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炮战身亡国军将领:19岁率敢死队炸毁苏俄军火库

他19岁率敢死队深入俄军后方,立下赫赫战功;23岁率大刀队与日寇血拼,威震敌胆;33岁主持中美军事合作并主持训练美械团营军官4000余名、将领400余名……他就是抗战名将赵家骧。

赵家骧的侄子赵汧现在生活在南京,他五岁那年与二叔分离,从此海峡相隔,再也没能相见。2005年,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赵汧开始搜集有关二叔的资料。在整理搜集的过程中,二叔的形象在他脑海中日渐丰满。

赵家骧其人

结缘张学良,扎兰诺尔一战成名

19世纪末,苏俄为侵略中国东北,在中国的土地上大肆修建铁路。1929年7月10日,张学良为收复我国中东铁路主权,与苏军发生军事冲突,史称“中东路事件”。发生武装冲突后,国民政府对苏宣战。东北边防军司令张学良于8月15日下达动员令,任命陆军第十五旅旅长梁忠甲担任中东铁路西线护路司令,抵御苏军进攻。大战在即,梁忠甲相中了正在东北讲武堂学习的赵家骧,急电张学良,调赵家骧为前线上尉作战参谋。

这一年,赵家骧年仅19岁。他一到军营,就呈上精确的作战地图、军用沙盘、作战计划,还亲率骑兵敢死队,奇袭苏军,炸毁敌方的军火库。

11月17日,苏军7万多人猛攻扎兰诺尔,并派出相当兵力包围满洲里,切断中国军队后援。扎兰诺尔车站失陷之际,赵家骧随军在扎兰诺尔血战。苏军军事力量强大,武器精良,相较之下,中方伤亡惨烈,多名将领阵亡。12月,中苏双方签定《伯利会议议定书》,中国版图痛失“鸡冠”。

虽然中方在战争中失利,赵家骧的骁勇善战却赢得了梁忠甲极高的评价:“赵家骧虽参战仅三月,战功甚伟,胆识过人,实为军事奇才。”赵家骧自此成名。

1930年,赵家骧调入晋军32军担任营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营长之一。1933年,在长城抗战中,他率部与日军用大刀近身肉搏,夺回冷口阵地,取得了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唯一也是第一次夺回阵地的胜利战。

血战昆仑关,赢得蒋介石赏识

1935年秋,赵家骧以优异的成绩进入陆军大学第十四期学习。毕业后,正值抗战前方急需人才,他随即被任命为184师少将参谋长,后又调至第二军任少将参谋长,旋即委任十一军团参谋长。

广州、武汉失守后,滇越铁路成为中国外援的主要通道。日本侵略军为切断这条补给线,采取了疯狂的军事行动,并于1939年12月4日攻占了军事要地昆仑关。

眼看形势危急,蒋介石下令反攻,战略目标是“攻略昆仑关而后收复南宁”。收到命令后,赵家骧奉命率第2军第9师昼夜兼程自贵州都匀出发,开赴昆仑关前线。12月31日,杜聿明第5军攻占昆仑关主阵地,赵家骧与郑作民率9师立刻接替第5军正面防御阵地,随即向日军展开攻击,全面收复昆仑关各处阵地。

1月27日,日军开始反攻,并于4日后发动总攻。中国军队仓促应战,第2军9师师长郑作民在撤往上林途时中炮身亡。赵家骧和第二军军长被围困在白鹤山天堂顶,两人相约如果不成功,就成仁。后来,两人侥幸突围。

日军战史称:“昆仑关战役是中国事变以来日本陆军最为暗淡的年代。其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的攻势中少见。”此战虽败犹荣。

2月21日,蒋介石飞到柳州下榻羊角山召开会议,宣布一大批高级将领受到处分,而对赵家骧则大加慰抚。蒋介石认为军事参谋人员不只是运筹帷幄,而要亲临前敌,实地指挥作战才行。赵家骧恰恰两者兼备,蒋介石对他的看重也由此开始。

赴缅远征,使敌我伤亡比例从1:7降至2:3

1943年初,赵家骧奉调军令部,任第三处处长,负责“主持策划全国抗日战略及训练军队”工作。3月,赴缅远征军司令部组成,赵家骧名列其中,在陈诚邀请下,他又兼任中美合办的驻滇干训团少将大队长。

