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仑元帅简介:本名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是苏联第一批五位元帅之一。加仑是他在中国时期的化名。1935年,苏联共评出五位元帅: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谢苗·米哈伊洛维奇.布琼尼、克利缅特·叶夫列莫维奇·伏罗希洛夫、亚历山大·伊里奇·叶戈罗夫。布柳赫尔曾以加伦为化名担任国民革命军军事总顾问,参加中国大革命和北伐,并指导中共发动南昌起义。又译为布留赫尔。号称“远东军魂”的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是苏俄国内战争时期成长起来的一颗将星,他曾创造过用一个步兵师打垮了装备有大量坦克、装甲车的机械化的白卫军的奇迹。他是远东方面军司令,也是苏联远东方面长期防御日本侵略的最高将领。于1938年11月9日被秘密处决,罪名是:打入苏联内部的日本间谍。1956年被平反。

军阀混战中名震一时的“飞将军”蒋鼎文,在蒋介石“只准腐化,不准恶化”的政策下,大肆贪污淫乱,竟成性病将军,堪称国民党将领的腐化样版。

“飞将军”官运亨通

1911年武昌起义时,出生于浙江农民家庭、16岁的蒋鼎文投笔从戎,参加了杭州学生军。第2年,他转入绍兴大通陆军中学堂,旋入浙江讲武堂学习军事。

1917年,护法战争开始,蒋鼎文前往广州投奔孙中山,1921年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谋部中校副官,第2年升任上校参谋,年仅27岁。

1924年5月,黄埔军校成立。蒋鼎文辞去大元帅府上校参谋之职,甘愿去黄埔军校屈就第1期学生队中尉区队长,军衔降了4级,可见当时黄埔军校对年轻有为军人的吸引力。由于蒋鼎文有早起的习惯,经常被校长蒋介石碰到,给蒋介石留下了“勤奋”的印象。1924年秋,军校举行野外演习,蒋鼎文任连指挥官,蒋介石和苏联顾问加仑亲临现场。加仑当场向蒋鼎文提问战术上的几个动作,他一一对答如流。

加仑即对蒋介石说:“此人可重用。”这一字千金的评语,加深了蒋介石对他的良好印象。这年10月,他被蒋介石提拔为军校教导团第1营少校副营长。从此,蒋鼎文官运亨通,1929年升至中将军长。

1930年5月,中原大战爆发。蒋鼎文率部与冯玉祥军队作战。在这次军阀大混战中,蒋鼎文部奔走于陇海、津浦两线,行动迅捷,飘忽不定,被称为“飞将军”,颇受蒋介石赞赏,成为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之一。10月,阎锡山、冯玉祥联军战败,大战结束。

蒋鼎文与另外两个军长顾祝同、上官云相会师郑州,聚兴豪赌。蒋一夜输光了全师官兵3个月的薪饷。第2天,军需处长要发饷,蒋鼎文两手空空,急得团团转,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蒋介石。蒋介石大怒,立即命他向顾祝同等讨回输款。但顾推说,钱已作为犒赏发给官兵了。蒋介石无奈,只得给蒋鼎文一张5万元的支票,帮他渡过难关。

1933年11月,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19路军将领,反对内战,抗日反蒋,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蒋介石急命蒋鼎文率10个师进入福建,大举围攻19路军。出发前,蒋介石向他暗示,如按期拿下福建,可以福建省主席之职相许。蒋鼎文不遗余力,施展各种手腕,军事政治并举,只用了不到1个月时间,就占据福建全境,搞垮了福建人民政府。但事成之后,蒋介石并没有立即将福建省主席的肥缺赏给他,而是派他担任“剿匪”总司令,继续对中央红军进行第5次“围剿”。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长征。蒋鼎文部继续在福建“围剿”留在南方的红军游击队。1935年2月,中共著名领袖瞿秋白在福建长汀被蒋部第36师逮捕。蒋鼎文奉蒋介石旨意,令36师师长宋希濂于6月18日将瞿秋白杀害。

1935年,蒋鼎文被国民政府授予陆军二级上将军衔。

西安事变中赴汤蹈火

1936年12月初,蒋鼎文被蒋介石召至西安委任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指挥。但他尚未离开西安赴甘肃平凉前线,即发生了12月12日“西安事变”。

张学良、杨虎城扣留了蒋介石,并在西安城内拘禁扣押了国民党军政大员陈诚、蒋鼎文、卫立煌等10余人,因蒋鼎文与张学良有私交,12月17日,张学良让蒋鼎文带着蒋介石给宋美龄和何应钦的信,从西安飞往南京,向南京国民政府传递信息,并陪同宋子文、宋美龄赴西安谈判。

当蒋鼎文即将离开南京时,其夫人蔡文媛在机场哭哭啼啼、不愿其夫再入“虎穴”,自投罗网。宋美龄对蔡说:“你是一个国家大员的夫人,一切事情应以国家为重,不能凭夫妻感情来阻止丈夫为国效忠。”飞机飞抵西安,张学良亲往机场迎接,他拍着蒋鼎文肩膀说:“铭三兄,你是好汉,果然不怕死,又回来了。”蒋鼎文答道:“副司令是大好汉,我是小好汉。”

