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化与反抗、性和阴谋(转载)

血击 收藏 0 207

很多人都有一种疑惑,人文类知识分子作用是什么,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路边也经常听别人讲,哲学系毕业有什么用之类的?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值得思考一下的,因为确实有普遍疑惑。作为整体,文科类影响是非常深层次的,现在人们该怎样生活,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如何调节心理和社会关系,包括理财,这都是文科(大文科),甚至社会统治理论等,这是无可置疑的作用。但作为个体就比较尴尬了,因为你几乎注定只是塔底,看不到实际和明显的作用,也很难靠知识产生直接财富。

中国人,你是“沉默的羔羊”吗?驯化就是将猪的逻辑灌输在人的思想上旗帜鲜明地反对驯化后来想了想,其实任何学科的价值就是创造幸福,幸福不分文科理科,文科只要提供给它人的是幸福,而不是灾难。不管是无聊时提供了一个故事,还是思想上有个新点子,或者更厉害点推动了人类的幸福进程(比如让心理更健康如佛学、让社会制度更公平如法律等)。作为文人,就很成功了,大多数人做不到,但有塔底才会有塔尖。文人是书读得比较多的人,书既然读的比较多,就要分享自己独立的思考,让人类更合理而公平的生活,这也许就是意义。让社会更合理和公平,也就是反对驯化。用一句老土到有点慎得慌的话,是为了人的解放。而解放的反面,就是驯化。我想谈三种驯化:权的驯化、钱的驯化和性的驯化。


先谈谈为什么要反对驯化。


文学也好、史学也罢,只要是人文学科最后的落脚点都应该是人,即使与文科有点相关的经济学,首先也是关于人的假设,叫经济理性人,然后是在这基础上推演出各种理论。脱离人的解读,所有的人文演讲都是臆造。关于人有两个公理,所谓公理,就是不用再证明了的存在,如三角形内角和等于一百八十度――这已经不用再证明了。第一个公理是人有两个本能:生本能,和性本能,就是生存和繁衍,通俗得只要是人,就要吃饭和找异性。而且雄性动物还希望生的孩子越多越好,生孩子的雌性越漂亮越不同越好。什么叫漂亮了?比如前凸后翘有曲线的,这背后其实就是有利于繁衍。生物学家做过无数实验,可以证明大部分基因就是这样想的。几乎所有的公老虎、雄狮子和种猪都是这样做的。当然男人不一定会承认,做得也会隐蔽一点,尤其是中国这样的礼仪之邦。但即使这样的礼仪之邦,众所周知,苍井空还是最受欢迎的老师。


但不管是食物还是女人,资源总是有限的。于是人和人就必然争斗:血腥、杀戮、阴谋、背叛都会出现,这就是原罪,越原始越残酷,这也是历史,同时也会有一部分人忽悠、调教另一部分人,这叫驯化。争斗本质就是争夺生本能和性本能需要资源,当然这种争斗会有各种各样变形的外在形式:比如争夺奢侈品、争夺警车开道等特权直接表达出来自己是胜利者,以吸引更多新的利益。所以雷政富长成那样了也不缺女人,因为你得承认他是成功者一员。所以为什么古代争夺王位会如此惨烈,或者一直到现在政治斗争都你死我活,因为这是资源的最大化,成功的人或者团队才会拥有最强的生存概率,最多的繁衍机会——成为既得利益者。然后一般都会传给自己的孩子,因为生物学上说孩子仍是自己基因的一部分:成为高富帅、红二代或者像朝鲜一样的革命接班人。从古到今,在没有现代制约机制下,大多数赢家,都是这么玩的,都会把最好的粮食、漂亮女人挑过来装在房子里。至于建的房子叫阿房宫还是铜雀台并不重要,叫红楼、青楼甚至文工团都可以。领导只要没在斗争中失败,就可以上午坐在讲台中央讲廉政与道德建设,下午唱着歌同多位女性发生和保持性关系,这不用怀疑,是一定存在,这是人性。但这么美好的生活,也有一个难题和烦恼:你的同类基因也一样,也要生资源和性资源,他们过来抢该怎么办?所以领导其实很累,出于保护自己资源的目的,也一定提心吊胆,并慢慢总结出了一套治国大略:干掉有同样欲望或知道真相的人,忽悠下一堆听话认命不抢资源的人。前者自然要用枪杆子镇压,后者就要用笔杆子忽悠。枪杆子、笔杆子,革命就靠两杆子。伊藤博文曾经说过: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权。也都是这个意思赤裸裸的表现。


