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印度家庭眼中可怕的中国--一个印度学生的中国日记

文/尤迪-古普塔 翻译/吴顺煌

在德里大学辅修了两年汉语课程后,2012年尤迪到中国参加一个短期的汉语实习项目,他发现中印之间差别很大,互相也缺乏了解,以下的日记生动地记述了他对中国的感想。由于是回来后重新回想再写下来的,难免有些出现失真,尤迪说,“95%是千真万确的”。希望这些记录能够让读者更进一步认识中国和印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和印度,能否更加深刻地互相认识?

尤迪-古普塔出生于新德里一个中上阶级家庭,父母是虔诚的印度教徒,父亲是企业主,母亲是家庭主妇,哥哥是医学院的研究生。

第一幕:天降惊雷——去中国实习!

我:妈妈,我正在申请去中国实习。

妈:什么实习?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两个月长的实习项目。

妈:不要让中国的事情跑进你的头脑。好好找个印度国有企业的实习机会,享受你在印度的生活。

我:妈妈,我不想到政府工作。无聊且简单,没有挑战性,让人晕晕欲睡,没有动力。我已经学了两年的汉语,请让我去探索那个国家吧。

爸:不要像个蠢货一样。你要在那里做什么呢?这些中国人的“Ching-Chang-Jing”(注:不懂汉语的印度人所理解的中国人的发音)对你来说已经足够了。学一学怎么尊重金钱吧。我并不是一个政府官员,没有那么多钱送你到国外去。

兄:哈哈,爸爸让他去吧。他也会变成一个中国人的。当他回家的时候,你将发现新德里街头的流浪狗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的。他会把它们给吃光的。

我:闭嘴!他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暗想:我希望如此)。爸爸,求求你了,只是两个月,我将会从那里学到些东西的。那是个比印度更适合居住的国家。

爸:随便你吧,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你将发现你做了一件巨大的错事,不去参加一个政府单位的实习,而去一个神都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中国去冒险两个月。你不认识那里的人,不知道他们的文化,不知道他们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怎么睡觉和生活。这会很困难的,你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过呢。你的中小学、本科和研究生,全部都只是在新德里读,你自己选择吧。

妈:我甚至不能想象会去那个国家。一个婆罗门家庭出生(注:尤迪全家是吃素的)的人去吃牛肉、蛇肉、蜥蜴、蟑螂等等东西。

我:(没人支持,感到沮丧)我将会申请,看看吧。

兄:(凑过我的耳边,小声说)哈哈,我知道这是一个更好的国家。当你拥有第一个小孩后,你ML就一定得用安全套了。哈哈哈,他们的系统真“强大”。

我:至少比一个有超过3亿的超级贫困人口的国家好(注:指印度)。

兄:Jing-Chang-Ming-Bong-Bing-Bong-Bing!!!(注:印度人学中国发音)

第二幕:出发当天

妈:儿子,快点出来,我们需要赶时间。

我:妈,见鬼了,怎么有20个人等着我要跟我道别?他们没有工作要做吗?

兄:哈哈哈。你认为他们有工作要做吗?你是尤迪-古普塔,是古普塔整个家族中最年青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去中国的人,是唯一一个说如此奇怪语言的人,当然你本来就是很特别的。特别的道别给特别的小孩。哈哈哈。

大姑妈:这是我的尤迪。他突然看起来这么成熟,不是吗?以前假期他爸爸把送到村里里,我还经常在井边给他洗澡呢。他现在长成这样了。

大叔伯:尤迪,出门要小心。在1962年战争时,我和中国人打过战。这身上的伤口还是我当时杀了一个中国人时,那个中国人给我留下的。去那里时要对自己有信心,为印度争光。

