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的汇源等果汁企业

yangjl4259 收藏 1 7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曝果汁饮料多用腐烂水果加工 涉汇源等知名公司

黑心的汇源等果汁企业

收购“瞎果”的正是这样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果汁企业。安徽省砀山县是海升、汇源分公司所在、江苏省丰县是安德利分公司所在、山东平邑县是汇源分公司所在。在占地甚广的砀山汇源,记者看到有运送瞎果的车辆时不时从砀山汇源的正门驶进,门口的绿化带周围也弥漫着阵阵酸臭。

[编者按]曾几何时,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健康意识的日趋强烈,健康饮料开始深入民心。而在健康饮料中,果汁饮料所占比例逐步增大。但这些果汁真的是如消费者理解的那么健康自然高品质么?或者如自己宣传那么百分百无添加么?经过本报记者为期半个多月的调查发现,事实显然并不如此。

徐州安德利果蔬汁有限公司(简称“徐州安德利”)门口对面的马路,果贩子老王正在和几个刚刚从果汁厂送水果出来的果贩唠嗑,时不时瞟一眼停在马路对面的农用三轮车。

那辆农用三轮车是老王从果农手上收购“瞎果”的车子,隔街望去车子上水果只码了一半,不过睡在躺椅上的老王却显得并不着急。

在当地人口中,“瞎果”指的是由于一些各种原因并没有得到很好保护而腐烂变质,或是在未成熟之前就跌落的水果。

约莫一个小时过后,一个骑着小型电动三轮车的果农将车停在他的脚边,“老王,这果(瞎果)还是2毛一斤么?”

老王站起身坐上果农的小型电动三轮车,往他农用三轮车开去。而离老王的农用三轮车越近,一股水果腐烂变质之后的酸臭味就越刺鼻。当小型电动三轮车停下后才发现,农用三轮车货斗后滴下来淅淅沥沥的脏水和车上的水果是这股怪味的来源,而此前趴在水果堆上的苍蝇顿时四处乱飞。

显然已经熟悉这样环境的老王,和果农熟练的将收来的瞎果称重,倒入老王已经准备好的还残留着一块块黑色印记的网兜中去,还没有等老王将钱算好,这时各村各组的果农都陆陆续续从各方冒出来,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几百斤的瞎果已经装袋堆放在一边。

“这些果子都不能卖给老百姓吃的。”老王挥开在自己面前飞舞的苍蝇,按着计算器盘算着收来的数量,同时伸手指指背后的徐州安德利,“收来的都是要给公司的,按照这速度大概收到明天就能收完送进工厂去了。”

说着,将计算器往农用三轮车上随手一丢,便往刚刚过来的马路对面的躺椅走去。而四处乱飞的苍蝇又一窝蜂地扑向了这些散发着酸臭味的水果。

事实上,收购“瞎果”的正是这样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果汁企业。近日,记者分别走访了安徽省砀山县(海升、汇源分公司所在)、江苏省丰县(安德利分公司所在)、山东平邑县(汇源分公司所在),果汁企业之所以将企业选在这些地方,首要的原因就是上述地域均为周边地区甚至全国范围内的水果产出大县。

正是由于上述县市的水果产量巨大,所以也意味着有更多“瞎果”能够供应到企业。而它们,正是果汁的生产原料。

“瞎果”们的去处

在砀山海升工厂的后门,记者发现有很多装载着满满一车厢腐烂水果的卡车,正等着进入工厂验称拿钱

距徐州丰县不到百公里之遥的安徽砀山,此刻也在上演着类似的戏码。

每年中秋来临之际,正是砀山特产——酥梨的成熟季节,而这个时候砀山县城内外的果农们都在想尽一切方法将他们的特产变成现金。

今年砀山县的果农却笑不起来,年初寒流造成的损失尚未收回,7月初百年一遇的龙卷风更是给全县的经济造成了重大的打击,初步统计直接经济损失5.05亿元,其中农业损失4.14亿元,水果受损率达40%以上。

遭受了自然灾害,果农们自然想着将仅剩下来的水果怎么能够最大化利益。

果农老夏这几天正在将自己家果园中各种品相的水果进行分装,因为产量的减少,品相好的水果,将提高零售价格售卖。而对于品质稍差,或是已经产生变质的水果,老夏果断将这些水果售卖给附近的罐头厂商和果汁厂。跟随着老夏家的电动三轮车,记者发现从砀山县的园艺场到砀山县县城的路上,众多大大小小的水果行或是水果购销中心,正在收购品质较差甚至已经腐烂的水果,而在这些摊点周围少不了的是水果腐烂变质的酸臭味和一群群闻味而来的苍蝇。