干掉同样欲望的人,构成了帝王将相的家谱,构成了《三国演义》的主线,所以老去讨论政客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毫无意义。他们都只是想干掉同样欲望的人,春秋无义战。而怎样忽悠一堆人听话,一堆人认命,不去抢资源,这个过程,也是统治者的阴谋或者更霸气一点的叫阳谋,也叫人类驯化的理论准备,文明建设的成果等等。。

用枪杆子驯服人的身体,用笔杆子驯化人的灵魂贫贱屌矬,宁有种乎?人还有第二个公式,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大家都很熟悉,叫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前两个需求直接和公式一密切相关,后面三个高级需求则在生存问题解决后,也必然会发生,也与前两个密切相关,比如得不到尊重的人一般也得不到异性,我看过大把美女穿越过去嫁入豪门的爱情小说,想嫁个乞丐的,一本都没见过。换句话来说,人类的满足曲线,通过心理学家对无数样本的研究,大抵就是这样的:人类就是需要粮食、女人、安全感、归属感、尊重等等。正因为大家都需要,所以社会的进步也等于让更多个体都满足更高层次需求的过程。推动这个过程就是正义,反对这个过程就是反动。所以为什么说驯化是邪恶的,因为驯化本质就是维持少数人抢劫多数人的资源,成为高帅富白富美,而让多数人沦为屌丝和潜在的暴力火种。


比如,少数人得到额外的尊重,当然意味着大多数人失去尊重,古代的跪拜礼节,还有文学作品里契科夫的《一个文官的死》都可以看到这一点。到了21世纪,应该能清醒认识到,驯化大部分人这就是反人性的,因为它是反大多数人类发展的——人类发展就是更多人需求层次满足的过程,而驯化剥夺或者延缓了这个过程。为什么人人平等、天赋人权等普世价值能流行于世,因为他符合大多数人类的人性需求。我还想说多一句,共产主义思想确实是种迷人的思想,他原则上最公平,最反驯化,但能不能实现,是另外一个问题。


驯化是为了少些人抢资源,怎样驯化?属于屠龙之术。总结起来其实没有太多秘密,首先是利用人的贪婪和恐惧,听话的就给一个枣,不听话的就给一巴掌。《资治通鉴》里还多一些手段:比如要防微杜渐,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比如接班人什么的想得周全点,偶尔收买点人心啊。这样几十代人畜养下来,反抗会挨打,不反抗可能有口饭吃,久而久之,老百姓中就形成巴普洛夫发射,只剩下听话的,或者假装听话的了。这就是现在中国人表面老实的原因。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用时髦一点的管理学话来说,这叫奖惩管理法,现在还在普遍运用,比如绩效工资,末尾淘汰啥的。这个方法驯化一切生物都很厉害,大家去动物园看看马戏团,那些被调教好的老虎狮子,身上一定伤痕累累,驯兽师看它表现得好,能从火圈里钻过去,就给快肉吃,钻不过去,就一鞭子。久了,就都能钻了。古代的君王也是如此,鞭子加一块肉,形成了统治的内核。我曾研究过古代的酷刑,我这样自认暗黑而彪悍的心灵都看不下去了。古代人君王动不动就要株连九族、五马分尸,喜怒无常,就是要人恐惧,对不听话者以儆效尤老,假想境外敌人,大多时候也是制造恐惧。同时为什么要给狗腿子丰厚奖赏,或者让书呆子都有黄金屋、颜如玉,就是要让人贪,这样才好控制。也给广大老百姓一点念头和希望,只要你服从一套体系服从得最好,就有奖赏。当然,做到以上手段背后还是暴力,通过暴力掠夺,让统治者手里才有肉和鞭子,这样才能让老虎钻圈,让大多数人驯服。所以军队服从是一切统治者的第一原则。这叫枪杆子里出政权。之后才是笔杆子忽悠。

