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武工队活捉国民党三将官

天藏飞骑大草原 收藏 0 655
导读:1949年2月10日,蒋介石在奉化溪口召集有关高级将领召开防守长江军事会议,全面部署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会议于11日下午结束。与会的国民党塘沽交警纵队第十二旅旅长杨遇春等3名高级将领,乘坐小吉普车从奉化溪口返回宁波,在鄞奉公路鱼山头被杨祥瑞率领的鄞慈县中队武工队截车俘虏,令“退居”在奉化溪口的蒋介石大为震怒。   为纪念鄞州(鄞县)解放56周年,笔者专程赴山青水秀的章水镇下年村采访当年的擒俘英雄杨祥瑞,杨老娓娓道出了当年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接受新任务   1949年2月


1949年2月10日,蒋介石在奉化溪口召集有关高级将领召开防守长江军事会议,全面部署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会议于11日下午结束。与会的国民党塘沽交警纵队第十二旅旅长杨遇春等3名高级将领,乘坐小吉普车从奉化溪口返回宁波,在鄞奉公路鱼山头被杨祥瑞率领的鄞慈县中队武工队截车俘虏,令“退居”在奉化溪口的蒋介石大为震怒。 为纪念鄞州(鄞县)解放56周年,笔者专程赴山青水秀的章水镇下年村采访当年的擒俘英雄杨祥瑞,杨老娓娓道出了当年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接受新任务

1949年2月10日,初春的江南还是春寒料峭,战斗在鄞西地区的鄞慈县中队正在离鄞西商贸集散地章水区大皎乡40华里的黄泥弄村休整。这时,鄞慈县工委交通员急匆匆地向鄞慈县武工队临时驻地送来了县工委书记钱铭岐的紧急通知,要求副指导员杨祥瑞立即率领一部分同志,带上武器,火速赶往龙观乡天井寺,接受新的任务。

杨祥瑞迅速组织去天井寺的战士紧急集合,宣布去天井寺接受新的任务。

上午10时,奔赴天井寺的战士们雄赳赳、气昂昂,向目的地出发了。为了既不暴露行动目标又能准时到达目的地,他们抄小路,一路上翻山越岭,穿越羊肠小道,攀登悬崖峭壁,于下午3时左右,到达了目的地。

战士们走进天井寺山门,只见几个和尚正在念经。为了不打扰佛家清规,他们悄悄地穿过院子,在后大殿的右厢房里就地休息。杨祥瑞快步跃上石阶,急匆匆地朝后大殿走去。此时鄞慈县工委书记钱铭岐正在和区长王丰巨商量工作,他们一见杨祥瑞来了,都站起来,微笑着同他握手。钱铭岐说:“祥瑞同志,有紧急任务要你们去完成。来,我们一起先商量一下。”

接着,钱铭岐将桌子上的文件向旁边一移,从背包里取出一张军用地图,摊开后摆放在桌子上,招呼杨祥瑞一起看地图。他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点说:“这是方桥镇,属奉化县管辖,地处鄞奉边界,镇上设有敌军据点,约有40个敌人,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是拔掉这个据点。根据我地下党的情报,这个中队里有个姓李的班长要向我军投降,你们到了那里以后,设法找到他,里应外合,缴掉自卫队的枪。”钱铭岐说到这,又一指鄞奉公路线,继续对杨祥瑞说:“蒋介石披着‘引退’的外衣,隐居溪口,实质上是暗中召集国民党的高级将领,策划与我军作最后的决战。因此,你们近日要在这一带附近随时摸清敌人动向,并且还要设法抓到一个团级以上的国民党军官,从这个活舌头口中进一步摸清敌情,以便研究下一步的对策,这是你们要完成的第二个任务。”

杨祥瑞听完钱铭岐布置的工作任务后,对两位区领导说:“要完成这个任务,一是要给我派一个本地出生的熟悉地形的同志;二是行动小组必须在白天越过敌人封锁线,要给我们几套便衣,以便化装;三是要给我配备十几名武装战士。”

