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自己的20年青葱岁月(连载三)

第三节 连长

其实,在我们空军机务部队没有连长这个编制,准确的说应该叫中队长,我的新兵连长姓颜,大概不到1米7的身高。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了,颜中队长的长相在我的记忆力已经相当的模糊,如果有什么比较突出的印象的话,我觉得可能是他那一双眼睛和他的沉默寡言,颜中队长有一双大眼睛,当他保持沉默瞪起眼睛的时候对我们新兵的威慑力是无与伦比,再调皮捣蛋的新兵在他瞪起眼睛时也无力与他对视,只有垂下眼睑,低头认错的份。颜中队长有一句口头禅:“我们是一中队,一中队的意思就是要有第一就上,见红旗就扛。”以此来激励我们在新训生活的各个环节都做到最好。

记得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有一段台词,具体怎么说的我记不住了,大概意思是说每一支部队都是有自己的灵魂的,这只部队的首任军事主官就赋予了这支部队的灵魂,军事主官的性格就决定了这支部队的性格。20年军旅生涯的实际经验让我认为这段话说的非常贴切,大到师团,小到班排,每一个单位都是有自己的性格的,至于一支部队的灵魂是不是首任军事主管赋予的我没有更多地体会,但是现任军事主官的性格决定一个单位的性格确实是我的亲身体会,一个办事果断干净利落的军事主官所带领的团队必然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团队,一个拖拖拉拉黏黏糊糊的军事主官带出的团队也必然是一个拖拉黏糊的团队。颜中队长赋予我们一中队的性格就是“有第一就上,见红旗就扛”的永不服输的性格,它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中队的发展和每一名新兵的性格。

与颜中队长相处的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比如说与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是什么样的,他当时说了什么话等等。但是有几件发生在他身上的趣事儿我却记忆深刻。

当过兵的朋友的可能都有整理内务的经历,关于整理内务以前听到过这样的声音:现代战争打的是人的素质和装备的技术含量,整理内务这样的琐事即耽误时间又没有什么实战价值,还不如把整理内务的时间用在训练上或者让兵们多休息一会儿。这样的观点是大错特错的,整理内务不是简单的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儿,把各种用品归置的整齐有序这么简单,它的妙用更多地是在这种简单机械的活动中,培养军人精益求精、协调一致的作风,进而影响军人在执行任务时严谨的态度和统一行动的整体意识。

而整理内务对于十七八岁的新兵来讲无疑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那一床从武装部领来的被子稍微给了它一点阳光,他就怒放了起来,别说叠成豆腐块儿,就是叠成面包也是那种最肥大香软的面包,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地方政府对子弟兵的关爱,被子里装的都是一等一的上等号棉花呀!新兵们对这份特殊关爱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不得不用各种手段来蹂躏地方政府的关爱,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肥大香软的面包变成规规矩矩的豆腐块儿。随后各种层出不穷的蹂躏被子的方法在新兵们中间传开了,什么淋水法、铺地桌面碾压法等等方法层出不穷,甚至有的新兵在叠好被子后怕拆开后第二天叠不起来,在12月份的北方晚上睡觉不脱衣服不盖被子,仅靠一件军大衣在没有暖气的营房中度过漫漫长夜,真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旺”。

随着中队感冒人数的不断增加和区队长们的耐心被新兵们消磨的所剩无几,颜中队长出马了,上来就颁布了两条禁令:“任何人整理内务不得用淋水的方法来叠被子;所有人睡觉时必须把被子打开”。禁令颁布后,在中队俱乐部里,颜中队长命令把全中队叠的最差的一条被子拿到了俱乐部,亲自给全中队新兵演示如何将面包变成豆腐块儿,在全中队新兵的注视下,颜中队长没有借助任何工具,仅仅是靠手臂的压扯整理,10分钟内就把一个面包变成了豆腐块儿,虽然不是一块儿完美的豆腐块儿,但已经比原来的面包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而仅仅10分钟时间,大家除了看到了被子由面包到豆腐块儿的蜕变过程,同时也看到了中队长脸上的汗水。通过这次现场演示,新兵们明白了把面包变成豆腐的过程不仅仅需要方法和技巧,更需要付出更多地汗水。20年过去了,颜中队长那张布满汗水的脸庞依然是那样的清晰。

