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跳跃攻击 收藏 0 23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国民党内部的百年纷争          {图}



2013年8月,本年度迄今为止最大的政治戏码,在台北总统府门前的凯特格兰大道隆重开演,20万穿着白衬衫的人高举流着血泪眼睛的标语牌高喊口号示威。这一大票人之所以心甘情愿贡献自己的嗓门和时间挤在这条大街上,是为一个月前被体罚身亡的台军下士洪仲丘讨还死亡真相。

尽管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亲自莅临洪家祭拜慰问,更在洪仲丘的告别式上致哀,但仍没逃过民众的愤怒抨击。最具个性的谩骂来自作家张大春的“脸书”:

“就在洪仲丘怒骂‘X你娘X掰’而休克的同时,马傻说的是:‘拜托拜托!”——人命关天之时,执政的国民党仍热衷权力之争实在令民众心寒。

民众之心尚未一寒到底时,另一突发事件却将洪仲丘案挤到了报屁股上。洪案中温良恭俭让的马英九突然以冷酷无情的雷霆之势,以司法关说为名,重批自己的国民党同志、立法院长王金平,宣布撤销其党籍。

从洪仲丘案到王金平案,国民党在三个月内已遭两大打击,旧伤未愈,又添新创。

历史上的六次分裂

其实国民党这间百年老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分分合合的命运。其创始人被后世尊为总理的孙文,从缔造这个政党的头一天起,就使出浑身解数将一群志同道不合的革命人士黏合在一起。在其前身兴中会、同盟会年代,革命阵营就为各种大小问题打得难解难分,从政见到领导、再到资金甚至嫖金赌资等等,无一不是在吵闹中勉强取得一个摇摇欲坠的共识。痛斥谩骂甚至拔刀相向都是常事,同志相残也理所当然——后来执掌国民党大权长达半个世纪的蒋介石,就是靠暗杀党内另一名大佬陶成章而攀上高位。

1919年,中国国民党在孙中山的运作改组下正式成立,党魁自然是孙中山本人。尽管国民党内部派别林立,但却在服从总理孙中山这一点上取得一致。孙中山亦得藉此推行他的政治计划,包括“联俄容共”这样引发颇多异议的政策。

孙文在世的日子,所有反对的声音都被暂时压下。尤其是1926年北伐的开始,更为整个政党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团结精诚成为一个响亮的口号。

随着孙中山的病逝,国民党权力宝座突然出现真空。总理众说纷纭的遗言就成为各派竞夺目标。很快,1925年11月23日,邹鲁、谢持、林森、张继等12名在孙中山生前就反对容共政策的国民党大佬,就在孙文灵柩安厝的西山碧云寺举行会议。会后在上海另立山头,即后来大名鼎鼎的西山会议派。尽管两个月后,这个无枪无炮的山头即遭中共指使下的国民党二大攻陷。但这并没有挡住权力真空下的国民党继续分裂的苗头。

当北伐进入白热化阶段,手中握有军队的蒋介石即在南京另立中央,与汪精卫的武汉政府对立。尽管蒋介石因分共等问题暂时下野,但他仍敢将宣言付诸实践。在反共上取得一致后,尽管汪精卫本人心不甘情不愿,但他只得屈从枪杆子的力量,宁汉复合。

此后1928年邓演达率一部分国民党左派脱党另组新党,以及1931年国民党各实力派的混战都不过是1925年那场孙文柩前会议的武力升级版而已。1938年汪精卫以国民党副总裁身份“曲线救国”,在占领中国的日军扶持下成立的国民政府,则完全是个另类。尽管闹得沸沸扬扬,但其实只是色厉内荏,自顾不暇,甚至连20年代国民党内部的权力斗争都弗如甚矣。

1948年内战中,国民党桂系代表李宗仁和白崇禧,借美国之力迫蒋介石交权是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次分裂。蒋前临中共大军逼近,后有桂系借机拆台,腹背受敌,愤恨凄怆,最终退守台湾,但却顺利地甩掉了一个难缠的政治对手。