兄:(凑过我的耳边)上次他喝醉时,他说那个伤口是他在1957年时杀了一个巴基斯坦人时留下的。

我:(凑过我哥哥的耳边)哈哈,这个可怜的人现在还搞不清楚谁踢了他的屁股,巴基斯坦人还是中国人。

二叔伯:你要去哪个城市呢?我忘记了,那个中国名字叫什么来着……

大姑妈的孙子:他说那叫大连。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Dalian。

四姑妈的儿媳妇:尤迪,这个城市在哪里呢?你为什么不去北京、上海或者广州?我猜我们都仅听说过这些城市,不知道什么是大连。

二叔伯的儿子:不要和中国女孩子调情。谁知道或许将会有一个中国女孩子会和我们坐在一起。我们只会用印地语讲话,我警告你。如果这样,你将会仅仅疲于当翻译。

二姑妈的小孩:可怜的尤迪,在这边也不是,在那边也不是。

妈:在离开前抱一下你爸爸吧。他正在外面站着呢。(妈妈凑到我耳边)感情要丰富一点,知道吗?

我:爸爸。怎么了?没什么事的,只是两个月,我会回来的。

爸:(啜泣)好好照顾自己。我们都会想念你的,你是我心灵的一部分。如果你要去英国、美国或者澳大利亚,那对我来说都没问题。但是中国,我们对那里一无所知,我们不会讲他们的语言。这是你一次离开家这么远,如果发生事情了,那该怎么办呢?我们仅仅感到无助,儿子。我的心告诉我,它不愿意让你离开我。

兄:你们是在拍宝莱坞电影吗?好了,让他走吧。他又不是去参加“兰博任务”。

兄:兄弟,再见了。对了,要记住,外国酒和外国女孩尝起来总是不错,不过对两者都不要过分陶醉了。

我:我依然不明白你身上哪一部分像个印度人,再见吧。

(本文作者介绍:印度德里大学留学生,200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

本文内容于 2013/9/21 22:32:51 被jsssssjs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7楼 wxjqq11
我没全部看完那些字,因为太累不想看了。但我想说来中国上海是最可靠的地方。

比中国别的地方更安全更可靠点好不好。

上海是个繁荣的地方,连美国人都居住在上海多呢!我家二楼就有美国人的一家人居住在同一幢楼里呢!我家在四楼。

中国虽然有不好的一面,但不代表都比不过外国吧!

你住在上海就比其它的中国人高贵吗?

你跟美国人住在一栋楼里就比其它上海人高贵吗?

印度学生看中国:街上没动物 没人闯红灯

2013年09月10日 10:08 作者:吴顺煌 文/尤迪-古普塔 翻译/吴顺煌

此文为印度尤迪-古普塔的第二篇日记,讲述他第一次踏入中国大连时的各种臆想、恐慌和感触。印度是一个男女关系相对封闭的社会,而中国却比较开放,处于青春期的尤迪自然对中国女孩产生了无限的幻想。另外,他发现在大连路上什么动物都没有,甚至没有行人,只有汽车,这让习惯于新德里吵杂场景的他感到恐慌。第一篇见[一个印度家庭眼中可怕的中国]

可怜的英国人,他们没有教给印度人黄灯的真正意义。对于世界其他地方,黄灯意味着减速,对于印度人,黄灯却意味着加快速度前进,这随时可能把行人撞死。 “终于我实现了我的梦想”

我:“我的梦想实现了”。最后飞机着地了。离开印度,踏进中国的土地,我感到非常兴奋。这机场太漂亮了,难道又是“中国制造”。之前学校的中文老师怎么教我们的呢?对了——“终于我实现了我的梦想”。

大脑(注:这里把Mind译为大脑,在印度人的思维里,我(Self)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包括心灵(Soul)、大脑(Mind)和感觉(Sensation),大脑是心灵和感觉的中介,受到感觉的影响并作用于心灵,本文大部分时间是作者在与自己的大脑对话):

是的,人们在飞机上吃着一种乌绿色外表的鸡蛋(译者注:卤蛋),看起来不是特别雅观。而那种奇怪的味道还缠绕在我的衣服里。谢天谢地,飞机终于着陆了,并且——“你实现了你的梦想”。走,赶紧出去看看。