1944年1月,干训团改组为“中美高级参谋研究训练班”,由赵家骧与魏德曼共同主持。不久后,赵家骧又兼任中印缅战区副参谋长(参谋长为魏德曼)。赵家骧结合国情大幅度修改了美军送来的军事训练教材,制订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战略、战役、指挥、后勤、参谋作业等军事教材,培训出400余名师以上高级指挥官。

这个训练班的出现,迅速改变了中国军队战术落后的状况,使得中缅战区敌我伤亡比例从1:7降至2:3。赵家骧也因此名声大振,连续受到美国授予的各种勋章。时任中央社记者的陈香梅更是赞誉道:“满腹经纶,儒雅风度的少壮派赵家骧将军是国军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

抗战结束后,内战打响,赵家骧被派往东北。东北,成为赵家骧离开大陆前最后的战场。1949年初,赵家骧携夫人楚瑞延、妻弟楚瑞同、岳母和女儿飞往台湾。1958年,在金门炮战中,赵家骧殉职。

记忆中的二叔

离开大陆时,穿着我母亲手缝的披风

赵汧出生在1944年,他的父亲,是赵家骧的长兄。赵汧回忆,小时候,二叔赵家骧对他疼爱有加,二叔在离开大陆时,曾想带着赵汧一起走。

“二叔离开上海前,特意来我家,当时我们住在上海市制造局路伯特利医院对面的600弄。记得那天下午,两辆卡车开到弄堂口,下来许多士兵武装戒严,然后,二叔从吉普车下来直奔我家。他穿着军装,外面披着一件水獭皮领黑色呢子披风,这件披风还是我母亲为他缝制的。二叔那天神情沉重,进屋后,始终站着和我母亲说话。话意是,连绵战乱中,他随时可能殉职;他虽然有四个女儿,还没有儿子,为保全赵家香火承传之计,希望我母亲带孩子们同去台湾。然而,我母亲却不愿跟他走。二叔无奈只好离开,临别时,他摸着我和姐姐的头,叮嘱我们要听母亲的话。随即,他后退一步,立正,向我母亲行了一个军礼,即转身出门。”

赵家骧到了台湾后,又先后两次托人来找赵汧一家。

“1949年5月17日,二叔让姑父童崇基来到我家,要强行带走我们这几个孩子,行李早已被刘副官带来的卫兵们打包装箱。舰船即将启程时刻,我母亲突然不见踪影,无奈之下姑父只得上吉普车疾驰而去。1949年5月23日,国民党六大主力之一的刘玉章部第52军即将撤离上海去台湾,他受二叔之托派人来到我家。那天一大早,有一位关姓的校官带着两个卫兵来到我家,告诉我母亲,受到二叔委托要带走我和哥哥。我不肯离开母亲,拼命哭喊着从关叔叔怀里挣脱出来。关叔叔无奈,只好带我们到上海斜桥‘王开照相馆’留了个影,好给二叔有个交代。”

他派人为我们送来去台湾的线路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远在台湾的赵家骧时刻思念着赵汧一家。朝鲜战争爆发后,上海黄浦江的沿岸布防尚不严密,他又找到了一个机会接赵汧一家。

赵汧记得,“那是个星期天,外面下着大雨,上午十点,我母亲正在厨房洗菜,突然听到后门窗外有人在喊:‘大嫂!大嫂!’母亲把门打开,看到竟是她从前的好友‘胡大胆’。我们孩子们一直喊‘胡大胆’叫胡阿姨,她之前已经去了台湾,这次是专门来接我们的。她后面还跟着三个戴斗笠披蓑衣的‘农民’,进门后,他们都挤在狭窄的走道上。胡阿姨拿出了用玻璃纸包着的三张相片,说这是二叔在台北中山北路为我家和三叔家购置的寓所。她还拿出二叔写的一张字条,上面有这样几个字‘把门关好,什么也不要带,跟她走’,并嘱咐‘如果大嫂执意不走,也要带大毛二毛走’。”

赵家骧所说的二毛大毛,就是赵汧和他的哥哥。不过,好友胡大胆也没能说服赵汧的母亲。“她和母亲交涉了近一个小时,还是不行。当时就停泊在公海上的游轮来去时间是有规定的,时间迫近,无奈之下胡阿姨告辞,只留下一张随时可去台湾的线路指引图。”

这张图,一直没有发挥它原本的作用,却成为赵家骧留给赵汧一家的永远的纪念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