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策:引言

战国初年,三家分晋的魏国,先是用李悝变法,任白珪为相,再是用吴起、庞涓为将,向西击败秦国,夺取了秦国的河西之地,直抵蓝田;向南击破韩国,围城数月,直接使韩国的申不害变法夭折;向北大败赵国,围赵国都城邯郸数月,如果不是齐国有孙膑这样的军事家去救,恐怕早就灭国了。可惜呀,魏国的强大触犯了天下动态平衡,先是败于齐国的桂陵、马陵;再败于秦国的河西、函谷;当此时,韩国、赵国阴招连出,忽而中立,忽而联齐,不断提高合约的条件,逐步取回自己失去的权益,最终一个文明开化、兵富国强、结连千里的中央强国就衰落了下去,统一华夏的任务也就不会再由他来实现了。

齐国在威王、宣王时代,远离中原战场,依靠渔盐之利,逐渐强大。东吞鲁宋,南侵楚越,北略赵燕,魏韩俯首,与秦国并称东西二帝,隐隐然成了气候。这时弱燕合纵五国攻齐,连隔了千里的秦国亦出兵相助,最终不是燕国逼走乐毅的话,齐国可能早亡国了。经此一劫,一度强大的齐国也成砧板上的肉,等人来宰割了。

占尽地利的秦国,在商鞅变法后逐渐强大。经历孝公、惠文王、武王、昭襄王四代人的努力,天下民力具其三。仍然会在六国合纵之下,一场长平大战耗尽国力,吃下去全给人家吐了出来。经历了一个寂寞且漫长的战国中期,直到始皇帝初年才具有了与天下决战的国力,之所以取胜,也还要感谢其他六国的短视和内斗。

足以见,大国崛起,何等艰难。一部战国史已经囊括了人类所有的智慧,可惜今人不去研习,只知道蚂蚁缘槐,自以为是。

当今之世,已经与冷战时期大不相同,没有了与美国抗衡的势力,米国一家独大,但是又不是一家说了算。因为冷战也留下一些遗产,一是美国凭借其强大国力呕死了苏联,所谓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冷战也给他留下了巨额的赤字;二是为了造成压倒苏联的绝对实力,倾力扶植的小弟们在鹬蚌相争的缝隙中逐渐养得膀大腰圆,有了实力自然就有了主意,不那么听招呼了,比如法、德、日,法德就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下搞了一个欧盟,在苏联和中国门口的日本早已经与欧盟一般成了经济上与美国块头一样大的实体了,在没有共同敌人和外界压力的情况下,不听招呼是肯定的;三是苏联垮了,但留下了一个怪胎,就是继承了苏联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战力的俄罗斯,之所以说是怪胎是因为俄罗斯所拥有的战力与他的国际地位、经济实力、局域影响并不配套,倒是历史包袱和宏图壮志与他的战力是相配套的,于是俄罗斯就变成了一个不可控的危险,解决自身需求与外部矛盾的最佳选择是最具破坏力的战争而不是建设;四是苏联垮掉时美国敞开肚子吃了一通,造成了消化不良,与最初想象中一统天下的快感不同的是这些烂摊子成了包袱,本来甩掉就可以了,但俄罗斯的存在和第三方势力的崛起使他还得咬着牙背着;五是在两强对峙时为了生存采取独立的穷国家,形成了天然、无形的同盟,在对峙结束新秩序未形成的节点迅速发展了起来,为了自身的利益也要求发言权。

中国属于第五种情况,也正是中国史书上常说的要大出天下的时刻,用官方的语言表达出来就是中国“复兴”和实现“中国梦”的关键时刻,如何去纵横捭阖才能四两拨千斤,达到复兴的目的而不是走上魏齐的覆亡之路,这就需要一个谋国圣手,规划一条制霸长策。因为战国的齐魏就是没有长策,才导致朝秦暮楚,最终积贫积弱,逐渐灭亡的。

要说中国目前的制霸长策,就不得不先从身边的事情说起。


本文内容于 2013/9/24 21:56:41 被带刀蚂蚱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