笔杆子的忽悠,更深层次谈就是思想上的忽悠,这更加厉害,本质就是心理学上的催眠术。利用集体无意识,种植思维病毒,利用从众心理,培养羊群效益。比如不断重复某皇帝执政是天命所在,天命还在。从汉朝董仲舒开始,我不跟你讲道理了,我是天子,干脆假设出一个天来,你再反抗就是大逆不道了。刘氏皇帝说:要知道是我们刘家推翻了暴秦这个旧社会,这种正确性是历史决定的,你再跟我扯犊子,你就要掉脑袋了。这种宣传要深入骨髓,要深入到小孩子读书的教材里去,最好第一节课就唱太阳最红,刘皇帝最亲。让大家都来懂这个道理,让懂这些道理的人才能拥有比老百姓好的生活。慢慢地大家都懂规矩了,驯化就成功了。成功后,好处大大的有,古代君王就可以把哪个漂亮女人给干了,那叫临幸。你要是老百姓,那才叫流氓,总之成功者叫风流,失败者叫下流。

人文知识分子最大的作用是用思想推动人类进步的过程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中国的士子作为一个阶层,其实一直过得还算不错,为什么了,就是因为处于被包养的状态。他们写的文章绝大多数没什么价值,几千年有无数个科举高手,有上千个状元,他们的文章没几篇对人类进步产生真正影响的?即使是古代的文学大家,大半也是写点离愁别绪,花开花谢的文章,推动不了社会进步,只有一点情趣罢了。但他们一定是当时活得很悠哉的人。就是因为他们本质上就是帮助统治者做思想忽悠,他们拿的其实都是维稳经费。个别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当时都活的很苦逼,甚至很危险。

当然知识分子也会有自己的小算盘,保证统治者最大的生存权和繁衍权后,顺便能分点脏做酬劳,只要不像海瑞一样傻逼,老婆孩子也不会少。你看看江南的园林多么漂亮,那多是文人退隐之所,也是百姓的民脂民膏。所以文人确实没有太多价值,文科生在传统的统治者前面也没有什么地位,也不该有什么地位,他们没有推动人类进步,只是分赃而已,这一点老百姓不清楚,统治者最清楚。而这种对思想的驯化最成功的,可能是印度,干脆就种姓制度了,人分成四等,别问为什么,是神决定的,不信的下地狱。其实本质跟中国古代差不多,我们假设出一个天来;他们假设出一个梵天来。当然他们更厉害点,我们是当世有奖惩,他们死后还有奖惩。所以一直到现在,印度比中国还要落后一些。


但这种对同类的驯化其实是很不稳定的,因为他注定是一小部分人对一大部分人的奴役,充满了暴力和忽悠。马克思就看得很透,他的思想还真有价值,至于播下是龙种,收获是什么就难讲了。驯化关系,就是一种SM的变态关系。SM作为情侣间小游戏我个人觉得没什么问题,但作为人和人之间的政治关系,本身就很落后,破坏力巨大,每到改朝换代时就尸横遍野了,因为想做奴的人不多,想做主的人太多,这是人性(参看前面马斯洛的公式)。但思维病毒不变,也只是主奴关系变化了而已,整体照旧。所以才有剑桥教授说中国没有真正的历史,几千年只是重复。而发展到今天,人类应该明白,所谓进化过程,就应该是一个更加公平,更多人受益满足欲望的过程。人文知识分子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思想推动这个过程。

