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自己的20年青葱岁月(连载二)

第二节 周文

回忆我的新兵连生活,第一个跃入我脑海的是一名穿着肥大87式冬季作训服,和我一样在北去的列车上嚎啕大哭的年轻脸庞,他叫周文。我们是在火车上就认识的朋友,随着列车离家越来越远,车厢里的哭声从嚎啕逐渐变成抽泣,最后变成了年轻人在一起的轻语并不是爆发出一两声欢笑,和我坐在一起聊天的就是周文,我们在同一个街道办事处入伍,但互不相识,经过一路上的聊天和共同到车厢连接部位抽了几次烟后,我们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幸运的是在到达新兵连之后我们还分在了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在同一间宿舍住了将近3个月的时间。

先介绍一下我的新兵连吧!我的新兵连是隶属于某军区空军装备训练团,该团的主要任务是为航空兵部队训练机务新兵,我当时在该团的一营一连一排,后来随着军队编制体制调整改革,该训练团已经撤编了。

之所以对周文记忆犹新不仅仅是因为我俩在火车上就已经结为好友,更重要的是在新兵连宿舍里放下背包后这家伙就做了一件震动整个新兵连的大事,他和比我们先到的浙江籍新兵(名字忘记了,好像姓陈)打起来了,并由此引发了整个新训一营河南籍新兵和浙江籍新兵的对峙,后来在赶到的营连干部和区队长的强力驱散下,事情才被平息。

两人打架的起因很简单,作为比我们早到几天的陈姓浙江籍战友,好像被区队长委以副班长的重任,他在指导周文整理内务的过程中,由于面目狰狞的说了一句周文听不懂的浙江话,周文认为他在骂自己,于是抡起手边的武装带劈头给了那哥们儿一家伙,双方随后扭打在了一起。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我的新兵连的人员成分,我的新兵连的新兵战友们来自两个不同的省份,河南和浙江,后来自己在部队时间长了才知道,在大规模的专门承担新训任务的单位,一般不会只招两个省份新训对象,因为地域差异很容易让新兵们形成对立的两派,不利于团结和管理,但当时我的新兵连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犯了这条忌讳,我们训练团后来数次的大规模对峙和斗殴事件都与此有关。

看到两人扭打在一起,在宿舍内的双方老乡都纷纷加入战团,事态由两人的扭打演变成了宿舍内小规模的冲突,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儿跑到楼道里大喊“大家快来呀!浙江人欺负和男人啦!”于是整个一营的四层楼都动起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新兵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闯,只要听到口音不同的人就互相打骂推搡起来,就连新训干部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不断的分开扭打在一起的人喝令楼道和楼梯上的新兵们靠墙站好,最后才来到事件的发源地——我们宿舍,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下,才逐渐平息了事态。

连队干部对起因做了深入的调查,了解清楚了情况,召开了一次军人大会(呵呵,好像还不能称之为军人大会,因为新兵们还没有半点军人的样子呢),惯例让主要肇事者周文和陈姓战友在连队军人大会上做了检查,连长讲话大概意思是大家刚到一起,很多的纪律和规矩没有和大家讲清楚,这次事情到此为止,不做进一步的处理和追究,希望大家在今后的日子里搞好团结,再有类似问题严肃处理等等的话。指导员趁机上了一堂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要加强团结的教育课。至此,周文成了整个新训一营的“名人”。

不得不承认,“名人”周文不但有着善于惹事儿的优点,同事也有着极强的身体协调性和吃苦精神,很快因打架成为“名人”的周文在训练场上再次成为了让大家瞩目的焦点,新兵在训练场上无非是军姿、四面转法、行进停止等基础性的军人训练科目,目的是通过这些基础训练培养大家的军人气质和纪律意识,现在看来很简单,可对于反应慢和身体协调性差的战友来说,总是不合拍儿,真的有战友在队列行进时走成顺拐的。而周文同志却极快的适应了这种训练,在我们班里总是最快的学会训练内容的一个,区队长甚至会把我们班交给他来带着大家训练,团里组织的每一次会操他都是我们一连示范班的成员,在全团官兵面前展示我们的训练成果,他再次成为了真正的名人,私下里我们几个要好的战友都叫他神人。

