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大哥

wangchuangg 收藏 13 161
导读:时间过得真快,大哥已过世四个年头。 我的大哥,长辈赐名庆忠,每想起他,总想到他忠厚老实的样子。虽然很多年他跟父母不相往来,对我和妹妹没有尽到长兄的责任,但他的过世,仍不免让我产生失去一奶同胞的悲伤,记得出殡那天我二哥在坟地昏过去的情景。 大哥一向为人忠厚,这与家教有关。小时候逃过荒要过饭,但饿死不偷人家地里的玉米;上学后,因饥荒乞讨而辍学;当年父亲在县钢铁厂当会计,每天发一个饼,父亲舍不得吃,走三四十里路带回家,二哥分好后挑一块小的给大哥,大哥从没有敢计较过;挨了父亲的训斥后从不替自己辩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时间过得真快,大哥已过世四个年头。

我的大哥,长辈赐名庆忠,每想起他,总想到他忠厚老实的样子。虽然很多年他跟父母不相往来,对我和妹妹没有尽到长兄的责任,但他的过世,仍不免让我产生失去一奶同胞的悲伤,记得出殡那天我二哥在坟地昏过去的情景。

大哥一向为人忠厚,这与家教有关。小时候逃过荒要过饭,但饿死不偷人家地里的玉米;上学后,因饥荒乞讨而辍学;当年父亲在县钢铁厂当会计,每天发一个饼,父亲舍不得吃,走三四十里路带回家,二哥分好后挑一块小的给大哥,大哥从没有敢计较过;挨了父亲的训斥后从不替自己辩解,口拙如我母亲。出去讨荒要得的馍馍和粮食,他背着给奶奶和小姑送回家。13岁时发着烧,二哥带着他坐火车去关外投靠父亲。等我有记忆的时候,是大哥结婚后,他的大闺女送祝米,我记得当时我家院子里粪堆旁一撮黑色的鸡毛,办酒席时杀的鸡,我只比他大家闺女大三岁。再后来就记得有时候从地里下工回来,大哥在家摆治他的电子琴,他能弹完整的曲子。再往后,我就记事了,经常看到二哥打大嫂,大嫂在前面跑,二哥在后面追着打,据说是因为大嫂打我母亲,还把全家人挨个骂。大嫂当年介绍的第一个对象并不是我大哥,快要结婚了,对方一打听,说她肯骂人,人家说她家教不好,跟她散了。她娘家爹觉得丢人,赶紧托人说媒,与我大哥见面时,一家人都相中了,我大哥长得也算一表人才,家庭条件不错,因为当时我父亲在铁路上工作,家境比较殷实,而在家持家的母亲听说大嫂挺能干的,也就没再去察听,就同意了这门亲事。结婚后,大嫂发现大哥心太实,没有像她想象的能说会道,三天一大骂,两天一小吵,然后就跑回娘家,过一段时间,大哥再把她接回来,有时候也自己回来。婚后,家庭矛盾不断激化,大嫂又泼又恶,大哥怕他,结婚一年不到她就闹着分家,父亲在收麦前,专程从关外回来主持老大的分家,从此他们另过。分家后,我们家由二哥持家,陆陆续续二嫂进门,小姑出嫁,二嫂生孩子。上世纪七十年代,日子虽然过得不富,但他们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我和妹妹小,母亲在家做饭主持家务,照顾我们和侄子侄女,二哥家三个孩子,没有奶,全是父亲从关外托人买的出口奶粉,把三人孩子扶养成人。大哥家也是三个孩子,因不与父母来往,父母确实没有照顾到他们。

父亲退休,我当时14岁,正好退休有一子女可以顶班,如果我大几岁,肯定是我顶班,可我年龄小,当时成绩在班里是前几名的,父亲就合计着让二哥去接班,找关系给二哥改小了年龄,所以二哥一直到六十多岁才办了退休。二哥接班,老大家两口子更觉得父母不公平,大嫂经常隔墙骂空,我母亲都装作听不见,我父亲听到了就会拉个棍去打她。有一回早上我跟两个嫂子去生产队捞花生,就是生产队收完后,落在地里的花生一经雨,白白的露出来,我们拿着袋子去拾,拾了归自己家,有时候也拿着抓钩去捞红芋,我清楚地记得大嫂跟二嫂说‘骂人咋了?我不信他有割舌刀?’二嫂说她不会骂人。其实二嫂也是想分家,婚后这么多年跟老的一起过,不当家,母亲提过多次,二哥坚持不分,他知道分家后,家里只有母亲、我和妹妹了,没有人挣工分,那时候奶奶还跟小姑另过,小姑还没出嫁,后来生产队实行了土地承包,就一直没分家。我和妹妹小的时候穿的鞋,都是二嫂做的,该咋说,二嫂还是疼我们这两个小姑子的。关于大嫂教唆她的话,我没敢学给二哥听,也没敢说给母亲听,免闲气生。

