里,但是也是无济于事!我们战友都拿起衣被和行李逃之夭夭了!

我们终于熬到了天亮,我们早早起床,发现‘驴马’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后来我们发现‘驴马’同志在部队招待所二楼楼梯的缓步台拐角处仅仅身穿一个内裤睡着了!我们叫了好半天,‘驴马’才睁开双眼,还没我们说话,‘驴马’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大吼大叫的说道;“完了我们 晚了!我参加比赛去了啊,你们随后赶到啊,看看我是怎么赢他们的哈哈哈哈哈哈······!”‘驴马’刚刚跑了出去又突然回来了,‘驴马’他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他不想参加比赛了吗?当然不是了,像这样的活动战友‘驴马’是百分之百必须要参加的,但是怎么又返回了?哈哈哈他忘记穿裤子!战友如果这样去参加比赛的话,肯定会在比赛现场引起一阵小高潮的!

上午九点我们来到了兰州市的五泉山公园,来到报名处时发现这里的人已经是非常拥挤了,感觉现场雾蒙蒙灰沉沉黑压压一片,不仅仅这些人都是过来参加比赛的,绝大部分的人是过来观看比赛和品尝美食和喝啤酒的,虽然当天的天气异常炎热干燥,但是丝毫没有阻挡我们的热情与期待。后来这位姓侯的工作人员也赶到现场,和我们打过招呼,上午九点五十分左右,过来一位工作人员给参加比赛的发放参赛证和一张比赛条例以及规章制度的单子。中午十一点准时比赛!

第一场比试是问答题和抢答题,比如某某啤酒厂的厂址在何处,某某品牌的啤酒的度数是多少和配料是大麦还是别的等等等等。虽然战友‘驴马’同志喜欢喝酒,但是对这些没有喝过也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的啤酒品牌当然回答不出来的啊,遗憾仅仅获得了五分,本次活动的得分规则是回答出每道题获得五分,一共三十五道题,其中问答题是二十五道,抢答题十道。战友‘驴马’在抢答题回答正确了一道题,这也是他回答正确的唯一一道题,但是题目我忘记是什么题目了。当时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情绪异常激动,因为他已经被淘汰出局了,根据当时的比赛规则,前二十名晋级第二场比赛,因为他仅仅积五分,以倒数第三名出局。他低着头,从比赛的现场举步维艰的缓慢地走了下来,来到我们身边对着我们小声地说道;“怪不着别人,都是我无知,我回答不上了他们提出的问题,我已经是尽力而为之了,虽然有句话说得好叫重在参与,但是我真的好想参加第二场的比试,因为我要展示自己的酒量,我什么也没有干,在台上站立了一会我就下来了,早知道情况是这样的话我干嘛要死乞白赖的去报名啊!遗憾啊遗憾!我想当年在连队是,我几乎就没有输过,没想到我今天一败涂地啊!我回河南商丘去了,你们继续吧,我想哭啊。”

我们劝他半天也是徒劳无果,后来老战友何林凯有些生气了;“我说‘驴马’啊‘驴马’,比赛有输就有赢有赢就有输,这个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看开些,不是你一个人被淘汰出局了,还有一些人答对了比你还多的问题,人家也被淘汰出局了,人家不比你答得好啊,人家都被淘汰出局了,你还闹什么情绪啊?你从来就没有犯过怂,今天怎么也认怂了呢?你以前是一班的班长,这样还是当过兵的战士吗?男子汉大丈夫不提当年之勇,还什么以前在部队几乎就没有输过,这样还是应该共产党员的样子吗?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你哭个什么劲啊!你太让我感到失望了!不就是几瓶破啤酒么?你是八百年没有喝过啤酒还是刚刚从号子里面释放出来啊?我们昨天聚会你也没少喝啊,这样吧,为了不叫你失望,我们哥几个请你吃饭喝酒,我管你酒足饭饱,行不行啊?”

