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钱学森对中国导弹火箭工业的作用从其归国前的学术成果就可知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1 4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钱学森在1950年六月到了五角大楼,找到他在美国的上级主管,美国国方部海军次长金贝儿要求回国。而钱学森前脚刚一离开金贝儿的办公室,金贝儿后脚就拨通了美国司法部的电话。“决不能放走钱学森!他知道的太多了!我宁可把这家伙枪毙了,也不让他离开美国!无论在哪里,他都抵得上五个师……”金贝儿很清楚,不管钱学森去哪个国家,哪怕不是回红色中国,就有可能造成作为美国国家机密的最高科技流出。无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只要能获得这样的科学家,实力都会跃升上一个新的台阶。

看看此时钱学森的成就:

已经是冯-卡门的得意门徒,世界航空航天学界仅次于美国火箭航天之父冯-卡门的人物。已经是《超音速气流中的锥形体压力分布》的作者。已经是《倾斜旋转体上方的超音速》的作者。已经是《军事飞行器未来发展趋势报告》的作者。已经是《喷气推进》的作者。已经是《开创新领域》的作者,《开创新领域》的系列报告将冯-卡门所有设想的关键点均加以详述。其中讨论了空气动力学、飞行器设计、飞行器动力装置、飞行器燃料、火箭推进剂、制导火箭、无人驾驶飞行器、炸弹、终端弹道、雷达通信、飞行医学和心理学等话题。在钱学森的学生、后来出任空军副部长的约瑟夫-查里克的记忆中,“这是一个百宝囊,里面囊括了国方部在未来几年中将会考虑到的所有研发问题”。已经是《超空气动力学及稀薄气体力学》的作者,他设计出了一整套全新的空气动力学公式,将空气的分子结构和气体粒子之间的平均距离等因素均考虑在内。革命姓地改变了空气动力学家思考高空高速飞行的方式。已经是《原子能》的作者。在这篇论文中,钱学森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详细解答了爱因斯坦的质能理论、原子结构、核裂变和结合能曲线等科学术语的定义。“我认为,文章中勾勒出的核能发展过程与实际上发生的基本相同,”钱学森在加州理工学院时的熟人冯元桢说道,“它的预见姓是非常了不起的。”

已经参与设计了美国的固体燃料引擎导弹,超音速风洞。五角大楼的科学顾问,金质徽章的获得者,美国最高国防机密的参与者。

德国投降后,美国对德国国内所有重要科研基地调查小组中唯一一个外国人。他曾经代表美国,亲自审问投降的德国火箭专家——大名鼎鼎的沃纳-冯-布劳恩,在慕尼黑附近的小镇科赫,钱学森见到了冯-布劳恩。关于此次会面却没有留下任何记录。然而,却促成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的诞生。在科赫,钱学森请冯-布劳恩动手准备一份关于以往火箭研究经验和对未来发展的个人展望报告。最终便得出了一份名为“德国液态推进火箭的发展与未来展望”(SurveyofDevelopmentofLiquidRocketsinGermanyandTheirFuturePropects)的报告。这份报告后来吸引了海军航空部的注意力,并最终促使美国着手制造人造地球卫星。

钱学森在科赫还会见了鲁道夫-赫尔曼,著名的德国空气动力学家。赫尔曼完成了与V-2火箭有关的大部分理论工作,并曾领导一个设计超音速风洞的小组。在赫尔曼的回忆录中,他说:“我记得其中一位钱学森博士,他是冯-卡门的贴身助手。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曾写过一篇名为“超音速气流中的锥形体压力分布”的文章。他是唯一一个就这一题目给出完整理论的科学家。我们知道他的理论,因为这篇文章发表于战争结束两年前。在我们的风洞实验中,我们所使用的正是他的理论。我发现,在钱学森所在的国家,还没有人对他的理论加以实验,而我们却这么做了,因为我们拥有仪器设备,拥有超音速风洞,也拥有足够的科学家和工程师。”

非常遗憾的是,这样的人物,应该本着“榨干最后一滴知识”、“使用到最后一刻”的做法,结果在80年代离开自己最心爱的火箭,而去搞玄学,被人诟病为为老不尊。而如果是因为人才太多了让这样的大牛退开让路年轻人,也就算了,可悲的是因为大量项目下马而无所事事,最后遗憾和无奈离开自己心爱的火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