人,天性自由,任何驯化也无法压制自由就如野草,烧不尽,吹又生!从历史上看,所有的驯化都无法完全压制人性,因为无法压制基因的追求。即使是在古代,几千年日复一日的洗脑下。人们追求公平的声音,追求幸福和更合理制度的声音一直都像野火一样存在,因为这也是人的一种本能。本能只是压制,不能抹灭。这种压制,有的会自我合理化,比如阿Q;还有一些会转化为狠,藏在心中以待时机,然后突然爆发出来,成就暴乱的关键。百姓对官员是羡慕嫉妒恨,就像现在屌丝对高帅富一样,古代可能加多点恐惧,现在恐惧少点。古今不变的是对官员房子里的女神都垂涎三尺;这就是本能,也可以解释大量的历史现象。本能跟驯化相冲突。无可奈何时广大底层的自我压制,其实就是社会隐形的炸弹和负能量,是一定会在某个节点爆发的,至于是在公安局还是飞机场就不一定了。

所以你别看老百姓老实巴交,官员狠时他们是顺民,官员不狠时他们是刁民,官员倒霉时他们就是暴民,这就是中国历史的三民主义,我们有多少驯化就有多少暴力的潜在土壤,所以中国缺很多东西没缺过农民起义。让农民起义,最好的口号就是抢粮食、抢女人或者不纳税。顺民、刁民、暴民都不可取,要进步,必须成为公民。但非常遗憾,中国还没有出现公民社会,现在居然还有反对声音。这种反对声音又不肯辩论,基本就是躲着放暗箭,封杀理性声音等。这使我想起一句歌词,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他们不知道顺民就是暴民的一半。长远看,中国一定会进步,这是人性,短期看,真不好说这个长远有多远。


长大点,读名著《水浒传》,发现里面的好汉一个个暴力野蛮。但越这样的粉丝越多,从群体心理角度出发,其实老百姓看暴力时觉得很爽,就是内心深处有暴力的欲望,而暴力的欲望往往源于被欺负过。小说的快感很多时候都来自于替代,而这种暴力欲望种子唯一合理化解释就是对驯化的反抗。只要有人对驯化反抗了,哪怕滥杀无辜如李逵,在人民群众也有了英雄的感觉。所以你看那些砍警察的,炸汽车的,网上还叫好声一片。这当然不对,但这就是被欺负过后的后遗症,在草根里具有另一种天然合理性,比如血亲复仇。我有个结论,其实就是两句话:统治者出于自己的利益,都希望百姓驯服,而广大百姓为了自己的利益,都不希望被驯服。这个矛盾约等于阶级矛盾,推动着历史车轮,也随时成为炸弹。现在,对人的驯化还有它的历史惯性和地盘,但反驯化是人类的发展方向。因为像以前那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成本太高了。

民主和科学是反抗驯化的理性制衡手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为了反驯化,人类已经发明了更理性的制衡手段,来抗衡总想着驯化它人的权力。而现代知识分子的使命应该是去传播这些手段。因为这会创造多一些幸福,少一些暴力,其实符合所有人的长远利益,也让当权者安全有保证,不会成为刘少奇和某某某。这才是理性选择和推动幸福。


首先是老生常谈,民主和科学,中国五四引进了德先生和赛先生。我们现在流行谈论民主,民主就是对驯化的一种否认。权力社会越强大,权利社会就越难过,权力不在笼子里,权利就一定在笼子里。这是历史证明了的事实。因为小部分人的权力是让自己很爽的东西(抢到资源),几乎不可能支持别人罢免自己。但现在也无法直接反对,于是有了很多花样,比如直接加一个西方思想,就偷换概念了。其实觉得西方民主不好,我完全支持社会主义民主,但你觉得朝鲜那样的就是社会主义民主,那我真无法理解民主还有没有意义了。我要重点谈谈科学,在反驯化中,科学有些被忽略。其实我觉得科学更重要。科学并不仅仅是制造苹果手机、宝马汽车。他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怀疑的思维方式。刚才我已经说了,要思想驯服,统治者往往要借助天、神这样的迷信概念。这在科学思维的冲击下已经灰飞烟灭了,你说你高人一等是神安排,那你先把神给我叫出来看看啊,怀疑思维这是对驯服思想的一次釜底抽薪。