后来我们找到一家饭店,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这时的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也笑逐颜开了!战友‘驴马’情绪异常激烈地高兴,他说;“哈哈哈,感谢战友们的劝慰我,我终于明白了人不能为了一些功名利禄而活着,必须要开朗些,看淡一切,也学习如何做人怎么生活怎样融入这个社会,你们放心吧,我不会给我们连队丢人现眼抹黑的,虽然外貌已经退伍复员了,但是别忘记了,我们曾经的肩膀上面扛的是什么!我这个人有很多的臭毛病,我也知道我的这个犟脾气,他血奶奶地,我要坚决改正自身的一切错误和这个牛脾气,希望战友们多多批评指正,我会虚心接受,我们是铁哥们鐡战友啊!开诚布公的讲一讲,咱们都不是孬种,今天我们这里聚会,他妈的,今天是没有一个认怂的!”

还有一次我和战友陆友龙‘驴马’喝酒吃烤肉,当时是我们复原四个月后,当时我去河南省商丘市看望他和他的父母,当‘驴马’战友的武术学校也休息,我来到他的家中喝酒,正所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驴马’家住在一楼,外面的人也很容易看见‘驴马’的家里。我们正在喝酒,有两个人敲‘驴马’家的北屋窗户,战友陆友龙打开窗户问道;“你们几个兔崽子都是闲的是不是啊?你们俩有话说有屁放,别慢慢吞吞地,说啊!”他的这一嗓子‘说啊’感觉吧窗户玻璃都震得嗡嗡作响!其中一位年轻人,看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位说道;“龙哥,我家刚刚买水泥和沙子去了,人家工人就给我拉到了大街上,说如果拉到家里必须外加一百块钱,我也没有钱啊就没有同意他们,这不是么,他们听说我没有钱,就把水泥和沙子都给我卸载村东头了,我这个体格也拉不动啊,你帮帮忙吧,我满兜就剩下五块钱了,你如果帮助我给我拉我家去,这个五块钱就是你的了,咱们都是一个村住着的,咱们俩当光腚娃娃时就认识了,帮帮忙,钱不多,我先给你,谢谢了啊。”战友驴马一听朋友有事求他,他当然会不顾一切的去帮助朋友的,战友‘驴马’说道;“咱们俩还提什么钱不钱的,哥们一分钱也不要啊,我马上过去帮助你,你赶紧带我去,一会这些水泥和沙子别被别人给捡去了,一会丢了别赖我啊!”

我们来到了村东头,发现不远处地下放着一堆水泥和沙子,战友‘驴马’找到一根麻绳,这根麻绳非常的粗大也长,‘驴马’提了提裤子紧了紧裤腰带,他把这些水泥和沙子捆在一起,重量约有八百六十多斤,他准备一口气都给拉走,麻绳捆绑好后,战友‘驴马’试了试,他觉得可行,‘驴马’脱掉上衣和背心,上身赤裸,‘驴马’背对着水泥沙子,他左手拉住麻绳,右手拖住水泥沙子的底部,驴马大吼了一声;“呀开!”重量达到八百六十多斤的东西被战友‘驴马’扛在肩上!驴马举步维艰的向着这个人的家里前行!但是‘驴马’忘记了,从村东头到这个人的家至少有二十里地以上,二十里地是十公里啊!我们劝‘驴马’放下来,但是‘驴马’不听我们的劝阻,后来我发现‘驴马’浑身都紫红了!而且鼻洼鬓角热汗直流!我立即说道;“陆友龙,赶紧放下来吧,十公里你以为真的能够成功吗?再不把水泥和沙子放下来你就会休克了呀,赶紧的听话啊!”但是陆友龙不单单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驴马’陆友龙战友还越来越起劲!但是‘驴马’走了不到二十米就一头倒在地上,重重的水泥和沙子袋压在了战友‘驴马’的后背!我们赶紧过来,吧水泥和甚至搬了下去,我真的害怕出人命,毕竟我们是战友啊,后来我发现驴马浑身上下都紫了,而且他的血管也都立了起来,发现战友陆友龙同志已经休克了,我们拨打了急救电话120,大约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120急救车来到了事发现场,万幸这个找‘驴马’干活的人明白,给‘驴马’做了人工呼吸,否则,战友陆友龙就非常危险了,真实不幸中的万幸啊!

