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家人卖房卖车后买船旅行 8个月游6个国家

北极地方 收藏 9 43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山东一家人卖房卖车后买船旅行 8个月游6个国家

11月,他们将驶向澳洲

回到陆地后,翟峰经常在梦里回到暴雨中的大海。梦中,狂风暴雨突然而至。他大声呐喊,张开四肢紧贴在“彩虹勇士号”怒鼓的主帆上。密集的雨点像子弹一样,劈头盖脸地砸向他。剧烈的风则如同最锐利的刀刃,肆无忌惮地划破前帆。一旁,妻子孙宏岩使尽全身力气转动船舵,9岁的女儿乃馨惊恐地瞪大眼睛。

醒来后,这个36岁的山东汉子常冒出一身冷汗。那不单单是梦,而是今年3月26日,航行在马来西亚兰卡威附近的海域时,发生的真实一幕。

去年10月,这个家庭卖房卖车,大人辞职,小孩休学,踏上一段追寻自由的航海旅行:历时8个月,经过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等6个国家,航程超过4000海里(相当于7000多公里)。如今,他们回到山东兖州老家,等待今年11月的北风。北风南下之时,他们将再次出发。

心有猛虎追寻自由

辞职休学卖房卖车

2012年11月底,翟峰一家刚刚迈开驾船出港的脚步。彼时,《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了。电影讲述了少年“派”和一只孟加拉虎艰难惊奇的航海历程。“派”恐惧这只老虎,却又和它相互依存。导演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猛虎。

过去18年,铁路职工翟峰常听到心里的猛虎嘶吼。那时,他有一份在小城人看来稳定清闲、待遇优渥的工作,虽然他升职的道路,曾因为不愿遵照潜规受阻。妻子同样在铁路系统工作,女儿聪明活泼。他们有房有车,从不用为生计发愁。

只是,如同“老套单线剧情电子游戏”一般的,让翟峰厌倦:“每个人就像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最可怕的是,大家都以为,生活也就如此,没有办法改变了。”

为此,他学习、电脑,想着有一天不再上班,用这些技术活儿养活自己;他带着妻子和女儿,骑单车环游海南,骑摩托车游历尼泊尔,想看看世界的真实模样。

通过电视,他认识了“中国无动力帆船第一人”翟墨。翟峰隐隐约约感觉,帆船能带他撞开那扇“世界之门”:只要有一艘船,就能航行在无边无际的海上,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依靠的,仅仅是风和海流的力量。

航海梦在翟峰的心里越发清晰了。只是他和妻子没有积蓄,卖房卖车,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想要有大段的时间,辞职成了必然选择;既不想抛下女儿,也不愿意女儿成为教育流水线上的复制品,征得女儿乃馨同意后,休学成为顺理成章的选择。

出发前,包括翟峰的父母和岳父母,所有人都觉得,翟峰“疯了”。翟峰和原来生活的彻底决裂,也让愿意陪翟峰旅行的妻子孙宏岩有些担忧。两人常常吵架,夜夜失眠。

在此后参加电视访谈节目时,有嘉宾批评翟峰,为什么不能同时兼顾好旅行和生活。而在翟峰看来,辞职休学、卖房卖车,一切都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

34万元买艘二手船

海上生活寻回温情

一艘新船花费不菲。翟峰通过网络搜索得知,在马来西亚兰卡威,能淘到高性价比的二手船。带着卖房卖车的全部收入,他花了5万5千美元(约合34万元人民币),买下一艘二手船。船长38尺(11.8米),上面有整体厨房、卧室、卫生间,有4张床,有3套发电设备,能储存500升油和水。买船的前夜,因为忐忑,他和妻子醒来好多次。

那一天,抚摸着船上像“中年女人眼角纹”一样的锈斑,翟峰像拥有了全世界:“最早怀疑和嘲笑我的人能看到吗?”

翟峰把这艘船命名为“彩虹勇士号”。驾驶着“彩虹勇士”,2012年11月24日,他们第一次从马来西亚驾船出港。

清晨日出,是大海最美的时刻。被阳光染得五彩缤纷的云彩竞相登场,变幻不同的形状,整个海面如同一场盛大的马戏团表演。

8个月的航海时间里,大概有五分之一的时间,他们会待在海上。狭小的船舱里,他们的生活平静而简单。白天,翟峰会和妻子轮流补休一下,或者整理航海的日志和。女儿乃馨在船上看书、学功课、画画。下午三四点,航行到平缓的海域,翟峰会和妻子下船游泳,或者在海面垂钓。到了饭点,妻子像在家里一样,拿出冰箱里储存的食物,给全家人做一顿荤素搭配的饭,女儿能吃到自己最喜欢的番茄鸡蛋面。

黄昏是一家人最舒适的时候。干完活,天完全黑了,气温也清凉下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用电脑或iPad看看电影,或者聊聊天。有一天,妻子孙宏岩说起自己小学时暗恋一个男孩子,丈夫和女儿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样的生活,是翟峰向往已久的。以前陆地上的夜晚,他在一间房里玩网络游戏,妻子则在另一间房带女儿看电视,一家人没有更多的交流。