“神人”的回归源自于他那颗躁动的心,善于惹事儿的周文注定不会成为万众瞩目的新训明星,而他据此目标仅差一步。由于周文平时的训练成绩突出,在新兵基础训练结束前的推荐新训受表彰人员时,连队本来已经推荐了周文作为一连的“新训标兵”,结果他又一次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一次训练课休息时,我们训练场的旁边有一个自来水阀门井,毕竟还是年龄小,出于好奇,我和周文一起打开了井盖儿,并一起来到井下,正在我们一起研究那对于我们来说巨大无比的阀门时,上边的一位战友(忘记名字了,呵呵)把井盖儿给盖上了,在井盖儿盖上的瞬间周文看清楚了对方是谁,于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两人终于重回地面,之后周文满操场“追杀”那位战友,两人扭打过程中我只是旁观,但是显然周文不是那位战友的对手,被那位战友一脚揣在肚子上倒地不起,我就不好再不冲上去了,那位战友被痛苦倒地的周文吓得有点发懵,被我打了N拳之后,估计确实脑袋不怎么清醒,既不逃跑也不还手,我用眼角余光看到爬起来的周文捡起一块砖头就冲了过来,怕事情闹大的我趁与那位战友扭打的机会贴近他小声说了句:“还不快跑”,那小子才如梦初醒飞快像连队宿舍跑去,而被其他战友拉住的周文仍然像疯了一样拿块儿砖头大骂大叫,直到区队长赶到缴了他的械,并再次被区队长一脚放倒,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事后,连部公务员(我的一个新兵老乡)传来消息要给我和周文还有那位战友一人一个警告处分,周文的“新训标兵”就更不要想了,在忐忑中等着处分消息的我们等来的只是取消了周文的“新训标兵”资格和被连长叫到办公室臭骂一顿。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位战友是我们新兵营教导员的侄子还是外甥我记不大清楚了,我俩由此沾光没有受到处分。

在整个新兵基础训练期间我和周文始终保持者亲密的战友加兄弟的感情,我俩的“感情破裂”源自基础训练结束,基础训练结束后,新兵们按照文化课程度和新训表现被分为不同的专业,当时我们连分为两个专业,一个是维护“七爷”的机械专业,一个是维护“六爷”的机械专业,由于家乡的附近有一个七爷机场,于是大家都想进“七爷班”,这样将来分配的时候才有可能分的离家近一点,我就这个想法和我的区队长交流了好几次,但最后分专业的时候我还是分到了“六爷班”,周文如愿以偿的分到了“七爷班”,这让我的心里很不舒服,而偏偏这时他又来找我说要请我到小卖部去放松一下,我拒绝了,他就和其他人一起去小卖部了,喝了点酒的他再次来到我的宿舍,骂我不给他面子,请客喝酒都不去等等的话,当时正在郁闷中的我,就把他拉到了宿舍楼后边,胖揍了一顿,从此两人关系逐渐疏远,后来分配到部队后就断了联系。

其实,新兵连的战友是我在整个军旅生涯中无数战友中最单纯的一个的群体,在新兵连大家没有太大的互相竞争的压力,只是在一起训练,在一起开心,在一起胡闹,当然由于还不够成熟,战友之间妒忌是正常的,这种妒忌不是因为个人利益,更多地是因为他的人缘好,我的人缘不如他等等方面的,不像老连队大家面临入党、当骨干、提干等很多牵涉个人利益的竞争压力,所以在最单纯的新兵连享受最单纯的战友之情,是我对每一位看到这篇文章的新战友或者想要加入这个群体的朋友的忠告。

怀念我那再也回不去的18岁,怀念我的新兵连,怀念我的很多已经忘记名字却会在某天不经意想起的新兵连战友。


本文内容于 2013/9/22 10:21:50 被万户侯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