在飞机场里

我:看看那电视屏幕,那正是德里大学其他女孩子告诉我的,那些疯狂的中国女孩走上台给一个外国人挑选,以此得到一个与他约会的机会。是的,那个主持人正是同一个人,那位说话直率的光头老,不是吗?(译者注:指电视节日《非诚勿扰》的主持人)

大脑:那些外国男人拥有什么呢?看看这些中国女孩,她们长得既得体又大方,我在想。

我:你怎么想呢,是不是我也应该去参加这种电视秀?大部分中国男人长得相对矮小,或许我现在是大连里长得最高大的人。我想我应该有比较好的机会。我只需要先去买个iPhone,听说那是中国的国机。

大脑:嗯,或许你可以去酒吧看看。在新德里,你的父母从来不允许你去任何酒吧。在这里则不一样,那些中国女孩将会看到你走进酒吧。她们将随着贾斯汀-比伯(JustinBieber)的《宝贝》跳起来,尽管她们不知道歌里唱的是什么玩意。

你可以用你的大眼睛、长睫毛、自然卷的头发和高大的身材吸引她们,她们将开始投入你的怀抱,挽住你强壮的手臂。她们将会取出用信用卡刷来的“中国国机”(iPhone),然后和你合影,并且摆出一个神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V字形手势。她们将猛喝伏特加,这足够花光你的钱,但喝掉的一半她们会最后吐在舞台上。当然,最后其中有一位会邀请你到她家做客。

我:哇!!!我不敢想象最后一句话会真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然后呢?继续,继续。

大脑:你将进入她的家,然后问洗手间在哪里。你坐在马桶上,但不要锁住洗手间。她已经狂醉了,她自己主动地进入了洗手间。她已经脱光衣服并装上一件比你身上的衬衣、牛仔裤和腰带加上一起还要贵得多的贴身内衣。她的内衣非常适合她矫小而苗条的身材,橙色的灯光把她的内衣映衬得像飘动的花朵,那白色的脸颊看起来更加飘渺。

你正坐在马桶上面,然后她进来坐在你的大腿上。她看着你那既长又弯曲的双眼皮,用她的右手触摸着上面那一片,然后从口里吹了一口气出来。你的手抱着她苗条、白皙的腰部,然后她开始解开你的扣子,被你的胸毛给吸引住了,看起来就像狮毛一样,然后……

我:然后怎么样?不要停止,你这个笨蛋。

大脑:你接下来跟他要个空瓶子。

我:为什么?

大脑:你就说你要个空瓶子,就这样。

我:然后呢?

大脑:她会问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这时候她的手正在解开你的衬衫。

我:然后呢?

大脑:你就说你要洗干净屁股。然后她说你们俩可以一会儿去洗澡,为什么要现在呢?

我:然后我应该怎么说?

大脑:你再一次说你要洗干净屁股先。然后她递给你一卷厕纸。你把厕纸扔在一边,然后再一次向她要一个空瓶。

我:快一点说,我需要把她带到床上。

大脑:你就告诉他,你需要把瓶子装满水,然后倒在屁股上,并用你的左手去洗干净屁股。

我:……

(译者注:由于南亚人生活习惯不同,便后都是用水洗屁股。这里作者把这个写出来,只是想展示中印文化的差异,其实生活方式的不同,只是文化和习惯不同而已,并无高低之分。试想一下,在中国人没有发明造纸术之前,人类又用什么方式如厕呢?而且在南亚人看来,用水可以洗得更加干净,用纸其实倒不是很卫生。加上南亚气候多干燥和习惯,用水如厕后其实很快就会干掉,望读者理性看待这个问题。

这就像南亚、部分东南亚和非洲地区的人用手吃饭一样,这也是生活习惯不同而已。据说,欧洲人在刀叉没有普及之前也是用手吃饭的。所以算起来,用筷子吃饭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在不使用筷子的地方的人看来,东亚人吃饭也显得奇怪。)

