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谈江西学生弑师事件

幽灵寂寞 收藏 10 483
导读:虽然发生在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的弑师案凶手雷某已经在上海自首,网上对这件事的热议也渐渐平息,但是我想说的是,尽管这一事件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可是在司法层面之外,这件事还是给我们留下了相当大的思考空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静下心来耐心思考,而不是片面地指责这一事件中的某一方。 在今年年初一篇探讨郑州市九岁女孩上学途中,翻越护栏追赶公交车被经过的出租车撞死事件的文章中,我曾经提到,这个女孩儿父母,在很大程度上要为女孩儿的悲剧担负相当重大的责任,我也曾经说过,“悲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在面对悲剧时不

虽然发生在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的弑师案凶手雷某已经在上海自首,网上对这件事的热议也渐渐平息,但是我想说的是,尽管这一事件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可是在司法层面之外,这件事还是给我们留下了相当大的思考空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静下心来耐心思考,而不是片面地指责这一事件中的某一方。

在今年年初一篇探讨郑州市九岁女孩上学途中翻越护栏追赶公交车被经过的出租车撞死事件的文章中,我曾经提到,这个女孩儿父母,在很大程度上要为女孩儿的悲剧担负相当重大的责任,我也曾经说过,“悲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在面对悲剧时不去好好反省自身的责任,而是在某些人的刻意引导之下,把责任推给别人,仿佛自己是一贯正确、绝对正确、永远正确,别人就一定是罪无可赦,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丑陋与罪恶都是别人的一样。如果任由这种风气蔓延下去,我相信,1月23日的悲剧只会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然而遗憾的是,仅仅在九岁女孩儿被撞死后的不到八个月,又一场悲剧发生了,更加遗憾的是,随后的网友评论,再度验证了我的预言或者警告。

天涯社区里有位名叫东师政法的网友,据称是临川二中高二年级的班主任,是死者孙某的同事,在天涯杂谈版块发表了一篇名为《愤怒!!!临川二中高三学生雷某杀班主任的真相!!!》的文章,一万多个回帖里,真正站到教师的立场上说话的,哪怕只是一句公道话,都很少,绝大部分都是对教师对学校的一边倒的指责,当然,还有一些自称是家长的网友说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则让我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未来,类似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越来越少。

整个事件的起因是死者孙某收了雷某的手机,至于高中生有没有必要配备手机,我已经在拙作《也谈学生刺死班主任事件》里说的很清楚,可是,我还是见到一位名叫327659468、自称是学生家长的天涯网友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学校禁止带手机的反对。

她说学生是去学校上课,不是去监狱,可是她忘记了,只要是有现代人存在的地方,都存在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有法律,有道德,有纪律,有规章,既然你不愿意接受这些,至少是不愿意让你的孩子接受这些,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学校?她说“你要是害怕学生上课玩手机,你可以提醒,或者上课统一保管”,说得很轻松,做的到吗?孙某不就是最鲜活最血淋淋最真实的先例吗?

总结这位网友的发言,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她担心自己的孩子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会发生意外,配备手机可以方便跟孩子联系。我能理解家长的这种担心、但是我想问的是,手机是不是保护孩子安全的唯一有效手段?

显然不是的,手机是设备,是工具,但是任何一种设备或者工具始终都有其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随时随地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失灵或者坏掉,手机也一样:没电了会打不通电话,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也会打不通电话,身处地下道或者地下防空设施还有可能打不通电话,手机摔了会坏,掉水里了会坏,被雷击了会坏……如果仅仅把孩子的安全寄托于这小小的手机之上,倘若孩子在上学放学的路上遇到了危险,正好赶上手机出现了上述状况,这位网友又打算让她的儿子如何应对危险?是挺起他单薄的胸膛直面死亡,还是呆呆傻傻地留在原地?更何况,这些只是意外,或许还有更极端的情况发生,如果遇到车祸直接撞昏迷了呢?如果遇到绑架直接把手机拿走没有机会拨通呢?这个时候手机还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吗?还能保证家长与学生们的联系吗?

和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却没有合格的人手使用并不能真正解决本国的安全问题一样(比如闹出基洛在军港自沉乌龙的阿三),给孩子配备手机,并不能完全、彻底、干净地解决孩子的安全问题。想要彻底的解决,必须要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训练孩子们的自我保护技能,比如,家长可以告诉孩子,不要随便跟陌生的人说话,不要随便吃喝陌生人的东西,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帮忙,比如别人在街上打架的时候你不要看热闹,要远远地绕开,比如平时不要跟人发生冲突,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或者干脆就不还手,找老师找警察解决,再比如在马路上走要靠边,过马路要看红绿灯,坐公交车要等车停了再往上挤——虽然我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的时候没有手机,从小学五年级(1997年)开始就独自骑自行车上下学,上初三以后更是每天太阳没出来就上学,月亮出来才放学,可是若干年没有父母护送的求学之路上,除了偶尔跟其他骑自行车的行人撞过,再也没有别的意外发生,即便是高三(2003年)走读时一个杀人逃犯流窜时经过我所在的县城,我上学放学时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虽然我早已在书包里准备了一根不短的粗钢筋以备不测。我的同龄人里有很多人都跟我有着同样的经历,那时我们中间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手机,当时保有量很大的传呼机也只有个别同龄人有(整个高中几千人拥有的传呼机数量不会超过两位数,复读时,班里八九十个人,手机只有两部,且没有一个是父母给配的,都是自己偷偷买的),我们一样都安安全全地从小学五年级独自上学到高中毕业——只因为我们的父母从小都在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培养我们的自我保护意识,训练我们的自我保护技能。

