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清粉关于孙中山的谎言

清粉编造的武昌起义当天孙文在端盘子一说与史实不符

第一份资料是「孙文致李是男函」,现藏南京博物院。该信是孙文亲笔书予同盟会旧金山分会会长李是男,谈及不久前他寄给黄兴的一万元「汇港急款」以购买武器,但并不够用,希望能再筹足一万寄去,故孙文在信中说「所经各埠,见得人心渐有可为,筹饷一事之成就与否,多在局中之办理如何……」。

这封信函之关键,在於它的题头与落款日期。该信题头为位於Ogden的一家名叫Marion的旅店,可见是该旅店提供之信笺,落笔日期则为美国西部时间1911年10月9日,也就是中国时间10月10日。

Ogden是犹他州盐湖城边一个小城市,次日(美国时间10月10日)孙文才来到了紧邻的科罗拉多州Denver市,即丹佛,当天《丹佛日报》刊登了侨社「致公总堂」的广告:「欢迎孙中山莅临丹佛」,并说明孙将演说鼓吹革齤命;同时也刊登了新闻,「朝廷悬赏10万美金要孙的人头」。[注1]

当天,孙中山住进位在丹佛市第17街321号的布朗皇宫旅馆(Brown Palace),下榻於321房。这间旅馆极富盛名,杜鲁门、艾森豪、柯林顿等6位美国总统曾经入住,英国的「披头四」合唱团也曾是客人。321房今日已经不再是客房,改为会议室。就在这间会议室的墙上,玻璃框内是已经泛黄的旅馆登记簿,上端注明「1911年10月10日星期二」,下方倒数第二个签名是「Y. S. Sun」,代表著孙中山的英文姓名Sun Yat-sen(孙逸仙),这便是第二份史料,复件现藏於台北国父纪念馆。

10月11日孙中山就是在该旅馆中获悉武昌起义消息的。获知武昌首义,孙中山如果立刻回国,应是前往西岸搭船,但他却前往东岸,希望游说美国政府勿支持清廷。在此后的行程中可以看到10月15日他在芝加哥开预祝中华民国成立大会。10月20日抵纽约,10月25日离美,经英、法两国,11月24日从法国马赛启程,乘「狄凡哈」号邮轮,经停槟城、新加坡,香港,於12月25日抵达上海。[注2]

综合上述史实,完全可以认知的便是孙中山绝无可能在辛亥革齤命之时於丹佛餐馆端盆子,因为在其获知革齤命成功前,是在游历美国各埠宣扬革齤命,争取募款,而非驻於丹佛,由10月9日之「孙文致李是男函」为证;此外,孙文在Ogden与丹佛皆入住旅店,可见孙绝无可能穷困潦倒至端盘子的地步。

同时更要指出的是,史料明白记载,当时孙文并不急於回国,而是遍访欧美诸国,嗣於辛亥革齤命已过两月后才回到中国,孙文对此曾有自述:「此时吾当尽力於革齤命事业者,不在疆场之上而在樽俎之间,所得效力为更大也。故决意先从外交方面致力,俟此问题解决而后回国。」[注3]可见孙文并不热衷回国谋职,却是一心为国谋外交。

而孙文之於辛亥革齤命之作用,亦万不能以其当时不在国内断然割裂,孙文领导十次革齤命,唤起国人,可为广义上领导了辛亥革齤命,而事实上,辛亥革齤命,本是之前广州黄花岗起义的一部份而已。1910年11月13日孙文於马来西亚召集同志,决议广州起义之后,自2月初起联络各省策应,其中就包括武汉的孙武。[注4]而且早在武昌起义之前的9月25日,四川荣县由同盟会成员吴玉章、王天杰、龙鸣剑、蒲洵等人领导宣布独立。可见武昌起义,本就是辛亥年革齤命计划的一部份而已,故黄兴在1912年黄花岗周年纪念会的讲词中曾说过:「鄂省8月之起义,由广东之原动力。」[注5]

孙文回国后,12月29日,经17省代表选举,得16票而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代表45人,每省一票),可见其孚众望。孙文之名望,不妨讲一个小笑话,武昌起义后,扬州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孙天生,冒充是孙文的族弟,带著几个散兵游勇大摇大摆冲进衙门,报出孙文的名号,如此便将扬州光复了,[注6]可见孙文之革齤命,确实已深入人心,孙与辛亥革齤命之关系,自是不容歪曲与任意割裂。

-----------------------------------------------

注1:陈立文,「孙中山与美国」,《孙学研究学报》第28期(2011年11月12日,台北:国父纪念馆)。

注2:当天的《民立报》以《欢迎!欢迎!》为题发表专栏,其中写道:「先生归来,国基可定,新上海光复后一月,当以此日为最荣。」

注3:孙文,〈建国方略:孙文学说第八章「有志竟成」〉,收於《国父全集》. (台北:近代中国出版社个,1<0>989年)第一册,页412。

注4:〈蒋翊武事略〉载:「三月,黄兴等起义於广州,蒋拟炸鄂督响应,粤事败乃止」,收於《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 ·辛亥革齤命》第五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页21。

注5:黄兴,〈广州三月二十九革齤命之前因后果〉,收於《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 ·辛亥革齤命》第四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页167。

注6:详见扬州师院历史系编:《辛亥革齤命江苏地区史料》(江苏人民出版社,1961年12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