大脑:太迟了,大笨蛋。(扇了我一把掌)

我:……

大脑:赶紧去取你的行李,蠢货。

关于中国的第一印象

我从大连机场出来后,前面看到山川和树木。非常惊奇的是,所有树居然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一样的高度,一样的颜色,甚至是一样的分枝,难道它们也是假的吗?天气非常地舒服,我想大概是30摄氏度多点吧。有两个大连理工的女孩到机场接我,却全身流大汗,我实在感到不解,要知道,这个天气在新德里是多么舒服。我们坐进一辆老大众汽车,然后直奔目标。

我:哇!路上居然一头牛都没有。出机场已经半个小时了,路上甚至看不到一只狗,一只猴子,一只山羊,或者一只绵羊。我突然感到非常想念自己的家乡。

大脑:确实是,甚至连一头大象都没有。想象一下本地人对这样的景象会有什么反应呢?

我:是的,甚至我感到有点吃惊。在新德里中心大街,随时都有可能看到一头大象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中间,与其他交通工具和路人共享一条路,大家就好像不把大象放在眼里一样。

大脑:就像你妈所说的,他们可能把所有动物都抓走然后吃掉了。还有,你看,路上连一辆人力三轮车(注:Rickshaw,印度一种载人的人力三轮车)、嘟嘟车(注:Auto,印度一个载人的三轮摩托车)、或摩托车都没有,交通状况到目前看起来都非常好。我想知道这里的人们是不是也一样,当空间不够时,会坐在大巴和火车上面呢?不过,我却看不到大巴和火车。

大脑:看看这里的建筑,都是30-40层楼高,都是玻璃(1336, -12.00, -0.89%)外墙。到处都是奥迪、宝马、奔驰和路虎。他们甚至还有沃尔玛和家乐福。突然觉得印度像是属于非洲,而不是亚洲。

我:你之前告诉我他们甚至不会闯红灯?真的哇!看看这里的人们,他们看到黄灯就开始减速了。

大脑:可怜的英国人,他们没有教给印度人黄灯的真正意义。对于世界其他地方,黄灯意味着减速,对于印度人,黄灯却意味着加快速度前进,这随时可能把行人撞死。

我:看看那建筑物,看起来像是个购物中心。哦,那里有肯德基[微博]和麦当劳[微博],还有必胜客[微博]。我的天啊,还有一个Subway餐馆。

大脑:现在没有多少可以去担心的了吧?至少你不会因为饥饿而死去。我猜,至少这些食物在全世界都有相似的标准吧?

我:是的,至少那法国炸薯条是用土豆做的吧,不可能中国化吧?不过有一件事情显得很奇怪,这里所有的建筑物看起来都一个样,难道这不显得有些枯燥吗?全都是浅灰色和泛红色的格调,看起来整个地区就由同一种颜色组成的一样。

大脑:这就是共产主义,我的朋友,共产主义。从维基百科得知,大连曾经受苏联人控制过,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日本人侵略她时,她变得有点现代化。经过战争后,中国人又重新控制了大连,因此大连又留下很浓的共产主义味道。苏联人有伏特加,而这里的人有一种叫做白酒的东西。他们甚至一边吃饭一边喝这种酒,然后喝得大醉,并在饭后被抬走,真奇怪。

我:唉,这个我们正在经过的地方看起来很恐怖,都是灰色的建筑物。在下午的2点钟,路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在新德里,这个时间点你甚至还能看到马车呢。所以的店铺面前都挂着塑料(10740, 0.00, 0.00%)的帘子,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英文标示。看看那些令人讨厌的共产主义者,他们到底对这个地方做了什么呢?谢天谢地,还好印度不是这样。我希望整个中国并不是这样的,这样的没有色彩,我希望……

