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名越南女兵轮流上,我男兵到腿软--还原真是越战,老兵亲历

bbwhzt 收藏 16 36471
导读:这是一个刚从磅逊省调来的增援部队的一个女兵班,一共九个人;她们既是战斗员,也是宣传员;因为具备战斗能力,她们经常单独执行任务,独立行动到某个战斗单位去慰问演出。这次出来也是到蓬晒前线慰问的。 - 1979年2月21日,我们突破水高公路,强度曲口溪,在一个叫做蓬晒的小山寨与越军展开了激战。由于那个地形复杂,基本都是山地,无法进行大的军事展开,所以,我们从团里领来的任务就是:目标,肃清326(高平)周边之敌;作战过程,各自为阵,机动作战。我与指导员商量之后,决定留下四班作前线预备队,其余以班为

这是一个刚从磅逊省调来的增援部队的一个女兵班,一共九个人;她们既是战斗员,也是宣传员;因为具备战斗能力,她们经常单独执行任务,独立行动到某个战斗单位去慰问演出。这次出来也是到蓬晒前线慰问的。

-

1979年2月21日,我们突破水高公路,强度曲口溪,在一个叫做蓬晒的小山寨与越军展开了激战。由于那个地形复杂,基本都是山地,无法进行大的军事展开,所以,我们从团里领来的任务就是:目标,肃清326(高平)周边之敌;作战过程,各自为阵,机动作战。我与指导员商量之后,决定留下四班作前线预备队,其余以班为单位,分左右两边向守敌包抄。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不一会,在左翼负责佯攻的指导员便负伤被抬了下来,刚刚前移不到200米的阵地眼看又要不保,我看了看四周,越南人虽然不向我们冲锋,但其射击十分诡秘,很难让人判断其工事位置。我们被压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山桠口两侧,人员伤亡很大。如果就这么僵持着,就算等到天黑,我们恐怕都再难前进一步。我只得把侧后掩体里的四班拉上去了。

又是一番激烈的交火;我让副连长把他所带的两个班的火器一起拿出来,手榴弹、机枪、步枪、冲锋枪一起轰鸣,敌人显然也被这么密集的射击镇住了,也把主要火力集中到了右侧。乘此功夫,四班从指导员攻击的部位迅速穿插绕到了敌人的左后则,见此阵势,越军不得不放弃阵地,丢下一些尸体,边打边逃了。大约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在蓬晒垭口会合,一边清点人数,处置伤员和牺牲了的战友,一边登记俘虏(我们此役抓了两个俘虏)和被击毙的敌人。这时,四班长王向红跑来向我报告,说他们班的周根和不见了,打扫战场时也没发现他的尸体。 这个问题就复杂了,会不会被越南人俘虏啦?

第二天我把情况向团首长作了汇报;过了几天,我们拿下高平,几天前驻守蓬晒的越军好几个都成了我们的俘虏,经过反复审问,他们坚决否认在蓬晒俘虏过任何中国军人。

周根和没有被俘虏,那他一定是牺牲了。

3月7日凌晨,部队接到回撤的命令;我在连队阵亡烈士的名单上认真地写上了周根和的名字。

周根和是一位老兵,这“老兵”对周根和实在是名副其实;他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家境贫寒;据他自己讲,曾断断续续地念过四年小学;1976年,周根和21岁,因为家穷,媳妇不愿过门,正巧此时适逢征兵,因为那时农村没有户籍登记制度,年龄自己说多大就是多大,所以,周根和谎称自己19岁而顺利入伍。

1979年3月14日,我们顺利地回到了祖国,在龙邦,我们受到祖国人民的热情欢迎,部队首长也一再地对我们进行慰问。作为基层连队负责人,我们一遍遍地上报、核实连里的烈士姓名、人数等等。

3月22日,团长突然来电话,要我即刻到团部去一趟。

好在部队尚处在休整期间,驻地比较集中,相距不远;约20分钟我便到了团部。

团长一看到我,就对着警卫员打手势,喊着说:“快,快,快喊他出来。”

我还没回过神来,周根和竟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没等他敬礼的手放下来就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小子,活着啦!跑到哪去了?啊?”

