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三”因爱生恨刺死“小四”刺伤情夫

一个是同居5年、终日陪伴左右的情人陈娇; 一个是相识两个月、柔情蜜意的90后女朋友袁梦。对年近四十、已有妻儿的男人阎康而言,实在难以取舍。但当三人在同一时空交汇时,爱恨情仇冲垮了陈娇的理智,她对着袁梦、阎康才连刺数刀,致袁梦失血过多身亡。

近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以陈娇涉嫌故意伤害罪将案件报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酒店大厅凌晨惊现血案

2013年2月1日凌晨,在静安区某知名四星级酒店健身中心,休息大厅领班李珍冲进了休闲部主管王林的办公室,“四楼休息大厅内有两位客人在吵架,请您马上去处理一下。”王林一上楼便看见四楼美容院通往休息厅的过道里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浴衣,从背后抱着一个女子,并用双手抓住这个女子的手腕。男子是健身中心的熟客阎康才,女子是他的情妇陈娇。

阎康才一见到王林便大喊:“快把她手里的刀拿走!”这时,王林才发现陈娇右手握着一把单刃水果刀,便立刻上前夺下了刀,并交给传菜的阿姨。陈娇双手沾满鲜血,刀上也有血迹。阎康才又和陈娇争吵起来,并对王林说:“里面有个女的受伤了,帮忙送医院。”

王林跑进休息大厅无烟区,看到有个穿浴衣的女子仰面卧在沙发上,眼睛闭着,浴衣上都是血迹。她是阎康才的“新欢”袁梦。王林马上拨打110和120。

很快,120救护车赶至现场,袁梦因失血过多,已无生命体征,送至医院时抢救无效死亡。

凶器竟出自情夫车内

检察机关审查发现,陈娇当日所使用的刀具是一把橘红色水果刀,而刀的主人竟是阎康才。

原来,1月31日白天,阎康才与刚认识两个月的咖啡店服务员袁梦到江苏淮阴游玩,途中为削水果买了一把水果刀,用好后放在了车里物品槽内。回上海路上,阎康才接到朋友电话,约他晚上去酒店健身中心洗澡打牌,便带着袁梦一同前往。

正当阎康才与袁梦卿卿我我之时,陈娇正在疯狂地寻找着他。1月31日下午2点,陈娇决定去找阎康才。当晚,陈娇打电话给阎康才的牌搭子阿邹,终于知道了阎康才的去处。

2月1日凌晨,陈娇赶到了阎康才所在的酒店,发现了阎的那辆白色轿车。恰巧陈娇身边有车子的备用钥匙,就开了车门,并在后排座椅上发现了一套黑色女式棉毛衫裤,而这套棉毛衫裤不是她的。

为了报复阎康才,陈娇从车的物品槽内拿了一把橘红色塑料柄的水果刀,放在上衣口袋里。她到包厢门口向里张望,看见阎康才在里面打牌。随后,阎康才从包厢里出来了,朝另外一个休息大厅走去,并没有看见陈娇。陈娇跟在其后,只见袁梦正躺在休息椅上看电视,而阎康才走过去和袁梦又搂又抱。

此时,陈娇拿出水果刀,走到阎康才身后,朝他的胸口捅了一刀,阎康才想抓住陈娇的手,陈娇一边挣脱阎康才,一边拿刀继续捅。愤怒至极的陈娇朝袁梦的胸部、头部、手臂连捅数刀,致使袁梦受伤倒地不起。

面对如此冲动的陈娇,为确认其刑事行为能力,静安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对陈娇做精神病鉴定。3月27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了 《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陈娇作案当时及目前无精神病,对作案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赌博男隐瞒家室拈花惹草

讯问中,陈娇告诉检察机关,阎康才是个体户老板,出手阔绰、会哄人开心。她和阎康才同居在一起五年了。两人还一同回过老家,见过家人。阎康才喜欢赌博,陈娇经常劝他,但他不听,为此两人没少吵架。相处期间,阎康才陆续向陈娇借了18万元,有借条为证。

本来阎康才每天都到陈娇这里过夜,但最近半年来他经常说有事不来了,陈娇便怀疑他外面有了新的女人,但是阎康才始终不承认。后来陈娇听说阎康才是有老婆的,而且赌博在外面欠了一百多万元,加上最近几个月一直不接陈娇的电话,陈娇更加心生怨恨。

“我对他那么好,他还要欺骗我!不仅欺骗我的感情,借钱不还,还背着我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为了报复他铸成大错。我现在很后悔。”这是陈娇对检察机关说得最多的一段话。 (文中均使用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