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欲借“叙弃化武”模式迫伊朗主动“识趣”

奥巴马欲借“叙弃化武”模式迫使德黑兰“主动识趣”

叙利亚危机可能为破解伊朗核问题带来转机

一个“弃化武”决定不仅暂时“救”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很有可能也将破解十余年停滞不前的伊朗核困局。6年来,旨在解决伊朗核问题的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5+1”)会谈未能取得任何实质进展,但本月突如其来的“叙利亚弃化武”模式,却让美伊同时看到了解决这一问题的转机:伊朗想尽可能避免“被打”命运,美国则想不战而屈伊朗之兵。

互释善意,美伊总统“书信互动”促对话

9月24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将抵达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美国福克斯新闻台17日透露,鲁哈尼很可能会与奥巴马总统举行“一对一”的非正式会面。如果成行,这将是1979年美伊交恶以来两国元首的首次直接对话。

尽管美伊两国政府均拒绝就此发表评论,但奥巴马总统在本月15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首次证实,他与鲁哈尼之间通过书信展开了互动。奥巴马说:“我接触过(他),他也联系过我。不过,我们并没有直接谈过话。”

对于奥巴马的表态,鲁哈尼随后积极回应称,伊朗政府愿意与国际社会一起解决核问题。本月11日,他已表示伊朗愿意就其核计划“与全世界、调停六方和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谈判”。在比什凯克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时,鲁哈尼也表示:“现在是就核问题采取新动作的时候了。”他说:“俄罗斯以往在核问题领域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现在是俄罗斯发挥最好作用的时候了。”

虽然鲁哈尼也强调伊朗绝不会牺牲“伊朗的权利和国家利益”,但愿意重启核问题谈判已是伊朗新领导人上台以来就伊核问题所做出的最积极表态。

此外,鲁哈尼16日突然就叙利亚问题发表讲话,称伊朗可以接受叙利亚总统易人,也令外界看到伊朗有意改善与美欧关系的愿望。

有分析称,鲁哈尼上台后,伊美关系出现转机,与新任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密切相关。曾在美国旧金山大学和丹佛大学接受过高等教育、会讲流利美式英语的扎里夫,在伊朗是“知美派”,2002年至2007年任伊朗驻联合国大使的历练,使他成为一个能在美伊之间沟通的合适人选。

稍早,鲁哈尼总统在其官方网站宣布,伊朗外长扎里夫将是未来伊朗核问题谈判的主要负责人。而扎里夫此前已承认,美伊两国政府私下里已就叙利亚问题进行过多次磋商,暗示双方沟通渠道顺畅。

或在伊朗问题上复制“叙利亚模式”

对于鲁哈尼主动释放“和谈”诚意,奥巴马总统软硬两手出击。除继续通过书信促核谈外,日前也不忘警告伊朗政府不要对叙利亚危机尤其“叙利亚弃化武”一事有误判。

8月21日叙利亚化武袭击疑云出现后,奥巴马以“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准备对叙利亚动武,但在最后时刻却意外地叫停了该军事打击计划。其中缘由及用意,外界揣测不断。“我担心的是伊朗误读了我们,认为我们不军事打击叙利亚也就不会打伊朗!当然,我们也希望伊朗人从叙利亚弃化武中得到一个启发,那就是类似的分歧也能通过外交渠道来解决。”奥巴马警告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只要通过足够的武力威胁,加上确实可靠的外交努力,就有可能达成协议。”

奥巴马坦言,可以以“叙利亚模式”来解决伊朗的核问题。他认为,在叙利亚化武问题上与俄罗斯的合作“打开了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新思路”。奥巴马说:“假如伊朗也愿意参加,并且意识到它(坚持发展核武器)会对整个地区不利的话,那么我们以后也可以跟伊朗领导人一起做些事。”

不过,奥巴马也指出:“伊朗的核问题远比叙利亚的化武危机复杂,拥有核武器的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更逼近我们的核心利益。”

本月15日,美俄外长在日内瓦就叙利亚弃化武问题达成框架协议后,美国国务卿克里随即飞抵耶路撒冷。他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承诺,美俄就叙利亚化武问题达成的协议,不会改变美国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的决心。

新思路可能给核谈僵局破解带来曙光

奥巴马之所以此时抛出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新思路,是因为最新的迹象表明,伊朗新领导人有可能愿意打破已持续十多年的核问题僵局。

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尽管伊朗政府坚定地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打击反对派,向叙政权提供资金、人员和武器装备等支持,并指使黎巴嫩“真主党”民兵入叙参战,但伊朗政府也一直在努力阻止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奥巴马认为,伊朗最高领导层将这一信息清楚地传递给了巴沙尔,并称这就是为何叙利亚境内发生了十多起化武袭击事件,却始终没有巴沙尔亲自下令的证据。

此外,属于伊朗“温和派”的鲁哈尼8月正式上台执政,也让美国看到了合作的可能。在美欧领导人以及国际政治分析家们看来,鲁哈尼总统比其前任内贾德要“友善”得多,看起来像个可以合作的人。

鲁哈尼8月初就任伊朗总统以后,重新任命了核问题谈判团队,并向外界表示,伊朗愿意进一步增加其核计划的透明度,希望与国际社会和解。

伊朗原子能机构新任主席萨利希9月16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期间表示,伊朗新政府以及伊核谈判团队已经准备好与有关各方就伊核问题进行对话,希望该问题最终得到根本解决,并同意在对话中讨论停止20%铀浓缩问题。萨利希说,他代表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伊朗新政府此次“带着更强烈的意愿”,准备与有关各方通过对话的方式来解决伊朗核问题,但前提是另外一方也应有意愿通过对话等外交途径解决该问题。

对此,路透社当天评论称,这番言论显示,伊朗政府有意愿结束与西方长达十年的核谈判僵局。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积极评价称,伊朗准备谈高浓度浓缩铀问题,“将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是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基础”。

尽管新一轮“5+1”会谈重启时间未定,但在本月底的联合国大会期间,相关国家可能会进行初步接洽。美伊两国元首是否能实现所谓的“非正式会面”,也是观察伊朗核谈判困局能否迎来破解转机的一个重要风向标。

本文内容于 2013/9/22 8:11:45 被1GSHGD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