军容风纪检查是军队的一项经常性工作,《内务条令》规定的检查周期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了,离开连队后对此关注的就不是太多了,好像是连队每周一次,营每半月一次,团每月一次,欢迎有知道的朋友给我留言更正。在新训的后期,专业训练的阶段,大家入伍也都在半年以上了,新兵们也由开始对军队的一无所知到有所了解的程度,连队对新兵的管理也不像当初那样紧张了,更多地是让兵们学会自主管理。基层管理就是这样,管理者放松一尺,被管理者就会自我放松一丈。在这种大背景下,个别新兵就开始把自己的头发留起来,梳一种九十年代初港台明星的头型,每次理发只是把鬓角和头后剪短,戴上帽子后符合帽墙下发不超过1.5厘米的标准,但帽子脱掉后却没有半点军人的气质,当时,我们中队大概有10来个胆大妄为者就留了这种头型,中队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没有较真。

后来不知道哪位看不顺眼新兵就敢这样干的老同志把这一现象反映给了团座,在一天早操时间,团座带着团里各位领导亲临训练场,照例是值班员报告等等一系列正常程序后,团座开始组织团领导对各中队军容风纪进行突击检查,不检查别的,就是脱帽检查头发长度,我们中队当场被拉出十几位站在前边,检查完后团座一声不吭的带着团领导们离开了。颜中队长也不发火,只是命令文书回中队把手推子拿来,他亲自操推,在十几名新兵的头顶由前至后给来了一推子,剩下的自己看着办,10几名新兵低着头红着脸站在全中队队伍的前面,队列里的大家使劲憋着笑保持着军姿,那场面绝对会给你留下终生的美好的回忆。之后,颜中队长同样保持他的沉默,但从此新兵们再不敢有人留长发,并时刻留意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否适当,谨防上级的突然袭击。

颜中队长是个烟鬼,爱抽烟,并且是来者不拒,不管是几十块钱一盒的中华,还是一块八一盒的本地烟,他均能抽的的津津有味,当年我们的新兵连对抽烟管的不严,不禁止大家抽烟,只是禁止在宿舍内抽烟。前边说过,我们中队的兵源主要来自两个省份,一个是河南一个是浙江,浙江主要是温州、余姚等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这帮家伙确实有钱,有的刚入伍新兵点验时,光中华烟就被区队长拿走了六条,后来由于金额过于巨大,连队也不敢私自处理,大部分又还给新兵了,至于换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颜中队长从来没有因为浙江兵的烟好河南兵的烟孬就对一方另眼相看,反而是始终一碗水端平,既不让浙江兵觉得有钱和连队干部关系好,也不会让河南兵觉得经济条件差而低人一等,基本上让大家在一个比较公平的环境里成长。

说起抽烟颜中队长还有一件趣事儿,有一次全中队到团部参加政治教育,中队长在办公室赶材料,我当日值内务班,就是在中队门口站岗,正当我在门口站岗的时候,颜中队长叫我到办公室去一趟,告诉我让我帮他到小卖部买一盒烟,办公桌上有零有整的放了一块八,他让我拿着去给他买烟,我想也没想就没拿钱到小卖部用自己的钱给他买了一盒五元的红梅,结果他大发雷霆给我一顿教育,最后红梅自己留着抽,拿着他的一块八给他买了一盒本地烟。

新兵连长对于一个新兵军旅生涯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炼钢时把融化的钢水儿倒进模具的瞬间就决定了这块儿钢将来会产生多大的作用,新兵无疑就是即将导入模具的钢水,而连长无疑就是帮助新兵定型的模具,一块儿好的模具产生出来的必然是一块儿好的作品。

感谢我在新兵连遇到了一位正直的连长,是他的启蒙让我在20年的军旅生涯中坚实的走好每一步。真心说一句,谢谢您!我的新兵连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