“这些水果都是我们县内果汁生产企业所需要的,其他好的梨子、苹果则都会包装好销售。”当记者随笔询问路上的民众时,他们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随意走到一个摊位,还没有走近鼻子就飘进一股浓浓的腐烂水果的味道,摊点周围地面上黑乎乎的一片证明这里长期从事着收购腐烂水果的生意。摊点旁边已经装好水果的框子也在不断向外留着腐烂的汁水。

再走近点看,一堆堆装好的品质较差甚至已经腐烂的水果上,多只苍蝇不断在各个烂水果上来回起落。

一位带着卫生橡胶手套的大妈,对于这种环境已经习以为常,满脸淡定的从前来出售零散烂水果的车上卸下货物,并且将收购来的腐烂水果进行转载。

“瞧,这些蓝色的水果箱就是海升专门用来装水果的。”一位摊主指着码放在一边的蓝色水果箱说道。与此同时,记者走访了多家收售腐烂水果的摊位,并从相关负责人了解到,这些水果大多数的去向都是附近较大的果汁生产企业——安徽砀山海升果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砀山海升”)、砀山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简称“砀山汇源”)。

但这些腐烂的水果是不是就如当地果农所言,大部分真的都被砀山海升和砀山汇源收购了呢?

记者驱车来到了距离砀山县城15分钟车程的砀山海升。

从砀山海升靠着马路的公司大门处,看不出有任何此前记者看到的装载腐烂水果的大型卡车进出。记者向周围果农打听,才知道一般装载腐烂水果的卡车都从砀山海升的后门进入。沿着砀山海升旁边的一条小路驱车进入,豁然发现有很多装载着满满一车厢腐烂水果的卡车一辆辆排开并且足有百米有余,这些车子都是等着进入砀山海升验称拿钱的。

记者离这些车子几米开外就已经可以闻见一股股刺鼻的水果腐烂的味道。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砀山汇源。在占地甚广的砀山汇源,记者驱车绕场一周虽然没有发现砀山海升那样壮观的卡车长龙阵,但还是有运送瞎果的车辆时不时从砀山汇源的正门驶进,砀山汇源门口的绿化带周围也弥漫着阵阵酸臭。

果农的生意经

“在我们当地‘瞎果’都送到果汁厂做成果汁或是浓缩汁,品相较好的但是不能达到零售程度的水果一般都运往罐头加工厂”

再把镜头转回到徐州丰县。

收完瞎果后,老王休息的地方已经聚集了几个刚刚从安德利送瞎果出来的司机,为了等着同乡一起回城,他们闲着无聊便摆起了牌局,牌局上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今天收水果的时候有没有被扣钱以及被扣多少。

扣多扣少自然关系到这些果农们的收入。

果汁厂们收购这些品质不高的水果榨成果汁或是浓缩果汁,自然少不了节约成本的考虑。原料成本的低下,为这些工厂的终端产品创造了相当的利润空间。而在这个利益链条最上游,果农和水果购销中心的商贩们也在依靠大量的“瞎果”赚取着并不高的利润。

在砀山县城,基本上每个人都和当地产量最大的水果——酥梨和桃子的种植脱不开关系。

陈师傅在砀山县城开出租车,不过他们家的主业却是种植水果。由于种植着几亩果园,在果子成熟前的几个星期,她就开始向她的乘客推销自己家的酥梨。

一阵攀谈之后,陈师傅打开了话匣。当记者询问她如果有长得不好的水果,或是因各种原因产生变质的水果怎么处理时,陈师傅很爽快地告诉记者:“这些果子放到市场上肯定没有人去买,与其这么烂在自己家里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打理,还不如低价卖给果汁厂换点钱回来。”

据记者了解,当地果农对于这些果子的处理方式和陈师傅是一样的。

不过果汁厂们并不直接和这些果农接触,连接果农和果汁厂的纽带则由当地大大小小的水果购销中心或是水果行来充当。

老陈经营着砀山当地一个规模较大的水果购销中心。据老陈介绍,每天最少从他的购销中心向附近大大小小果汁厂运送的“瞎果”都在二三十吨左右,最多的时候每天60多吨的“瞎果”都送过。

“在我们当地‘瞎果’都送到果汁厂做成果汁或是浓缩汁,品相较好的但是不能达到零售程度的水果一般都运往罐头加工厂。”老陈指着购销中心空地上整齐堆放的看起来品相较好的水果说道,“因为制作罐头的要求较高,有疤痕或是很重的划伤或是大小不一的水果,原则上是不能去制作成水果罐头的。”