二哥分家是在我上初三的时候,我放学后还帮着他们拉土盖屋。后来分了家,我二哥已到关外接了父亲的班,没过多久,二哥从关外调到镇粮管所上班,我当时已到县中读书,二哥在单位评了先进,发的毛巾还送给了我。休息时,我还到二哥单位去混顿好吃的。

正是二哥的接班,加剧了大哥大嫂跟我父母的矛盾。从我懂事起,我就觉得大哥他们见了我们都是扭着脸走,跟母亲走顶头,也不答理母亲。

我记得我上大学后,跟大哥家的关系有所缓和,中间不止一次有人说和,大哥也不止一次去给父亲磕头陪不是,父亲不理他,大哥为难的很,坐不是站不是,大叔从中说和,说我父亲‘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了,孙子说对象,一打听他们不跟老的搭腔,就黄了,难不成你就让孙子打一辈子光棍吗?’这种情况下,父亲同意大哥大嫂进门,从此两家才有了来往。

我结婚时,大哥给我添了件双人床的床单,大嫂二嫂送我出的嫁,全家人拍了合影照,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当时奶奶还在世,坐在中间,很有老太君风范。大哥每到父母家来,必定走的时候得带走一些柴禾什么的,他四处搜,我们装作看不见,父亲很生气,说他是上门来捞摸东西的。那二年,大哥家儿子媳妇过节没多有少,也给奶奶爷爷买条鱼的,大侄女结婚后,侄女婿上门来,给奶奶爷爷也带点礼,一辈子好客好面子的父亲负责管他们的饭,一家人和和睦睦处了二年。

我工作后,我大侄女还到我单位来过,那时候他们还跟父亲来往,分析家庭矛盾,我说这么多年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得开的,再说了我父亲的脾气确实不好,大侄女还说爷爷一辈子就这脾气是改不了的,说到伤心处,大侄女说奶奶爷爷这么多年没疼过他们,我说确实是没有疼过你们,这个不愿他们,你父母有责任。我问她两家为什么分家为什么不搭腔,她娘为什么打奶奶的事情一一说给她,让她回家去问问她父母。我对她说家庭不睦的原因在于她娘,打老骂少,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她没有看上你爹。其实这样说,大嫂一辈子过得挺委屈的,但她不该对老人又打又骂。她哭了。我说过去的事情都有责任,现在和好了还一样疼他们,血总是浓于水啊。

大侄女结婚后,生个女儿,丈夫在外地工作,那二年往我家跑得勤,我也有机会疼他们,给孩子买衣服、给钱、给东西,可后来听说我老公没本事帮他办调动时,突然就不再登门。大侄女的作派,让我看到了她娘的影子。

因为我在外工作,家里很多事情我也不太参与,所以后来什么时候又不搭腔了,我也不清楚。

2009年春天,大哥有病到市里来看病,我租房住,因女儿上初三,面临中考,搞得很紧张,我很长时间没回娘家,后来听说大哥得了胃癌肺癌的,听说大侄女他们兄妹三个很恨我们,说我们不去医院看他爹了,我说谁告诉我了?五一节放假时,我动员妹妹跟我一起去看望大哥,人瘦的皮包着骨头了,见我和妹妹去了,他泪流个不停,掀开衣服让我看他的刀口,那时候他已经不大能吃饭了,我给他带的东西也只是尽尽心,给了他点钱。他问父母身体好吧?说他一辈子不孝,让我们替他行孝。听后,我觉得很心酸。到了中秋节前几天,我一心想回家去看看大哥,开车回去的路上,有车超过我,路上干枯的杨树叶被风卷起,象给死人抛的纸钱一般,我一阵阵心酸难过,泪水止不住地流。回到家看到大哥,他意识还清醒,更瘦了,说话的力气好象都没有了。大嫂要留我吃饭,我没吃,二哥留我吃饭,我也没吃,看样子,大哥快不行了,出门时,我把手机号留给大侄子,说有事给我打电话。结果中秋节前三天,灯油熬尽,大哥走了,带着一辈子的窝心和一肚子的委屈走了。节前我从婆婆家回徐的路上,小叔子给我打电话说大哥老了。直到出殡那天,我侄女侄子三个,没有一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倒是告诉了我婆家。在北京工作的大侄子头天晚上打电话给我,问我明天出殡去不?我说去,但他们三个居然没有一个人打电话告诉我,他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事?我说我不能计较这些,去送大哥一程。第二天出殡时,大侄女带头不理我们,我们也不与她一般见识,往地里送时,我们都很伤心,她一路哭一路数落我们的不是,哭她好要强的爹命苦,哭没有人疼的爹,哭人人看不起的爹,活着的时候都不来,死了来干啥……毛七毛八地数落了一路子,怨天怨地。我侄媳妇倒没说一个不字,我妹妹气得差点忍不住了,我劝她听她数落吧,别吭声,真吵起来人家得笑话咱,她爹尸骨未寒欺负他们孤儿寡母。我二哥看到大哥的棺材入土,哭昏了过去,二哥的女婿开车把二哥拉回了家。回到家后,稍停片刻,一家人再去给大哥圆坟。在北京工作的大侄子实在看不下去大侄女的做派,他也怕一向脾气不好的我打大侄女,不让我去圆坟,硬把我送走了。