两位领导基本同意杨祥瑞的意见。王区长说:“把三区的王杏生和一区的陈绍发两位熟悉这一带地形的同志都抽调过来,参加小分队,特别是王杏生同志是三区武工队队长,家又住在鄞奉公路西侧前王村,他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游击队员,人地两熟,与当地和奉化方桥一带的群众有交往,而且每次战斗中都很机智勇敢。化装的衣服给你们一张介绍信,叫梅园建岙支部去解决。至于第三点我看人不在多,关键在于如何打得巧。你在县中队里再抽出2位同志,加上你自己,组成一支5人小分队。”杨祥瑞从县中队里把崔伟义和唐成昌2人抽出来,这2人都是老武工队员,不仅打仗勇敢,而且有丰富的游击战经验,这样就组成了5人小分队。

穿越封锁线

吃过晚饭,夜幕降临,按照拟定的行动计划,杨祥瑞带领崔伟义、唐成昌、陈绍发,离开天井寺,直奔目的地梅园建岙村,找到了王杏生。杨祥瑞他们顾不上休息,把钱书记和王区长布置的工作任务,向王杏生作了传达。接着,大家围坐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研究如何完成这次的任务。结果一致认为,必须化装成当地农民和商人到方桥镇,只有这样,才能不引起敌人的怀疑。地下党员唐根庆连夜借齐了所需的衣服。

第二天清晨,久违的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里露出笑脸,天空渐渐变得晴朗。杨祥瑞和武工队员们收拾好枪支,化好装,出发了。

2月11日下午1点左右,太阳刚刚斜过头顶,武工小分队顺利地到达了王家桥村。刚要穿过村庄,突然碰到了这个村的周保长。杨祥瑞灵机一动,故意问周保长:“这几天情况怎么样?”

周保长回答说:“杨队长,这几天情况很紧张,你们到哪里去?”

杨祥瑞故意说:“到奉化江口去。”

这时周保长摆摆手说:“杨队长,不能去,渡口有两个便衣,对来往过渡的所有行人,搜查盘问非常严。”

杨祥瑞问周保长:“这两个便衣是哪里派来的?到这里有几天了?”

周保长说:“是鄞江桥警察所派来的,到渡口只有两天。”

杨祥瑞又问:“他们穿什么衣服?”

周保长回答说:“一个年轻的穿紫色棉衣,养着西发,人称李先生。还有一个穿一件细呢长袍,头戴大帽,脚上穿一双红色皮底布鞋,都称他为陈队副。

“他们有没有带枪?”

周保长说:“是否有枪我不知道。”

杨祥瑞严肃地对周保长说:“今天我们到这里的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周保长点点头。

走出王家桥村,他们大摇大摆地到了渡口。这时已经有许多群众等候在这里。崔伟义左手向腰上一托,右脚踏在渡船的船头上,嘴里叼着一支香烟,侧着头,面朝天,态度傲慢,打着国民党的官腔,大声地说:“陈队副,你们这里守得怎么样呀?”只见一个穿一件细呢长袍,头戴大帽的人走到了崔伟义的身边,慌忙地回答说:“我们日夜坚守,盘查也很严。”崔伟义拍了一下这位陈队副的肩膀说:“这几天风声很紧,你们要严格检查,决不能马虎,知道吗?”这位陈队副一边低头弯腰,一边嘴里说:“知道,知道,请放心。”

崔伟义不慌不忙地跳上了渡船,向等候渡船的群众说,和我一起渡过去吧!群众一听到可以上船,你拉我推,蜂涌而上。杨祥瑞和队员们也混在人群之中,上了渡船。两个便衣还没来得及检查,船夫摇着渡船,已离开渡口。

那个狡猾的陈队副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声地喊叫:“船上的兄弟,你们是哪一个部分的?”崔伟义站在船头,大声地回答:“陈队副,你的记性好差呀。去年春天,我到你们所里来还和你同桌吃过饭,难道你忘了吗?你们所长还向我汇报过工作呢。那天我穿的是军装,今天穿了便衣,难道你就不认识我了?老弟,我姓张。”这位陈队副将信将疑地说:“啊,原来是张队长。”“不错,给你猜对了。”崔伟义随口答了一句。没等便衣反应过来,渡船很快到了对岸。

活捉三将官

武工队员们机智勇敢地穿过了敌人的封锁线,他们加快脚步向张家垫村走去。进村后,在张保长家吃晚饭,王杏生小声地问张保长:近来国民党这里的活动情况怎么样?

