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 印度象 搭伙慢慢走

干泥量 收藏 0 113
导读:自从那伟大的小个子领导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后,中国经济在人口红利、制度变革的刺激下,以井喷的速度爆发了30年。 这是一个疯狂的速度,在毛年代要“赶英超美”的目标,没有通过胡闹的大炼钢铁达成,反而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短短30多年中稳稳达成。中国政府强悍的行政动员能力,使得中国征地相对容易,于是那东方巨龙在基础建设上一往无前。无数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科技园区在短短的时间内如雨后春笋。优异的基础设施加上曾经廉价的劳工,让中国一度稳稳站定了“世界工厂”的地位。 无独有偶,在腾飞的巨龙身边,印度象也一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从那伟大的小个子领导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后,中国经济在人口红利、制度变革的刺激下,以井喷的速度爆发了30年。

这是一个疯狂的速度,在毛年代要“赶英超美”的目标,没有通过胡闹的大炼钢铁达成,反而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短短30多年中稳稳达成。中国政府强悍的行政动员能力,使得中国征地相对容易,于是那东方巨龙在基础建设上一往无前。无数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科技园区在短短的时间内如雨后春笋。优异的基础设施加上曾经廉价的劳工,让中国一度稳稳站定了“世界工厂”的地位。

无独有偶,在腾飞的巨龙身边,印度象也一度利用了自己英语的“遗传”优势,以及同样低廉的工资水平,吸引了无数的软件外包,电话客服中心等等软服务产业。虽然因为无比分散的政治结构、民主政治体系和喜欢开会里头议而不决的传统,令印度的基础建设远远落后于中国,但是凭借者优异的IT人才速成班,印度成功地成为了“世界外包服务中心”,在过去的十年里,也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成长势头,处于金砖国家的中上水平,实为不俗。

一龙一象,都曾经在各自的竞争优势领域里大放异彩。但这龙和象的躯体迅猛成长的过程中,都纠缠着腐败的毒瘤以及政府干预过度的束缚。

在那头巨龙的地盘上,腐败问题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从“反对官倒”等等口号开始,已经被骂了三十多年。当然,诸位看官如果读中国历史,大约会得出腐败问题已经被骂了5000年的结论。在君权制度深入民心的文化里,并没有什么可以彻底根除腐败的良方,因为腐败和反腐,往往成为君王治下的重要手段。和珅的家财万贯,最终依然成为皇帝传给儿子的巨大政治和经济遗产之一,就很说明问题。

而在政府干预经济上,无论从遥远历史里头的东方传统思维惯性,还是以中共建政后从苏联学来的计划经济框架,都使政府对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都有着深入的渗透。虽然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政府在经济控制方面有所放松,但是在1997和2008的两次金融风暴中,中国靠着中央集权的强悍战力,硬是扛下两场硬仗,令政府干预经济的行动更加有“理论根据”。当然,过去30年来形成的官僚集团及国企利益集团,也不愿轻易放弃因权力而获得的垄断地位。这也是政府以无形手干预经济的一个方面。

中国人听到我的断言“印度的腐败绝对不逊于中国”,不知道会不会高兴点。笔者认识的印度商人朋友都经常诉苦,“印度的腐败是明码标价,在大城市办驾照要45美元给考官,住院找个床位要包个花了110美元给医生才能住进医院,办结婚证也要塞个130美元的红包”,不然就要一边凉快许久而不得其门而入。

印度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和干预力度当然远逊于中国。但是印度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它的地方保守主义特质。只要一个强大的国内经济集团在议会里有强有力的代表,那么任何打破该产业的垄断,促进竞争的法案都会被雄辩的印度议员驳斥得千疮百孔而无从通过。即使通过了,垄断集团也有办法干预政府的施政,且看印度开放零售业的进一步退三步的格局,就可以体会印度的垄断集团势力的坚固强悍。

面对着腐败丛生和制度缺陷,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中国和印度不约而同地放慢了经济发展的前进脚步,俯下身来,期望能清除掉身上的腐败毒瘤,解除制度和利益集团的桎梏,重新获得前进的动力。

印度在今年来也出现了“腐败经济泡沫”破裂的现象。和中国官方主导的反腐不同,有着甘地这样伟大民运灵魂的印度,通过中产阶级的社会运动,掀开了反腐的一幕。原本印度1990年代经济开放以来,每年经济增长率接近两位数,随之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对政治兴趣缺缺,投票都懒,需要打通关节时就掏钱,纵容腐败。

但印度的中产阶级不再愿意接受“行贿受贿的集体犯罪模式”,愿意挺身而出站出来,改变社会。匿名报告贿赂网站ipaidabribe.com,已经接到了接近2万条报告,比起中纪委的网站领先不少。

从整体趋势来看,印度的中产阶级崛起,对贫困农民为执政基础的国大党来说是个严峻的挑战,到2016年,印度中产阶级人数将从目前的1.6亿人增至2.67亿人。如果国大党没有拿出符合中产阶级需求的政纲和执政理念,很可能要面对被印度选民淘汰的命运。

反腐,无论是政治性还是纯法律反腐,都会对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中国观察家在十八大后,就纷纷指出中国的富人在政治转换不确定期里悄悄地转移资产出国。而中央政府的廉政十条措施,也让奢侈品的销售和餐饮业大受影响。

就在这个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撰文和达沃斯演讲中,都没有避讳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的课题,他在表示不担心“硬着陆”的同时,也坦荡地重复了“转型的关键是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这一“国退民进”的主题。

在这一方面,新一辈的中国领导人已经摆出了强硬的姿态,期望以推土机式的行政能力,完成公权力在市场经济中的撤退。

其实抛却长久以来地缘政治的心结,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刚刚从农业国转型过来的人口大国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两国的执政者和中产阶级,如果互相参照一下,可能都会发现,不远处就有不少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两个相依为伴数千年的古老文明,不应该失去从对方身上学习的能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