司机:(突然说)我们到了,这是栾金西街(译者注:大连理工大学旁边)。


印度学生大连第一天印象:朝鲜一样的鬼城

2013年09月20日 22:43 作者:吴顺煌 文/尤迪-古普塔 翻译/吴顺煌

此文为印度尤迪-古普塔的第三篇日记,讲述他在大连第一天的生活。每个人到了一个新国家,第一天总是充满神奇的遭遇。尤迪第一天住进了大连理工大学旁边的一栋苏式建筑,感到恐慌。对于印度的素食者来说,更大的问题是吃饭,很难找到素菜。更神奇的是中国的声控楼梯灯,把尤迪给吓着了。

尤迪第一天住进了大连理工大学旁边的一栋苏式建筑,感到恐慌。 第一篇见[一个印度家庭眼中可怕的中国]。第二篇见[印度学生看中国:街上没动物 没人闯红灯]。

司机:(突然说)我们到了,这是栾金西街(译者注:大连理工大学旁边)。

我:(对着接机的女孩)什么?我们到了吗?这是我将要住下的地方吗?

女孩:是的。为什么你看起来很惊讶呢?

我:我怎么会不惊讶呢?看看这个地方,真吓人。下午两点钟,只有几个人在路上走,商店关着门。看看这些建筑物,和我在探索频道上看到的朝鲜是一个样的,所有窗户都坏了,所有建筑都是单调的灰色,就像是一座鬼城。

女孩:真的很抱歉,这是我们唯一能找到的公寓了,附近也没有酒店,或许你只是在这里住两天,两天后你就能搬进一户中国人家里住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你就将就一下吧。

我:我的天啊,在这座鬼城住两天。看起来我遇到麻烦了,我真想马上就回印度。

大脑:嗯,你忘记你叔叔所说的了吗?“为印度争光”!这看起来比1962年的中印战争容易多了,相信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欢迎来到中国,哈哈哈。

女孩:我们现在进楼吧。

我:好的。反正我没有其他选择,走吧。

我们走进大楼。

我:我的天啊,这女孩说公寓在七楼,但是这座楼却没有电梯。楼梯静悄悄的,感觉就像整栋楼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里。

大脑:难道你要停止爬楼梯吗?这里至少比起孟买最大的贫民窟德拉维要好得多。那是一片与百万美元一套房相临的贫民窟,面对着南孟买的大海,七个人一起住在一间十平方的小房里,人们露天解决问题,屎虫、鸽子、流浪狗和山羊和人们一起生活在一起,上千人共用6间公用厕所,大便时需要排一个小时的队。至少这里他们有公寓可住,赶紧动动你懒散的屁股吧,你还有七楼要爬。

我:真奇怪,为什么所有墙上和门上都贴着广告呢?看起来很旧很脏,好像这里有一个世纪没有人住了。我现在只希望房间里是好的,并且能够有Wifi。

大脑:我想知道如果断电了会发生什么情况。或许这里不会断电吧?但如果真的像印度经常断电的话,那应该怎么办呢?

我:那我会彻底疯掉的。我将会向中国神祈祷并求救,不管什么样的中国神。啊,终于到了,这里就是七楼。外面真的是太压抑了,赶紧看看里面怎么样。

大脑:嗯,里面看起来很不错啊,不是吗?跟印度的公寓差不多。还有,这里的水管好大啊,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水管,就像是汽油管道一样!还有Wifi,虽然脑子有点凌乱,但我想在这里住几天是没问题的。

我:女孩子说一对瑞士女孩曾在这里住两个星期,一点问题都没有,看来对我应该也没问题。不管了,东西放下后马上去吃饭吧,到现在我已经18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我们走在主干道上,不过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主干道,因为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这在印度根本不可能发生。我们找到了一家小饭馆,打开塑料(10740, 0.00, 0.00%)的门帘走了进去。

服务员:您好,欢迎光临!

