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民族精神的美国何去何从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123

没有民族精神的美国何去何从

倚天立

美国这个国家,集中了犹太文明和罗马文明的典型特点,在顺利时,至刚至强,但遇到困难时,也必将倏忽衰落,如山陵之崩塌。

直到现在,我们还有很多人认为,美国地处北美,有两大洋相隔,地缘位置极佳,易守难攻。这已经成了我们的习惯性思维,许多人不会反过来想一下,一个地方如果易守,那就绝对不会同时又易攻,这种地理位置好比大山深处的四川,防守的成本越低,但是进攻的成本相应也就越高,诸葛亮六出祁山,兵锋所指,司马懿都不得不退避三舍,但蜀国最后都被高昂的进攻成本把自己拖垮了,街亭一场普通战斗的失败,就导致“一出祁山”整个战役行动的链条全部崩断。

所以,对于未来的可能的中美之战,就远道而来的美国人来说,平局就意味着失败,而对在家门口作战的中国人来说,打平就意味着胜利,因为二者所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成比例。中国为战争付出一元人民币,美国就得付出几十美元,抗美援朝时,美军为一个士兵所耗费的资源,可以供志愿军一个排来消耗。

美国的情况与蜀国的情况极为类似,追求至刚至强的力量一而再,再而衰,衰而竭,这种力量不管如何强大,只要力量发展到顶峰,扩张期结束,其结果都必不能“穿鲁缟”,其崩溃都是在所难免。昔者亚历山大如此,秦国如此、项羽如此,罗马人如此,匈奴人如此,纳粹德国如此,苏联人如此,而今美国人也必然如此,古今中外,凡追求绝对力量的强权,其结果莫不如此。

英国、日本跟美国的社会结构完全不同。

日本是单一民族,英国如果不算苏格兰,也是有自己的主体民族“盎格鲁·撒克逊”,而美国则没有一个占绝对优势的民族。尽管白人是美国社会的主要部分,也是决定社会走向的主要力量,但是,这些白人又分属不同的民族,有爱尔兰裔,有德裔,有意大利裔,有西班牙裔,还有背后决定一切的犹太人,另外,这些不同民族还有不同的宗教,比如,天主教、犹太教、新教、摩门教、伊斯兰教、东正教等等,这些不同的社会单元,最终决定了美国社会就是“一个口袋里装着的若干个马铃薯”。

那些无限向往美国的JY们经常宣称,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其实,这句话用另外一种方式讲出来,那就是:有奶便是娘。一群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追名逐利之徒云集美国,有的是主动抛弃了家乡和亲人寻找荣华富贵——比如说塞莱斯,从小由外祖母养大,拿了大满贯冠军之后移居美国,再没有回到塞尔维亚,只是给她孤苦伶仃、饥寒交迫的外婆寄过几块发霉的面包,有的则是寻求救国救民之道——比如钱学森等人。当美国国势强盛,大部分人都捞得着好处的时候,那些逐利之人尚能团结一心,衣冠楚楚地做人做事,美国在这个时候也就成了真正的“大熔炉”。但是,当美国国势式微,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再得不到好处,便开始离心离德,宣称自己是“99%”,要吊死那些金融肥猫。

我们在这里反复提到民族,实际上目的是在证明深藏在民族骨髓之中的更重要的一种东西,那就是将这个民族凝聚在一起、决定着这个民族生死的文化(绝对不是那些浅陋、流行的时尚风头)。由于有这样一种文化,英国人可以全民一心抵挡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也可以抵挡纳粹德国的狂轰滥炸;由于有这种文化,俄罗斯可以从一战的战败国中再一次得到新生,也可以在二战中最终战胜德国;由于有这样一种文化,德国可以一次又一次地从失败中站起来,始终挺立在欧洲;由于有这样一种文化,日本顶住了忽必烈的庞大舰队,也从二战的废墟中重新爬起来,再次变得不可一世;由于有这样一种文化,古老的波斯两千年来虽然一次又一次遭受失败,但始终没有被肢解、被消灭,最终又在中东崛起,势不可挡;由于有这一种文化,流亡了两千年的犹太人再次复国,鹤立中东,并且凭借金融这一工具,在美国借尸还魂,最终驾驭和控制了美利坚这头庞大的怪兽。至于五千年来生命绵延不绝的中华文明,就更不用说了。

问题是,美国有这样一个能够包容所有国民、并且还能把全体国民凝聚在一起的文化吗?