现在的家长们做到这一点了吗?显然没有,否则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会出现一个幼儿捡到一瓶不明液体饮用后中毒死亡的悲剧了,而这位坚决反对学校收学生手机的所谓“家长”,从她在与我的辩论中反复坚持手机对于保护学生安全的重要性的发言来看,她显然意识不到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思,训练孩子的自我保护技能的重要性。

在辩论中,她还说道,他的孩子第一天上学(初中还是小学没有说清楚,但是判断是初中,也就是说,应该是13岁了),下了课回家,却走了反方向,两个小时都没到家,她打电话在电话里教孩子怎么回家。她举这个例子,本来是想证明给孩子配手机的必要性,可是在我看来,这恰恰说明了她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没有尽到她应该尽的责任。

一个十三岁的中学生,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这能说明她的教育失误,当然她也在解释,说她孩子考上初中后,她刚刚搬家,从龙岗搬到宝安,连她自己都会走错路,可是,这绝不是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的理由——既然是刚搬家,为什么不在孩子没有开学之前带着他从学校到家多走几趟?哪怕是带着他多坐几遍公交车?这不过是花了点时间,花上几块钱而已,却能让孩子清楚记得回家的路,这样就不能解决问题了吗?可是这位母亲偏不,宁愿少走几步路,少坐几趟车,少费点力气,也非要把孩子放学回家不迷路的希望寄托在一部并不是时时刻刻靠谱的手机上,这岂不是有缘木求鱼之嫌?

从这位母亲与我的辩论中,我能看得出来,她对孩子的教育显然出了点问题,不可否认,她很爱他的儿子,可是她忽略了,仅仅给她的儿子以爱是远远不够的,男孩子终究是要独自往外闯荡天下的,在温室里也是培养不出来参天大树的,要想让儿子成才,就必须从一点一滴做起,教会他自理自立,教会他保护自己,进而保护别人。

但这绝不是个案。

我一向以为农村的孩子会比城市里的孩子更加努力学习,但是我在农村支教两年的经历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家庭教育的关系,他们反倒是更加的不愿意学习。作为老师,常常需要说一些学习重要的话,可是我的学生们往往会接过我的话头,反驳我:“老师,你说的不对,俺这儿的谁谁谁,人家(音jie,第四声)小学都木毕业,家里都(音同战斗的斗)有几百万……”

每当我听到这样的反驳的时候,我总是会苦笑一下,然后岔开话题,去说别的,虽然我能反驳,但是实在不知道我的道理他们是否能够明白?可是反过来想,他们这些十三岁或者十二岁的孩子又怎么知道那谁谁谁小学都没毕业就成为拥有万贯家财的富翁的?毕竟那并不是一个多么著名的有钱人,不可能如比尔·盖茨、乔布斯那样到处卖他们的传记或者在网上到处都是他们的成功的经验,再联想到他们常年在学校——家两点之间打转,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都是他们那些文化水平并不高,大概只是刚刚摆脱了文盲水准的父母们平常羡慕嫉妒恨的时候说起来,又被他们听到的。

可是这些文化水平并不高的家长们和我这些年幼的学生们并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小镇的现状。

这是一个资源已经枯竭的小镇,当我2007年来到这个小镇支教的时候,这里的煤矿资源早已经被采掘一空,到处是有着触目惊心的裂纹的楼房,到处都是房屋倒塌后的断壁残垣,在原先的镇中心,还有一个深达两米的巨大塌陷坑,而那位小学尚未毕业的富翁,恰恰是赶上了改革开放,小镇的煤矿被疯狂采掘的时候——据说那里的煤矿浅到你随便在家里的院子里挖上几铲子就能挖出煤的程度,而且那个时候,只要你胆子大,就能挣到钱,而且是挣到大钱。可是塌陷坑、断壁残垣以及小镇因为采煤污染了地下水而导致缺水的现状告诉我,那位小学没毕业的富翁的发家之路只能是小镇的绝响,那么他们依然羡慕那个没有知识却能发家致富的富翁,还有什么意义呢?

每当我听到他们用那位小学没有毕业的富翁来反驳我鼓励他们好好学习的话的时候,心里总是涌起一阵悲哀,那是一个只有光秃秃的石头山的小镇,单靠在山坡上开出的零零碎碎的梯田,也难取得良好的收益,加之交通不便(直到2008年,这个小镇所在的县才有了第一条高速公路,过境的火车也不多),当资源枯竭之后,靠山吃山再也不能成为他们生存的法则,而知识则成为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选项,他们却依然如此轻视学习,轻视知识——我并不是非要他们一个个儿都考上大学,那不现实,但是至少可以在上完初中,去找个好点的技校学上一门过硬的技术,在中国经济转型的今天,单靠吃苦耐劳而不是靠技术去打工显然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可是我还是看到很多学生初一都没有上完就选择了辍学,这让我为他们的未来感到担忧,更让我为他们的家长的教育方式感到愤怒。

人们常说,中国的学校教育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了,这我承认,可是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中国的家庭教育,也一样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了,雷某弑师事件就是个明证,一个家庭培养出来一个成绩优秀的大学生,却同时培养出来了一个弑师者,这难道不值得反省吗?

还是那句话,悲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在面对悲剧时不去好好反省自身的责任,而是在某些人的刻意引导之下,把责任推给别人,仿佛自己是一贯正确、绝对正确、永远正确,别人就一定是罪无可赦,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丑陋与罪恶都是别人的一样。如果任由这种风气蔓延下去,我相信,弑师悲剧只会是开始,而远不是结束。


本文内容于 2013/9/23 15:54:40 被幽灵寂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