大脑:发生什么情况?他们跟我说话吗?我想是吧,这里可没有其他人。

我:我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他们只是对我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自己在那聊起天了。我靠,甚至她们身上也有iPhone——中国的国机。

大脑:坦白讲,我觉得这已经不神奇了。这里所有人看起来都很富有。还是点餐吧,让服务员拿菜谱过来。

我:(菜单里找不到素菜单,对着服务员问)服务员,能告诉我哪部分是素菜单吗?(译者注:印度很多人吃素,所以餐馆的菜单都列着素菜和肉菜两种菜单)

服务员:什么是素菜单呢?搞不懂。看这里,有一些青菜。(服务员说完后窃窃私语)。

大脑:她说什么呢?里面有什么样的素菜呢?

我:我什么也听不懂,她只是指了一些青菜的图片。不过那些做好的菜看起来好像没有煮过一样,他们只是把菜切条后,放进开水里,然后加上一点香料,看起来像蔬菜沙拉。我找不到一点咖哩,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由西红柿做的,我简直就找不到任何在印度可称之为素菜的东西。

大脑:告诉她为我们做些特别的。

我:服务员,你能做一盘土豆、卷心菜和菠菜混在一起的菜吗?并且放尽量多的香料和辣椒进去。

服务员:什么?所以菜混在一起?不、不、不,那样不好吃的。我们从来不那样乱做菜的,你可以分开点,一盘土豆、一盘卷心菜和一盘菠菜,我们不能够混在一起做的。

大脑:为什么她感到吃惊呢?我们怎么能够分开去吃这些菜呢,而且还是整盘菜都一样的?算了吧,就点一盘土豆吧。

我:服务员,(指着图片)那我们来一盘这样的土豆吧。

服务员:非常抱歉,午餐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没有土豆,您可以点一些小吃。

我:什么?现在才下午3点钟呀?午餐怎么可能现在就结束了呢?难道不是到下午4点吗?(译者注:在印度,普遍的早餐时间是早上10点钟以后,午餐时间在下午2点钟以后,晚餐时间在晚上9点钟以后。)

服务员:(有点困惑的样子)呃,对不起,先生,这里的午餐时间是早上11点至下午1点,现在我们没有主菜。

大脑:真是神奇,这里的人吃午餐和你在印度吃早餐的时间是一样的,11点吃午餐?!真是疯狂的中国人。你会变成和中国人一样疯狂的,好吧,点一些小吃吧。

我:服务员,能告诉我你们有什么里面没有肉的小吃吗?

服务员:呃……我想这里唯一的小吃是素的是——白米饭和黄金玉米(2335, 5.00,0.21%)。

我:怎么可以吃白米饭呢?

服务员:先生,您吃错了,是白米饭混着黄金玉米,这可是这里很出名的小吃,您可以试一下。

我:难道我的其他选择吗?好吧,来一盘。

服务员:总共16块人民币,先生。

我:没问题,赶紧上吧。

服务员:先生,这是帐单,16块人民币。

我:什么?我已经告诉你了,对吧?上菜,我会付钱的。

服务员:(再次感到奇怪和困惑)您要先付了款后才上菜,先生。

大脑:哇!这里的人原来是先付款再吃饭的?但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点完菜后人们会跑掉吗?

我:(实在累得不能再想了,给钱就是了。)这是16块,求求你们赶紧上菜吧。

大脑:哈哈,16块人民币只是吃白饭和玉米,这样的钱你在新德里可以填饱一天的肚子。

吃完后,我还是无法填饱肚子,走在路上,突然看到肯德基[微博],我像是见着了神一样冲了进去……

我:我要一个素的汉堡包。

服务员:(有点茫然),呃,先生,我们这里没有素的汉堡包。

大脑:咦?肯德基不是国际标准吗?在印度有素的汉堡包,怎么在中国就没有了?