一包棉花,尽管它很柔软,但是从高处掉下来,它仍然还是一包棉花;

一个砖块,尽管它很坚硬,但是从高处跌落下来,他只能变成一堆碎石;

一麻袋土豆,从高处跌落下来,它还会是一包土豆吗?

我们知道,一个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一个文明也好,都必须要经历一个甚至若干个“诞生——成长——强大——衰落——再成长——再强大——再衰落”的完整周期,才能称得上真正强大,才能称得上真正有顽强生命力,否则,在第一次考试就被刷下来的,当然便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翻开人类文明史,那些第一次考试就被刷下来的文明,苏美尔、古巴比伦、赫梯、亚述、新巴比伦、马其顿、罗马、玛雅、印加帝国,等等,就像遍地的砸烂了的西红柿,映红了历史铁锈色的天空。

如果以这个标准来看美国帝国,他通得过这次命运的大考吗?

所以,美国必然崩溃。

注意,由于美国本身主体民族和主体文化的缺失,美国不可能像罗马后期那样持续长时间的衰落,美国不会衰落,美国只有崩溃——苏联式的崩溃。

其中,有一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注意,北美大陆会不会出现一个以新英格兰地带为主、摒弃了黑人和拉美人、以犹太人和新教徒为主体的“放大版以色列”?这个国家类似于前苏联崩溃之后的俄罗斯,继承了前美国的大部分军事力量、科技精英和金融寡头,同时又将所有的麻烦问题扔给了其他地区,一句话,吸前美国之精华,去前美国之糟粕。如果是这样,这个不是美国的“新美国”也将是未来世界政治格局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按照一般思维,未来在北美大陆出现一个“放大版的以色列”,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

美国这种大国,一旦分裂,想回过去那种势力去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美国的资本主义体制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我朝太祖曾今就预言过,资本主义发展的顶级就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的开始就意味着它开始从最高峰开始回落,开始走向衰亡,因为资本控制的本质必然导致这样的结果~

新美国如果继承现美国的那些东西,本质上他还是继承了使它走向灭亡的核心,而分裂的周边使它更加难以应付各自矛盾,美国不具备从历史垃圾堆里再次爬出来的基因,这从它诞生的那天就是先天缺失的

而且一旦倒下去的时候所有的国家都会对它踩上几脚,其下场会比战败的德国更惨,甚至到时候它养的日本狗都会要求对他扔的原子弹的赔偿,混江湖的终归都是要还的,要索得越多,还的就越多还要加上利息。

我们国家处理跟美国这种霸权国家很容易就可以区别出来,我们为什么提不干涉他国内政,为什么在非常摄取资源的时候要帮他们基建和给与一定的好处,这是我们的统治者从几千年历史的学的智慧,懂得一个国家终究是兴衰循环的,凡事都不能做得太过,现世积后世的德,才使得有难之时可以从容度过,该放的时候就放,该收的时候就收,最富的时候有几个穷朋友才是最宝贵的,因为落难时就会有个照应。

而历史上很多曾今发展很辉煌的国家不懂,到他们懂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所以都灭亡了。

我们为什么到现在世界经济总量第二的还称是发展中国家,而有些国家不理解,他们无法理解,我们的发展和他们的发展含义不一样,他们为什么对共产主义这种乌托邦的理想非常鄙视,而我们却大体上还是坚持这是基本的发展国策,难道是我们不知道那是乌托邦吗?我们也知道,但我们对这个的理解境界跟他们完全不在一个位面,我们的共产主义是个极限,我们永远不可能达到极限,但不妨碍我们去无限靠近,不能达到但可以争取无限靠近,这就是我们永恒的发展动力和方向,其真正的意义不在结果而在过程,所以说我们这几千年来一直在发展,一直是发展中国家,而且并讲一直发展下去,当人类可以整体离开地球的时候仍将具体无限的意义。


本文内容于 2013/9/23 19:59:56 被小编a33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