-

团长过来扒拉了我一把:“哎,哎,人家现在可是传奇人物了;啊,这个以后再说,现在,人还是交给你,你可得给我好好优待;周根和同志的审查材料和英勇事迹材料,一会由团政治部的同志交给你,我就不多说了。”

团里转来的材料彻底揭开了周根和失踪之谜。

那天,当周根和与四班战士们一起向敌人发起攻击的时候,他追着几个越南人边打边走,在消灭了几个敌人之后自己迷路了,并且子弹也打光了;他在灌木丛中寻找一圈无果以后,出于安全考虑,就借助一个树坑掩体坐了下来,打算等再想办法。

没想到周根和一个人在灌木丛里一隐一现的转圈,竟被另外几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刚从磅逊省调来的增援部队的一个女兵班,一共九个人;她们既是战斗员,也是宣传员;因为具备战斗能力,她们经常单独执行任务,独立行动到某个战斗单位去慰问演出。这次出来也是到蓬晒前线慰问的。可是,她们还没有与蓬晒守军联系上,就被双方激烈的交火给隔开了,直至后来守军逃离也就没给顾上她们。她们隐蔽在一个不为注意的地方直至看到独自一人的周根和。

看到周根和钻到一个树坑里躺下了,他们便悄悄地围拢了过来,一直围到周根和的跟前。

周根和呢,因为一路追敌,肯定比较疲惫,此时竟然睡着了。

活该周根和命大!这几女兵竟然谁也不愿意下手(开枪)杀掉周根和,常年生活在女多男少的越南的她们,被一个年轻的中国男人给迷住了。

最后,她们以手势为号,几个人一起扑上去,把睡着了的周根和死死按住:周根和被她们俘虏了。

出乎周根和意料的是,她们没有把他带回军营,而是七拐八拐拐进了一个不小的山洞。这里边竟然还有不少生活物资储备,甚至还有收音机;看来这些女兵们在出发前是有所准备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出奇了;女兵们叽叽喳喳的商议了一番后,轮流过来一人亲周根和一口;有的竟然抱着不肯松口,把周根和脸上的灰土都吞下去了。

这可把没娶成媳妇的周根和给吓坏了;可怜地瘫倒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这倒又惹得女兵们一阵哈哈大笑。接着,她们又是争先恐后地拿好吃的东西给周根和吃(大部分的罐头都是中国产),又是拿毛巾给周根和擦脸擦手,还要不失时机地在周根和脸上、手上亲上一口。

就算周根和没沾过女人,不解风月,但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啊,并且正值青春年少,再笨再蠢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嘛;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周根和唯一的工作就是没日没夜的与这几个女兵轮流ML。她们不要他做任何事情,“吃”和“休息”是她们从词典上学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汉语单词,也是她们对他最多的交代;作为军人,女兵们对于值哨站岗井井有条,就是不要他去。

-

十几天过去了,女兵们对他的热情似乎一点都没消退;可是,他和她们都知道,这是一场生命游戏!无论他们所代表的哪一方,一旦知道了这件事,都是军法所不容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说服她们,要她们放下武器,跟着他向中国投降。

他不停地向她们比划着放下武器的意思,吃饭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就集体比划,与每一个人ML之后也都比划一遍;显然,她们对他的比划从一开始就是明白的,只是好像都不当真,终于,收音机里传来中国撤军的消息,这是必须抉择的时候了。

在得到周根和不会被枪毙的保证之后,她们选择了跟着周根和投降中国的决定。1979年3月10日,他们先于周根和的原连队,在中越边境被兄弟部队接收;根据周根和的讲述随即开始了对他的审查,并开始与他的原部队的联系。

这也就有了前面的一幕。

9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有这大新闻,网上应该早就传开了。

79年老兵回国就会半个中国都知道!版主是不是看到阿拉伯女性叙利亚在前线身体支前,慰问自由军的消息,晚上做梦到了79年前线一趟给我们逗乐子!呵呵!

这二十岁的小伙挺起来对付九个娘们也不是太大难事,一娘们三五分钟的,加起也就一节课时间,每天操练一两次,年青就是力量。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这种事的真实性我不好评论,但中越战争中越南女特工用美人计倒是有的,还有越南由于经历了法越战争、美越战争以及南北越之间的战争,再后来中越战争,使得越南男性死亡惨重,男女比例极其严重失衡,越南女兵见到年轻英俊的中国男兵,心生爱慕也在情理之中,何况两国只是一河之隔?至于九个女兵和一个男兵ML有点匪夷所思,但凡事皆有可能,如果是九个男兵对一个女兵,可能大家就不会怀疑了!

这伙计艳福不浅,被九个女人轮流了十几天,体力不错。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