不仅仅是品相和质量上的区别,运往罐头厂和果汁厂的货物的售价也有着区别。

老陈指着正在装车的一袋袋“瞎果”说道,这些果子我们一般都是按照2毛钱左右一斤的价格从果农手中收购的,要送去罐头厂的水果就要贵一些,每一斤差不多比“瞎果”要贵上1毛5到2毛钱左右。

老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收购一吨“瞎果”要花费400块钱,而今年果汁厂“瞎果”收购的价格基本上在450元/吨上下浮动,而50元每吨的差价仅仅是毛利润。

50块钱中间还要刨去运送水果的油费和装卸工人的人工成本,同时像是汇源或是海升这样的大型果汁企业,在收果的时候还会根据一些标准对各地运来的果子进行减扣,这样算下来老陈在每吨“瞎果”上可以赚到的利润并不太多。

用老陈的话说,购销“瞎果”这个生意靠的就是薄利多销。说话间,老陈家又一辆卡车已经装好准备出发,这辆车的目的地正是当地有名的砀山海升。

果汁厂的神秘“魔术”

运送水果的车辆只准司机一人进入:“因为工厂就怕有记者来曝光这些事情,所以对我们手机使用的情况也管得很严”

接下来的疑问是,果汁厂如何将这些甚至还流着烂水的“瞎果”变成一罐罐美味诱人的果汁的呢?正如同魔法师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样,过程同样密不可宣。

徐州丰县是全国水果生产十强县,拥有果树面积50万亩,盛产优质苹果和白酥梨,是江苏省最大的连片果园,被誉为“红富士之乡”、“苏北果都”。

国内首家浓缩果汁上市公司安德利果汁的徐州分公司也是坐落在该县的开发区,当地人也都知道有这样一家大型的果汁企业。

每到一年的8、9月份至该年的年底,近半年的时间被果汁行业俗称为“榨季”,在这段时间内各家果汁企业都会陆续收购大量水果进行榨汁,而此时也正是果汁企业们管理最严格的时期。

正处在榨季的安德利自然成为检查最严格的工厂之一,记者曾经试图翻越围墙进入工厂内部,但是最终都被工厂内部人员发现“请”出门外。

各种尝试无果下,记者发现,唯一能够比较顺利进入工厂的也只有运送水果的卡车司机。为了能够进厂一睹果汁厂生产的环境,记者找到了一位水果行的老板,他答应让司机小张带着记者进入果汁企业,但是并不保证能够成功进入企业内部。

在运送水果的路上,小张掏出一张某果汁厂发的出入证件告诉记者:“这些大型的果汁企业在榨季对于公司的进出都有着十分严格的检查。基本上都是要求一辆车只能一个人,就是说只能开车的司机进入厂区,在进场的同时门口的保安还会一一核对身份证上的信息。更有的企业还会下发专门的进出证件,有身份核实的基础上还需要持有相关证件才能进入。”

能够进入果汁厂的大门仅仅是第一关,在运送水果的车辆进入果汁厂后,只能在相关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开去指定的地点。有的果汁企业管理更加严格,从运送水果的车辆进入厂区直到该车辆离开厂区的这一段时间,司机都不能下车,装卸等各种工作果汁厂有专人负责,同时这个时间段内将手机掏出使用,也被果汁企业视为禁止行为。

“因为工厂就怕有记者来曝光这些事情,所以对我们手机使用的情况也管得很严。”对于各家大型果汁企业的过度小心,小张这样解释。

当记者乘坐的这辆卡车在果汁厂门口进行检查时,虽然强调了是同一家水果购销中心的员工,但相关的安保人员还是认真执行了一车一人的规定,将记者挡在了果汁厂之外。

在这期间,记者在该果汁厂门口发现,有的车辆货斗后面还载有一个人。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在车上询问了从果汁厂出来的小张。小张指着记者的穿着笑道:“我们都是常年进出的本地人或是周边县市的,门口的保安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不是本地人,肯定对你也会产生更多的戒心,万一你是记者呢。”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果汁生产企业的严格检查期基本上是跟随榨季安排。小张表示在非榨季的时候,工厂的出入检查相对不是十分严格,那个时候要带个人进出厂区会较为容易。

随后,记者也曾经通过正常途径试图要求参观企业,但也被以包括企业机密等理由婉拒。

每天有几十甚至上百名类似小张这样的运送水果的司机从果汁厂进进出出,他们在这些严格的果汁场内又看到了什么样的情形呢?对于做了多年水果购销生意的老陈来说,这再熟悉不过了。