科学和宗教思维截然相反。总有些人喜欢谈信仰,信仰那就是一种宗教思维,信仰做为一种情感,能满足人归属的需要,很难证实和证伪。所以只好信仰自由。而科学的本质就是怀疑。一个理论对不对,并不是个人情感,而是要在实验室里重复多次,要有数据支撑,才叫正确。社会科学也一样。你的一句话,一个理论对不对,并不靠自己养一堆人去吹。而是你有没有社会实践后的数据支撑,你的制度和政策是不是最有利于大多数人拥有更多利益。我对政治没有什么兴趣,也研究不多。但对“实事求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思想有好感,觉得是对的。因为从哲学上讲,这个思想没有太多预设正确,摸着石头过河就是不要预设正确,先试一试,对就做,不对就不做吗。这个最接近怀疑主义,接近科学,也摆脱了浪漫主义可能的伤害,让中国成为相对正常的世俗国家。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也是受益于这相对科学的思维方式指导。我最怕的是用宗教和浪漫主义管理国家,那小老百姓的日子就黑色浪漫了,不懂的看看历史书。

公民社会是杜绝权力腐败的唯一良药站起来,别跪下,你才是主人其次又是老生常谈,是要做好权力制约。一个人权力太大一定会出问题。就像前一段时间很红火的雷政富,其实我很同情他。这事责怪他道德品质败坏,个人觉得没什么道理。男人能做到不主动出去沾花惹草就算很难得,要坐怀不乱这违反生物学常识。有一个老掉牙的段子,说一男一女睡一张床上,女的在中间划一条线,说你过来了就是禽兽,结果第二天这男孩子没过去,大家都知道了,被骂成禽兽不如。雷政富这事,其实领导没什么选择,无非是选择禽兽还是禽兽不如,雷的选择很正确,就是时间短了点。我不讲价值判断,只陈述事实和科学。据我所知,马克思跟恩格斯的保姆也有绯闻,陈独秀是风流才子,喜欢逛八大胡同,以上均有大量文献资料,不同意的请写论文用事实驳倒。但这两位建立了伟大的共产党,所以你责怪雷政富没有党性把持不住是不对的。所以在私德方面,有隐私没错,干涉别人隐私才有错,只要是两个成年人自我愿意,我们真得没必拍个道德的砖。但大家为什么对性这么忌讳,又为什么现在处罚干部要把这事情给端出来了?这主要就是长期驯化的遗毒,我发明了一个词叫性的驯化。驯化得大家集体无意识里就觉得性很可耻的,那就好统治了。首先性本身是种资源,刚才已经讲了。所以帝王将相最想要分配权,并告诉老百姓这是最羞耻的事,万恶淫为首。然后了,自己淫去了。就好像请客吃饭,告诉别人青菜好吃,然后把肉吃光了。你去看看历史书,没太多例外。我越来越发现要实现驯化,性是很重要的一环。是种阴谋,完美的主奴关系,不仅需要主人的神秘化、神圣化,还需要奴才的自卑感。怎样才能让奴才自卑,那就是让他从小产生羞愧意识和有罪意识。性无疑使一种最好的工具。因为它是人的本能,所以越是腐朽的掌权者(如中世纪天主教的一些),越喜欢宣布性是肮脏的有罪的,万恶淫为首。这样,老百姓就都成罪人了,至少男人大都是心里有罪或者犯罪未遂,有了罪恶感和羞愧感,这样就老实了。