母亲是最慈祥和善的人,一辈子不占人家便宜,特别有同情心,对别人没有任何要求,对奶奶总是以德报怨。而母亲最伤心的是她得了脑血栓后,回到家里,大哥一家人装不知道,在路上走顶头了,大哥能一扭头走人,他的儿子儿媳妇都去看望了老人。母亲伤心地说,早知道他这么不孝顺,生下来就按到尿盆里淹死算了。我劝母亲说他在家不当家,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

奶奶过世出殡的时候,大哥该吃饭时带着他儿子来了,吃完饭继续下地干活,刚办完丧事,他拿着口袋来要麦麸子,事实上,办完我奶奶的丧事后,我父母缸里已经没有了一粒麦子,而二哥为了出殡,忙得顾不上回家喂羊,羊活活饿死,二嫂一晚上睡一个小时觉,看着锅上蒸馍。这件事情让父亲也生了一阵子气。

大哥出殡的时候,大侄女说什么就随她去了,而大侄女婿竟然说‘二叔来哭,我撑着,我学过拳!’后来他们把这话学给了二哥,二哥憋得不行,说他们还放出话来,说她娘死了就不告诉我们。我说我们送的是大哥,不理他们,郭家出殡,有外姓说话的份吗?他要敢怎么样,我跟他说说!我压下了二哥的火气。他们啊,真是糊涂人进了糊涂门,一窝子糊涂虫!没有一个明事理的。也可能是这么多年的隔阂和矛盾造成了他们的偏执和心理不正常吧。

本来我还想在家庭和解方面做些工作的,这件事情之后,我想,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吧。

2011年刚过夏天,大侄女打电话给我,电话接通了就哭,先说对不起我,说她爹老的时候她说了很多过份的话,请求我原谅。我说她在兄妹六人中是老大,怎么做的表率?我对她的行为确实很失望。我潜意识里觉得她肯定遇到事儿了。果然是。她意外怀孕,开始不舍得流产,单位催得紧要她回去上班了,她更舍不得流了,双胞胎儿子。她把这个两难的问题抛给我,我知道她也是没有办法,也是没有人商量。我去她家看望了她。她老说想听听我的意见,我能有什么意见?她是想让我动用所有的关系去替她保住工作。我办不到。听说他们学校也有偷生的,罚点钱了事,后来换了县长,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谁敢碰这个高压线?我咨询了在县教育局工作的同学,那同学先是给我大侄女极差的评价,后来才想起来问我她跟我什么关系。春节时,我重感冒,她生完孩子我一时半会也没能去看,后来想想也就作罢,听说她带着孩子在外租房住,她妹妹帮她带孩子,我有心但无力帮她多少,想想她办事的风格和她母亲的做派,心就恢了,我把这事告诉了远在外地工作的侄子们,他们说她为什么要告诉我?就是想让我承担责任,想让我帮她。她的孩子姓啥,跟我有多大关系呢?是郭家的孩子都管不了呢。心下里默默祝福他们母子平安,却狠下心没去看望她们母子。从此,大侄女一家音信全无。

今年老历十六我回娘家,遇到大嫂端水出来,跟她打招呼,她说她还有一只眼管用,脑瘤压迫的,手术后还是看不见。多少年打老骂少累的吧,我很可怜她。头发花白了。她还不迂,还知道说我们替他们行孝了。邻居说她说是说不错的,就是不干人事儿。

今天突然间很想念憨厚的大哥,他婚后没过过一天顺心的日子,得癌症,我们家祖上几代人是没有人得过癌的。四年了,大哥你在天国过得还顺心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