张保长说:“昨天,我到马湖乡开会,听乡长说,这几天有许多国民党长官要到溪口来开会。现在公路两边岗哨林立,戒备森严,来来往往的便衣队活动也比平常多,鄞奉公路上国民党的巡逻车、小包车日夜不断,汽笛警报声惊人,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从张家垫村出来,武工队员们行进至离鄞奉公路只有100米左右的一片古墓群并埋伏下来。这时天色渐渐暗下来,鄞奉公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汽笛声,汽车的远光灯不断地射向古墓群。杨祥瑞带着商量的口气,轻轻地对身边的队员们:“同志们,公路上来来往往这么多的小汽车,里面肯定有国民党军官。按理我们应该先完成组织上交给的第一项任务,现在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是否先乘机捉一个国民党军官,然后再去方桥镇完成缴枪的任务?”杨祥瑞一提议,大家一致赞同,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武工队员们全神贯注地观察鄞奉公路上所有来往的车辆和敌人的动静,只见公路上各种军车飞驰而过,尘土**,国民党哨兵头戴钢帽,手握美式冲锋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断来回走动,监视着公路两旁的动静。

武工队员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密的警戒封锁线,每位队员都感到非常紧张。杨祥瑞低声地对队员说:“这里敌人封锁严密,一不小心还要暴露目标,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转移到敌人哨兵中间的缝隙里隐蔽。”武工队员们迅速离开墓群,淌过一条小河,埋伏在茭白草丛中,选择有利地形,继续密切监视鄞奉公路上敌人的动静。

一会儿,唐成昌听见汽车开来的声音,忙低声地说:“同志们注意,宁波方向有汽车开过来啦。”大家抬头朝左前方仔细一看,只见一辆小吉普车,后面还有几辆大卡车,随着地面的一阵振动,飞速往奉化方向行驶而去。武工队员们伏在冰冷而潮湿的地上,手中紧紧握着匣子枪。杨祥瑞看看公路上没有什么异常,立即命令陈绍发、王杏生两位队员先越过公路。他们刚站起身来,准备穿过公路时,离武工队员200米左右的哨兵突然吼叫起来:“不准动,站住……”

唐成昌忙问身边的杨祥瑞:“指导员,怎么办?我们已经被敌人发现了。”杨祥瑞沉着冷静地说:“不要惊慌。”正在这时,又传来了敌人“站住,站住”的叫喊声。只见几位过路的群众站在哨兵的面前,队员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过了几分钟,王杏生、陈绍发两位队员以汽车卷起的尘土为掩护,飞快地越过了鄞奉公路。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部分敌哨兵开始撤离,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埋伏的武工队员准备见机行事。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汽车喇叭声,大家抬头一看,果然,从奉化方向有汽车开过来,估计离他们两华里左右。汽车的远光灯,照得公路像白昼一样。监视奉化方向的崔伟义提醒大家,汽车不止一辆,后面还有一辆。汽车离他们越来越近,一前一后,呼呼地朝他们冲过来。杨祥瑞看了看宁波方向公路上没有汽车,立即命令大家,做好战斗准备,来个斩头取尾,截下后面的一辆小轿车。