所以我们要批判的不是雷政富搞女人,那就中计了。我们真正要反思的是,雷政富都长成那样了,为什么还有美女投怀送抱,说白了,是他的权力。权力太大了,而且没有制约。比如说一块地,能赚几个亿。而必须找他盖章,不盖你就赚不到。这个制度就有问题,一至于女人叫赵红霞还是钱红霞、孙红霞、李红霞,没多少意义。现代政府本来是公共资源,腐败就是对所有人员的抢劫。我们不该反对搞女人,反对的是拿我们的钱搞女人。但怎么监督了,这才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道德教育和上级巡抚巡查有用吗?我们又要回到科学,这些事都做过,效果好不好。大家心里应该有数。拒绝舆论自由、拒绝财政公开,甚至拒绝法治,其实就是拒绝权力制约,保护自己的利益,就是想要继续的驯化。现在看中国,要制约权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告诉在座的女性,如果你接受不了丈夫左拥右抱,现阶段最好别劝他有钱有权。古代就有一句诗歌,叫悔教夫婿觅封侯。在一个没有制约的地方却不堕落,不符合人性。请看看前面的公式。


要摆脱驯服,还是要搞好公民意识的建设。一群有权利意识并理性推进社会进步的公民,才是现代国家的希望。前面的暴民、顺民、刁民都不是建设性力量,只有公民才是。公民多了,官员才会改变,因为无论什么时代,官员都是一小部分,都得生活在一个大社会里,大社会就是每个个体汇聚而成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尤其是安全也不可能无视整个社会的民意,封建社会都不可能。中国政府其实有很多思想是很吸引人的,我一直觉得社会主义有很多好东西,比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觉得如果真这样没有老百姓会反对。问题是如果社会力量不够强大,官员权力没有监督,衙役们凭什么要全心全意为你服务?你都没有要求过,没有监督过,他能这么自觉吗,他能摆脱动物的本能不给自己捞更多的生存与繁衍资源?你凭什么觉得重庆雷政富那批领导就是比其它地方低劣?或者换一批领导就会好一点。所以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大家都要承认人民没有摆脱对资源的贪婪,从中间走出去的官员自然摆脱不了。除非有东西盯着他,让他们不敢。又比如我们的政府官员说代表无产阶级执政,其实任何社会富人都是少数,从多数人民主角度看,无产阶级专政也有合理性。但,又回到现实中,你家的领导是无产阶级吗,你去他家看过吗——哥们,你确定你不是来讲相声的?

人应该支配利益而不应该被利益支配金钱奴隶说了一堆老生常谈,我还想从另一面说一说,说说钱的驯化。因为政府的腐败比较严重,现在也有很多崇洋的思想。觉得美国那一套就是好。我这人可能有点老土,一直不能接受卖国的思想。我总觉得你自己建设不好家里,期待别人帮你建设这是不可行的,就好像我要买一个豪宅不能靠着别人出钱,得自己想办法赚。西方的东西有好的,不该妖魔化也不该神圣化,要自己动脑子去拿。

我在思想上有些偏右,但经济上有些偏左。我总觉得集体经济未必不好,现在中国富裕了点,私营经济有贡献,要承认这个事实。中国这二三十年发展很快,老家是湖南的一个小城市,算中西部了吧。过年时去乡下扫墓时居然堵了一次车。我不怎么看统计数字,更相信自己经历的东西。从经济上看,中国政府是很成功的,拿这点攻击中国政府很傻逼。但从人的解放角度看,这些年则未必进步很大,有些地方在倒退,黑手有的是权力,有的是金钱。我就是工人的儿子,一直对小时候爸爸的集体工厂充满敬意。从人的角度出发,那时广大工人比现在地位高多了,有尊严不忧虑,不怕莫名其妙丢了饭碗。他们敢拍厂长的肩膀,现在只剩下拍厂长的马屁。等于又被驯化回去了,这次是被钱驯化回去了。