他告诉记者,如果是第一次进入工厂的司机,厂区里会有相关的工作人员指引运送“瞎水果”的卡车开往指定的卸货地点——果槽。

运送“瞎水果”的货车将车子停好之后,果汁厂内有专门的装卸工,将水果都倾倒在十米见方左右的果槽中。

老陈指出,每家果汁企业都有类似的大果槽,只是数量有所不同。这些“瞎果”在全部倒入果槽的同时,果槽周围会有几道可能含有消毒杀菌成分的清洁水对果槽内部的水果进行冲洗,水果腐烂的部分在这个环节可能就被冲掉。

随后,经过了一道冲洗的水果,便经由一个有着喷水装置的输送带就直接进入榨机。

至于如何储藏,老陈坦言这种“瞎果”根本谈不上储藏。“如果再放个几天这些‘瞎果’就烂得更厉害了,所以基本上都是运送过去经过上述几道处理之后就直接上流水线。”

“所以我们周围知道这个情况的,现在基本上都不喝果汁了。”说着老陈端起刚刚泡好的茶喝了起来。

果汁流向哪里?

目前市面上热销的冰糖雪梨等以梨汁为卖点的果汁饮料,有部分就是由砀山海升所提供

“欢乐幸福年,健康喝汇源。”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广告语,但是,同徐州丰县的老陈一样,在汇源砀山和平邑两个分厂所在的当地居民,现在基本上很少或是干脆不喝果汁厂生产的果汁了。

这些果汁最终流向了国内外其他的地区。

记者翻阅汇源2012年年报发现,根据尼尔森数据显示,在目前国内果汁饮料市场,汇源在100%浓度果汁和中高浓度果蔬汁中,市场份额分别占54.2%和44.1%,均位列第一,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优势明显。

经过多年的开拓,汇源果汁旗下包括百分百果汁、果肉系列果汁的销售网络已经遍布全国各大城市,与此同时,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已经成为汇源果汁产品的销售地。不仅仅是果汁饮料,汇源生产的浓缩果汁、果浆系列也成为公司出口的重要产品,其中欧美为出口浓缩果汁的主要市场。

而于2005年11月4日以红筹形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中国海升果汁控股有限公司(00359.HK),也是陕西第一家在香港主板市场上市的企业。中国海升旗下的陕西海升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还是浓缩苹果汁、浓缩梨汁和苹果香精三大产品的全球最大供应商,并且还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卡夫、雀巢等国际主要知名品牌建立了深厚的商业关系,长期、稳定地为这些国际一线品牌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有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市面上热销的冰糖雪梨等以梨汁为卖点的果汁饮料,有部分就是由海升所提供的,而砀山海升占到其中的相当部分。

而烟台北方安德利果汁股份有限公司更是早在2003年4月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浓缩果汁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主要生产浓缩果汁、果浆、果干、香精和果胶等产品。

据了解,目前公司90%以上产品出口到北美、欧洲、亚洲、大洋洲、非洲等市场,与多家世界知名食品及饮料公司建立了业务关系,出口量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同行业前列。

就看到和了解到的运送水果的车上出现品质不好的水果等情况,记者致电汇源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她告诉记者,由于当地果农的搬运和挤压等情况,水果破损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不是说农民故意将不好的水果给我们,公司也是有严格要求的,这些要求也会对果农进行传达。”

针对司机们所描述的收购的环节,上述人士指出:“这些司机不懂我们的技术,工厂不对外参观,所以一些甄选环节他们肯定也不能看到。汇源收购水果进长后,经过称重,清洗,分拣,过滤,杀菌,冷破碎,压榨等多项工艺技术和工作流程处理,最终进入生产线,是没有质量问题的水果。”

“收购之后会有几道工序,我们会抽查例如农药残留等情况,同时我们的标准也要高于国标,如果不合格的将退回不收。”她说。

与此同时汇源方面表示,中国是一个水果大国,卖果难是数亿果农面临的现状,水果一旦成熟,不及时采摘、科学低温储存就会变质、氧化。在果园周围建立更多气调库,帮助农民科学储存鲜果,是解决卖果难问题的关键。

事实上,经过二十年的发展,汇源在原料采购方面具有标准流程管控,汇源有自己的气调库储存,汇源的产品符合国际最严格的出口标准。

安德利总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旗下的工厂都是严格按照相关流程操作,并不会出现记者发现的情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