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住院仅仅一周就出院了,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别说一周的时间出院,要我看来四个月都未必能够出院,甚至有生命危险!这样的虎是咱们还是不要去学习,如果别人是激将法怎么办?人家就是为了看热闹的,你自己出了事情怎么办?所以不要轻易的上了他们的当!别人如果是在‘将军’咱们爷们只有上当受骗了,有些人就喜欢耍人,轻者咱们是上当受骗,重者甚至有生命危险,所以别人讲完话后,咱们应该经过大脑分析分析他们说的话有没有在玩我们!因为战友‘驴马’陆友龙同志也非常实在,所以他经常被人当枪使,所以我们战友也经常劝他,他现在也有所改观了,只要是改了就是好同志!

记得我们刚刚退伍后的第一次聚会就是在战友驴马的祖籍河南省驻马店市,头一天我相安无事,喝完酒就早早入睡了,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去村头看热闹,什么热闹在大清早哇?原来有一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聚集在一起,看样子好像是某处准备拆迁,一群人不让拆迁。我们到达这里一看究竟,正在这时从人群里挤出两位年轻人,其中一位说道;“哎呀,‘驴马’回来了?!我们被人给欺负了,他们要强行拆除我们的老宅,他们还殴打了我的父亲!驴马大哥,我们小的时候我可帮助过你打老三彪子,我因为替你出面我的鼻梁骨都被人给干飞了,今天弟弟真的是有难了,帮帮我吧,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帮帮我,我会感激您一辈子的!”另外一位年轻人也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遛缝的说风凉话;“别来了,别来了,这些人谁也不敢招惹的,今天别说‘驴马’了,我话给你撂在这儿,今天就算是县长来了也不敢和这些人对着干,今天谁也管不了今天的事情!‘驴马’可没有这个能耐。”这时的‘驴马’已经是热血沸腾怒目圆睁咬碎钢牙!他一把抓住了说风凉话的年轻人的脖领子!没想到他居然把这个人给提了起来!这个人双脚离地,有些惊恐的说道;“驴大哥,你,你怎么了?我何时招惹你了,你做咩呀!”战友陆友龙情绪失控的说道;“你这个扑街!我扑你的街!告诉我是谁在这里捣乱强拆?县长不行难道我就不行了吗?别人不行我行,别人不能我能,别人不懂我懂,别人不会我会!讲!”“里面身穿黄衣服的人打我们还强拆他家的老房子,我告诉他我们这里有个叫‘驴马’的,他说驴马算个什么屁眼,来了我干死她!”“呀!我吃了他!今天老子要大开杀戒了,谁拦着我我就要他祸灭九族!”

我们发现‘驴马’的情绪已经异常失控了!我们九位战友一看事情有些不妙,我们上前去拉住战友陆友龙,但是他的力气平时就出奇的大,现在他已经是脱缰野马了,情绪已经难以控制,这个力气谁也拦不住了,我用力紧紧地抱住战友陆友龙的腰部,战友何进光搂住陆友龙的右脚,没想到他使劲一甩!东北军和战友何进光都被他推出了将近八米左右!我倒在地上,而且我右手也擦伤出血了!当我重新站立起来时发现‘驴马’已经飞奔到疑似强拆现场,战友陆友龙随手捡起一块板砖,‘驴马’来到身穿黄颜色的男子背后,突然大喝一声;“土鳖!看爷爷我收拾你!”这个身穿黄颜色上衣的人刚回头就被驴马拍下来的板砖打倒在地!因为我的腰部被战友驴马给甩的已经抻拧伤了,我勉勉强强来到事发地点,发现这个身穿黄颜色的人躺在地上,满头鲜血,这时战友‘驴马’也有些冷静下来了,他蹲在地下双手抱住头。过来一位中年人和‘驴马’说道:“你是不是陆广华的儿子?怎么了?他得罪你了?我们今天过来给你们村里人发放你们村民入股的股权证来了,有问题吗?”战友‘驴马’稳定稳定情绪后紧张的问道;“今天你们不是过来强拆刘强家的老房子吗?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什么股权证了呢?你们欺骗我糊弄我呢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完全糊涂了,讲!”“友龙大侄子小子啊,你今天犯虎啊?刘强家的老房子也不在这里啊,他家在村西超市右边,这个是村东头,这个地方在国民党时期也没有什么房子啊,精神病吧你?”‘驴马’这时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他慌慌张张的说道;“对不起我今天弄错了,我···我走了!”这时一群人拥上前包围了陆友龙!有一个人说道;“不分青红皂白把人脑袋打出血想走?赶紧报警,打120急救车啊!看看人有什么事情没有!”