武工队员们斜卧在公路两侧,手中紧紧握着子弹已上膛的枪,王杏生把手榴弹的导火线拉环也套在右手的无名指上,准备迎接战斗。第一辆小轿车像箭一样在他们的身边飞驰而过,后面的一辆小轿车离他们越来越近,100米、50米、20米……他们个个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过来的汽车。这时,杨祥瑞大喊一声:“打!”崔伟义和陈绍发飞速冲上公路,站在公路的中间,把手枪紧紧对准汽车,王杏生举着手榴弹。司机被这突然袭击吓得慌忙紧急刹车,车上的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武工队员们已把手枪、手榴弹一起对准了小轿车,齐声大喊:“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优待俘虏!”车上的敌人都举起了双手。崔伟义一个箭步抢上前打开了车门,只见车上坐着5个人,前面2个是驾驶员,后面3个是高级军官,他们身穿美式制服,脚上穿着乌黑雪亮的马靴,无名指上戴着钻石戒指,高耸的大盖帽被碰得歪斜着,脸色吓得苍白,额角、鼻子上不断地冒出汗珠,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就这样,武工队员们不费一枪一弹,5名敌人束手就擒。

古墓群突审

杨祥瑞立即命令敌人全部下车,把小轿车停放在路边的隐蔽处,迅速将5个俘虏押到离公路100多米远的古墓群里紧急审问。当时敌人还以为碰到了土匪,各人连忙把身上所带的美钞、法币、手表、金戒指和金笔等物交给武工队员,嘴里讲着浓重的北方土话:“兄弟们,我们身上所有的财物都给你们了,请快放我们回去。后面很快又有军车过来,时间长了,你我都不便,特别是你们,恐怕有生命危险。你们不是为了钱财吗?拿去快走吧!”

杨祥瑞严肃地对敌人说:“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浙东游击区武工队,优待俘虏不抄腰包,钱和金戒指快收回去。”3个敌军官一听,个个吓得浑身发抖,脸上白一阵,青一阵。这时崔伟义从一个敌军官身上搜出了一封电报、日记本和各种照片,还有几张名片,名片上印着:交警纵队第十二旅旅长杨遇春。杨祥瑞将计就计,立即向杨遇春问话。

“你们从什么地方来?”

杨遇春回答说:“从南京国府来。”

“到奉化溪口来干什么?”

“晋见蒋委员长。”

“有什么要事?”

“开军事会议。”

“你们为什么不参加会议就回去了?”

“会议今天已经结束。”

“你们为什么不带武器?”

“这有规定,见蒋委员长任何人不准带武器。”

“你们准备回到什么地方去?”

“回南京国府去。”

“你们原来在什么地方为国民党服务?”

“在塘沽交警纵队。”

杨祥瑞对另2个敌军官也进行了简要的审问,了解到他们是上校军衔,还有2个确是汽车驾驶员。

听了敌军官的回答,武工队员们高兴得跳了起来。原来抓到了3个大活舌头,而且是从溪口蒋介石那里来的,肯定知道很多军事机密,决定连夜带回根据地交给县工委领导审问和处理。

押回根据地

经过商议,杨祥瑞等决定,除王杏生留在王家桥村,继续监视敌人的动向外,其他人用敌人的小吉普车冲出封锁线。武工队员们等鄞奉路前王段、宁波和江口方向的公路上没有车灯照射过来,立即命令敌军官和驾驶员迅速上车,崔伟义和唐成昌拿着手榴弹,站在车门两边,控制着车门,陈绍发一手握着手榴弹,一手握着手枪,监视着3个军官,杨祥瑞用枪口对着驾驶员命令他们把汽车朝宁波方向开。驾驶员只好听从杨祥瑞指挥,车内的敌军官个个垂头丧气,嘴里不断地叹气。汽车开了大约二华里左右,公路上突然出现几个哨兵,横端着冲锋枪,大声地喊叫:“停车,快停车!”敌驾驶员以为碰到了救星,立即减缓车速,脚踩刹车,汽车在离哨兵5米的距离停了下来。杨祥瑞忙用枪顶住了驾驶员的脑后,命令驾驶员:“不要理睬他们,冲过去!”当哨兵们赶上来,靠近汽车时,驾驶员又发动汽车冲了过去。