我:(看了看菜单,指着一个巨无霸,对着服务员说)给我来这个,然后把中间那两块肉给取掉,我只要那三片面包。(服务员一下子蒙了,旁边的人也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吃完了小吃、肯德基的面包片,我的一天算是结束了。我开始往自己的住走回去。

我:谢天谢地,一天终于结束了,天也正在变黑了。在路上,很多人都盯着我看,好像我就是一头怪物似的。

大脑:看起来这里的人对你很感兴趣,他们一边看你一边说,“那么大的眼睛,那么漂亮,是个大帅哥”,哈哈,你可能会成为这里的摇滚明星。

我:这样就好了,我现在担心晚上要怎么过呢,现在才晚上7点,但好像人们都要回家睡觉去了。

30分钟后,我回到了住所的一层。

大脑:我靠,这里好黑啊。没有路灯,没有行人。哈哈哈,难道这里真的有鬼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最糟糕的是我看到楼梯也是没有灯的,看起来这里和印度一样,也是经常遭受停电的困扰。真害怕,要是鬼在楼梯上出现,那怎么办好呢?

大脑:赶紧上楼吧,不要想那么多了。

我:好吧,上楼吧,这是一楼……啊……!(惊恐地尖叫着)快点跑!快点跑!快点跑!……

大脑:刚才发生了什么鬼事情啊?怎么你踏进楼梯后,电灯就突然亮起来了?这是怎么发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鬼事情啊?(译者注:这是声控电灯,作者在新德里还没见过。)

我:我都告诉你了,这里肯定有什么问题。我告诉过你了,不要来中国。我们本可以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或者任何鬼国家,但是你却偏要来中国冒险。我们现在在这鬼地方到底在干什么呀?

大脑:啊,电灯又自动关掉啦!或许电灯突然亮了又突然停了,那是因为电压的问题,这在新德里也是经常发生的。听我说,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这回事的。让我们再往上爬吧。

我:不要,我不想走了,我想给警察打电话。

大脑:笨蛋,往上爬!世界上根本没有鬼这回事。

我:好吧,我再试试吧。这一次我将会轻轻地往上走,静悄悄地,或许是人家在房间里对我们做恶作剧,这样我们就不会被发现了。看,这一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灯没亮,上二楼了!

大脑:都告诉你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可能是电压问题。你看,三楼的灯又亮了,可能电又恢复正常了,我们上去吧。

我:可能是吧,这一天的凌乱,让我六神无主。现在上四楼了,看三楼的灯还在,这下子电压稳定了。……啊!……(又大声尖叫起来),快跑啊!快跑啊!……

大脑:刚才又发生什么鬼事情了啊?怎么我们爬的四楼灯亮着,而三楼的灯突然又熄灭了?

我: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快跑啊!快跑啊!我的妈呀!我的妈呀!……

最后我一口气跑到了七楼,冲进房间,把门锁上。大连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如果把所有的记录都放在一个帖子里面,开成一个专题楼贴,我以为效果会更好的。-----------虽然在没有阅读完所有的帖子前,不好评论什么。但是,对一个印度学生的中国看法能够写成稿,我还是感到非常惊奇:这个印度学生的中文能力相当高了~~


2楼 网上竹子
如果把所有的记录都放在一个帖子里面,开成一个专题楼贴,我以为效果会更好的。-----------虽然在没有阅读完所有的帖子前,不好评论什么。但是,对一个印度学生的中国看法能够写成稿,我还是感到非常惊奇:这个印度学生的中文能力相当高了~~

他是个婆罗门,在印度是最高的种姓。但实际上并没有刹帝利有实权和能捞钱。

婆罗门在印度教中一般是祭司一类的掌控精神领域的,因此,这位婆罗门也把印度人的冥想功夫也发挥到了极致,文中大量冥想式的东西在中国看来就是精神分裂症的先兆。

安于现状和乐知天命的婆罗门来到中国这个84%的人认为自己不凡和怀才不遇的国家,肯定会很不适应。

此文如果连载下去,肯定会诞生另一位DD教主式的人物。

不过,这篇连载好像是新浪上首发的。

对印度婆罗门的冥想式思维再次鄙视一次,想破了脑袋还不如迅速行动。


本文内容于 2013/9/22 10:15:12 被永远的地平线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