点数国民党退守台湾前的这六次分裂,虽然来势凶险,但仔细看来都不过是缺乏政治眼光的权力斗争。当国民党人终于发现权力争斗可以不那么赤裸裸的时候,已经身在四面临海的台湾小岛上。

没有敌人,只有政敌

“人与人不会成为仇敌,除非是由于政治上的错误。”

《自由中国》的主编雷震在说出这句话时,多少点破了现代政治的秘密。雷震虽然明了此理,但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只有他自己和几个同志是按照这套规则出牌的。而蒋介石治下的台湾,仍在缓慢地从旧式权力斗争的老套中挣脱出来,向现代威权政治转轨。同时,雷震又犯了第二个错误,就是《自由中国》的那篇《台湾人与大陆人》的争论。由“二二八事件”引起的省籍鸿沟伤痕,一直是国民党讳莫如深的问题。正是因为这场发生在1947年2月28日的事件,使台湾本省人对国民党及其与之而来的大陆外省人心存怨怼。

权力结构的老化与固守,加上本省与外省之间的矛盾,成为台湾政治的两大难题。雷震触动的正是这两个雷区,1960年,雷震更提出要组建新党,实现真正民主。结果是《自由中国》杂志被停刊,雷震身陷囹圄。然而这个出自国民党内部的声音,却在固化的权力结构中敲出了一个裂痕。

尽管蒋介石施行严厉的戒严政策,但政治却在以不疾不徐的速度缓慢向现代过渡,就像蒋本人说的那样:

“如果我去世时仍是个独裁者,我必将和所有独裁者一样为后人遗忘。但是,如果我能够为民主政府建立坚实的基础,我将永远活在中国每个家中。”

蒋的愿望最终在他的儿子蒋经国统治时期得以实现。1986年9月28日,民进党组党;1987年7月1日,台湾解严;1988年1月1日,解除报禁。

但蒋经国这位政治强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归于宁静时,留下的却是一个争吵声越来越大的国民党。当他宣布解严时,国民党中保守派就在背后抱怨说,这位改革者太过软弱,居然“不生气”。

这位祖根大陆的政治强人的继任者,居然是个在日治时期取过日本名字,且入过共产党的台湾本省国民党员李登辉。

1988年7月,后蒋经国时代的第一届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国民党本省籍代表首次超过外省代表,李登辉顺利出任党魁,随后开始他的整党计划。1989年,立法院内的国民党少壮派立委以“新国民党”为名成立问政团体“新国民党连线”,诉求党务改革,挑战李登辉等“主流派”,却连遭打击。原先在蒋经国时代稳操军权的外省大佬郝柏村成为李登辉第一个整治对象。1993年2月,郝柏村在高呼“中华民国万岁,消灭台独!”后屈辱辞职。8月,丧失抗争实力的“新国民党连线”愤而出走,另组新党。

1996年台湾首届总统直选,郝柏村搭档林洋港共同参选,李登辉曾在1990年劝退林洋港时说自己总统只干一任,但此次却食言再度竞选。李登辉有1993—1994年美好台湾时代的筹码在手,毫无悬念胜出,并且获得台湾“民主先生”的美称。而林洋港、郝柏村、陈履安等国民党重量级大佬则出走另立山头,以示决绝。

两次分裂,已经使国民党元气大伤。尽管李登辉一直以来培养本省政治新秀,但其始乱终弃和食言而肥的政治做派,又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前,逼走了他一手栽培、民望甚高的宋楚瑜。宋楚瑜组建亲民党参加大选,结果李登辉看好的国民党员连战得票率仅为23.1%,而宋楚瑜则得到36.8%的选票。如果不是此次分裂,宋楚瑜大可以高票完胜陈水扁,但败局已定,无可挽回。

分裂之家不能长久,但对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来说,似乎正是不断分裂源源不断地为其注入活力。2013年的马王之争是否会带来另一次分裂尚未可知,但对国民党来说,这多少是一次实验。就像总统府前,那条原本为蒋介石庆寿的“介寿路”,被改为以台湾原住民名字命名的“凯特格兰大道”一样——名字变了,可路还在那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