司机按杨祥瑞的指挥继续驾车疾驰,汽车将到元贞桥时,发现前面有2辆汽车飞速开来,车上满载着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宪兵。杨祥瑞命令大家作好战斗准备,并用手枪敲了敲司机的背,大声地说:“快开,不快开枪毙你!”司机只好开足马力。敌人的军车离武工队员越来越近,双方的司机都打起了远光灯和近光灯,一开一关,汽车很快交会而过。5分钟后,杨祥瑞发现汽车已经到了元贞桥,陈绍发紧张地对杨祥瑞说:“不好啦,后面有汽车追来了!”杨祥瑞大声地说:“同志们,我们的行动已经被敌人发现了,必须迅速冲过元贞桥,才能安全抵达根据地。”车上的敌人一听到后面有汽车追上来,出现了一阵骚动,司机也立即减缓车速。杨祥瑞发现这一情况,马上拉住司机的衣领,将枪口对准他的脑袋,大声地说:“开快,再不开快,就开枪了!”司机的脸吓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脸上流下来,只好加速行驶。

汽车开过了元贞桥,到了宁奉公路与荷鄞公路的三叉路口。杨祥瑞命令司机向左转弯,汽车立刻向四明山区鄞江桥方向行驶。汽车在高低不平的公路上颠簸,两边如墨的山影高高低低,深深浅浅,向后甩去,道路越来越复杂,司机打开了远光灯。杨祥瑞回头一看,后面敌人的汽车正在拚命追赶,军车的远光灯不断地照射过来,估计离小汽车还有一华里路。这时,唐成昌说:“指导员,鱼山头到了。”杨祥瑞立即命令大家,作好下车准备,同时命令司机停车。下车后,3个敌军官由崔伟义、唐成昌、陈绍发各押1个,拉着跑步先上了鱼山头。待他们走远后,杨祥瑞立即用枪口对准司机,命令他发动汽车继续往前开,不开就地枪毙。敌司机为了活命,乖乖地发动小汽车很快往前开去。

杨祥瑞快步奔上山坡,在一座古坟墓旁边,借着敌人汽车的灯光,静静地察看敌人的动静。只见小轿车已经开得很远,才慢慢地停了下来,后面追赶上来的军车迅速靠近小轿车,跳下许多敌人,围着小轿车东张西望,声音一片嘈杂。经过一阵慌乱之后,汽车的车灯关了,无计可施的敌人,朝着武工队员们上山的方向,毫无目标地用冲锋枪进行扫射,子弹划过静静的夜空,不断地从杨祥瑞的头顶飞过。经过一阵疯狂的扫射,枪声渐渐疏稀。一会儿,敌人的军车开亮车灯,带着被武工队截住的那辆小轿车,慌慌张张地向鄞江桥方向驶去。武工队员们押着3个敌军官冒险冲出了敌人的封锁线。

2月12日上午,杨祥瑞和武工队员们押着3个国民党军官,顺利地到达了鄞慈县工委所在地梅园乡建岙村,向王丰巨区长详细地汇报了在鄞奉公路上,拦截国民党小轿车,活捉3个俘虏的情况,并把俘虏交给县工委处理。王区长表扬了杨祥瑞率领的武工队大胆勇敢、机智灵活的行动。杨祥瑞和他的队员们,握着王区长的手,挥手告别,迎着胜利的曙光,迈着有力的步伐,赶往方桥去完成缴枪任务。

鄞慈县工委对3个被俘的国民党军官进行了审问。他们交待了蒋介石叫他们到溪口开会的情况:一是坚守江南,划江而治;二是如果大陆坚守不住,防守舟山海岛;三是舟山守不住,退到台湾。最后他们要求县工委领导释放他们回去,因为他们的家属都在国民党军队营地,如果留在根据地,担心家属有生命危险。这3人还保证今后决不与人民为敌。县工委研究后,觉得国民党有杀害他们家属的可能,为保护被俘军官家属的生命安全,经过上级同意,3天后,释放了他们。

杨遇春等3个国民党将官被鄞慈县武工队在鄞奉公路鱼山头活捉的消息传到奉化溪口,蒋介石大为恼火,在客厅里背着手,不停地来回走动,嘴里骂着:“娘希匹!饭桶,杨遇春!”第二天,立即委任了新旅长。待杨遇春等3个国民党将官回到部队,方知自己早已被撤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