在中国共产党调停下,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12月25日,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途中在洛阳停留,刚下飞机,蒋介石立即要求张学良放回蒋鼎文、陈诚、陈调元、卫立煌。27日,蒋鼎文等被释放回南京。

蒋鼎文在西安事变中,为蒋介石的安全奔走于西安、南京之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表现了对蒋介石的一片忠心。同时,他也对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发挥了一定作用。之后,蒋介石更加器重这位“拼命三郎”,蒋鼎文也居功自傲,到处演说,出尽风头,抬高了他在蒋介石嫡系将领中的地位。

“只准腐化,不准恶化”

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蒋鼎文被任命为西安行营主任兼第10战区司令长官。第10战区的基本部队是蒋介石得意门生胡宗南的队伍。胡宗南是黄埔1期的佼佼者,在黄埔学生中第一个当上师长、军长,1937年抗战刚开始时已经当上了军团长,超过了他的许多老师。

胡宗南具有通天的本领,只听命于蒋介石。尽管胡对蒋鼎文表面上客客气气,“老师长、老师短”叫得很勤;但却阳奉阴违,经常不买账。一次,蒋鼎文对刘峙说:“不要说让胡宗南服从我们,就是我们想服从他,也摸不清他鬼头鬼脑的意图,真伤脑筋。”1938年4月,原中共重要领导人、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张国焘借清明节祭祀黄帝陵之机叛逃,投奔蒋鼎文。蒋鼎文接受了张的要求,当即让张乘坐自己的汽车返回西安,并转送到当时国民党政府临时首都武汉,使其为国民党效劳。

蒋鼎文主政西北期间,滥用职权大发国难财。他深知蒋介石对下属“只准腐化,不准恶化”的政策,徇私枉法,贪污成性,狂嫖滥赌,成为有名的“腐化将军”。蒋鼎文通过贪污受贿、投机经商所聚敛的私产,数额巨大,据其私人账房陆怡霖说:“西北最大的资本家毛虞琴、古凤翔的财产,只不过蒋鼎文的零头数。”他虽有一妻两妾,还强占了西安京剧名角粉牡丹。长期的淫乱,使他染上了严重的性病,由花柳病专家杨槐堂作为贴身医生,专给他治性病。杨槐堂也因此受宠,一直追随蒋鼎文做到军医处长,当时在军中成为笑柄。日本侵略军在黄河北岸济源县一带,到处张贴蒋鼎文一手抱美人,一手提钞票的宣传画,可谓对蒋刻画得入木三分。

耽于宴乐致中原大败

1941年卫立煌任司令长官的第1战区黄河北岸中条山失守后,黄河防务受到威胁,卫立煌被免职,蒋鼎文被调往洛阳继任第1战区司令长官兼冀察战区司令,指挥第1战区军队与日军作战。

1944年4月,日寇为打通华北到南洋的大陆交通线,发动了豫湘桂战役。18日,日军渡过黄河,进入河南,企图把中国切割为两部分。日军投入的兵力约有五六个师团及一个装甲旅团,总兵力不足12万人;而国民党军参加会战的兵力超过40万,三四倍于敌人。

但蒋鼎文耽于宴乐,准备不足。战前他曾召集过军以上将领会议,但没有研究出作战计划,兵力部署也没有任何调整和加强,只是研究了军官眷属、行李、文件迅速后撤的计划。因此,在日军攻势面前,蒋鼎文、汤恩伯(第1战区副司令长官)指挥的国民党军仓促应战,一触即溃。5月4日,日军进抵洛阳以南20里之龙门。次日,蒋鼎文下令将洛阳重要桥梁炸毁,以阻日军前进。26日,洛阳失守,蒋鼎文率部退至伏牛山区。在短短1个多月的时间里,蒋鼎文失地千里,38座城池被敌攻陷,损兵20多万。中原战败,全国震动,舆论哗然。

7月,蒋鼎文不得不“引咎请辞本兼各职”,狼狈逃至重庆,蒋介石给他个国民党军事参议会参议的闲职。从此,蒋鼎文一蹶不振,基本上脱离了军政界。他自认为这次失败是“治军从政40年来最大挫折”。

抗战胜利后,蒋鼎文倚仗巨额赃款,在南京、上海开办宏业砖瓦厂、轮船公司。1947年,他携家眷旅居美国,后又游历欧洲10国,第2年回到上海,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上将顾问。1949年7月,国民党政权濒临灭亡前夕,蒋鼎文一度被重新启用,出任国防部东南区点验整编委员会上将主任委员,负责点验整编撤退到福建的国军,使其能继续同人民解放军作战。8月,人民解放军攻占福州,蒋鼎文眼见大势已去,逃到台湾,其后以陆军二级上将阶退役,任“总统府国策顾问”、“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委员”,1974年病逝于台北。(据《蒋介石的文臣武将》徐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