雷电、撞船都可能葬身大海

危险的瞬间,恐惧都来不及

中国有句老话,能上山,莫下海。惬意的时刻过去,是一个个需要严阵以待的夜晚:每个人穿戴好头灯、探照灯、救生衣,打开船体灯光、电台、声呐、雷达,根据天气收缩主帆、前帆……

出发前,翟峰自学了航海知识。他害怕漆黑一片的大海,最大的危险,往往隐藏在最平静的海面下。天际闪现的零星渔船灯光,会让他松一口气。但为了躲避渔网,这又会是繁忙疲劳的一夜。

翟峰说,每一个航海的人,都是带着恐惧出发的。过去8个月,恐惧如同猛虎,伴随着他们前进的每一海里。翟峰一家遇到过10多次大大小小的险情。一次,因为翟峰贪睡,“彩虹勇士”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大渔船,妻子孙宏岩吓得目瞪口呆,穿着内衣呆坐在甲板上,喃喃地对侧身远去的大船念叨“I’m sorry”;他们最怕雷电交加的时刻,因为不知道下一道闪电会不会劈到船上,一家三口在船舱里紧紧相拥,祈祷闪电快快过去。

翟峰说,当危险真的到来的瞬间,是来不及恐惧的。因为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应对方法,稍微迟疑一点,“每一次险情,都可能置我们于死地”。

在海上,翟峰实现了一个多年的愿望:蓄长发。他调侃说,看起来帅了很多。女儿乃馨晒黑了,也长高了不少,在海上,她没有生病,没有吵闹。妻子孙宏岩反而“状况”最多:掉海里、被贝壳划伤、不时生病,年过三十的她,好像经历过这次航海,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成长”。

她也更懂得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过去,她用长时间的沉默对抗和翟峰的矛盾,而在海上,有任何情绪都必须立即表达出来,因为他们必须共同面对瞬息万变的海洋状况。

国外退休夫妻海上安家

10元签名一起环游世界

距海岸线千万里之外,航行在海上,翟峰有时会像哲人一样问自己:“你为何会在此?你在追寻什么?”

在别人看来,航海是一种壮举,而翟峰却仅仅把这当成一种生活方式。在海上,他们也看到了他人万花筒般缤纷的生活。

除了,在岸上的大多数时间,他们会待在“游艇会”。就像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帆船旅行需要休息,就停泊在游艇会内。除了提供停泊和加油充电等服务,游艇会更多的是为人服务的设施和场所。

游艇会很多设在风景区,和五星级酒店共用设施。在马来西亚的port diskson游艇会,翟峰在泳池里偶遇几位中国游客。打听一下,翟峰有些得意:“他们到这里游泳的代价是,跟随新马泰游豪华团,入住游艇会酒店,报价2000元一晚。我们住自己的‘房船’,停泊一天104元!”

不同于传统中国人印象里纸醉金迷的游艇生活,大多数游艇会里,来自世界各国的普通航海者,在这里生活、休闲、社交。翟峰看到,这里有一对带着17个月的小女孩航行半个地球的夫妇,有带着3个女儿环球航海的英国家庭,美国人Arlen一家4口,带着两只心爱的大狗住在船上……

翟峰说,别的国家出来航海的,大多是退休的老夫妻。他帮朋友物色了一条二手船,船主是一对法国老夫妇,两人都超过73岁了。交船那天,夫妇俩像告别自己的孩子一样,深情地摸了摸船。接着,老太太拎着一个简单的小包,就和丈夫手挽着手上岸了,优雅的白发在海风中飘扬。

翟峰还曾碰到一对北京的小夫妇,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翟峰,家里给他们买了一艘游艇,花了200万元,感觉不够档次。但航行到泰国普吉岛时,翟峰看到一艘奇怪的大帆船,如果不是经过自己改装、安上桅杆的话,那就是一艘铁壳货船。船上挂着德国国旗,一船的年轻人悠闲地躺在后甲板。非常年轻的船长,跑出驾驶室和他们打招呼。这让翟峰羡慕不已:“他们打造自己的方舟,巡游世界,过的正是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今年6月23日,他们的航程暂时告一段落,回到山东兖州老家。质疑又围绕着他们,最普遍的声音是:“你们玩够了,该回家了吧?”他去岳父母家拜访,被赶了出来。

更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去年,他们揣着全部家当39万元上路。虽然平均算下来,他们每月只花费三四千元,但由于失去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费,现在只剩下一万多元了。

一些商业赞助找到翟峰。商家希望,在船上打上LOGO,让翟峰一家沿指定路线周游一圈。翟峰打算拒绝,他希望,自己是“站着挣钱”。

他提出一个更浪漫和理想化的想法:在船上的空间,帮普通人签上名字,每个签名10元钱。翟峰把它命名为“百万人的航行”。他说,这是平民的环球航行,“看我们驾船归来中国,是不是感觉共同完成一个小约定。几年后,我们会共同完成环游世界的心愿。你可以给周围质疑的人说,看,我们一起做到了,船上有我的印记。”

下一站,他们想去往澳洲和新西兰。翟峰相信,一切只是开始,航海像一架长长的阶梯,通向他想要的生活。“我要看看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是什么样子。人生有选择,一切可以改变。”

山东一家人卖房卖车后买船旅行 8个月游6个国家

本文来源:人民网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