现在多少人为了一个饭碗胆战心惊啊。那时的官员、专家也没有现在嚣张。所以面对资本主义,我们学习好东西的同时,是不是也要警惕一下钱的驯化,我不是装圣母,我就喜欢钱,但仍然有些警惕。比如现在我看到宁波,也包括我去过的大多数城市,洗脚店都比书店多,就因为女孩子可以比工厂多赚点钱,很多女孩在洗脚。我考虑了好久,总觉得有点问题。拿七十块钱让一个穷人家的女孩子给你洗八十分钟的脚,这有没有钱的驯化在里面?你不要说,你出了钱就是公平的,那古代找丫鬟也是给钱的啊。再想深一点,如果我不是出七十,而是出七百,然后让女孩子跪着给我洗脚这不算欺负人了吧?现在就有些地方的服务员就真有跪式服务,深圳奶妈都出来了。这是我谈的最后一个驯化,钱的驯化。有些东西跟国际接轨这未必真的好。

我比较关心教育,那应该是公平的阀,我们也在学外国,私立民办,我就很反对。我那儿有一所特好的私立学校,学校确实办得不错。但十四万一年的学费。这样的学校出现,这是不是公平的?这是有钱人的公平,是对穷人的犯罪,对教育的亵渎。所以前面我讲权力的驯化,这儿中和一下谈谈钱的驯化。

讲真话可能会让一些人不舒服,尤其是还希望能继续驯化人民的人,和通过帮助驯化赚钱的人。有不少领导总希望百姓成为一颗螺丝钉,他则享受机器生产的产品;所以舞蹈家,注定不如第一个上去扭秧歌的受欢迎;真写字的也没有宣传干部有钱。这都没所谓,我相信一个人真正的价值肯定是说真话,因为这会让更多人分享到进步和幸福。我也深知,指出事实并不被欢迎,如果谁家孩子喝三鹿奶粉把脑袋喝大了,你告诉他孩子中毒了,他一定骂你;但你说这孩子脑袋大,一看就聪明。他可能会很高兴。

一个文人的自我修养只为苍生说真话,不为帝王唱赞歌七零八碎已经说了太多,权的驯化、钱的驯化,性的驯化,总之一个文人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横向比我们很落后,如果纵向比,这确实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一是物质在丰富,整个人类已经走出马斯洛的第一层,生理需要阶段:假如大家都吃不饱,你去说要善待俘虏,这不符合人性;而现在吃饱了,自然有被尊重的需要,反驯化才有了更大空间。第二是信息传播的速度,其实已经没有办法挡住思想的百花齐放,你今天发出的声音,只要有价值,也许几个小时后就就会有很多拥趸,虽然也有很多板砖与风险;第三,作为中国文化人很幸运,因为我们很多思想还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这样启蒙才更有价值,去发达国家我觉得没有去宣传法治社会的必要。第四,我的感觉,现在中国整个环境下,有些事确实做不了,但并不是什么事都不能做。整个社会还是越来越宽容了的。

这两年,我也做过一点点有价值的事,帮被精神病呼吁过几次,被精神病是驯服不听话者终极暗器,知道这事有多么恐怖吗,在座的可以想一想,你没有任何办法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所以当时我写了很多文章呼吁精神病鉴定要慎重。今年年初《精神卫生法》出台了,真的进步很大。理论上已经不可能被随便送安定医院了,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当然这件事很多人在做,我只是跑了一下龙套。再比如,劳教制度,去年闹得很凶,我还犹豫了几次参不参加,因为我一向不属于勇敢的文人。结果劳教也被叫停了,高兴了一阵子。你不要说好人怕什么劳教,其实就是好人才怕劳教,你骂骂县长都可以劳教你,看苍井空也可以,这也是驯化凶器。这都是言论在推着社会走。

这个时代,知识分子,你总得有个选择,为君王唱赞歌,为苍生说人话。哪怕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风险。不要小看思想和语言的力量,他比权力更持久。心理学上讲,对于个体,所有言行都只是思想的外化。那么对于社会,所有发展当然也是社会思潮的合力。所以大家都讲点道理,多反对驯化,就算既得利益者不会让出舞台,但总会多点顾忌,进步就缓慢和曲折的产生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