不大工夫120急救车赶到现场,简单处理后被拉到了驻马店市某医院,后来得知,这个人在六个多小时后清醒,住院十八天!110过来后带走了战友陆友龙同志,我们也去了县城的派出所,后来驴马被判入狱一年零七个月!最后因为战友‘驴马’从看守所释放出来准备去找刘强和煽风点火的人报仇去,后来我们的老连长邵杰同志经过耐心的劝导,战友陆友龙这才作罢。

战友‘驴马’被人利用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强拆事件!后来我们打听了一下有关刘强这个人的事情,原来他一开始不明白什么是入股,结果这个人和他的小舅子马金瓯没有入股,但是后来分红时他们俩发现入股的人的到了人民币,他们俩有些眼红,经常到该公司无理取闹,最后他们俩被当地公安局拘留十五天,由于怀恨在心一直想尽办法要报复得到分红的人和该公司的人。后来他们正在处心积虑的密谋研究如何报复是发现刚刚复原回家的‘驴马’陆友龙,他们将计就计,设套蒙蔽战友‘驴马’,驴马也没有调查一下就相信了他们的鬼话!导致了自己赔钱入狱!得不偿失。这两个人也因为这件事被公安机关关进了大牢,他们俩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被送进大牢,他们经常散发各种谣言,导致这个地方入股的事情受到了严重的排挤,他们甚至殴打入股的村民和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入狱是他们的归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你们自己没有得到分红就这样报复?懦弱无知狗屁不是的表现!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战友驴马同志来到沈阳,看望我们战友和自己的农家院饭店,不仅仅我们东北的战友基本都过来了,山东的战友和吉林的战友也基本来齐全了,除了山东的战友马宇飞因为因为有事情,所以这次聚会他没有过来,这一次战友基本聚集齐了!遗憾战友何进光和老连长邵杰同志再也看不到我们了!

八月三十一日,我早早起床,来到了沈阳的桃仙机场,他几点下的飞机我忘记了,他走下飞机时我一眼就认出来他!一米八多的大块头,嘿嘿的,这是今年他第二次来到我们这里。嗨,还是老样子,见面先是热泪盈眶,这次落泪不仅仅是因为战友团聚,战友徐国涛同志在两个月前去苏州的路上因为疲劳驾驶遇车祸去世,两个多月前战友徐国涛同志还和我聚会,后来我在铁血网陆军论坛发表了原创帖子“战友徐国涛”,没想到半个月后他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战友‘驴马’说道;“兔崽子呀,你发表我的帖子我看见了,写的挺好,但是别把我参加吃冷饮比赛拉稀的事情也发表了呀哈哈哈,我现在的脾气也改正了许多了,下午战友们就都来了,咱们好好的聚一聚,上回有些战友没有过来真的有一丝丝的遗憾,今天弥补这些遗憾啊!”

这次参加聚会的战友;陈峰(东北军万岁)、陆友龙、马亮、欧阳代礼、李雷雷、高一贺、高飞、何林凯、崔志军、王虎、张雄、李豹、水鹏、任鹏飞、刘娜娜、齐宝山、王博、尚道中、田道中、杨晓宇、王军、边忠、王宏博、陈浩、许明哲、金大全、张主义、徐大红、徐小红、邓乐平、陈田锋(大)、陈田锋(小)、马学明、马闫科、于冲、石易堃、陆俊、韩军、高德林、等等。排长金四海和他的妻子傅晓华。

虽然我们已经脱下军装,但是战友的友谊地久天长,没有当过兵的人可能发出不理解战友的情意,尤其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感情胜过亲兄弟!祝愿战友们中秋快乐,阖家欢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在这里我谨向守卫在各条战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以及边防武警官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祝你们身体健康保家卫国的好汉!敬军礼!

过些天我们去沈阳市棋盘山打CS,我们战友基本都去,我会发表照片的,刘娜娜、何林凯和‘驴马’陆友龙同志都会首次露真容的!


本文内容于 2013/9/24 23:34:03 被东北军万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